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他用四招救活要死的奶茶店,美女老板却用“高利贷”赶走了他

商业街探案 · 2022-03-02 10:15:30 来源:红餐网

探案 | 做生意的女人的温柔和承诺不能信!

“弟弟,这是股份转让协议书,这是借高利贷的文件,我都放在这儿了,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老板,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真不该瞒着我,你骗我!”

王多余的眼睛微红,瞪着眼睛,痛苦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想放弃自己这个一手盘起来的奶茶店,可眼前的高利贷文件,就是像是一把切断梦想的钢刀,让王多余不得不放弃。

思考良久,他还是选择礼貌地放弃。

“对不起,谢姐,卿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不要了,请原谅我不能与你共度难关,等这个月底结束,我就辞职吧!”

说出这句话的王多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他心灰意冷到极点。

当初这家奶茶店的老板谢那找到他,以40%的股份,邀请他帮她盘活一家快要倒闭的奶茶店。虽然有风险,但王多余看着当时那个女人一脸诚恳的样子,想着事成之后的20万,也就答应了。那个时候的王多余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一切都成功了的时候,自己将要得到那个将近20万股份的时候。谢那却又突然拿出了一个高利贷文件,告诉他如果现在继承股份,也同时有了20万的高利贷负债。

没办法的王多余只能放弃眼看就要到手的股份,做了那头卸磨后被宰了的驴。

1 在成为驴之前,王多余一直以为自己遇到的是“馅饼”

当时的王多余正担任着一所六百多平,估值百万的茶饮店店长,年薪十二万,管理着八位员工,门店生意非常红火,小日子可谓是过的惬意十足。

直到有一天,一个言谈举止优雅,温柔大方的女人到王多余的店里点了一杯咖啡,并开始有意无意的和王多余闲聊,从闲聊中王多余了解到,这个女人叫谢那,是另外一家奶茶店的老板,偶然路过,想试试王多余的手艺,没想到她整个都被王多余的手艺惊艳住了。

很少有男人能够抗得住一个美女的夸赞,更何况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一种阔静不争的气质,王多余不由得心生好感。

几番沟通下来,两人不仅交换了微信,还经常在一起闲聊关于如何做好一家奶茶店的想法,王多余向谢那吐露了自己很多的惊艳之谈,每一次都能让谢那疯狂的向他表示敬仰之情,一直不断的夸赞着王多余,王多余听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原本,王多余也这是以为认识了一个知心姐姐,但没想到在两人互相熟识了两个多月后,谢那便向王多余发出了邀请,希望以卿愿茶饮屋(谢那自己的奶茶店)四成的原始股为条件,请求王多余担任卿愿的店长一职。

“王先生,您能力这么好,我想邀请您来我店里工作,用卿愿茶饮屋百分之四十原始股做为酬劳,您考虑一下么?”

看着三十多岁,举止优雅的谢那温柔询问。王多余心脏却是猛地一跳,在之前的闲聊中,他了解到卿愿是谢那投入五十多万开的一家港式奶茶店。四成原始股,相当于谢那是白送二十万给他。

但这个女人图什么呢?虽然心动那20万,但王多余还是没有立马答应,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自己能碰见这种天下掉馅饼的好事,但馅饼就在眼前,王多余也做不到拒绝。

于是就折中的回了一句:“谢姐,下礼拜一我去你店里看看再回复你,你看行不?”

没有明确的拒绝,也没实际的答应。王多余想,自己总要先去了解一下情况,考察也给自己和谢那留了台阶,不至于弄得以后见面尴尬,万一谢那是认真的,这无疑是自己一举翻身当老板的机会,没明白状况而轻易拒绝就太得不偿失了。

谢那一听便满口答应,“行啊,王先生,我等你过来了!”

但此时的王多余依旧没明白,谢那下这么大血本挖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但他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于是就怀着这样的疑问,王多余想要通过考察谢那的店寻找答案。

在之前与谢那的沟通中王多余得知:卿愿是谢那的心血,光是装修加设备一共就投入了四十多万,门店实用面积两百多平,租金一年二十万,押一付三,员工四人,原材料备货等等,算下来投入五十万是只多不少。

虽然投资不小,但店从开业以来生意一直都很差,营业近四个月,每个月都要亏损七八千。王多余之前虽然也好奇什么样的店生意会这么差,但毕竟是别人的店,也不好多问。趁着这次谢那相邀,王多余想好好盘一下原因。

