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羊毛党盯上了餐厅,餐饮老板被害惨了!

刘佳 · 2021-04-24 21:25:57 来源:红餐网

9.9元吃必胜客,一分钱吃肯德基、六元吃哈根达斯......薅羊毛已逐渐发展成一种有策划的群体行为。面对来势汹汹的羊毛党,餐饮老板们叫苦不迭。

1999年的春晚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宋丹丹的一句“薅社会主义羊毛,挖社会主义墙角”,让“薅羊毛”一词火速出圈,朴素又真实地再现了许多人占小便宜来满足一己之私的心思。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27元吃海底捞”事件,又将“薅羊毛”一词推到了风口浪尖。记者发现,在社交媒体时代,喜好薅羊毛的人已经集结成为“羊毛党”,吃垮了一家又一家餐厅。

餐饮老板们面对一批又一批的羊毛党,心情可谓复杂。

羊毛党出没,这次他们瞄上了餐饮业  

前段时间,一位女士“27元带小孩吃海底捞”的帖子登上了热搜。该女士用27元在海底捞点了四个清水锅、做了手部护理、还拿了服务员送的零食和水果。在帖子中,她写道:“服务员说现在很多人都这样吃,海底捞都亏死了!”

近几年,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堆“吃垮海底捞”的攻略:用小料diy锅底、用清水锅煮粥、自带榨汁杯用免费的水果榨果汁......各种薅羊毛方式,令人瞠目结舌。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事实上,这类型的“羊毛党”目前在餐饮行业非常常见。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单独占一些小小的便宜,而是已经集结成为社群、团体,甚至还有“羊头”专门收集各大餐饮品牌、门店的优惠信息发布给成员们。

记者打开豆瓣小组搜索“薅羊毛”发现,最大的薅羊毛小组已经有超过五万个成员,其他几个类似的薅羊毛小组,组员也都超过了一万人。 

这些小组号称“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简介都大同小异:1.分享外卖优惠券;2.分享生活用品优惠信息;3.占小便宜。

在薅羊毛小组里,几万名成员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便是如何薅各大餐饮门店的羊毛。他们每天在小组里乐此不疲地分享薅餐厅羊毛的小技巧,比如一分钱吃肯德基、六元吃哈根达斯、免费吃米粉、9.9吃必胜客意面......

薅羊毛小组的组员阿炜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羊毛党,他对各大领券平台的规则熟稔于心:“在各个外卖领券平台点餐可以使用“25-10”优惠,某宝上花两三块钱可以买到海底捞的50元代金券,K记M记的免费活动不能错过。一个月下来可以省一千多块钱。”

△图片来源:豆瓣薅羊毛小组

如果说豆瓣小组的薅羊毛是小打小闹,那么规模化运营的“羊毛党”就是有组织且产业化的了。

这类羊毛党大多建立了网站、工作室等,形成规模化运营,甚至逐渐发展成一种“黑灰产业”,他们会在各个电商、UGC等平台、社群、网赚社区搜集优惠、促销、折扣、积分信息的汇总,分析活动或业务存在的漏洞,进而破解业务逻辑,测试出能够进行批量操作的薅羊毛方案。

然后,羊毛党会准备各类工具和资料,如从卡商、黑市购买租赁手机号、身份信息等数据,编写修改自动化注册软件。最后,他们将抢购来的优惠券通过社群、网店等转售给他人获利。像星巴克、肯德基这样的餐饮巨头都吃过这种羊毛党的亏。

据有关报道,中国薅羊毛网络黑灰产从业人员已达200万,市场规模高达千亿元。

羊毛党,害惨了餐饮老板  

羊身上的毛再多,也有被薅完的一天。羊毛党很擅长寻找规则的漏洞,虽然看起来每个人只是占了一点小便宜,但是人多了就不是商家可以承受的了。

面对习得小红书“吃垮海底捞”真传的浩浩荡荡的羊毛党,海底捞虽然大方表示“不设低消,顾客消费多少是他们的自由,服务不会有任何区别”,但是今年开春,还是将牛肉粒这个小料台上永远的c位,“默默”地换成了成本更低的味伴侣。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说到“被薅死的羊”,不能不提经典的必胜客自助果盘。多年前,必胜客曾经推出一道28元的自助沙拉,给顾客一个6寸左右的空碗,想装多少装多少。一些羊毛党为了尽可能地多吃沙拉,在网上掀起了一场“垒沙拉”民间竞技。最后 2009年,必胜客无奈取消沙拉自助,直至今天依然没有回归。

2018年,星巴克上线“APP注册新人礼”活动。短短一天,羊毛党就注册了40万个手机虚假账号,并成功领取活动优惠券,导致星巴克的营销活动当日紧急下线,损失可能达到1000万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

餐饮巨头的体量,尚能抗住一波又一波的薅羊毛,一些小餐馆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徐州的一家火锅店曾经推出过59.9元办“吃货卡”,两个月内免费吃火锅的宣传活动。据了解,虽然已经抱着亏本的打算,但该店一天发出200张卡,一天接待近50桌客人,足足超出了接待能力的两倍多,仅仅七天,火锅店就亏了40万元,最后以店面关门转手告终。

某老板开了一家西餐厅,为了引流设置了一款8元畅饮,饮品包括奶茶、可乐、咖啡、橙汁等,本以为这不会对翻台率造成太大的影响,结果不知怎么的,总有一些年轻人自己带上水果、桌游卡牌来店里聚会,每个人只花八块钱买饮料,一坐就是一下午,对餐厅的营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图片来源:摄图网

外国的羊毛党也曾曝出将餐厅吃垮的案例。

美国的“潘娜拉”餐厅是一个社区性非营利性质的慈善餐厅,允许客户自主定价、做志愿服务换取餐劵。但是,经营了一段时间之后,越来越多人开始支付很少的钱甚至不付钱,吃霸王餐的人与日俱增,其中不乏衣着得体的高收入人士。最后这个慈善餐厅被收购时,也只收回了成本的60%-70%。

餐厅经营不易,羊毛党请手下留情  

薅羊毛是对人性的大考验:便宜就在眼前,你是占还是不占?而人性的特征之一便是难以预估、不可控制。

想占小便宜、捞点小实惠,这可以理解,无需苛责。然而有些“羊头”有故意“薅死羊”的主观恶意,且性质恶劣。他们不择手段、利用平台规则漏洞恶意刷单,就算餐厅发公告求饶也无济于事。

这些年,餐饮业越来越不好做:经营成本一直在逐年上升,人工、房租、食材的压力已经是压在餐饮老板身上的三座大山,如果再不幸遇上羊毛党,那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南充一家米粉店的1元活动,网友供图

体量较大的餐饮门店,发现顾客薅羊毛的行为及时阻止止损,还勉强可以承受。但是很多中小型餐饮商家,原本营收就仅仅维持平衡。搞个引流活动,无非是想盘活一下门店,若此时再遇到羊毛党趁虚而入,无疑会遭受致命打击。

当羊毛党们在手机屏幕前为薅到一点蝇头小利而欢呼庆祝时,可曾想过屏幕那边被“薅死的羊”是什么心情?有些羊毛党不是在“薅羊毛”,是在“薅人性命”。要知道,他们手里的每一根羊毛都是餐饮老板辛苦收获的血汗钱啊!

请羊毛党们放过餐厅吧!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