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我最爱的那家餐馆,在外卖平台上消失了

2019-01-23 18:1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

外卖平台的佣金最近已经涨到了20%,有些达到了22%甚至更高。这意味着商家单笔流水100元,要支付22元服务费给外卖平台。换句话说,消费者叫外卖时,价格更高了,分量更少了。

外卖平台佣金在2018年7月份还曾是15%,随着佣金的水涨船高,商家与平台的矛盾凸显,甚至部分商家不堪重负,选择逃离。有网友感叹“我爱吃的那家餐馆,在外卖平台上消失了”。

涨价:过河拆桥?

我最爱的那家餐馆,在外卖平台上消失了

“我已经放弃线上了,完全没利润”。王宁是一家炒菜馆的老板,自从外卖平台将商户的佣金从15%调高到20%,他就放弃了线上业务。

一单堂食25元的单,经过满减和红包活动之后,线上卖12元。本身就比堂食降价了50%,再付给平台15%的佣金,最后商家只收8块左右,都不够成本。如今佣金再上调到20%,线上订单盈利点几乎为零。

“以前平台还会给商家补贴,可是现在,狼多肉少”,王宁说,几乎等于没有了。

一边是老商家决绝的离开,一边是新商户入驻得犹豫不决。

平时顾客堂食消费40元,商家赚20元。但是上了美团之后,商家要付20%的佣金,顾客想吃同样量的东西,需要支付60元,商家却只能赚10元。一家新开张饭店的老板分析,“我们算了好久,觉得并不划算不想做。但好多顾客都问,觉得居民区附近你不做外卖显得不合群”。

赚得少,不想做。这不是个例,而是商户的普遍心声。

下面的图片是周刊君在采访过程中,一商户出示的订单截图。订单显示,订单的商品费加包装费共237元,顾客实际付款233.5元,商家的实际收入是183.2元。不算商家自己做的满减活动支出,平台抽成近20%,算上满减活动的8元,商家一单的支出接近单笔流水的22%。

而根据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官APP官方数据,单笔佣金最高可达25%。

餐饮行业的利润30%-40%不等,除去20%左右的佣金,商家还要负担食材成本、房租、人工成本和税,这么一圈下来,几乎白忙活。

此外还有商家反映,单笔流水金额越小,商家越吃亏,因为这个抽成还有最低标准。他举例说,35元和25元的单,平台都会抽5元。有些金额过低的单,反而会赔钱,这让商家无奈却无力反击。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针对这个不成文的规定,该商家表示,部分商户会选择调高线上的单价,以减少损失,更有甚者会在商品的分量上做手脚。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成本还是会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此外,部分商家在和外卖平台合作之余,还开拓了自己的线下电话订餐业务。“就是最原始的外卖送餐,我们自己接单自己送餐赚了都是自己的”。饺子馆老板智强说,市场竞争激烈,生意越来越难做。

其实商家在入驻外卖平台的时候可以选择自行配送或者平台配送。自行配送,平台收取佣金3%--10%不等,平台配送,佣金则收取15%-25%不等,但远距离配送,多数商家力不从心,不得不依赖平台。

除了平台本身的佣金上调压力,在外卖平台这个生态圈里,商家之间也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为了最大限度的提高订单量,平台鼓励商户做满减活动,同时还推出了竞价排名机制。据一商户透露,如果排名靠后,平台有权要求其退出平台。

叫过外卖的人都知道,满减就是满多少减多少。看似简单的满减难倒了一批小商户。“有些商家为了刷单抢排名经常满28减22,对小本经营的店,这简直就是自杀式的营销”。这种竞争搞坏了市场风气,智强表示玩不起,打算放弃做线上满减活动了.

