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我可能撑不过1个月!”多少餐厅开着开着就不见了

王白石 · 2021-06-26 22:23:13 来源:红餐网 3937

这两年,餐饮人的日子真不好过。先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击,接着是食材价格大动荡,样样伤筋动骨。

今年,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一点,各地时不时出现的新病例又让人揪心。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餐饮老板如履薄冰,好难!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王白石 

广州芳村解封了,各区开始陆续宣布恢复堂食,不少餐饮老板觉得终于等到了。然而在庆幸的同时,很多人也十分忐忑,不知道狡猾的病毒什么时候又会“出没”。

而在疫情的一再冲击之下,有些餐厅生意一落千丈,有些餐厅再也不见了。

23平米房租过万,
没有收入我撑不过1个月

餐饮业具有良好的现金流,只要开店就能有收入。但是,强现金流也有弊端,那就是一旦关门停止营业,现金流就很容易断裂。

“我23平的铺面铺租1万,还没算房租开销什么的,没有收入让我怎么撑?”这是今年5月广州疫情期间,一位餐饮老板看到“暂停堂食”指令后发出的感慨。

这样的感慨被不少人群嘲:“你的生意只够每日开支?没有剩余?一个月都撑不了?那做什么生意?”“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疫情下,广州荔湾区街景

红餐网摄于2021年5月31日12时


确实,在很多人眼里做生意肯定是要留够备用金的,起码得三个月。但是,去年疫情爆发的时候,红餐网(ID:hongcan18)就曾做过一个调查,几乎90%的餐饮老板都没有留够3个月的备用金。

一方面,是因为餐饮老板对门店强现金流的依赖;另一方面则是庞大的支出使然:食材、物料采购,租金、人工,以及各种货款的预支或者结算导致开餐厅必定很难拿出很多钱做备用金。

“每天看流水或者账单收入是不少,但是扣除成本还有一些损耗,还要留着发工资,到手有多少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很明显,这才是大部分餐饮老板的现状,手停口停。

△疫情的冲击下,不少餐饮店再也不见了(红餐网摄)

“我如果是打工的,别说暂停堂食一个月,封三五个月都没问题。”有餐饮老板表示,打工可以指望老板发工资,但是他谁都指望不了,还得要顾好员工。

“现在上有老下有少,我真的情愿要钱交店里开销房贷车贷孩子教育费,让孩子老婆吃的好一点,自己要不要命真的没所谓。”

总结下来,一个字:难!

不知道多少餐饮店老板又要破产了,
我之前是其中一个

关于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网上的一个段子可以十分形象地描绘出来:

“这个疫情就像酒局。本来都要散场了,湖北都去结账买单了。北京云南石家庄辽宁安徽也都放下了筷子,结果广州咣当又开了一瓶,还顺手给深圳满上了一杯。还没有喝完,番禺又要了一打生蚝外加两瓶大乌苏。佛山也不甘示弱,紧跟着又开了6瓶百威,中山东莞在外面提几瓶小烧进来非要和大家整几杯,最凄凉是茂名湛江,啥也没吃到,点了两个外卖……

没有酒量的我在旁边瑟瑟发抖!”

△网上流传的段子

没错,对餐饮业来说,捉摸不透的病毒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一发,而且杀伤力极强,后遗症极大。

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国的餐饮老板都叫苦不迭,不少餐厅也从此大门紧闭。后面疫情得到缓解,大家迎来了大半年短暂的复苏和报复性消费。今年上半年疫苗开始供应,国内疫情控制得很好,境外输入也被拦在国门之外,大家都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

谁知,5月底广州、佛山再次遭遇疫情,6月中广佛两地部分地区陆续解封的时候,深圳、东莞又出现了确诊病例,全员核酸、部分区暂停堂食的一幕又开始在各市上演。

△禁堂食时,四川麻辣烫店几乎没人

旁边的汉堡店已经倒闭(红餐网摄)


“这次不知道又有多少餐饮店老板又要破产了,我之前是其中一个。”一位广州的餐饮老板在红餐网后台留言说,去年他已经破产,今年原本想着东山再起的,现在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

而同样难过的还有佛山的餐饮老板。

记者在佛山禅城的朋友,周末的时候逛了一圈当地的商场,回来就用“人少得让人心慌”来形容。“以前那个广场两边都是餐饮店,人来人往的,现在不要说店,就连路上都没几个人。”而她也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匆匆去超市买了点食材就打道回府,根本不敢去餐厅点餐。

△周末佛山某美食街十分冷清(红餐网摄)


“这几年都负债,加上支出大,本来就入不敷出。”这句话是很多餐饮老板的真实写照。

确实,如果说第一轮疫情,餐饮老板们是措手不及,那第二轮则是有心理准备而余额不足。第一年虽然失去了春节旺季,但是起码还有免租之类的优惠措施,加上前几年赚的,咬咬牙还能撑到下半年的报复性消费。

但是,今年赚的还不够填去年的窟窿,租金什么优惠也没有,只能靠外卖死撑,真的太难了!