而这原因,不盘不知道,一盘吓一跳,这个叫“卿愿茶饮屋”的奶茶店,问题不是一般多。

王多余分析卿愿茶饮屋的位置,正处在商业中心附近的休闲美食街,围绕着美食街有不少高低不一的中高端小区,少说也有三万人左右,这样的市场明显是做口碑,做回头客的市场。

同一条街的另外四家奶茶店,生意非常红火,基本是满座,也正好证实了王多余的猜想。

这就更说明市场应该是做回头客为主,因为散客的消费动机是杂乱没有规律的,单去这四家店消费而不来卿愿这个新开不久的店,这可不是随机消费该有的情况。

为了找到为什么同行生意红火的原因,王多余为此还特地去各个店里体验了一下,对比之下,发现卿愿没有丝毫港风特点,而四家同行经营风格各有千秋。

第一家的凉拌类小吃口味一绝,连带着柠檬茶,果茶类销量很高,饮品最低定价八元到最高价十八元一杯。

第二家的面包和甜点,香飘十里,环境很优雅,顾客不少,咖啡饮品最低定价二十元到最高定价五十八元一杯。

第三家则是主打便宜和快节奏,环境比较简洁,口味一般,没有复杂的小吃,但是快,平均三到五分钟左右出餐,主要做线上外卖的市场,平均定价八元到十五元一杯。

第四家则是年轻人喜欢的娱乐休闲,环境有些吵闹,常常举行各种年轻人喜欢的活动,比如五五开黑,某某手游,前多少名有什么奖励之类的。普遍定价十元到十五元一杯。

而卿愿则是以港式经典丝袜奶茶、港式特色甜点、特色小吃为主,味道环境都很一般,定价也一般十元到二十二元这样,并没有让王多余感受到港式与别的奶茶店有什么不同。

倒是菜单上诸如车仔面、咖喱鱼蛋、布丁碗、鸡蛋仔、钵仔糕之类的香港著名小吃,港味更浓一些。

导致卿愿的港式风格特点不明显的原因,王多余认为有以下几个重点。

一是,港风十足的原茶汤制作,卿愿不公开,却选择保密制作。

港式丝袜奶茶做为招牌产品,制作上是把精选红茶碎倒入如丝袜一般的过滤袋中,一块放进茶壶加水煮,水开之后取出丝袜袋,找来另一个茶壶接住,再把之前茶壶中的茶汤从上往下冲淋,这也叫拉茶。

但是卿愿的原茶汤制作是不公开的,说是谢那担心被同行偷学,必须在后厨制作。

二是,卿愿的港式装修风格消费者难以理解。

内部装修是淡黄色灯光,绿色的沙发卡座,花色的碎小瓷砖布满了墙面,阁楼包间设有棋牌,谢那说这是专门请人设计的港式装修。

但王多余只觉得像是进了酒吧,不同的就是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属实没有感受到港式装修的内核。

三是,市场上异常火热的新品水果茶,卿愿没有,不仅没有而且卿愿的新品上新基本为零。

四是,如此不好的经营状况下,谢那为了快速回血,主要精力却是在大力推行充值一百办会员打八折的活动。

看着经营状况如此差的奶茶店,王多余似乎也明白了谢那为什么要不惜放弃四成股份,也要找人来管店了。这纯属无奈之举,谢那自己经营了五个月,一点成效都没有,再继续下去,要么是慢慢放血倒闭,要么干脆关店放弃五十多万的投入。

摸清了谢那奶茶店的底,王多余也有了自己的盘算,以卿愿的规模,就算救活了,一年的盈利最多也就四十来万,四成股也才比现在的年薪多几万而已。

为了理想中的分红十六万,放弃现在稳稳到手的十二万真的值得吗?

而且这分红十六万还全是靠自己辛苦盘店才能挣来。更何况卿愿这个奶茶店还有50%以上的可能救不下来,如果没有救活而自己又辞了工作,签了股份合同,那亏损结业,等待自己的就是四成股东责任。

思来想去,王多余怎么合计都是不划算的,最终还是决定不接这个邀请,着实犯不着趟这浑水。这个时候的王多余并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避免了,成为驴的命运,但最终他还是屈服在了谢那的诚恳的邀约下。

2 老老实实听话,兢兢业业拉磨

“谢姐,我大概看了一下,我觉得都挺好的,没找到很特别的原因,确实不好意思,我无…”王多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那打断了。

“王先生,我这个店到目前为止已经投入了五十七万了,门店租金一年二十万,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月,除了开业那个月不亏不赚,其他四个月当真是月月亏损七八千,这个月也快交租了,实不相瞒,为了这个店我欠了很多钱,如果先生真能救活卿愿,救我一命,我可以先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王先生,我很期望您能伸手相助,谢谢您了!”

