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7500元电子哨兵买不起!疫情下的小餐饮人究竟有多难?

简煜昊,瑾泱 · 2022-09-23 22:14:00 来源:红餐网

疫情三年,经营的艰难早已蔓延至全国餐饮业。尤其对那些小餐饮店而言,已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简煜昊,瑾泱。

前几日,网传成都一社区要求餐饮店铺安装电子哨兵,设备含安装费共计7500元,主要用于甄别到店客人是否有核酸,是否去过中高风险区域。就流传的聊天内容和录音来看,此事很可能发生在成都玉林片区,针对的是餐饮小店和酒吧。

这个信息一传开,很快便引发关注和热议。网友纷纷表示心疼餐饮商家,有知名博主更直言:“放过餐饮小店吧,7000元电子哨兵他们买不起。”在他看来,这7500元,对一些小店来说,足以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这个信息的真假暂时还无从考证,但值得关注的是,当下成都大部分餐饮商家确实已经举步维艰,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今年以来,成都遭受了多波疫情,受最近这波8•25本土疫情影响,全市直到9月19日才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再加上此前的高温、限电令等影响,成都餐饮业这几个月来受到的冲击不是简单一个“严重”可以概括的。身处其中的餐饮人尤其是中小餐饮人,他们的生存现状也是触目惊心。

放眼全国,又岂止是成都,疫情三年,经营的艰难早已蔓延至全国餐饮业,各地中小餐饮人各有各的难,各有各的不易。

招工难、留人也难

门店的员工青黄不接

墙面斑驳,“云吞面世家”几个字赫然醒目,一间其貌不扬的小店正泛着时光的老故事。从一碗云吞面开始,坚持着60多年的味道,吴财记见证了一批又一批老广州人的成长。

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吴财记面家已经营了60多个年头,如今已经成为街坊的老食堂,以及无数游客的打卡点。疫情下,这家老店也无可避免地受到了一些影响。

装潢风格、菜单看起来一切都与从前无异,但眼下吴财记门前的招工告示却格外显眼。老板告诉我们,疫情这几年,店里的人员流失比较严重。此前门店生意不好,不少员工选择了辞职回家,一些年纪大的员工则索性提前退休。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今年以来,相较于别的城市来看,广州的疫情形势并不严峻,大部分门店都可以正常营业,但吴财记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招人难、留人难。

“急聘勤杂和煮面工,月休四天,包食宿,全勤工资6200元起”,能给出吴财记这般薪酬待遇的小店并不多,但即便这样,来应聘的人仍少之又少。

谈到招工难这事,老板也不自觉地眉头紧皱,“世道变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做服务业了,即便是能够接受餐饮业,大部分年轻人也更愿意去一些连锁品牌或大的饭店、酒楼。而老年人又胜任不了这样的累活苦活。一番筛选后,只剩下一些中年人,但也大都是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来店里打杂的。”

老板直言,人员流失的速度总是比招工的速度快,所以即便招到了人,他也不会马上把招工启事撤下。

更难的是,老员工流失后,即便招到了新员工替补上,也会影响到店里的实际经营。新的煮面工可能会因为不熟练而导致出面速度跟不上,面条的软硬度也容易拿捏不准,最后往往会引来食客们的差评甚至是投诉。

“好不容易等到新人熟练上手,但没干多久,人又留不住了。”

降价促销,血拼抢客

但利润还不如从前

时光一刻是一家开在少年宫附近的茶饮店,店面只有十来平米大,处在一个不甚显眼的拐角处。店里主打柠檬茶,也会有个别的奶茶系列产品。每年的5月到10月是店里生意的高峰期,但今年,店里生意已明显不如此前。

老板常玲表示,从去年开始,店里生意就明显开始走下坡。附近的茶饮店越开越多,自己的店面位置不好,很难吸引到新的顾客。所以去年年底,趁着冬季淡季的时候,常玲对店面进行了一些改造,做了灯箱、换新了招牌,还摆上了一些流行的公仔、玩偶等装饰。

