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喜茶、茶颜投餐饮,餐饮CVC这种投资模式火了?

米娅 张文景 · 2021-08-24 10:01:24 来源:赢商网 1697

巨头都在出手,中国本土餐饮CVC投资模式趋势渐强。这又是为什么呢?

本文转自赢商网(ID:winshang);作者:米娅 张文景。

“我之前不小心在朋友圈透露了。具体还是以微博官宣为准。”

短时间内,各路媒体接踵联系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接到记者的采访提纲时,吕良给出了上面那句回答。

吕良“不小心透露”的消息是,7月末,茶颜悦色投资长沙本土网红水果茶品牌果呀呀。对此,“小伙伴在群里委婉地表达了对我的不满意。”

与茶颜悦色类似,喜茶也透露了类似信号。同月,喜茶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入股上海本土精品咖啡品牌SeeSaw。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喜茶那边说了,他们实在不愿意再说投资SeeSaw这个事情了。”

△图片来源:喜茶官微

大概茶颜悦色和喜茶都没料到,一个本以为的简单投资事件,能引发如此大面积、长周期的关注。而媒体追逐背后,是中国本土餐饮CVC投资模式趋势渐强。

同样意外的是,还是在7月,互联网巨头纷纷跨足大玩餐饮CVC。腾讯、字节跳动、B站先后投资代数学家咖啡、手打柠檬茶品牌季柠、粉红汉堡。

所谓CVC,是相对VC而言。前者是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即企业风险投资,广义上是指由企业资本主导的投资行为。而后者是Venture Capital,通常指专业风险投资机构。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由企业资本参与或主导的餐饮融资事件有43起。其中,餐饮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出资的案例最集中,分别为23、5。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43起CVC投资案例,只相当于专业VC投资案例(148起)的1/3,按年份来看,数量更小,但却呈现逐年走强之势。换言之,企业资本介入,已成为餐饮资本化的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对推动餐饮业的发展有其特殊的意义。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01.茶颜悦色、喜茶为啥玩起CVC?

中国本土餐饮企业大玩CVC。据不完全统计,入局者主要有茶颜悦色、喜茶、喜家德、豪客来、西贝等。到2021年最频繁,呈“爆发”之势。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寻求增长是目的,战略协同是手段

专注餐饮投资的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告诉记者,餐饮企业转身投资同行,主要目的是谋求第二、第三增长点。

那么,餐饮企业投资同行,与自主孵化子品牌,有何不同?卿永认为“内部自主孵化子品牌模式更重、成本和风险也更大,因为孵化是从0开始做品牌。而对外投资同行,则更轻巧,因为是筛选经过市场竞争、已成型的品牌,不必走从0到1的过程。”

纵观喜茶、茶颜悦色、九毛九等品牌的发展路径可知,它们都经历过草创、品牌化、连锁化、资本化路径。对外投资餐饮同行时,可发挥自身行业经验,“因为路他们都走过嘛,算是一种能力变现。”

并且,这些餐饮品牌在做CVC餐饮投资时,都已发展到相对规模化程度,跻身各自领域里头部梯队。

比如,投资SeeSaw的喜茶,去年底披露门店总数695家,分布于海内外61个城市。而投资果呀呀的茶颜悦色,门店也有482家。其余品牌门店数也均超过300家。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虽有规模优势,但随着品牌自身成长,难免陷入增长瓶颈,开始探索对外投资,寻求增长机会。

选择同行标的时,通常是基于组织战略协同考量,主要瞄准主业务强相关、上下游产业链协同的品牌。

寻求增长曲线的目的一致,战略协同逻辑也类似。但不同的企业面临的现实压力,却各有不同。

补齐短板,自破行业格局

喜茶和茶颜悦色,同属这一类。

新茶饮业态,经过七八年的发展,已进入成熟期,头部品牌规模效应渐成,行业格局基本稳固。商场场景里,喜茶、奈雪是头部品牌;街头场景里,茶颜悦色、coco、一点点是头部;在下沉市场,蜜雪冰城是头部。

从2020年下年至今,teastone、7分甜等诸多细分茶饮品牌崛起,尝试松动格局。各头部品牌,下有新生者追击,上有资本压力,稳固地位的办法是,自己主动打破格局——变得更大。

虽然都是头部,但各有短板。补齐短板,是当务之急。

咖啡,是喜茶的心头痛。根据喜茶公众号披露,早在还叫“皇茶”时,就已悄然开始推出咖啡。此后屡次尝试,但始终不如意。

△图片来源:喜茶官方公众号

投资SeeSaw后,喜茶官微再推咖啡,以一句扎心的顾客问话为标题,“谁会喝喜茶咖啡啊?”

