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10年被拆迁赶走4次,有一种痛叫“城中村餐饮”

林怀青 · 2021-10-14 21:22:38 来源:红餐网 316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不少城中村消失在众人眼前,而随着城中村消亡的还有哪些“城中村餐饮”。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林怀青。

在杭州干餐饮10年,宋师傅就被拆迁赶走4次。他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反正被赶习惯了。”

宋师傅是河南人,他形容自己“老实到有点傻”,傻到那年提出要做生意,都没人敢借钱给他,怕打水漂。

创业前的那些折腾

宋师傅16岁跟着四川师傅学烧菜,七、八年下来,跑遍了大半个中国。直到有一天,他决定出来创业,到老朋友介绍的地方承包厨房。谁知道,那居然是个传销窝点。钱没赚到,反倒把存款都掏空了。

23岁那年,他回老家结婚后,一门心思想要出来开餐厅,可是没有人看好他,也没有亲戚朋友愿意借钱给他。多亏,他的妻子在经济和精神上都支持了他,尽管完全不知道他烧的菜到底好不好吃。

妻子在杭州有亲戚,俩人便商量到南方试试看。宋师傅当时想着有一门技术在手,去哪烧菜都不怕,可是来到后,他才发现杭州极少人吃川菜,还是吃杭帮菜居多。怎么办?要从头开始,学习几乎没有料头的杭帮菜吗?

宋师傅只好打消了干餐饮的念头,跑去工厂里打工。可是那8个月里,他还是惦记着开餐厅这件事。

怀揣2500元开店,却三次遇拆迁

夫妻俩拿出打工全部得来的3000元,再向亲戚借了6000元,租下了一个小店来做生意。除掉房租6500元,夫妻俩就这样怀揣着2500元,开始了餐饮创业之途。

那是2006年,小店开在杭州萧山姚江岸,做的是面食、小炒和小吃。由于路况不熟,他每天早晨得三点多起来买菜,苦苦支撑了2年,好不容易赚到了几万块钱,就说要拆迁了。

2008年,他搬走了,还是在萧山区,不过是去了城北村。这一次,他终于重操旧业,干起了他熟悉的川菜,打算专做城中村里外地人的生意,并给自己的川菜馆取名“川菜鱼馆”。

这个小店比第一个店要大一点,总共5张桌子,四小一大。店里生意一直不错,3年就赚了20万。可惜,又是遇上拆迁。

被赶走后,宋师傅到对面的村子塘湾社区附近,又租下300多平方的店面。这次他除了做川菜,还做杭帮菜,并且把店名改成“银河饭店”。

可是由于店面较大,他并没有能力去管理,还要付高工资请来杭帮菜师傅。最终,这个店经营了半年多就夭折,赔了20多万。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很大很大,因为他以为上个店赚到钱,这次一定就会好,所以这个店的开业,他是高调的。

终于撑不下去了,宋师傅又到戚家池社区转了别人一个店。这家150平米的小店,挨着市心路的一个地铁口。虽然这家店接手时是个死店,但他认为位置还算不错,应该是能做活的。继续立起他“川菜鱼馆”的牌子,开工了。

△受访者供图

咦,他发现南方人太爱吃酸菜鱼了。他每天都要杀上20多条黑鱼。除了自己的菜烧得好,宋师傅还看到,越来越多人爱吃川菜了。

除了周边街坊的光顾,同行也常常跑过来试菜。他记得那个热闹又充满戏剧性的一天。

店里3个包厢,厅里7张台都坐满了,除厅里1张小台,其他全都是同行。而在这些同行里,他居然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哦,原来是之前自己去别家餐厅吃饭时碰到的厨师。

因为觉得那道地锅鸡炒得不错,他留意了这位师傅,还回来自己琢磨。可是不管怎么整,他总觉得差了点什么。那天在自己店里和原创师傅偶遇,他直接就上前打招呼了。俩人都很惊喜,并且讨论了改良的方法。

