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餐饮,上红餐!
投稿

“餐饮老炮”李剑:创业近30年,做“网红”再拓餐饮版图

红餐编辑部 · 2023-12-04 08:48:07 来源:红餐网

从在街头卖麻辣串到创立餐饮品牌,再到打造供应链公司,李剑一步步走向餐饮核心地带。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何沛凌;编辑:方圆。

李剑的信良记公司总部位于北京丽都商圈的一栋写字楼内,附近还有一家他创办的自贡盐帮菜品牌“锦府盐帮”的门店。

不过,他与餐饮的缘分不止于此。

做餐饮将近30年,信良记创始人,锦府盐帮、新辣道创始人,是他曾经最为人所知的身份。

2016年,李剑一手打造的新辣道集团成功被香港上市公司并购,随后他入局小龙虾赛道,创办信良记,全聚德、云海肴、必胜客等都是其客户。

疫情期间,信良记的预制菜小龙虾走进罗永浩直播间,单场带货超3000万元,一战成名,进入了更广阔的大众视野。

李剑也体验到了短视频对商业的巨大影响力,也许正是此时,埋下了他日后拍视频、做抖音的种子。

去年4月,李剑在抖音开设账号,发布讲解餐饮创业的短视频。他身上多了2个标签:短视频网红和餐饮创业导师。

在创始人普遍低调的餐饮圈,李剑这样高调打造个人IP的行为显得有些另类。

李剑却表示,自己带着十分真诚做短视频,却收获了很多粉丝十二分的正向反馈,这个过程让他获得了全新的、有别于创业的成就感。

拍视频、做IP

“餐饮老炮”跨行当“网红”

面对镜头,接受红餐网专访时,李剑的姿态十分放松,对于视频拍摄,他已经驾轻就熟。

李剑的短视频大多围绕餐饮创业,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仍在路上的餐饮创业者”。

△图片来源:“李剑聊餐饮”抖音号截图

不同于过去创业只为了自己,如今他希望将自己丰富的经验——无论成功或失败——传授给更多年轻人。

一方面李剑有足够的能力来做这件事,1994年入行的他,在餐饮行业已经摸爬滚打近30年,他创立的新辣道集团,2018年被百福控股收购时收购价高达10亿元。

另一方面,当下的餐饮市场,正持续涌入新晋创业者。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11月(统计时间截至11月27日)全国餐饮累计新增注册量为293.8万家,较去年同期多了40.6万家。2021年以来,每年新增注册量都超过了260万家。

在李剑看来,“餐饮是这个时代唯一还能容纳大批普通人创业的行业。”但是,餐饮业涌入的创业者多,铩羽而归的人同样很多,大量的餐饮小白需要经验丰富的指路人。

他讲述了自己劝诫一位大学毕业生开快餐店的事迹,这位网友原本打算花50万元在杭州开一家100平左右的快餐店。

听完对方的想法后,李剑直言:“这件事对于你来说挑战很大。首先你欠缺(实操)训练,有知识但不一定有能力;第二,50万元投资在杭州很紧张(不够花),后续你可能会很着急,而财不入急门。”连麦最后,李剑针对性地给这位网友提出了几点建议。

除了创业干货,他在视频里还频频抖出一些金句——

“流量对于餐饮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事,一块破麻布上没法绣花”“餐饮未来竞争会很艰难,但不打就是等死,与其那样不如趁早离场”“15-20年后,一半的餐饮企业是高质量连锁品牌,剩下的苟延残喘”……

去年4月至今,李剑的抖音账号发布了336条视频,几乎做到日更,全网粉丝数超20万。

短视频的专业度也提升了,从一开始李剑自己随手拍,到目前有了三五人的小团队,专门负责视频的策划、拍摄、剪辑、运营等工作。

凭借个性化表达和干货输出,李剑收获了一批拥趸,铁粉们亲切地喊他“李剑老师”“剑哥”。

李剑透露,由于后台一直有粉丝找他咨询餐饮创业问题,于是决定将自己的知识体系化,并开班授课。

根据学员所处的创业阶段,开设初级班、中级班和弟子班,不同的班级上课频次不同。初级班主要教授如何“从0到1开店”,中级班针对已经开了几家、几十家店的餐饮老炮进行思维点拨,弟子班则是从中级班的学员中择优选取,不收取任何费用,不少弟子班的学员称李剑为“师父”。

△李剑正在为学员讲课

学员名单里,既有餐饮小白,也有已经开了几十、上百家门店的连锁餐饮品牌老板,甚至还出现了九毛九集团创始人管毅宏这样的餐饮大咖。

“创业不如意事常八九”

李剑的餐饮创业经历堪称跌宕起伏。

1994年,20岁的他大学毕业后开始“北漂”,22岁凭借街头卖麻辣串赚的第一桶金创办了一家快餐公司;巅峰期这家公司包揽了北京60栋写字楼的员工餐厅,年收入超3亿元——这时李剑才27岁。

