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2021年全国100万家餐饮店注销,商场餐饮也不好做了

· 2022-01-05 10:20:17 来源:凤凰网房产杭州站

刚结束的元旦假期,又是杭城各大综合体的狂欢。

持续的低温天、疫情后的正常化,加上商场举办的各式迎新活动,几乎每个mall的人气,都达到了一年中的“峰值”。

这几天,一到中午和晚上的饭点,西溪天街四周的道路,导航就会变成深红色。好不容易杀入地下车库,负二层居然很难找到车位,连负三层都要兜上几圈才行。

元旦当天,我去吃饭的城西银泰,人气也相当高。

下午一点多,多数餐厅应该随到随吃了吧。结果从4楼直梯一出来,我就知道想太多了。

往日一排排空凳子的店门口,坐满了排队的客人。“网红茶楼”点都德最是夸张,轮候客人,超过了100桌。

不想在排队上浪费太多时间的我,只能灰溜溜的跑到负一楼,点上一个麦当劳套餐,一解饥饿。

无独有偶,一朋友组局吃饭,为避开万象城晚餐高峰,特地挑了1月2日中午。结果提前三天订餐,还差点订不到包厢。

就连大江东的居民,都频频发出感慨:商场人太多了,吃饭都要排队,早知不出门。

这难免给人一种错觉:杭州综合体的生意真好做。

事实上,这只是特殊时节的非典型性火热。对大多数商家而言,过去一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餐饮,太多太多人已经倒在2021年。

据某查查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餐饮相关店铺共注销100万家,其中火锅店注销近10万家,奶茶店注销近35万家。就在上月,“轻食鼻祖”新元素也黯然宣布破产。

而在2020年和2019年,餐饮注销企业分别只有32万家和10多万家。

数据看似夸张,实际感受的水分并不大。

只要你平时稍加观察,就可以发现,餐饮人真的难,即便主城综合体内。

图片来源:摄图网

工作日中午的西溪天街,从一楼抬头望去,基本是空旷清冷的状态。有时候,看到的保洁阿姨,都比擦肩而过的顾客多。

跨年夜永远人山人海的湖滨银泰in 77,平日里“空空如也”。一周前,连着两天去D座马记永兰州牛肉面吃午餐,中午12点的用餐高峰期,20几张桌子仅三四桌有人。

钱新CBD的高德置地广场,平日里安静得不像是一个商场。哪怕晚上,也仅有寥寥数家餐饮店,称得上“人声鼎沸”。

不仅上座率低,部分综合体的店铺迭代速度也相当快。

庆春银泰6楼,一小半铺位关门,写着“品牌升级”;大悦城6楼,餐饮店关掉了一大批;黄龙万科中心的一楼到顶楼,每一层都有不少铺面处于围挡状态。

核心区的综合体尚且如此,其他商业体就更不用说了。

王先生上班的某写字楼,位于滨江区政府附近,是一个集酒店、写字楼、公寓和商业于一体的小型综合体,周边小区、互联网“大厂”众多。

但入驻2年来,餐饮店换了一茬又一茬。平均几个月,就有商户退出,新商家接手,循环反复。

在大江东宝龙广场负一层,没有其他综合体的喧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超市、空荡荡的过道和密集的“餐饮店铺招租”广告。

2018年6月开业的地铁上盖综合体——绿地艺尚魔方,因人气惨淡,于去年下半年关闭。去年9月底开业的超山奥特莱斯,未科的博雅城等,人气也很低迷。

作为综合体的流量之王,为什么餐饮变得这么难做?

大多数餐饮都是重资产运营,除去高昂的装修成本,还时刻有“三座大山”压顶——房租、人力及食材。

这就意味着,走量经营的餐饮业,对现金流周转要求极高,必须货如轮转。一家餐饮店,如果连续几个月无法实现正现金流,那么很快就会坚持不住。

而过去两年,yi情的反复无常,成倍放大了这种压力。

人员工资和餐饮供应链,调整压缩空间很小,房租更完全处在被动位置(大多数房东不会减租)。统计数据显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商铺租金依然高位运行,并没有因为yi情而回落。

也就是说,无论房租、食材还是人工,都几乎是刚性成本,依旧需固定支出。

疫情影响下,这些成本很快就会拖垮经营。这正是近一两年,许多商场和街边铺面,频繁关门更替的重要原因。

不久前,在社媒广为传播的“哈尔滨餐饮夫妻俩抱头痛哭”视频,正是当下的缩影。

2021年,哈尔滨遭遇5波yi情,全年近三分之一的时间,笼罩在阴影下。面对空荡荡的店铺和不菲的投入,谁能绷得住?

