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2021上半年,40+资本投了60+企业,餐饮业第二资本周期已来临?

筷玩思维 · 2021-08-11 09:07:36 来源:红餐网

资本和餐饮走得越来越近了,回望数年前,餐饮品牌和资本方还像一对不敢拉手的准情侣,而到了2021年,这番情景剧或许迎来了新的阶段,业内传出一个声音:餐饮业的第二资本周期来了。

第二资本周期?我们先从第一资本周期说起,2013年1月1日,黄太吉完成了第一笔未披露金额的天使轮融资,在同年7月1日,雕爷牛腩也宣布了一笔6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在此之后,诸多新成立的餐饮品牌陆续发布了自己的融资消息。

从周期特性来看,2013这一年正好处于高端餐饮衰落、大众餐饮崛起、互联网思维改革餐饮业的一个典型阶段。

以这个典型阶段为关键节点,我们可以把2013年之前的餐饮融资称之为餐饮业的“前资本周期”;在前资本周期之后,以2013为起点,我们可以将这个阶段资本对餐饮业的认可动作称之为“第一资本周期”,而这个资本周期以2018-2020年的“资本寒冬”为终结;到了2021年,我们可以看到资本又在密切关注餐饮业,到此,餐饮业的“第二资本周期”终于来临。

PS:餐饮业“第二资本周期”的概念为遇见小面提出。

总的来说,前资本周期和第一资本周期已成往事,而餐饮业当下正面临第二资本周期的起始阶段,有餐饮人认为,“资本对于餐饮业的重要性和实际价值在当下才真正被显现出来”,甚至还有餐饮人指出,“资本是助力餐饮品牌打开新发展的金手指”。

或许早前对资本有强烈意见的资深餐饮人并不欢迎资本,甚至也不接受“资本存有一定赋能价值”的这类说法,而我们本篇文章的意义在于打消资本和餐饮早前的偏见留存,或许资本方和餐饮方都得理性对待这段新的资本合作关系。

也希望餐饮人和资本方对双方关系保持客观,别吹捧,也别贬低,从根本来看,第二资本周期并不会是终局,或许未来餐饮业还会有“第三资本周期”、“第N资本周期”的说法,所有的发展与变革终会到来,且并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为什么餐饮品牌需要引进资本?

在筷玩思维(www.kwthink.cn)看来,无论对资本持什么看法,是批判也好,是赞同也罢,评价时没必要对资本戴有色眼镜。或许再过几年,资本其实就是大品牌们的一个子部门而已(融资管理岗位)。

从过往来看,早前的餐饮门店也是什么都没有,而随着行业的发展,从门店逻辑升级到品牌逻辑的餐饮企业们才逐步增加了“营销部门”、“品牌部门”、“战略部门”、“财务部门”、“招商部门”等。

以其中的营销部门来看,早前的餐饮品牌确实不需要做营销,甚至也不需要懂营销,那时要让品牌方设立营销部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旦品牌发展到需要营销的阶段,老板也认识到了营销的价值,品牌方才愿意花钱建立营销部门。

营销部门是这样发展的,战略部门也是这样发展的,融资部门也大概会是这样的逻辑。

我们还得解开一个问题:为什么同样的东西(如对营销、战略、融资的态度等),有餐饮人充分认同,但还有餐饮人强烈反对?事实上,这是两个不同的群体:

①经验型餐饮人

这类餐饮人往往相信眼见为实,大多以事实说话。这类事实可以是自己经历的,也可以是听来的,比如他们早前和资本的关系(见闻)决定了他们对于资本的态度。

经验派的认知障在于“他们是先看到,再相信”。甚至不相信与自我事实相悖的其它事实,比如,如果不是在营销端赚到了钱,他们是很难主动设立营销部门的。

②先验型餐饮人

这类餐饮人往往从认知和逻辑着手,比如同样是商业项目,如果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都借用了资本的力量来做大,同时这些企业也能处理好资本关系,那么这类餐饮人就非常愿意引进资本。