说这话的谢那,那双无助的双眼溢满了雾气,但还是坚持着最后的体面,表现的诚意十足的模样。

看着这样柔弱又坚强的谢那,王多余忽然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差点露宿街头的经历,也是那样的无助。心里仿佛被什么扎了一般,顿时有些心疼了起来。

“谢姐,你这么诚心待我,我心里明白的,但我真的没有把握,万一...”

“王先生,我相信您的能力,几个月的相识,我也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只希望先生尽力而为就好,别无他求了,还请先生答应才好,我这就去打印合同。”

“谢姐,不用了,不用了,我,唉!我只能说试试看,这事我也没有很高的把握能做好,合同咱们等这事成了再签吧!”

“不!不,现在就签,王先生。”

“不!不,以后签也是一样的,我相信谢姐的为人。”

这个时候头脑发热的王多余终是动了恻隐之心应了谢那的求助,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次拒签股份合同也彻底错过了得到股份的机会,为他以后成为拉磨的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多余答应了谢那后,没几天就辞了工作,正式到了卿愿。王多余到任后,便立即开始针对考察卿愿时发现的问题,做出了调整。

首先是把原茶制作放到吧台上来,顾客可以一目了然,港式丝袜奶茶为什么叫丝袜奶茶,凸显透明,安全,现做等特点。

在把港星,港片经典场景,饰品,经典动作,对话场景等等和谐的融入到装修当中,音乐也调整为港片中的纯音乐或者抒情音乐,员工工作服也统一为衬衣领结西裤,实打实模仿港片中的服务生形象。

这一步是为了接地气,在内陆还有什么能比港片更能让人一眼即明什么是港风的呢?

再然后定制进店留存计划,把原本充多少才能成为会员的门槛砍掉,换成免费办理会员,即办即可累积积分,充值方面全凭自愿,如果充一千元,卿愿则赠送一百元。只要成为会员,港式甜点小吃每天都有一个特定品类可以免费翻倍加量。凸显会员特权,加深会员的门店印象。

然后选用市场最受欢迎的水果茶,卿愿也必须要上这个新品,否则后面的活动都没有合适的品类来做。水果茶配方并不复杂,王多余脑海里就有,只需要调试几款适合卿愿的就好。

但这几个步骤下来只是解决了一个风格特点的问题,离成为特色还需要解决:吸引客人并且获得好评的问题。

吸引客人,也就是引流,以卿愿的亏损状态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投广告,所以王多余便把广告放在了消费者裂变和自家的杯子上。

王多余亲自找厂家定制了一批高质量的纸杯,纸袋,外观上比塑料杯要大气简约的多,更有档次感,也方便跟其他四家同行的杯子区分开来,在成本上塑料杯普遍都是七毛一个,而纸杯的成本达到了一元,纸袋也是五毛一个,都印着卿愿茶饮屋的LOGO和大名。

后来做活动,用量增加,压了压厂家价钱,各下降了一毛。从发现缺乏特点的问题,到执行,定制杯子,调整完这些细节,王多余耗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依然亏损八千左右,但卿愿的形象经过王多余的调整,发生了巨大变化。

原本普通平庸的进店印象,替换成了现在进店扑面而来的港式印象。各种港星相册、相框、饰品、经典电影场景相册。港片中耳熟的抒情小提琴曲、钢琴曲、港式打扮的员工、特色的拉茶场面、空气中也弥漫着咖喱鱼丸的香气,可谓是港式氛围直接拉满。

而店里的每一处更改,海报的选图,贴什么位置,贴多大等等,全都是王多余亲手设计和操作的。接下来王多余要做的就是一个漫长的裂变和积累的过程了。他开始紧张,祈祷,因为裂变充满了不确定性,不可控性。

裂变和积累,会从进店顾客和外卖顾客两种顾客开始,卿愿的新生也会从此开始。

王多余在吧台处写明了,在本店内拍美照,全场八折,会员折上折。同时也跟几位员工强调了,遇见客人一定要主动推荐拍照,帮忙拍照,帮顾客加上门店的微信。

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把美好的事物分享出去,接受别人的赞美,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满足需要,所以拍出好看的照片,一百人里至少有八十人会分享出去以期望满足需要。

而王多余所谓的积累裂变,就是促使顾客分享美好的过程。

他还认为周围是商业中心,又有高档住宅,消费者的圈子必然有更多的消费者,分享生活方式的裂变效应只要开始就会越来越容易。

不负期望,一个月过去,卿愿的生意出现了明显好转,亏损降低到了一千左右,而此时的裂变效应才刚刚开始。

如此情形,谢那也高兴的不行。王多余则趁热打铁,推出了卿愿倾心的活动,新品水果茶十八元一杯,买一杯水果茶,即可参与倾心活动,也就是把卿愿的杯子凸现在照片中,拍组美照,完成后,加一元即可赠送一杯水果茶,或者水果茶六折,会员折上折。