对此,喜茶坦言“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并承认“虽然一次次尝试,以前并不懂咖啡,所以才做出不好喝的咖啡。”

承载喜茶咖啡之梦的SeeSaw,创立于2012年,10年仅开43家店,分布于上海、北京、重庆、成都等地。门店规模不大,但因其对选豆、工艺的苛刻追求,小资而先锋的调性,在鹰集、Manner等本土精品咖啡中,有一席之地。

与SeeSaw合作,是为“拯救”喜茶咖啡,更是为满足更大的资本期待。据媒体连线Insight报道,喜茶或明年赴港上市,目标估值1500亿港币(约1200元)。“泡沫”质疑声中, 喜茶迫切需要寻找新增长点。

△图片来源:Seasaw coffee官网

与喜茶不同,茶颜悦色选择的投资标的是鲜果茶。吕良此前称投资果呀呀,是因为“理念相符,单纯喜欢”。根植长沙文化、年轻活泼的品牌调性、接地气掏心窝子的官微文风,都是二者的契合点。

另一方面,茶颜悦色选址以街铺为主,擅长新中式纯茶,单价约17元。果呀呀主打水果茶,单价27元左右,门店选址以商场为主,目前一共有50家店。因此,二者在场景、产品、客单价、都可互补。

值得一提的是,果呀呀在湘潭、衡阳、岳阳这类相对下沉的城市,主要绑定万达、步步高开店。未来,茶颜悦色会否借势果呀呀下沉开店,吕良对此没有回应。但不难看出,投资果呀呀让茶颜悦色的中部茶饮领头羊地位更稳固。

△图片来源:果呀呀官微

主业务瓶颈,孵化子品牌

同样为寻求增长,西贝投资同行,与孵化子品牌的“心病”有关。

过去5年,西贝一直尝试迭代出强有力的副牌。从2015年起其多次进军快餐领域。按贾国龙的规划,“只有做快餐才能把西贝推成国际大牌。”然而,多次高调入局,屡战屡败。

2020年5月,西贝宣布对小女当家进行股权投资,被解读为第六次探索副牌。此前,西贝以内部孵化方式,先后推出5个子品牌,从面食到酸奶再到现炒快餐,脚步越来越乱。最终,在贾国龙喊出的一个个“千店计划”中,销声匿迹。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餐饮CVC和专业VC,是竞是和?

餐饮企业做CVC餐饮投资的趋势,或将越发明显。不过卿永认为,CVC投资和专业VC投资,二者并非对立,而是互补,对餐饮行业的进步,能更好的推动作用。

“餐饮企业做CVC投资餐饮企业,是做深度。因为都是同行,投资方自己也是创业者,对经营问题、供应链协同、人才招聘等都有经验可依,但精力、视野基本还是会有局限性。而专业VC通常会有外部视角输入、战略格局也更宽广,项目筛选尽调能力、法务能力等也增强。”

正是因为双方的互补作用,餐饮企业做投资通常是以联合专业VC做“搭档”,“让投资变得更理性”。比如,豪客来牛排投资霸蛮,美团旗下的美团龙珠投资天津联拓(饺子云吞品牌熊大爷母公司),都联合了番茄资本。2016年,九毛九投资遇见小面,则联合了IDG资本。

02.互联网大佬抢投餐饮,腾讯、美团、B站都来了

另一种比较主流的餐饮CVC投资力量,主要来自于本土互联网科技公司。

2018年至今,互联网公司跨界投资餐饮的趋势走强,2021年迎来小爆发。据赢商网不完全统计,截止8月,今年有互联网公司主投或参投的餐饮融资事件达15起,远超前三年之和。

从资方看,腾讯、美团(主要以旗下美团龙珠为主体)、字节跳动、B站较为活跃。其中,美团入局最早;而字节跳动今年特别活跃,且多数投资项目集中在上半年。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从融资方业态分布看,茶饮、咖啡居多,其次是小吃、面馆、烘焙等业态也颇受欢迎,且以线下品牌为主。

再看融资金额,有互联网公司参与的融资事件融资金额普遍较大,有9起亿元级,其中4起甚至达到十亿元级。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公司以战略投资为主,可见其投资决心大,且十分重视产业协同性。

