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香 港 餐 饮 大 困 局

杨不然 · 2020-04-07 20:28:01 来源:红餐网

内地餐饮业为疫后复苏犯难的时候,一岸之隔的香港餐饮业正在经历更可怕的惨淡。

关店、倒闭、失业、裁员……疫情催化的一连串连锁效应正在摧毁整个香港餐饮业。

“李嘉诚先生的好意我们非常感激,但这一次,或许他出手也无法力挽狂澜,拯救萧条的香港餐饮行业了。”

2019年11月底,李嘉诚基金会宣布出2亿元扶持每况愈下的香港中小餐企后,一位香港餐饮老板这样说道。

没想到一语成谶,四个月后的今天,在各种因素的交织作用下,香港餐饮业真的跌落炼狱,看不见出路。 

01

旧日美食天堂蒙难  

香港餐饮现状惨不忍睹 

“饮食业现时‘半条命都无’。”香港餐饮商会“稻苗学会”主席徐汶纬表示,香港餐饮经营者已经面临“生死存亡”。

由于首波疫情,香港餐饮业的生意已经普遍暴跌六到七成,如今疫情又在全球再次爆发,更是让众多还没喘过气来的餐饮业雪上加霜。

“3月27日,政府公布饮食不可以超过4人同台,餐厅只可以做50%的座位,现在大部分酒楼都开始停业了。”曾经从事过餐饮业的香港人许清俊向红餐网(ID: hongcan18)透露了目前香港餐饮现状的冰山一角。

深处漩涡中心的香港米其林推介餐厅咏藜园创始人杨太则向红餐网直言,香港现在是“哀鸿遍野”、“四面楚歌”,情况比内地严重很多,只是大家不知道。

“整个香港结业、倒闭的餐厅一大堆,大部分餐厅生意都跌了九成以上。自助餐和火锅最惨,因为之前有顾客聚餐确诊。”

她告诉红餐网(ID: hongcan18),疫情变严重后,很多香港消费者不敢出门,街上人流很少,餐厅饭市最多只能做两轮。“再加上人心怯,大家花钱都很小心或者根本不敢花钱,消费信心不够,很多餐厅歇的歇,倒的倒,剩下来的一批就一窝蜂去做外卖,六八折、八折那样赔本做。”

杨太在香港经营的咏藜园等餐厅,生意也下跌了50%以上,平时门店每天的营业收入原本在八九万港元左右,疫情爆发后,店里最惨的一天只收入了6300港元,连人工都不够给。

不过,杨太表示,目睹同区很多餐饮同行结业、休业后,别说赚钱,能保本、可以支持挨过疫情她就已经谢天谢地谢众生了。

▲咏藜园创始人杨太在朋友圈如是说道

在兰桂坊经营日本餐厅的林生更惨,兰桂坊原本是中环白领的“食堂,以往餐厅中午的上座率最差都有80%,现在只有5%-10%。

“很多白领都在家办公了,没几个人出来吃饭。晚上更惨,完全没有人,简直像宵禁,现在我们七点半就关门休息了。”

据红餐网(ID: hongcan18)了解,在疫情的冲击下,香港大大小小餐厅,无论是米其林推介的星级餐厅、屹立数十载、堪称香港招牌的传统老字号、在股市中变现亮眼的上市连锁餐企,还是密密麻麻分布在城市各个角落的街边小店,通通处在一片水深火热中。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表示,自2019年6月以来,香港餐饮行业停业或结业的餐馆有750间,“可能最坏的情况下将会有超过1000家餐馆结业关门”。

▲疫情中停业、倒闭的香港知名餐厅

02

失业率创10年新高  

大批餐饮人士生计都成问题 

随着餐厅关店的关店,裁员的裁员,香港餐饮业的失业率也攀升至可怕的程度。

据了解,香港约有2万多家餐厅,从业人员包括临时工等约为30万,占香港整体就业人数约8.4%。

3月17日,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发布数据显示,过去三个月,香港的失业率上升至3.7%,达约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其中餐饮业面临的情况尤为严峻,失业率及就业不足率分别急升至7.5%及3.5%,创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最大跌幅,近20000餐饮人员没有了生计。  

▲赌王旗下的珍宝海鲜坊停业前解雇了所有员工

在香港从事餐饮上游产业的邝小姐向红餐网(ID:hongcan18)表示,“现在政府对餐饮业的进一步限制,要求减少正常的一半座位,餐桌间隔要超过10尺,每台上座人数不得超过4位等,在这种情况下,餐厅楼面裁减人手是必然的,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人员失业。”

与此同时,一些不愿意裁员的餐企则想了各种办法节省开支,比如让员工放无薪假、倒班、轮班等。 

香港餐饮人罗生向红餐网(ID: hongcan18)证实,由于客人少了大半,好多酒楼包括一些上市公司都在缩减临时工,并要求正式员工放无薪假。 

前几日,位于香港湾仔的杭州酒家老板吴瑞康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表示,现在店里的生意额是平时的20%,难以支付员工工资,但考虑到店里都是20多年的老员工,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只能让员工倒班,减少上班时间。 

▲香港街头倒闭的餐厅

然而,由于疫情正当爆发,看不到头的倒班和无薪假同样让大批餐饮从业人员的生计成了问题,并且最终走向失业。

在一家茶餐厅担任服务员的杨女士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就表示,自今年1月中旬起,自己的无薪假就开始变多了,一周平均只能上3天班。

一开始,她和很多餐饮人一样,还很乐意接受无薪假期,毕竟可以趁着休假做很多事比如排队买口罩。结果,没想到放假放着放着,餐厅倒闭了,她彻底失业了。“我已经60岁了,找不到工作可以退休,但年轻人呢?”

