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从3张桌到餐饮集团,这对父女演绎真实版“温州一家人”

红餐访谈组 · 2018-03-11 22:48 来源:红餐网

这个世界有两种商人,一种叫温州商人,一种叫其他商人,他们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敢为天下先”。

一位68岁的老餐饮人,就很好地为我们诠释了温商的冒险与创新。

《洪波高端访谈》周刊

栏目策划/主持 :陈洪波(红餐网创始人)

柯氏父女居然是这样的性格  

01

只有3桌台  

就敢接下温州大户人家的婚宴  

八十年代是温州民营经济初步发芽的年代,皮鞋、打火机等小商品创业者如雨后春笋,白手起家、艰苦奋斗成为这个时代温州人的标签。

1988年,在社会已经打滚了二十多年的柯五一也决定开餐馆创业。他把原本一家四口生活的30平米地腾出来招呼客人,并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撵”到隔壁租下的10平米角落。 

从此,夫妻两人过上了典型的“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的日子。

 △溢香厅董事长 柯五一

店面虽小,却因经营有方,每天生意都很好,那年秋天甚至吸引了一大户人家女儿来摆酒席。

“人家要摆18桌,小店却只摆得下3桌,怎么办?”柯五一一口应下后,租遍了周边的小店和餐台,东拼西凑整够18桌。3天内就顺利筹备好了酒席。 

“那应该是当时温州在酒店里举办的第一场婚宴。”  柯五一非常庆幸自己当时把握住了那次机会,小店因为婚宴的成功很快就名声远扬,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人摆喜酒。 

此后数年间,柯五一的生意越做越大,经商风格也越来越明显。

02

没和家人商量一句  

10000 平方米郊区店看一眼拍板  

1998到2008年是温州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亦是柯五一的餐饮事业的黄金十年。 

1998年,柯五一斥资买了近3000多平米的店面溢香厅人民店,让餐厅一举完成了由3张台到100张台的华丽转变。 

2000年又一举购买10000平米的溢香厅机场路店,而如此重大的决定,老柯却只花了10分钟就拍板。 

柯五一的霸气还不止于此。 

“1300万,108个包厢,我一个人定,没有和家人说一句。”  三年后,他独身一人,投标买下机场大道的新溢香厅大酒店。

 

在很多人看来,老柯的举动过于疯狂。独断是一回事,关键还是买在那样满是稻田的郊区地段。 

然而老柯不这样认为,“当时市政府开始东迁,发展版图也往东扩张,东部将会是温州的一个全新的‘市中心’。 ”事实上,这家店也以“天天爆满”的佳绩印证了他的判断。 

“我本身就是一个雷厉风行、做事果断的人,我认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阻拦不了。”相信自己眼光,也有独特商业头脑的老柯,恰恰以他这种霸气引领了温州东部的高端餐饮市场。 

到2001年,溢香厅人民东路店、机场店两家店门庭若市。火爆的生意令年过半百的柯五一感到力不从心,他希望女儿柯巴嫩能出来和他并肩作战,打理其中一家店面。

△父女合照:溢香厅董事长柯五一/溢香厅执行总裁 柯巴嫩

彼时,女儿柯巴嫩已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3年,一直从事与法律相关工作,并没有接触过餐饮管理和运营。“小时侯看到爸妈做餐饮,就觉得很辛苦。” 

可是这姑娘又很有责任感,她真心希望能帮助父亲减轻压力。经过几番纠结后,她放弃了那份在别人眼里高大上的工作,加入父亲的团队。

03

安个总经理职位  

就让高材生女儿接管店面  

2004年,27岁的柯巴嫩接管了人民路店,成为“家族企业”中女掌柜。

“当时我其实就是一个架空的总经理,没有任何餐饮经验,也遇到很多非常尴尬的事情。”时隔十几年,柯巴嫩如今依然对父亲当时“先上车后补票”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议。 

“那三年,我总是遭遇尴尬的事情。”硬着头皮顶上的柯巴嫩刚入行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对外,她每天要应对各种投诉,还总被三教九流的客人刁难、取笑;对内,她又历练不足,尚未有足够的能力来胜任这个职位。

 △溢香厅执行总裁 柯巴嫩

“当时非常痛苦,在法院和餐饮里接触到的人完全不同。”工作氛围的落差让柯巴嫩久久缓不过来,退堂鼓在心中已是盘算许久。

知女莫如父,柯五一早就看出了女儿心中苦闷。他告诉柯巴嫩,“餐饮人不是站直的,也不是蹲下来的,而是一种90°半蹲的姿势。” 

正是这样的谆谆教诲,让柯巴嫩明白了父亲的初心,也为溢香厅的后续辉煌埋下了伏笔。

04

继续“吃螃蟹”  

迎来溢香厅高速发展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女兵。

在柯氏父女的共同努力下,溢香厅得到了飞速发展。然而柯五一并没有满足于眼前的成绩,他的眼光触及另一片空白市场。 

溢香厅在扩大规模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拥有一批优质、忠诚的客户,他们当中既有温州杰出的企业家、也有知名的商人,而这些人总是希望能与朋友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交流、学习、娱乐。