△数据统计时间:2021.08.1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企查查,制图:赢商网

相对而言,餐饮企业做CVC,投资逻辑偏重经营;互联网公司做CVC投资逻辑往往更“宏大”。

互联网流量之困,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腾讯、美团、字节跳动等投资餐饮,根因在于流量之困。互联网行业逐渐饱和,用户数量和使用时长见顶。《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月活跃用户数的月均增长率已由2019年的2.3%放缓至1.7%。

而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也表示“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增长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从共享单车到社区团购,已经没有可以投资的小玩家了;另外一些行业比如在线教育,监管趋严,基本上濒临‘熄火’;再加上互联网行业反垄断的大背景,能选择的投资方向很少了。”

在这种背景下,互联网公司普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出海,二是多元化。对于手握巨大流量的巨头而言,投资消费无疑是个香饽饽。

投资消费,餐饮是最好的赛道之一。

餐饮行业空间大,资本化率低

首先,餐饮规模大,但资本渗透率低。数据显示,中国餐饮行业年收入在5万亿左右。从产业结构来看,行业规模占整个第三产业的10%左右,去掉金融和房地产,该比重甚至接近20%,存量市场巨大。

尽管近年来,风投热衷投餐饮,但行业整体资本化率仍比较低。据证监会和港交所的分类,中国A股市场的餐饮企业仅有3家,港股有46家。A股+港股的上市餐饮公司2020年总收入不到800亿元。比起5万亿的市场规模,餐饮行业的资本化率仅为1.6%,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资本价值洼地。

其次,细分赛道众多,供应链成熟。诸如烘焙、面食等仍处于“有品类,无品牌”的境地。茶饮赛道相对成熟,但没有垄断性的主导品牌。消费升级时代的到来、年轻一代消费偏好的改变、线上传播和销售渠道的迅速崛起、消费行业供应链的高度成熟,为连锁餐饮品牌发展创造诸多有利条件。

最后,科技赋能,提升餐饮标准化与数字化。一方面,餐饮品牌可借力资本杠杆,加速门店拓展,加大市场声量,同时提升供应链能力,全方位提升标准化程度。另外,在餐饮行业更加零售化、品牌化的今天,利用数字化升级做“全时段+全渠道”的运营,实现餐饮店线上线下客户信息无缝连接,以获得更强的竞争力。

看重品牌成长性,押注大钱

当然,有流量、不差钱的互联网资本并非什么都投,而是有谨慎的选择。从今年上半年投资趋势看,一方面,资本开始将大钱押注在已经稍有成熟或有所成就的新品牌上;另一方面,资本开始设立更多的门槛,对品牌的专业要求更高了,而不是“撒钱式卖货”。

换言之,互联网资本更加理性了。

因此,在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选择投资标的时候,除了考虑业务协同性外,成长性是关注重点。这就要求品牌具有第一定的规模、知名度和较强运营能力。换言之,互联网资本专挑大鱼。

以新兴头部面馆品牌和府捞面为例。腾讯对其参投两次,D轮4.5亿元,E轮8亿元,刷新面馆融资记录。

和府捞面创始人李学林曾表示,2021年新增门店数较2020年翻番,约2天新增一家店。截止2021年6月,其店总数超340家,预计到年底达450家。

支持其快速扩张的底气是,强劲的吸金力。目前和府捞面全国店铺平均营业额55万/月,坪效4800元/月,人效5.5万/月,客单价为45元,连续多年营收增长50%以上。业绩打底,外加资本助推,或已具备冲击IPO的能力。

△图片来源:和府捞面官微

而加拿大传奇咖啡品牌Tim Hortons,亦两次获得腾讯投资。该品牌创立57年,在北美已有4000多家店,品牌综合运作能力较强,纵换到中国市场,也有做大做强的潜力。自去年1月首次获得腾讯投资后,Tims门店迅速突破百家,目前共有138家。

不过,近日Tims正考虑借壳赴美上市,不巧SEC就发公告,暂停允许中国企业在美借壳上市。可见美国资本市场因“瑞幸”事件,仍对中国公司警惕。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并不是有了互联网巨头撑腰,餐饮品牌就可以一往无前。

接下来,餐饮CVC投资,仍会是主旋律。互联网资本更懂营销和流量,餐饮企业资本更懂经营。新的资本力量介入,将推动行业进步,但餐饮仍然是个细水长流、起早贪黑的行业。回归产品、经营本身,才是王道。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