今年夏天,常玲注意到,在自己店面经营范围五百米内,今年又新开了两家主打柠檬茶的专门店,再加上其他各类型的茶饮店,大大小小算起来得有6家了。“地方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店却越开越多,生意必然越来越不好做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配图与内容无关

常玲之前时不时会看到一些连锁茶饮品牌在直播间售卖饮品券,在短视频平台的官方店铺上架发团购券,还有些品牌找团购达人进行推荐……形式多样的背后结果都一致,就是产品价格更低了,有些知名品牌的优惠力度甚至低到了1折。

“连大品牌都开始打折了,我不做也不行。”常玲的店铺最终还是加入到了价格战的队伍之中。

常玲推出了团购套餐,参考了附近几家店面的价格后,将团购的价格定到了3.9元一杯,“原本15元左右一杯的柠檬茶,现在只卖3.9元一杯,和白送没区别。”但即便这样,常玲发现团购套餐推出没过几天,附近有家店就推出了7元两杯的活动,算下来单杯价格比自己的还低。

常玲仔细算过一笔账,自从做了团购活动,店里单量好的时候可以增加两倍左右,但刨去多出来的人工、食材成本等,赚的可能还不如之前。

更重要的是,推团购的时候客人确实是多了,但来的很多都是薅羊毛的人,活动结束后,人流明显就又少了很多,甚至还没做活动以前的人多。

从小店到大店,再到路边摊

如果不做餐饮,还能干什么

湖南人老陈当初跟妻子结婚后,考虑到该有一门营生,于是便有了开家湘餐馆的念头。2012年,在同村老乡的帮衬下,老陈的“一碗•湘”快餐店顺利开起来了。

店面开在城中村,人流量大,租金还便宜,很快生意便走上正轨。但2017年开始,老陈突然发现周边开始冒出越来越多的快餐店,川菜馆、小碗菜、蒸菜等各式快餐店,相隔不到5米的距离就能遇上一家。

2019年,老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搬店”,而这也让其此后后悔不已。考虑到之前在城中村等地段,餐饮类型众多且竞争激烈,老陈决定另辟蹊径,把店挪到一个著名的景区附近。二十平左右的小店一跃升级为百平左右的饭店,人来人往的游客、火爆的生意,老陈曾一度以为,自己的生意会越做越大。

但现实总是让人措手不及。2020年疫情爆发,起初包括老陈还有附近的小吃摊、便利店店主普遍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老陈甚至觉得,短暂的歇业挺好,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但谁也没想到,此后,暂停堂食、景区关停隔上一段时间就要经历一次。景区开了关、关了开,堂食也受限。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疫情数据成为老陈每天早上起来要查看的第一件事。肉眼可见地人流大幅锐减,营收还不到疫情前的三分之一。老陈安慰自己说,会结束的,要相信一切会变好。

2021年年底,老陈还是没坚持住,将店转了出去,从挂出转让通知到最后终于有人接手,经历了近5个月的时间。期间,老陈也曾尝试去找工作试试,但人到中年,又没什么所长,想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

最终,老陈还是重回了城中村,找了一家还没有当初快餐店大的门店,重新做起了快餐,但生意不温不火。

每天坐在店内,眼看着上下班的年轻人们拎着食材或一些速食从门口匆匆而过,老陈都会感叹道:“连年轻人都开始自己在家做饭了,哪里还有客人啊!”

看着快餐店的人气冷清,老陈说,再不行自己就去摆摊,毕竟做了10年的餐饮,现在除了餐饮这一行,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结 语

员工流失、客流下滑、血拼抢客、营收不抵支出……是无数小餐饮、小店铺艰难营生的冰山一角。

疫情反复,加之经济下行、消费疲软,让无数小店铺、小品牌面临生存大考。当下,再有丁点风吹草动,都可能会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店负载着城市的烟火气,谨以此文为无数餐饮小店发声。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