老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消费需求,在2008年斥资数千万在温州开发区创办了“逸华会”国际俱乐部。除了全豪华的配置外,甚至邀请了长安俱乐部的骨干成员一起来打造品牌。 

逸华会一经问世,便使当地各界名流趋之如骛。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认知失调。”柯巴嫩说,在当时的社会认知中,从未想过以餐饮为媒介居然可以搭建如此优质的平台。 

不到半年,这种模式很快被当地众多投资人看中并模仿,一时引起温州高端餐饮投资热。 

父亲在高端餐饮上找到新的突破,而女儿也对市场越来越敏感,“通过这几年的积累,我渐渐发现溢香厅想要发展就要有改变,只有打破常规才能紧跟时代潮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柯巴嫩认为温州是一个比较时尚的城市,所以需要一个针对年轻时尚群体的餐厅,于是她精心策划了“晏虹”品牌,并在后来将其升级成为“晏虹+”。

  △晏虹

2012年11月30日,溢香厅大酒店万达店、晏虹万达店、晏虹瓯江店三店同日新张,一时风光无两。 

溢香厅集团也由此达到前所未有的辉煌,溢香厅品牌4家大型酒店、逸华会高端会所、晏虹2家中型餐厅,三种业态并存。 

而历经七、八年磨合的这对父女,分工也越来越明晰,父亲抓经营、抓菜品,女儿抓品牌、抓宣传。两人在工作和性格上完美结合,在温州餐饮界佳话频传。

05

父女欲大展拳脚时  

却遭遇生存鬼门关  

大型酒店厚积薄发、高端餐饮成功探索、时尚业态小试牛刀。老柯迎来事业的高峰,小柯也正想大干一场。 

然而事与愿违,一场危机已是悄然而至!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温州经济遭到了重创,当地民企互保链断裂、信誉受损。2011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一时间老板跑路、企业倒闭在瓯城的大街小巷蔓延。 

城门失守,殃及池鱼。 

市场环境的迅速萎靡,令柯五一辛辛苦苦打出来的天下遭到重创,叱咤风云的逸华会默默退出市场,几家大酒店的经营亦是如履薄冰。 

溢香厅何去何从,是生是死,令人惶恐。

06

转型宴会餐饮  

溢香厅死里逃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尽管溢香厅营业额大跌,但其中婚宴版块的生意还算不错,这使他们意识到婚宴是刚性需求,不容易消亡也不容易轻易被取代。 

于是他们开启对溢香厅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发展重心往宴会餐饮倾斜,其中万达店的调整幅度最大,零点和宴会由原来6:4的比例,转变为2:8。 

此外,新品牌晏虹也则往小而精的方向调整,并重点抓时尚婚宴,力求保住年轻人市场。

  △溢香厅宴会中心

“当时不是说生意怎么做,而是怎么活。那道鬼门关,你走得过就过了,走不过或许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如今向红餐网(微信号:hongcan18)回忆起那场风暴,柯五一依然心有余悸,他不敢想象如果走不过那个难关会是怎样的结果。

“那时所有请来的高层都走了,我们马上又回到最初家庭管理的模式上,对于未来的方向我存在很大的疑问。你们知道那种打拳无力的感觉吗?”  柯巴嫩感到非常无助。 

局部改革的成功,让父女俩缓了一口气,但是船大难掉头,溢香厅要做整体变革实在太难。 

彼时,柯五一就提出要改变发展思路,以小型业态突围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也很快得到女儿的支持。于是两人在2015年创办了“阿泩猪头面”品牌。 

然而这次尝试并不成功,大型餐饮的商业模式与小吃类的运营手法并不匹配。最终只落得草草关停。 

“阿泩猪头面”的铩羽而归,令可是父女更坚定于婚宴市场,并在其中找到新的突破。

  △溢香厅宴会中心

2016年,两人精心策划的中国首家星空婚礼酒店“溢香厅国际宴会中心”隆重开幕。此宴会中心面积超过10000平米,三层楼同时能摆下300桌酒席,最高峰每天有8场婚礼同时进行。

宴会餐饮不仅让老柯守住业,让小柯看到希望,也为集团的发展定下基调,以宴会为中心,待时机恰当再去探索新的业态。

07

老柯想回归三十年前  

做热乎乎的马蹄丸  

其实在老柯心中,一直保有温州味道的情怀,马蹄丸、鱼丸汤、煎猪头……每一道菜怎么做怎么吃,他能兴高采烈地和你说够三天三夜。

也许是从他10岁那年靠卖小吃营生时就播下的一颗种子;

也许是在经营“阿泩猪头面”受挫后的心有不甘;

也许是在历经大风大浪后内心寻得的归宿。

 △挂霜荸荠丸拼猪油糕

他梦想着一个叫“溢小馆”的朴素小店有一天能开出来,并通过连锁经营的方式散播到全球,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地地道道的温州美食。

而女儿也一如既往地支持父亲。两人为圆彼此及共同的梦想携手同行。

记者 |  红餐网_林如珍

编辑 |  红餐网_方枪枪

视频 |  红餐网_王伟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