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喜茶入股7家茶饮,增加IPO估值

赵小米 · 2021-11-29 10:18:47 来源:36氪-未来消费

“成为一个轮子一直转,不断反向影响上下游。”

今年下半年,对新式饮品出手次数最多的“VC机构”,是喜茶。

7月,喜茶入股精品咖啡“Seesaw”;8月,喜茶成为柠檬茶品牌“王柠”持股70%的大股东;9月,喜茶向植物基品牌“野生植物YePlant”注资,该品牌是全国第二大的To B燕麦奶供应商;10月,喜茶又接连对下沉市场水果茶品牌“和気桃桃”、低度酒品牌“WAT”、定位高端的分子果汁品牌“野萃山”出手。

仅仅3个月内,喜茶这一新晋“VC”投了7家茶饮相关公司,投资频次更是从一月一次增至10月的一月三次。

2021上半年,新茶饮风口在资本市场热度不降反增。据《2020消费领域投融资趋势报告》统计,2020年新茶饮品牌融资超过18期,总融资金额为17.43亿元;而2021年前6个月间,新茶饮品牌融资事件已经有15期,金额更是高达50亿元。

不仅是新茶饮赛道内的“内卷”,整个饮品市场也在激烈竞争。咖啡、柠檬茶、气泡水等品类都出现了年轻诱惑力的新品牌,这些其他赛道的品牌也在对茶饮赛道进行挤压。

同时,喜茶也处于将要上市的重要时期,在与自己受众市场与经营模式相似的奈雪,在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后,喜茶更需要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点。

对此,喜茶通过对饮品产业链的投融资布局,打造自己的“复联宇宙”。

01 喜茶的焦虑

喜茶的上市传闻从未断过,只不过外界的评论从“喜茶什么时候上市”,变为“喜茶怎么还不上市”。

众人焦虑的点在于,部分新茶饮品牌出现规模关店现象后,“新茶饮寒冬”即将到来的论调出现,这可能对喜茶的估值溢价并不利好。但也正因如此,喜茶对外表现出的上市态度也更加谨慎,其创始人聂云宸多次表示,短期内没有任何上市计划。

该论调出现的原因还包括,一方面新茶饮市场正在疯狂内卷,以喜茶奈雪为代表的一线城市茶饮品牌竞争尤为激烈。

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分析报告》显示,新茶饮消费者49.8%分布在一线城市,22.7%分布在二线城市。按照《2020年新式茶饮白皮书》预估,2021年新茶饮消费者数量在3.65亿人左右。

将上述数据与一二线城市常住人口数结合起来,可以看出,一线城市新茶饮消费人数几乎到顶。这意味着,在喜茶奈雪擅长的市场中,无论是门店数量还是消费者数量,都很难有较大增长。

另一方面,在奈雪抢滩成为新茶饮第一股后,疲软的股价也显示了二级市场对于其营业数据并不完全满意。在门店数逐年增长后,奈雪的亏损情况并没有太大好转。

2019年,奈雪营收额为25.01亿元,亏损0.4亿元;2020年,营收额增至30.57亿元,但亏损却也增加至2亿元。目前,奈雪门店数已经超500家,在同等类型的品牌中门店数仅次于喜茶,但规模效应并没有多大体现,原材料与人员的单店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在这种情况下,喜茶想要在大概率明年的上市进程中,取得理想的估值,必须尽快找到更健康的商业模型,与新的增长曲线。

喜茶最后一轮融资发生在今年7月,融资金额高达5亿美元,投后估值超过600亿元,双双刷新了新茶饮记录。

可见,喜茶的投资布局在其业务规划中,承担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一方面,通过闲置资金战投创造利润,将会为喜茶增加一条稳定的增长曲线;另一方面,对于供应链上下游,以及赛道其余品牌的布局,可以对喜茶本身的业务降本增效。

02 上下游生态布局

早在2019年,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就透露过对于喜茶的未来规划:“我们这种消费类行业只有两种壁垒,要么最终成为一个轮子一直转,不断反向影响上下游,从而进一步扩大自身规模,最终实现强者恒强的超级平台,像美团、天猫、京东、亚马逊;要么成为一个品牌本身就是壁垒的超级品牌,像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又或是那些奢侈品牌。”

显然,喜茶的选择是前者。无论是对同一赛道上的咖啡店、柠檬茶、果汁、水果茶等线下品牌的注资,还是对于燕麦奶、低度酒的布局,喜茶的每一笔出资都在针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某个环节。

与喜茶相似的消费品牌VC还有泡泡玛特。从2020年至今,泡泡玛特投资达10余起,起投资布局主要为艺术馆、潮流买手店、电商、文化艺术商贸公司、内容公司等,布局IP生态的产业上下游。

新消费品牌做VC较为活跃的选手还有元气森林,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创立的挑战者资本对外投资品牌接近70家,包括美妆、咖啡、中式烘焙、低度酒等新消费领域。

喜茶的前一类投资,补足了其原本品牌在品类与人群上的薄弱之处。“不要尝试让新消费接受老品牌,而是做一个更为适配的新品牌。”此前这句话在电商行业中,适用于服装品牌等消费品牌。如今在新茶饮行业中也是同样适用。

比如,在此前抢夺下沉市场的过程中,喜茶先是试图自己亲手创立“喜小茶”品牌,从选品、价格、开店方式上都针对低线城市,比如其明星单品变为杨枝甘露、豆花双拼、嫩仙草大满贯等,与喜茶差别甚远。

虽然据喜茶官方披露的数据,喜小茶在下沉市场中单店表现不俗,但其目前的直营模式限制了门店数量增长。在与低线市场动辄数千家加盟店,飞速跑马圈地的新茶饮品牌相比,喜小茶受规模影响,目前没有掀起多大水花。

而喜茶投资的和気桃桃,正是得以弥补其在下沉市场中的不足。除了喜茶,茶颜悦色投的果呀呀也正是如此,在茶颜悦色的商品结构中,鲜奶和茶是重要的原料,并没有鲜果。但水果茶这一极具增长潜力的品类,茶颜悦色又并不想放过。与其在原有供应链和SKU中加入鲜果茶,不如直接用已经有一定基础的鲜果茶品牌,分别针对性占领细分市场。

另一方面,喜茶的上下游投资布局也可以从供应链层面降低成本。不说咖啡与燕麦奶在如今新式饮品领域中的重要性,其最新看重的分子果汁品牌野萃山,在产品与供应链上与喜茶高度重合。通过结合数个定位不同的品牌,来增加采购规模,从而进一步摊薄原材料成本,不乏是新茶饮品牌追求盈利的一种解法。

毕竟,单一的喜茶品牌局限很大,门店数量也有限,以目前奈雪的财报数据来看,短期内,聚焦中高价格带的可开店点位数量,距离产生规模效应还远远不够。

放在较长周期来看,喜茶在供应链上下游的布局,对其未来发展与想象空间都十分利好。但其出手目标多为初创企业,这意味着,资本的回报周期将进一步拉长。如何平衡业务协同与财务回报,是喜茶的VC生涯中面对的最大挑战。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