先验餐饮人的认知障在于“他们往往不会太在意经验和已发的负面事件”,但如果资本和餐饮之间的关系处于接洽的早期,那么他们也往往会付出相应的“学费”。

PS:本处需要特别声明的是,其一,先验和经验是哲学术语,也是现实存在的分类方法,本处并没有将两者对比的意思,更没有谁高谁低的评价。其二,整个餐饮业的区分方式也并非用经验和先验就能全然分类的,事实上,经验和先验的成分是混杂的,比如大多数人可能是偏经验而非纯粹经验(一个乐观的人不是纯乐观,他的性格也会有悲观,同时还会有坚韧、脆弱等,只不过是比例不同而已)。

当然,我们的态度确实是偏先验的,以上市企业为例,资本就是其中一个硬性指标,今天餐饮业的上市企业不少了,且未来餐饮业的上市企业会越来越多。在那个阶段,引进资本就是一种基础建设了。

即使餐企还没到上市的阶段,它早期也是需要资本进来的,资本就是钱,更是一种选择。假设有人要从北京到上海,他当然可以选择自己走路去,不动一分资本,但也可以选择花钱乘车去。

再从根本来看,开餐厅本身就是对于资本的运营,没有资本,餐厅怎么能开得起来(自己的资本也是资本)?有些老板认为,那我就动用自己的资本、绝不用第三方不熟悉的资本。

这个看法也是不合理的,第三方资本其实是社会高度分工的必然产物,贷款买房、贷款做生意、借款经营等,这本身就是借用第三方资本的案例。企业当然可以自给自足,比如要喝水可以自己开水厂、要吃饭可以自己开餐厅、要穿衣服可以自己开服装厂……实际上,没有人可以完全这样“自给自足”。

但我们也无需给资本打上必备的标签,更无需过于看重资本。资本就像楼下的便利店,有是最好的,而即使没有,这也不是致命问题。简单说,无论当下还是未来,资本其实就是企业的一个职能部门。

每一个资本周期的结束,都必将影响且推动下一周期的到来

在前资本周期,餐饮品牌和资本方并未找到合适的相处方式。

1)、前资本周期几乎以败局收尾

2008年,鼎晖投资以2亿元换取了俏江南10%的股权,网传俏江南接受这笔融资时还与资本方签署了对赌协议,但之后IPO失败的俏江南与资本方的关系彻底崩了。上市失败后,俏江南原创始人张兰与资本方陷入了长达数年的法律纠纷关系。

在前资本周期,餐饮企业和资本方不太和谐的案例除了俏江南还有湘鄂情,而它们均是创始人被出局的铁证。这两宗案例孰是孰非我们就不评价了,而或许也正是这类案例太过于典型,也太过于知名,这才使得餐饮企业与资本方双双陷入了颇为主观的互相评判。

然而,俏江南和湘鄂情都属于老餐饮品牌了,随着新餐饮人的到来,这一融资偏见也自然会被打破。

2)、在第一资本周期,资本与餐饮终于有了成功的果实

前浪的褪去也意味着后浪的进场,此时,跨界而来的新餐饮人带着餐饮梦进入了餐饮业,这类新群体更多是80后和90后,与传统餐饮人不同的是,此时入局的新餐饮人要么有着互联网企业高管的背景,要么有着高等知名大学的学位,更关键的是,他们对资本的态度更为开明,会写PPT、会路演,也会给资本方讲一些恢弘灿烂的餐饮发展设想。

2013年1月1日,继黄太吉打响融资第一枪之后,雕爷牛腩、西少爷、伏牛堂、叫个鸭子、大弗兰、乐乐茶、奈雪的茶、人人湘、咖啡之翼、汤先生、小恒水饺、好色派、米有沙拉、金百万、仔皇煲、遇见小面、和府捞面、松哥油闷大虾、乐凯撒、喜茶等企业纷纷在2013年-2018年宣布了自己的融资消息。

这段堪称新餐饮品牌冒头的群星闪耀史有两个特点:

①注资的全面性

从百万级到千万级,甚至亿级都有发生,可见大小资本均认可了新餐饮品牌的成长性与可投资性。

②资本对餐饮品牌选择的开放性

无论是汤还是奶茶,又无论是煎饼果子还是比萨饼,只要餐饮人眼里有星辰大海,那么资本方就愿意与之发生一定的金钱肯定关系,可见资本对餐饮业的重做与消费升级(当时流行“消费升级”这个说法)具有一定的价值认可。

我们可以将2013年到2018年这个期间称之为第一资本周期,任何的大周期其中必然有成功案例,也必然会有一定的失败案例,而与前资本周期不同的是,第一资本周期已有颇为成功的资本餐饮合作案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资本与餐饮不再只有负面结局。

以奈雪的茶为例,在2016年,奈雪获得天图投资亿级人民币的A轮融资,之后天图加投、其它资本进场。资本力量之大也推动了奈雪在2021年以超百亿级港元的市值登陆港交所。

而我们在关注成功案例的同时,还得看到行业的实情,撇开奈雪这类已上岸的“成功案例”不谈,在2018年之后,餐饮业也确实到了资本寒冬的境地,无它,就是因为早前被资本看好的企业大多陷入了倒闭、资不抵债、增长停滞的发展窘境。

到了2019年,餐饮业融资的消息不再如之前那般火热,虽然2018-2020年依然有零星的融资案例,但比起2014年的加投,餐饮业确实到了资本寒冬的境地。到此,第一资本周期终结。

3)、疫情成了第一资本周期完结的标记,但同时也推动了第二资本周期的到来

在第一资本周期,资本投的基本是新品牌,在平和时代,那些“老品牌”认为自己有钱、能赚钱,因此压根不考虑资本,但疫情打破了这类餐饮人最后的倔强。

在2020年,一些从来不考虑融资的企业也纷纷引入了资本,甚至主动见起了资本,由于疫情改变了企业方的固有思维,餐饮企业和资本方终于同桌共谋。

第二资本周期严格来说是从2021年开始的,在1-7月,单是面条品类就有11笔融资,且其中有4笔金额过亿。

但资本并不只是爱吃面而已,以下为今年1-8月获得融资的品牌(含餐饮相关):

①茶饮、咖啡、酒饮

喜茶、胶囊茶语(茶饮)、COFE+机器人现磨咖啡、M Stand(咖啡)、代数学家咖啡、Blueglass Yogurt(酸奶)、怂人胆(精酿啤酒)、茶小空(茶饮)、爱视小爱浆(乳饮)、椿风(茶饮)、SECRE时萃咖啡、Manner(咖啡)、小鹤咖啡、永璞咖啡、好望水(气泡水)、TNO(茶饮)、隅田川咖啡、tea'stone、元气森林、简爱酸奶、AB艺术精酿、每日盒子(植物奶)、观云白酒、未来茶浪WILLCHA(茶饮)、奈雪的茶。

②预制菜肴、供应链、数字化等餐饮类服务商及平台

朝天门码头(火锅底料/速食)、小牛凯西、饭乎、妙鲜(植物肉)、COOOOK轻烹烹(预烹饪)、寻味狮(预制菜肴)、酒小二(酒水外卖平台)、奥琦玮(餐饮数字化服务商)、哗啦啦、美鑫食品(复合调味品)、鲜沐农场(餐饮供应链B2B电商平台)、闪送、黄小猪(方便鲜食)、珍味小梅园(预制菜)、王家渡食品、鲜生活(生鲜冷链平台)。

③中餐小吃

永定门电烤串、鲍师傅、简鹿糖水、文和友、虎头局(中式点心)、墨茉点心局、小蛮椒(麻辣烫)、夸父炸串、钟薛高、菊花开卤味、京派鲜卤、兜约。

④其它

康品汇(社区生鲜)、牛痴(牛肉产品品牌)。

深度剖析资本“吃面”潮,资本为何偏爱投资面,而较少投资饭?

