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感谢疫情,让我体面地关了餐厅!

蒋文景 · 2020-05-24 21:13:37 来源:红餐网 2659

疫情已经开始好转,餐饮关店潮却还没有停止,甚至巨头也出现关店情况。大批餐厅倒在黎明之前,让人痛心惋惜。但疫情不是关店的唯一理由,关店,也不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

因为,疫情让部分“染病餐厅”,得以体面地离场;让高速狂奔的餐企,开始裁撤“问题门店”;让平时难以撇下的面子,让位于现实。

近日,一则名为“我谢谢你了,新冠病毒”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视频里,一位意大利餐饮老板抡起大锤亲手砸毁了自己经营了29年的比萨店,并说道,“我没有生任何人的气,只是没力气重新开始了。”

话中透露的无奈令人唏嘘。有网友猜测,也许在疫情之前,这位老板的比萨店已经经历了很多波折或者经营不善了,才会没有力气“再”重新开始。

不管是因为餐厅原本就经营不善,还是因为重新开业比关店花费还多,疫情让他得以体面的关店。

   △视频被传上网络,配文:感谢新冠病毒

在国内餐饮界,疫情也给了很多餐饮人狠下心来“断舍离”的理由。  

01.

疫情,终于让我下定决心关店

“其实疫情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各行各业的真实现状,原来生意很好的买卖,虽然因为疫情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不至于伤筋动骨。真正影响很大的是原本生意就不怎么好的。”

  △疫情,让部分染病的餐企有尊严地离开

一位餐饮老板在红餐网后台留言说,他做餐饮很久了,但从去年开始,生意就不好做了,前不久他趁着疫情把店关了,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与其苦苦支撑,反倒不如现在止损。趁着疫情关店,还能体面点。”  

据红餐网了解,像他这样决定趁着疫情关店的餐饮人不在少数。  

可可,去年11月底,在河南平顶山老家和老公开了一家“茉莉餐厅”做传统炒菜。四十多万开的餐厅,营业两个月,停业两个月,3月中旬时,她终于下定决心找物业办了撤店手续,把餐厅关了。

 △创业踩坑,梦想被现实打击

提到关店的原因,可可说,“疫情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主要是我们自身的原因。我们是新手创业,餐厅开业时就一直定位不准,模式也不是特别清晰,然后菜品、经营也有问题,开业两个月生意一直都不是很好,刨去员工工资,账面剩下的钱常常少得可怜。”

据红餐网了解,河南当地的人喜欢面食,但可可的餐厅却做的是炒菜,而且没什么鲜明的特色。另一方面,商场餐饮消费的多是年轻人,喜欢新颖特色有情调的餐厅,更倾向于选择正餐、火锅等餐厅。种种原因下,餐厅的发展一直不太顺利。 

面对一天惨过一天的生意,可可坐困愁城,愁得“想撞豆腐”。疫情爆发后,她终于有时间认真审视餐厅各个方面的压力以及未来,最终决定不再复业。 

折戟沉沙的,不止是初入餐饮的创业小白,还有久经沙场的行业老鸟。   

宋红阳今年57岁,从事餐饮20多年。去年下半年生意开始下滑。但他躲过了2003年SARS的冲击,却没能躲过新冠肺炎。冲击之下,他一手创立的深圳老店醉翁亭资金断裂,最终选择了卖房卖店度过危机。 

当被问及是否有想过从银行贷款缓解资金危机时,他连连摇头苦笑,自称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承受不起疫情持续带来的折磨和打击。

就连被称为济南餐饮界“黄埔军校”、拥有25年历史的济南桃源大酒店,也撑不住,关闭了济南经七路最后一家分店。 

“对不住大家了,我们实在撑不下去了。”酒店负责人刘芳说,整个正月酒店光退订就有300多桌,营业损失150多万元。没有了客流量和营收输血,酒店很难维持。 

因为疫情的原因,一切准备和努力都化为泡影。  

据了解,桃源大酒店拥有闵子骞路、经七路等分店,不过因为生意难做,其他分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停业。

疫情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重负之下,关店也是一种解脱。 

02.