活动推出后,裂变速度极速加快,会员办理也异常忙碌,因为没有门槛,既办即用,即刻累积积分,即可折上折,基本上引来的客人都会选择办理一个,毕竟会员特权每天都能享受单品小吃翻倍加量的特权,这无疑是划算的。

活动开始的第一天,营业额便从以往普遍五百六百的情况直接翻了一倍到一千三百多。

第二天则高达了三千以上,此后的营业额还在一路高升,顾客的复购率非常高。

这样的红火场景刚过去一个礼拜,卿愿也终于实现了第一次纯盈利一万多的业绩。正在为自己的成果兴奋不已的王多余此时并没有想到,自己无比信任的合伙人在为如何卸磨杀驴而愁秃了头,毕竟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个时候不杀驴,还留着吃自己的粮食吗?

3 高手教你如何“卸磨杀驴”

卿愿是谢那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项目,投资了不下五十万,但收入可就差的多了,开业五个月,除了第一个月有几千元盈利,剩下的四个月,平均是月月亏损七八千。

为了扭亏为盈,谢那也是绞尽了脑汁,诸如满三十八送一份鱼丸,充会员打九折,发传单宣传,放展架宣传等等手段,但都没有成效。因此她也想到了继续下去卿愿的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是慢慢放血倒闭,要么干脆关店放弃五十多万的投入。

而这两种结局,谢那当然是都不想要,所以破釜沉舟想出了请外援的这一条路。

王多余就是谢那费尽心机请来的强援,为了找准谁是强援,谢那也费了不少功夫。

谢那先是在同城点评上,记下好评颇高的门店地址,然后开始逐一筛选。店小的直接排除,没有店长的排除,连锁门店店长也排除。谢那认为连锁门店的店长大部分培训的都是管理与门店运营为主,甚至还有速成店长,而卿愿还涉及了市场问题,筛选连锁门店店长的工作量太大。所以排除到最后只剩下七八家好评,规模,经营都不错的私人茶饮店。

第二步筛选,是认识之后的试探。谢那和王多余的认识,便是这样开始了,她到店里点了一杯招牌饮品,然后主动搭话,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试探持续了近两个月,最终谢那选定了她认为管理,人品,经营观念等各方面都不错的王多余。当然,谢那的这些计划,实施过程是不会让王多余知情的,她只需要王多余认她这个朋友,接下来就什么都好办了。

事实证明谢那的计划非常完美,王多余最后不仅答应辞掉工作,去她店里拯救她快要倒闭的奶茶店,而且还拒绝了在一开始就签股份转让合同,这让谢那感觉非常的惊喜。

并且惊喜还不只这一件,王多余的能力果然非常优异,自己努力了5个月都未见气色的奶茶店,在王多余手里现在都能盈利万元了。

这个时候谢那开始算账了,根据目前的情形,卿愿这个月最少可以达到十万以上的营业额。

除去各方面成本,这一个月至少可以纯收入四万,而这还只是开始。

往后经营下去只会越来越容易,月盈利做到每个月五万肯定没问题,毕竟此次活动总成本高达了6.4万,利润只有百分之四十不到。(成本主要有房租1.8万,员工工资2.35万,活动物料成本2.3万。)

但若是正常经营,利润可是能达到百分之七十的。相当于后期营业额做到八万,利润就能有五万,一年就是六十万的收入。六十万,自己只需一年就可以买宝马,第二年就可以买房了。

这个账一算就明,谢那开始难受卿愿太赚钱,因为这么赚钱的一家店竟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还要白送四成给王多余。

这一送可就等同送了一台宝马车,并且这还没完,王多余每年还要从六十万里白白拿走二十四万,就连自己前后投资五十多万的卿愿,也白送了王多余一半。

谢那不甘心呀,自己的店现在被外人抢走了一半,心里一直有种声音在呐喊着“凭什么?”、“凭什么王多余只来了四个月不到就要分走自己心血的一半,凭什么?”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馅饼,想白拿卿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那怎么可能,这对自己不公平,很不公平,想要股份,那至少也要等价交换,拿钱来买。”

“一点没错,等价交换才是公平的,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谢那越想越坚定,她内心的声音让她最终决定拒绝践行约定,当即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哥哥,帮我准备一份你们公司的文件给我呗,你别管嘛,人家有用,我一会儿来找你。”