理论上,商户可以自主选择是否做满减活动,可现实是不做就没有竞争优势,吸引不到用户,进而影响订单量,排名就会靠后,收益自然会减少,恶性循环。

而竞价排名,理论上的衡量标准是订单量和消费者的评价,但实际上也是可以在后台付费操作,类似于百度的推广。饿了么和美团平台上的入驻商家都超过300万,换句话说,如果商家不花钱,在几百万个商家排名里,用户很难看到你,又何谈盈利。

上涨的佣金、争不起的排名、难以负荷的满减活动,随便一样都让一家普通店铺难以消化。可即便如此,仍有超过五百万家商家在平台上硬撑。

不赚钱,为什么不离开?

在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管是离开了的,还是留下的,所有商家的回答惊人的一致:抢占市场。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关于网上外卖的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3.64亿,其中,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3.44亿。

市场的确有足够的诱惑力。不做,就等于你放弃了市场早晚要萎缩,做,却又不赚钱全靠强撑。多家商家表示,一单赚一块钱都是多的。

有商家抱怨,平台简直就是卸磨杀驴。

2016年,外卖刚开始大规模发展的时候,外卖平台为了开拓市场,用尽各种手段对商家和用户实行双向补贴。靠着商家和用户,有了如今的规模,却开始一边涨佣金,一边搞竞价排名末位淘汰,两头围堵商家,压榨消费者。

然美团工作人员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回应,有商家退出平台原因很多,有些是由于店铺转让以及合同到期,另外就是一些商家本身竞争力不强,退出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但部分商家表示,平台这么做,是过河拆桥,得不偿失。

我最爱的那家餐馆,在外卖平台上消失了

唇亡齿寒

外卖是在互联网红利期发展起来的产物,发展初期避免不了的要走烧钱补贴,跑马圈地的老路。可如今,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口碑,外卖行业都趋于稳定,平台的发展诉求也从抢占市场过渡到了实现盈利。

虽然美团工作人员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回应:提高佣金主要是因为公司运营成本以及人工费用增加。饿了么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也善意满满:本地生活服务行业还在培育阶段,不应简单粗暴地把商家当韭菜收割,只有商家健康发展,行业才能健康发展。但不能回避的是,提高佣金确实逼退了一批商家,盈利是外卖平台佣金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家商户一个月到底能为外卖平台盈利多少?

举例而言,单量相对多的店,比如地铁周边,商圈附近的店一天四百单,一个月外卖流水三四十万是有的,按平台抽取佣金20%计算 ,一个月平台收益6-8万。单量相对少的店,比如小区里,或是不方便外带的面馆,一个月两百多单,一个月平台收益千八百块。

再举个商家自行配送的例子,如果商家每天有60单,自行配送比平台配送平均一单按节省5元计算,一天300元,一年可节省十万元。目前一半以上专做外卖的商家,一年的净利润还不到十万元。

商家的盈利能力直接影响平台的收益,这似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存在竞价排名,优胜略汰了。没有价值的商家,会被平台毫不犹豫的抛弃。

但平台和商家是利益共同体,哪一方伤着了,这个生意都不可持久。被抱怨过河拆桥的外卖平台也并非真的不爱惜羽毛,他们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周刊君走访的用户中,几家在三年以上的老店,佣金仍维持在15%,没有上涨。那些连锁经营的商家,影响也并不大,调整佣金似乎主要针对的是新的个体中小商户。

利益之争,总是弱肉强食。商家在考虑如何活下去的时候,平台考虑的是该让谁活下去,对于平台而言,核心用户层,始终不会被抛弃,因为要保证收益,最危险的还是那些自身盈利都困难的小商家。

外卖在整个餐饮市场的渗透率只有10%,外卖行业仍方兴未艾。但任何一个行业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的要经历几轮洗牌,方能大浪淘沙。

目前美团、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交易额总占比高达95%,外卖市场已经形成了双寡头垄断局面。如果说平台的厮杀是外卖行业的首轮洗牌,那如今格局初定,身处其中的商家们正经历着的,便是外卖行业的二次洗牌。

送不起的、盈利能力弱的、营销能力差的都将被洗出外卖市场,这是外卖平台发展诉求改变的结果,也是市场自我调节的结果。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