第二资本周期与第一资本周期有以下差异:

①态度更融洽

第二资本周期的资本力度及资本频次已大于第一资本周期(有些品牌在今年1-8月就获得了两次融资)。

②原生餐饮资本到来

第二资本周期已发展出了系列原生餐饮资本(喜茶、九毛九等在接受投资的同时,也在给其它餐饮品牌投资)。

③投资逻辑的升级

第二资本周期的投资不仅有新锐餐饮品牌,更有老字号(永定门电烤串),其投资特点既分散又统一,分散指的是投资面较全;统一指的是更专注于标准化的赛道,如咖啡、茶饮、粉面品牌获投资的概率更大。

总体而言,第二资本周期的完整度已全然超过第一资本周期。

4)、资本进场让餐饮品牌多了一种新的价值评价

资本和餐饮如此密切有两点原因:其一是餐饮价值的确立,其二是餐饮资本合作案例的确立。

餐饮价值的确立指的是社会分工价值的确立,比起改革开放前,当代最显著的特征是分工价值的确立,而餐饮正成为社会分工化之下的国民职能部门、属于“衣食住行”四大刚需的第二位,由此看,N万亿不会是餐饮价值的终局。

关于成功案例上文已论述过,本处就不再重复。而基于这类成功案例,我们还可以看到,资本之于餐饮还承担着评价的作用。

一家餐饮门店要得到市场认可,过去唯一的评价渠道就是顾客,顾客给好评,一家门店才有可持续发展的潜能。直到资本进场,餐饮企业终于有了新的认可方式,比如一些新拉面馆被融资加注后,它们的估值一下子就到了十亿级(没有资本推动,得卖多少碗拉面才有十亿?)。

到了第二资本周期,资本要求餐企“对赌”的需求也不再多见,餐饮企业对资本的态度也较为明朗,反正无非都是通过让资金流动来转换更高价值而已,从这点来看,融资的本质、创业的本质、资本的本质可能并无二异。

第二资本周期并非终局,双方应摆正态度,以实现市场分工价值为发展目的

对于第二资本周期的资本热,行业也出现了一些乱象,比如有餐饮品牌看到不如自己的品牌也拿到了融资,这类餐饮老板即使不需要融资,他们也生发出“凭什么资本不看中我”的异常想法;有些拿了融资的企业对比了同行后发现,“XX品牌不如我,我的融资应该比他多”,由此也生发了“我要向资本证明自己”的不甘意图。

但第二资本周期真的是一出单行演出,真的晚了就赶不上,错过就没有了吗?

可能并非如此。

1)、资本并非万能,也非唯一指标

餐饮企业的眼睛应该看着市场、看着顾客,而非盯着资本争宠。

餐饮品牌在发展早期如果能得到资本认可,它之后的发展确实会如虎添翼,但引入资本不仅是运气更是能力,企业还需要有“融资管理能力”和“融资管理部门”才能实现更高维的资本合作价值。

如果没有资本能力,拿了钱反而更容易加速衰亡,成为一个“早衰富二代”。

2)、拿了钱并非经营的胜利,学会实现多方共赢才是根本

上市不是品牌发展的终局,同理,拿到了融资也并非品牌发展的终局。品牌存在的每一天都应该持续实现新的市场价值、持续得到顾客的认可,这样的餐企才能长久。

无论一家餐饮企业有没有得到资本的认可,这或许并不那么重要。因为顾客的认可、市场消费的认可也是一种资本,更是一种健康资本,从发展的角度而言,顾客资本、消费资本进场转化成的利润资本,它才是更为重要的核心资本。

在筷玩思维看来,第二资本周期仅仅是资本与餐饮业合作的又一个开端,任何大周期都会有开端和末端,在不久的将来,第二资本周期也或将迎来第二资本周期寒冬,但并不需要绝望,寒冬之后就是暖春,它也必将推动第三资本周期、第四资本周期、第N资本周期的到来。

只有树立了周期概念,餐饮企业才能更加客观地处理资本需求及资本进场价值,从而让资本更好地赋能品牌,再从而让品牌更好地服务于消费市场,以实现更高的分工价值。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筷玩思维

598

文章

1608234

阅读量

筷玩思维致力于成为餐饮上中下游产业链从业者启迪思维的入口级媒体,运营仅3个月便获得多家产业资本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整体估值近亿。交流请加微信:15650737218。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