第二天晚上谢那手拿着文件到店里找到了王多余。

此时店里正忙完收工,这一切忙碌仿佛都是在庆祝卿愿活下来了一般,而王多余更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放心签署股份合同了。

见着谢那的到来,王多余随手擦去额头的一层细汗,毫不掩饰脸上的兴奋。

谢那自然也看的真切,笑着拉着王多余去了阁楼一个空包间。

“哈哈,弟弟,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你,你是最棒的,厉害,厉害,要不是姐姐我结婚了,我指定追你。”

“谢姐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自家生意嘛,哈哈。”

“对对,呵呵,弟弟,以你的本事,真是太屈才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了,要是我有钱,我一定给你投资开一个比卿愿好十倍的门店。”

谢那不动声色的开始试探。

“谢姐,说笑了,其实这次活动也是侥幸占了一大半,毕竟客户裂变,等于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市场,生死全看天意,我所做的也只是尽力而为,好在市场还是眷顾卿愿的,呵呵!幸不辱命。”

王多余并没有听出其中的含义,连连谦逊的解释着。

“嗯嗯,好弟弟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恩人,卿愿的恩人,要不明年我给你投资一个新店,由你控股,你觉得怎么样?”

谢那满是真诚的看着王多余,语气温和至极。

“谢姐,我当然高兴,控股就算了,我很知足的,卿愿的百分之四十我就很满足了,在控股新店,可真就不识抬举了,对了,谢姐,股份的事还算数么?”

见王多余话挑明了,谢那顿时变得惆怅了起来,语气也开始变得婉转,惹人怜惜。

“弟弟,你对姐姐好,我知道的,我就怕对不起你的这份情谊,唉!你知道的,开卿愿我欠了很多钱,其中就有借了二十万的高利贷,呜~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我只能抵押了卿愿,对不起,呜呜,现在利滚利,利滚利,他们要我还五十多万了。”

高利贷的事,谢那可从来没跟王多余讲过,贷款日期还是三个月前。

王多余只感觉自己被耍了,更可气的是,如果这时接受了卿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那等于是莫名其妙成了高利贷吸血的对象,分红就不要想了,保不齐还要一直贴钱。

“弟弟,我知道现在告诉你这些很对不起你,但我真的不敢跟你说,我怕你走了,呜呜!”

谢那见王多余沉默,双拳紧握,也害怕王多余怒极伤人,当即趁热打铁。

“弟弟,这是股份转让协议书,这是借高利贷的文件,我都放在这儿了,对不起。”

王多余呆愣的拿着文件翻了翻,他知道谢那的意思,签与不签全凭自己决断。

谢那的这一手,顿时让王多余有苦诉不出,留下的只剩憋屈,无奈。

如果确定要股份,那么债务也务必是要承担了,如果不想承担债务,又想要股份,那只能等清完债。高利贷哪里那么容易还完呢?

无论哪一种情况,都不是王多余想看到的。这一场交锋下来,王多余可谓是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

王多余当然不知道,高利贷其实是子虚乌有,只是谢那不想白给股份而搞出来的借口罢了。

不管王多余签还是不签,都逃不了谢那的算计。

“谢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但...”

“对不起,弟弟,呜呜,股份转让协议在这儿了,不论怎么选,你都是我的恩人,这是永远不变的,如果姐姐能熬过这一关,我一定给你投资一个新店,你来控股。”

看着谢那满是后悔的模样,王多余颇感无力,憋屈,心如死灰,看着眼前的可怜女人,心中五味杂陈不停翻涌,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不好意思,谢姐,卿愿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不要了,请原谅我没能与你一起面对难关,这个月底,我就辞职了。”

谢那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果然人都是自私的,一听要欠债,立马就抛弃了,真是好仗义的弟弟。

随即强颜欢笑道:“没,没关系,弟弟,这里有一万块钱,你也知道,姐姐多的也拿不出来,但我不能让你白忙活,弟弟,等姐姐这个坎过去了,我一定给你投资!”

至此,王多余的这场老板梦也彻底醒了,南柯一梦,恐怕就是如此云云了。

尾声:

一年后,等王多余再路过那个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卿愿奶茶店的时候,发现已经变成了一家蛋糕店……

再后来,王多余听说,这家店在他走后没活过一年,而谢那又去做了果切店……

只是不知道,这次,谁会是那个冤大头。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商业街探案

26

文章

101735

阅读量

新零售旗帜媒体。专注于餐饮及新零售领域,重点关注盒马、瑞幸、京东供应链等企业、跟踪报道连锁餐饮企业。联系方式:赵亦枢 15764361061 zhaoyishu@tanan360.com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