03

疫情只是催化剂  

暴乱、高成本早已让香港餐饮四面楚歌 

正如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屠海鸣所说,疫情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九个月来,香港从“平安之都”沦为“暴乱之地”,乱港势力的“揽炒”早已令百业萧条、民生维艰。其中,尤其以餐饮业、旅游业受冲击最大。   

相关数据显示,油尖(包括油麻地和尖沙咀两个地区)与湾仔汇聚了全港最多的餐厅,分别有1797以及1685家,约占香港餐厅总数的22%。 而这两处,恰恰是暴乱活动最多且游客也最多的区域,周边的餐厅普遍受影响巨大。

△香港兰桂坊一带,失去了往日的喧闹和繁华。(新华社记者李钢3月25日摄)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表示,暴乱发生后,兰桂坊、铜锣湾、尖沙咀、佐敦、太子等传统餐饮旺区受到的冲击尤其显著。

位于尖沙咀海港城附近的潮发粥面是这场风波下的受害餐厅之一。店员表示,生意从来没有这么惨淡过,从7、8月开始,游客少了很多后,店里的生意就越来越差,现在只能做做街坊生意,但难以维持。

“一有游行,那边的餐厅根本无办法做生意。”咏藜园创始人杨太表示。除此之外,她还告诉红餐网(ID: hongcan18),部分暴徒根据政治立场划分了“红黄蓝黑”几种标志,“黄帮衬、蓝罢买、红装饰,黑装修”,大批餐厅被逼“站位”,如果不支持示威者,处境会更加雪上加霜。

▲暴徒对消费业划分的红黄蓝黑四种标志

黄家和透露,从整个餐饮业数据来看,单计10月份暴力冲击较严重的时期,业界就损失了27亿至30亿元,6月暴力冲击爆发后短短5个月,整体餐饮业累计损失生意额就达105亿元。

香港饮食业职工总会会长郭宏兴形容这次暴乱对香港餐饮业造成的冲击比当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和SARS事件更大。“当年香港尚能团结一心应对危机,而今天却出现了撕裂,这是最令人担忧的,不和气怎么生财”。

△被暴徒划为“红装饰”破坏后的星巴克

事实上,即使“和气”也未必能生财。杨太、罗生等一批香港餐饮人认为,香港餐饮业发展这么多年来,早已积累了众多问题,疫情和社会事件不过是加快了这些问题的爆发而已。   

“在香港做餐饮是非常难的,高昂的铺租、人工等成本导致大部分餐厅都是微利状态。赚钱的时候是一毫一毫的赚,亏的时候却是一元一元的亏。”杨太感慨道。 

以最恐怖的铺租为例,罗生告诉红餐网(ID: hongcan18),在铜锣湾不到30平方米的小店,月租就要三十几万,而这个价格还属于中下水平,旺一点的地段要去到40万-50万左右。 

人工同样贵得离谱。在杨太的咏藜园,一个洗碗工的工资每个月就要16000港元。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曾公开表示,香港餐饮业面对租金、食材、人工等各项挑战,利润仅有 2%,已经是在艰苦经营。  近年来,早已有一批餐厅因抵不住高昂的成本而倒闭,比如有92年历史的莲香楼就曾在今年1月因此结业。

▲莲香楼因租约问题结业

“租金、人工、物价一直随时看涨,疫情或是暴乱都不过是催化剂,餐饮业洗牌只是时间问题。”罗生说道。 

被问到当前情况下,有多少业主减租共度时艰时,罗生表示,主动减租的业主很少,“我知道的只有个别业主宣布减租20%到25%,某大财团直接一分钱都没减,令人很寒心。”

04

港政府、李嘉诚接连投入巨资救市  

但餐饮业何时能复苏依然是未知数 

其实,香港餐饮业的困境,香港政府以及实力雄厚的财团们早有预警。

早在2019年8月,香港财政司司长宣布投入191亿港元来应对经济衰退,其中针对餐饮、零售等行业,通过减租、豁免政府费用等措施来支持中小企业。 

2019年10月,李嘉诚基金会也指出,香港餐饮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宣布将于11月底前发放2亿港元“应急钱”支持餐饮业,雇用少于50人、持有效商业登记及饮食业牌照的中小型餐厅每间可以获得6万港元资助。

 ▲李嘉诚基金会的亿元扶持计划

今年2月,疫情爆发后,为纾解民困保就业,香港特区政府再次宣布成立超过300亿港元的“抗疫防疫”基金扶持各大受创严重的行业,其中就包括餐饮业。在该政策下,大型餐厅、大型食肆及工厂食堂可获得20万港元支援,而小食店、小型食肆以及食物制造商亦可获8万港元津贴。

不过,这一连串的救市行动目前来看效果甚微,在疫情、暴乱、成本等各项因素的综合交织下,香港餐饮业无论是倒闭率还是失业率依然在持续上涨。

香港餐饮人罗生指出,“李嘉诚也好,政府也好,谁发钱都没用,对我们来说都是杯水车薪,接下来餐饮业会越来遇难,唯有看时势造化了。” 

他认为,香港餐饮业要复苏亟需解决3大难题,首先社会经济要复苏,人们才有钱消费;其次是社会要稳定,人们才敢消费;最后房价要打下来,餐厅才能长久活下去。 

“目前真的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前段时间港府宣布香港经济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另一方面,暴乱还不知道几时才会结束,房价就更不用说了。”

结语

香港餐饮一度兴旺无比,是内地餐饮羡慕和学习的对象。但近年来,它的发展却并不顺畅,如今更是跌到前所未有的深渊,生死未卜,令人唏嘘。

前不久,一篇名为《香港餐饮消亡史》的文章引发了很大反响。香港餐饮消亡与否,我们不能下定论,但它今后要再现当年的荣光,恐怕确实要难于上青天了。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