“今年的餐饮人甚至比去年还要难!去年还有报复性消费,今年难咯。”

很明显,经历过去年疫情冲击的广东餐饮老板,在日子刚刚好过几个月,又遭受重创,很多已经没有力气再扛。

我的店刚刚开业十几天就遇上疫情,
难道就这样倒闭?

疫情下,有很多餐饮老板开着开着就破产了,还有很多是刚开业就可能面临着倒闭。

“目前我跟老公两人待业在家没有收入来源,今年刚开始做没几个月就被荔湾阿婆确诊事件搅黄了,现在每天都诚惶诚恐马上要还房贷,孩子生活费,还有欠的债。看新闻还说开放了三胎,我生一个就这样了,二胎不敢想,三胎连字眼都不想看到,希望疫情赶快控制好。”

“我的店刚刚开业十几天就遇上疫情,难道就这样倒闭?欲哭无泪!!!”

每年的五六月,是很多餐饮门店装修升级或者新开张的日子,但广佛两地很多新装修的餐饮店,盖着招牌的红布还没有掀开就关门大吉了。

红餐网记者住的附近是一条商业街,和广州大多数城中村商业街一样,每天生意最火的都是餐饮店。卖牛杂的,卖肠粉粥的,卖煲仔饭和各种小吃快餐的……

而在这些餐饮店之中,是几家突兀而醒目的新装修餐饮店:卖隆江猪脚饭店的潮汕原味汤粉王、卖特色牛肉面的淮南牛肉汤店、卖奶茶的茶饮店、卖肠粉的早餐店、卖小串的东北烧烤店和卖海鲜的餐厅。

△禁堂食下,
淮南牛肉汤店和潮汕原味汤粉王店(红餐网摄)

这几家餐厅虽然卖的东西各不相同,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刚刚装修好门店,或刚开业或准备开业的。但是,现在因为暂停堂食,又没有积累任何的熟客,就处于一种要开不开的尴尬之中。

卖肠粉的早餐店是在禁堂食前几天开的,因为做的是附近租客的生意,加上疫情期间免打包费,生意还好过一点。茶饮店也是疫情前开始试营业的,做的是学生宿舍楼下的生意,但是因为位置不佳,只有走到门口看到立着一个试营业8折的促销牌子,加上黄金位置密布着COCO都可、益禾堂、挞柠、一点点、书亦烧仙草和蜜雪冰城这些竞争对手,生意十分冷清。

△禁堂食期间,
早餐店的顾客在等待打包外带(红餐网摄)

而潮汕原味汤粉王和淮南牛肉粉店和海鲜餐厅就尴尬了,他们刚准备开业,禁堂食的通知就来了,处于一种骑虎难下的境况。开了可能比不开亏得更多,但是不开就真的一点收入都没有。

在禁堂食一个礼拜后,潮汕原味汤粉王硬着头皮开业了,但是每天来打包的人没几个;而淮南牛肉粉店和渔港干脆就不开;卖小串的东北烧烤,则趁晚上外摆在路边,招揽几桌生意。

幸好,广佛两地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广州的黄埔、花都、增城、海珠、越秀、天河等区在陆续开放堂食。街上的人多了,而商场里面的餐饮店也开始出现了人,有些开始排起了队。

而就在宣布可以堂食的第二天,淮南牛肉汤店和卖海鲜的餐厅立马挂上了试营业的通知,卖小串的东北烧烤店开始积极备货,准备大展身手。

这些餐饮老板的对话也从一开始的“熬一个月看看情况,疫情控制不住就关了吧。”变成了“加油,终于熬到头了。”

但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有一些餐饮店却没有再开。一两个月后,可能换了另外店的招牌。

写在最后

无疑,处于疫情中心的广州、佛山、深圳、东莞等地的餐饮老板,现在是最难熬的。不过,虽然他们在焦虑在担忧,也在说着各种丧气的话,但是依然在积极应对着。

即使没有多少客人,但是他们依然会每天早早开店,准备食材,为的是能卖一点是一点;也有人不开堂食,就让员工将餐品打包好放门口,方便购买的路过的顾客购买;而很多餐厅,干脆就免了外卖的配送费和包装费,甚至自己做起了送餐员的工作。

生活从来就没有容易二字,对于疫情下的餐饮老板来说,抱怨后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大不了重新再来咯。

而撑过这轮疫情,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新冠接二连三的打击,我们都撑过来了,没啥大不了的。”

如今,广州全市都降为低风险,广州的餐饮老板挺了过来,东莞和深圳相信也很快迎来胜利的曙光。

最后,希望疫情早日得到控制,愿所有餐饮老板都有重新再来的勇气。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