疫情是一面镜子,让很多餐饮老板看清了自己

因为疫情,很多碍于面子下不了的决心得以快刀斩乱麻。一些受挫严重的连锁餐企,也得以趁着疫情,把一些平时不舍得关的、效益不好或者是半死不活的门店关了。  

广州海量集团,旗下拥有“闻见中国海南菜”、“海南城酒楼”、“大椰白切世家”、“大椰公馆”、“大椰丰饭”、“大椰一粉”等多个餐饮品牌,门店数量数十家。

过去 ,创始人黄闻健一直认为,关店是没面子的事情。  

但最近,他却向红餐网透露,受疫情影响,正在考虑关掉“大椰丰饭”、“大椰一粉”等疲软门店,战略聚焦、发力名声响亮、盈利能力强的品牌,比如“闻见中国海南菜”、“海南城酒楼”等。

“那些店原来就不是很赚钱,但放在以前让我关的话我肯定是不关的,要面子。好在这次疫情让我看淡了很多,关就关吧。”

在他看来,在不可抗力因素面前人太渺小了,很多东西不是自己控制得了,没有把握的时候,踩下刹车,也许对自己、对企业都更好。

  △闻见中国海南菜餐厅

前几天,刚刚上市的九毛九集团也宣布关闭北京、天津和上海的22家九毛九餐厅,减掉赘肉、强健体魄。

其品牌相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的门店老化严重,甚至改造的成本要高过开新店的成本,与其这样,不如关掉。而且部分门店现在关店会比经营至租约期(结束)再关店亏损少一些。“现在淘汰掉负担,是为了未来蓄势再出发。”

对此,一位接近九毛九的业内人士分析,“也许之前管理团队还对九毛九餐厅的发展计划有犹豫,但是疫情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也让企业的战略更加清晰。”

还有,广州餐饮企业渔民新村,陆续关闭了龙苑店、芳村店。其对外发言人黎先生表示,相比其他门店,龙苑店的经营表现确实一般,过去一个月要损失几十万,如今受疫情影响,损失甚至达到上百万。

同样是广州老牌餐企的点都德,决定关闭5家门店,并推迟了此前制定的,在北上广深的拓店计划。原计划今年5月1日开业的成都店、杭州店也推迟开张。

很多餐企,特别是连锁餐企,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太好的“病店”。要是以前,餐饮老板还会犹豫,是要关闭它们,还是要维持一个大盘子。

经过这次疫情,餐饮老板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企业,让原本难以做出的决定变得容易起来。疫情,在让餐饮老板做出取舍的同时,也让他们看到新的选择、新的机会。  

03.

有时候,关店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疫情影响还要持续多久?这取决于三个因素,特效药的出现、疫苗的研发成功或者感染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实现群体免疫。无论从哪个因素看,都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而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影响比这还要久。

我们预计,长期来看的事实是,即使疫情彻底过去,经营恢复常态,今年能恢复到去年的80%可能就是上限了。甚至整个2020年,行业复苏都将是一个长期且缓慢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一些已经有问题的餐企来说,暂时的离开或者关店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关店也是一种明智

毕竟疫情来临之前,很多餐厅就在苦苦支撑着。一些连锁餐企,更是一直被“问题”门店拖着后腿,难以前行。对这些餐企来说,与其继续挣扎前途渺茫,不如趁着疫情及时止损,该离开的离开,该关店的关店。

在红餐网看来,壮士断腕也是一种选择,也一样值得理解、值得尊敬。有舍才有得。如果盘子太大负重太多,我们可以抛掉一些,如果受伤太重失血太多,可以暂时离开行业,待重整好旗鼓、春暖花开时再回归行业也不迟!    

适当地退缩和调整,没什么丢人的。就像黄闻健说的,这个时候,情怀梦想面子都暂时放下,先活下来再说。据悉,战略调整后,广州海量集团今年将会在三亚等地开出“闻见中国海南菜”新店,发力主品牌,未来可期!   

活下去才有机会。 

上文提到的可可,在关掉了河南经营惨淡的门店后,终于可以跟着自己的心走,并且在在北京找到了新的机会——北京青年路国美第一城附近签下一个小铺子,做自己最擅长的肉夹馍、酸辣粉、丸子汤、重庆小面、热干面小吃。谁说这不是一个更好的开始呢?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