知名轻食餐厅新元素之所以破产,也是因为yi情导致经营严重亏损。

再往前,海底捞宣布关停了300家门店,包括茶颜悦色、呷哺呷哺在内。杭州知名日料餐企“三上日料”,去年初宣布关闭当地全部门店。

有素食届爱马仕的“大蔬无界”,曾先后在万象城、国大城市广场开店,一年前也已双双倒下。

做餐饮风险有多大?这是一笔很容易算清楚的账。

我一个朋友,在钱江新城核心地段的某综合体内,经营着一家小而精的日料店(十几个位置)。大众点评4.8高分,节假日不提前两天订位置,可能还吃不上。

不久前的平安夜,这家小店,做到了超4万的日营业额。在平时,也有日均2万的营收。

看着不错,上个月却遭遇了“滑铁卢”。yi情管控后,店铺营业额骤降90%,直接跌至2000元/天,开一天就亏一天。

他给我算了一笔帐,每个月房租2万,员工工资8万。包括员工宿舍、系统管理费用和推广费用等等,睁开眼睛,一天就是5000元的基础成本。

“前两年还好,工资4-5万就行,现在人工涨得太快,都翻了快一倍。”

不止如此,因为是日料店,每天都得准备新鲜的材料,包括各类刺身、海胆、螃蟹和和牛等等。大部分食材的锁鲜期极短,生意低迷的时候,食材损耗特别大。

“每天得有1万营业额,才能基本保本。对了,这还不算这百来万的装修。”

好在杭州yi情很快得到控制,凭借着食材的新鲜和料理优势,朋友的日料店,正在慢慢重新走上正轨,日常营业额恢复了七八成。

不过,另一个同学Ada在滨江的咖啡店,就没那么幸运了。

前几年,Ada在滨江开了一家咖啡商务西餐店,上下两层大几百个平方,光装修就投入了200多万。但这两年,即使加了外卖等渠道,生意还是不行,最终在去年止损歇业。

她算了一下,基本“收支平衡”,但装修的钱,全砸在那了。

这两年餐饮难做,公共卫生事件是主因。但商业综合体的过度供应,竞争加剧,也是客观事实。

据相关统计,过去两三年,杭州综合体一直保持着年均开业20 的数据。比如2021年就新开了24个,仅国庆前后,就有江东天街、丁桥天街、奥体印象城和花园城开门迎客。

由于分布不均,很容易造成一些板块“供大于求”的局面。

像郊区刚需板块大江东,短短1公里内,就有天街和宝龙广场两大综合体。而大江东投资占比高,自住入住率低,暂时撑不起两个商场。

图片来源:摄图网

再如城东新城,有三花国际、杭州之翼、西子国际、万象汇、港龙城及东站广场等众多商业体。每一个都有一定体量,但每一个又都不够出色。

类似例子,还有桥西申花一带、临平新城等。

除了选择余地太多,近几年杭州楼市的持续火热,也在促使民众消费普遍降级。

2017年到2021年,杭州每年新房和二手房的总成交量,都超过了20万套。尤其2017年高达30万套,2021年次之也有27万套。

这导致杭州居民杠杆率,长年居高不下。

2020年,杭州以居民资金杠杆率138.8%、住户部门杠杆率107.4%,成为全国唯一双破100%的城市。

如今,多数普通老百姓都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能省则省。

互联网电商的普及和兴盛,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各种外卖APP纷纷上线,随传随到的优势,让太多人习惯了“宅生活”。

美团外卖发布的《2021年外卖新势力城市榜单》显示,杭州是全国外卖用户最活跃的十个城市之一。

大时代的一丝涟漪,在一个微小的个人眼中,或许就是滔天巨浪。

在yi情、供求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下,线下实体餐饮洗牌,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家门口,有鲜活的商业,可以随时外出消费。这是对生活的基本追求,也是闪烁着生活魅力的一件事。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