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禁食野生动物,经济学家怎么看?

顾意亮 · 2020-04-01 11:08 来源:人民政协网

人的正常体温在37℃左右,那么一名政协委员的“温度”该是几度?回答是:当众人皆冷,他的行动必须热,不热不足以为国履职为民尽责;当众人始热,他的思考必须冷,不冷又如何站高望远建言献策?

3月,一份由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会主委周汉民领衔,33名来自民建的上海市政协委员的联名提案引起沪上舆论的广泛关注。该提案建议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及时回应市民的需求,对标对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精神和内容,尽快出台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地方性法规,探索建立禁食野生动物黑白名单制度、实施全方位立法制裁等具体规则措施。

该份联名提案的首倡者就是陆铭,他有着这么一串“头衔”——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民建上海市委会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禁食野生动物,经济学家怎么看?

这已经是陆铭第二次在上海市政协委员的民建同人中发起联名提案。己亥年除夕,疫情乍起,觉得必须做些什么的陆铭,发起了联名提案的建言:“全面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需要一个过程,我们想首先在上海推动立法,禁止野生动物买卖或食用,为接下来在全国立法做个铺垫。”响应者众,委员们连夜讨论、起草、修改、完善了第一份建言,建议以全维度禁止、全链条执法、全覆盖教育、全媒体宣传的“四全措施”彻底根绝野生动物交易、消费行为。这份提案于1月25日被提交上海市政协。

禁食野生动物,经济学家怎么看?

一个月后,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这个决定是对包括政协委员、民主党派在内各方呼吁的积极回应。”委员们表示深受鼓舞。此时,陆铭有着更为冷静的思考:“我们要对这个问题往深里想一步。禁食野生动物,具体怎么操作?鸽子能吃,鹌鹑不能吃吗?牛蛙能吃,上海郊区常见的‘熏拉丝’(蟾蜍)能不能吃?蛇和甲鱼呢?野生动物到底包括什么?禁止食用和交易的到底是些什么?修改一部《野生动物保护法》就能解决问题吗?”

民建的政协委员微信群里又讨论起来。为了让提案更加严谨,他们邀请了海事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殷骏一起参与,很快形成了第二份联名提案:“保护野生动物,法治要先行,建议尽快出台《上海市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条例》”。在第一次建言的基础上,提出4条补充意见,希望纳入市人大立法,他们还将意见整合后,整理出了一个完整的立法草稿,供有关方面立法参考。

“硬核!”当看到这份联名提案,相关人士纷纷竖起大拇指。然而连续两次发起联名提案的陆铭,不愿多谈自己:“有些事实还不清楚,有些理念还未传播。有些偏见深入人心,有些共识远未达成。在这里,我们用文字和声音真诚沟通,让改变的可能性一点点累积。”

“我是一名经济学家,也是一位政协委员,我的任务,无非就是想问题写东西。”他把自己的工作状态描述得很简单,“对疫情期间出现的一些现象有必要进行一些冷思考。但愿从经济学研究中得到的一些思考,能够帮助我们在事后推进改革,改善国家治理。”

当下,他又报名参加了民建上海市委会2020年度2号课题“众志成城抗疫情,中国经济再出发”,在“相关政策梳理”专题组承担课题执笔工作,他对记者说:“当下比较紧急的问题是,疫情对经济产生的影响不可低估。服务业内的中小企业面临的危机,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特别是决策层的高度重视。希望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能及时调整严格阻断人流和物流的措施,将工作重点转到恢复生产上来。”

为什么经历过灾难之后,人类仍然能不断进步?因为有一些人不停地在思考,也在行动。“这个世界会好吗?当然会。”陆铭委员以及更多的政协人用他们的行动为这句话注释。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