这段堪称普通人“北漂梦”范本的经历,在他27岁那年戛然而止。因为贪玩荒废事业,李剑一夜之间,从过亿身家输到负债千万。

陷入人生低谷,李剑一度患上抑郁症。不过在家人帮助下,他很快迎来了人生第二次创业机会。

一次,他在成都尝到了梭边鱼火锅,味道惊艳,当时鱼火锅还是一个相对空白赛道,李剑认为在北京一定能大卖。

他说动这家梭边鱼火锅店的老板——四川自贡盐帮菜传人徐伯春,来到北京,两人凑了200万元,创立了鱼火锅品牌新辣道。

2004年底,第一家新辣道门店在北京正式开业,很快取得了成功,巅峰期门店数近200家,其中90%是直营店,分布在北京、上海、西安、呼和浩特等城市。

除新辣道鱼火锅外,2005-2016年,李剑还创立了锦府盐帮、辣倒兔、坛老徐等多个餐饮品牌。

锦府盐帮望京丽都店△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2016年,新辣道已经成长为一家年收入超5亿元的餐饮集团,同年,百福控股有意花10亿元收购新辣道集团。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李剑却选择退出经营了12年的公司。

李剑表示,一方面,新辣道幸运地遇到了好买家,可以放心把新辣道交给百福控股。

另一方面,他已经决心投入当时火热的小龙虾市场,希望腾出更多的精力。

2016年小龙虾市场规模超千亿,仅湖北省专营小龙虾餐馆数量就超过1.5万家。

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涌入小龙虾赛道,“这么多小龙虾老板,总需要有人帮他们解决产品研发、加工、配送的问题,我希望让这些餐饮老板的经营变得更简单。”2015年,李剑收购了一家湖北的小龙虾加工厂,开启了他的第三次创业。

2016年初,他开始打造一家从养殖到加工运输一体化的餐饮供应链公司——信良记,并很快拿到了外部投资。“卖掉新辣道后,我分到的钱也投到了信良记。”

信良记公司△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2017、2018年是信良记的高光时刻,它拿到了千万、上亿元的融资,成为资本的宠儿。

然而,连续火爆好几年后,市场出现明显降温,小龙虾生意不好做了。

“小龙虾生意其实从2019年就开始遇挫,中美之间贸易摩擦,我们的出口订单几乎归零。”李剑对红餐网表示。

信良记再度回到大众视野,是在罗永浩直播间。2020年4月1日,信良记的小龙虾在罗永浩“交个朋友”直播间单场卖了3000多万元。

“这次直播‘救’了信良记,让我们回了一口血。”

疫情期间,信良记成功与湖北省小龙虾集团合作重组,上游产业优势更加明显,也获得政策大力支持。

李剑对此很是感慨,“这三年,信良记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失血又不断回血的过程。”

回到当下,压力没有完全消失,李剑希望寻找小龙虾之外的爆品,并试图在酸菜鱼、大闸蟹等单品上复制“小龙虾+预制菜”模式。

不过,这个模式能否成功,还有待市场进一步验证。

李剑倒是比较乐观,在他看来,“创业不如意事常八九,创业者要常想那剩下的一二,赔了就赔了,只要不退场就不算失败。”

“我要当中餐产业化积极的推动者”

从小龙虾切入到整个预制菜赛道,李剑正面临更大的争议。

今年9月以来,“预制菜进校园”将预制菜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批餐饮企业也成为众矢之的。

如此舆论环境下,李剑却颇为“胆肥”,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力挺预制菜。

他称自己为“中餐产业化积极推动者”。

“一切的竞争本质都是效率的竞争。”李剑认为,对于连锁餐饮品牌来说,想提升连锁规模,效率是绕不开的话题,需要将产品、流程、服务标准化。其中,产品标准化就要用到预制菜。

李剑曾在朋友圈“悬赏”100万,寻找门店规模50家以上、从来没有使用过预制菜的连锁餐厅。

李剑朋友圈截图△图片来源:红餐网

“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李剑告诉红餐网。

在他看来,大家反对预制菜,某种程度上来说太“着于相”了。

“提前切好洗干净的菜、腌鸡腿属不属于预制菜?大型酒店、连锁餐厅不用腌鸡腿,每天买活鸡现杀的话,效率得多低?净菜、腌鸡腿其实都是‘提前预制过的食材’,从这个角度来看,餐厅使用预制菜并没有什么不对。本质上,预制菜是能够帮助餐厅提高效率的手段,并不是什么新发明。”

2019年,信良记面向全国招募合伙人,并推出县域合伙人,同时布局海外代理等。

目前,信良记的经销商体系和爆款食材体验店已经覆盖到县级。

爆款体验店虽然用了加盟的模式,但不收加盟费,本质上是产品专卖店。

他打算开更多的店,希望未来每个县都有一家“信良记体验店。”

在李剑看来,预制菜想要被市场接受,关键要解决产品“体验”问题。

“当消费者体验过高品质的预制菜后,很可能就不愿意自己去做了。拿小龙虾来说,如果预制小龙虾可以做到更好吃、更安全、更便宜,购买起来又很方便,消费者为什么要仅仅因为‘现制’,而去花比预制小龙虾贵3倍的钱呢?”李剑反问道。

采访接近尾声,这位与餐饮结缘近30年、创立了多个品牌的“餐饮老炮儿”,依然将自己定位为一名餐饮创业者,至于未来,李剑希望在这个定位前加上“成功”二字。

注:本文配图均由李剑、信良记提供,红餐网经授权使用。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919556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