当然,在这里也有不顺心的事儿。日炒夜炒,每天炒菜超过9个小时的他,痛风了。两手过劳,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炒菜。和妻子商量后,他们找来一个小师傅亲自带。可惜这孩子学会后就跑了。一条短信,就是明天不来。这可把他愁死了。没办法,手又还没好,只能让朋友过来帮了一个月忙,这才熬了过去。

顺不顺利,宋师傅都深深爱上这个小店。他第一次有了这么大的成就感,也终于尝到收获的欣喜,这三年半下来他赚了100多万。

如果可以继续在这里,那就好了。可是!可是2016年5月,他再次被通知,拆迁!这次是G20峰会。

好舍不得,真的好舍不得。宋师傅不想离开这个经营了3年6个月11天的店。

把偏店做火,无奈迎来第四次拆迁

不舍得离开,又非走不可,他干脆在这个店背后又了租个地儿,位置偏到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个店。

200来方的住宅改建房,6间打通,拉开全是玻璃。铺租一年3.5万。为什么这么便宜,因为没人看得上,连房东都鼓励他,如果能把馆子开起来,一定佩服万分。宋师傅自己也是抱着“能有原来一半生意就不错”的想法,不加任何装修地,把原来“川菜鱼馆”的牌子再一次立起来。

△受访者供图

没想到5月底还在张罗开业呢,河南老乡就跑来预定6月6日4桌满月酒。

这次他不再外聘师傅了,他带了家里的亲戚过来教。让他意外的是,满月酒过去后,他的生意越来越好,这个神仙都难找的地方,居然排起队了。原来老顾客又都来了,还带上了新朋友。

这次他也不再只是做川菜了,也做豫菜和皖菜。因为常常有河南老乡和安徽朋友过来说,想吃家乡菜。

宋师傅的这个小排档,很快就卖起各式各样招牌菜:老家的鹅锅,铁板烤鱼,还有那道学来的地锅鸡……

鹅锅,别人都用原汤,他不要,他觉得鹅肉那味太重,要改用花椒、辣椒、胡椒处理过的才好;鹅肉不用清油来炝,要用新鲜的鸡油;锅里垫底的大白菜只有冬天才好吃,他干脆换成兰州娃娃菜,这样可以保持常年统一。

鹅锅很让宋师傅骄傲,6月份的大热天,都能卖得和冬天一样好,最好的时候每天能卖出9只大白鹅,一锅卖68元。

铁板烤鱼,他故意弱化,每天只限量杀5条鱼。因为坚持用传统工艺特别费时。他还钻研出了烤鱼的一个小秘诀:草鱼要用菜籽油来烤,那样才能让颜色更深,味道更香,而且更加健康。

地锅鸡,他后来也研究出自己的一套做法了。让他特别高兴的是,每天都能卖上十几只,超过了那位原创师傅。

△地锅鸡(受访者供图)

宋师傅这个店,菜还是那么便宜,三四十块钱可以吃得非常满足,甚至十块钱都能搞定一餐。卖得便宜,卖得杂,却道道都是家乡味。

“没特色就是我们最大的特色”。从他的笑声里,可以猜到搬迁后,他又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他说这样很幸福。

客人和他成了好朋友,有老乡出差三天,就连续来了三天。

以前最看不起他的大堂哥,现在也对他刮目相看。

父亲年轻时做红白事的技艺又能传授给他,比如婚宴上的八大碗,他改一下就可以做给老乡吃了。

而那个不需要任何理由却永远支持他的妻子,更让他觉得温暖。

“听说我这又要拆了!”如果这是真的,宋师傅就将在他做餐饮的第10个年头里,迎来第4次拆迁。

拆迁是痛苦的,做餐饮是幸福的

“拆迁这事,你累了吗?”

“无所谓啦,被赶习惯了。”

“你想过搬到位置好一点的街边店吗?”

“想过啊,得一步一步来。”

拆迁是痛的,可是做餐饮是幸福的。如果不能做餐饮,宋师傅可能会疯掉。在G20拆迁期间,他好几天不能开店。他说自己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像个傻子一样。

他要他的餐饮人生,就像他的微信名一样:简单就是幸福。

(本文根据宋师傅口述整理而成。)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