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日入过万、年入200万,这样的米粉店竟然也能被做死?

商业街探案 · 2021-03-04 15:48:28 来源:红餐网 2451

赚钱时:当然要直营!关门后:不如放加盟!

“什么?房租一个月4万?算了,我不做了!你租给其他人吧!”

2020年5月,高涨的房租成为了压死赵力米粉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处理完米粉店的桌椅、设备、遣散完所以的员工以后,赵力站在破败混乱的米粉店门口,思考自己是怎么把一家曾经年入百万的米粉店经营到新开一家倒一家,如今总店都关门大吉的地步。

日入过万、年入200万,这样的米粉店竟然也能被做死?

这个时候的他无比希望可以重回2015年,“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力排众议,不做直营扩张,而是选择直接开放加盟!”赵力说。

一个扩张问题变成了一个生死难题

2013年的时候,赵力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贵州去吃了一碗米粉,觉得味道很好,可以放到上海来做,回去就开始计划这个事情。赵力原本就在一家餐饮供应链公司工作,赵力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公司,获得了公司的支持,最终决定以公司的名义去开展投资这家店。

2013年年底,公司派赵力去贵州那家店打工,偷学如何熬制汤底、如何把米粉煮到刚刚合适的程度,以及这家米粉店一些管理方案,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5个月时间。


2014年5月,赵力回到上海开了一个60平方米的米粉店。

根据赵力的说法,因为选址得当加上运营方面公司特别投入,米粉店在开张三个月后,高峰期的日收入已经可以稳定在1万元左右的营业额,最多的时候一年下来能有200万元的营业额,店内甚至雇佣了13名员工。

“虽然看起来60平米的小店用13个人或许会显的有点多,但是就当时店里的营业而言,这些人完全养的起,而且这1万的营业也有服务员的功劳,所以也就继续坚持下去了。”赵力说。

到了2015年的时候,米粉店的火爆迎来了很多投资人的关注,有人甚至主动询问是否可以加盟这样的米粉店,得到这样的关注,赵力也把这些问题反馈给了公司,这个时候放加盟赚钱无疑是个非常好的时机。

公司回应赵力,公司的决策层认为现在放加盟并不成熟。公司认为如果要放加盟,最好一定是一站式服务,从品牌、产品到供应链所有东西全部给加盟商弄好,否则,如果加盟商店没有开起来,会损失公司的形象。

当时的赵力觉得公司的考虑也很有道理,想要真的完成一站式服务非常的艰难,与其去折腾一个没谱的事情,还不如好好开直营店赚钱,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直营分店,会开一家倒一家,以至于自己会在5年后面对关门的总店。

第一次扩张:选址被骗

如前所述,公司的第一家米粉店选址比较得当,当时开在了上海松江九亭镇里的一个地铁站附近,这个位置相对上海的热门商区而言比较偏,但好处是距离公司近,方便照顾,同时也从地铁方面的朋友了解到,该站每天上下车人次达到15万人次,而且是个餐饮一条街,所以人流很旺。

公司很快选定了一家想要转让的早餐店,房租是11000元一个月,压二付三,还有27万的转让费,赵力成功和房东签订了5年的合约,再加上前期装修和人员投入,大概花费40多万。

在开第二家店时,公司复制了第一家的策略,选择了徐汇区的古美路,听说那边人流量大,附近餐饮集中,而且看上去经营的还很不错。

但没想到,居然遇到了骗子。

当时,赵力看上了一家店,转让费10万元,租金3.5万1个月,付三押一。签好合同以后赵力等人成功在古美路开出第一家分店,到第三个月月底,赵力又给房东交了下三月的租金。但没想到的是房租交后不久,又来了一个陌生人上门让赵力交房租,当时的赵力感觉很奇怪不是才交了房租吗?怎么又要交了呢?

等到后来赵力才发现租房给他的人不是房东,只是一个临时租店的人,这个人伪造了一系列的手续,然后把店转让给自己。后面那个来收房租的人才是真正的房东,房东表示自己没有收到房租,让赵力补缴。如果不补,那他就把店面锁起来不让赵力继续开店,虽然后面报了警,但是被骗子骗取的10万元左右的房租却拿不回来了。

最后通过警方的调节,房东也同意他们继续在这里开店,只是被骗子骗走的房租,需要重新给到房东。

赵力说,新开的店开了一个并不好的头,而后因为人流量不够也一直在亏本,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同样的选址方式,总店就可以生意爆满,而徐汇的分店却如此冷清。

徐汇店月月亏损,靠着总店的业绩勉强支撑到2018年,赵力才无奈地选择了关门。事后据赵力统计,这一年古美路的米粉分店一共损失了40到50万。

第二次扩张:纯外卖模式受挫

但赵力没有放弃,他觉得如果开堂食的前期成本过高的话,纯外卖店或许会是一个好的出路。

2018年年初,赵力通过外卖小哥,打听到徐汇区宜山路附近的外卖数据很好看,有的店甚至一天有3000元多单的外卖,想着如果自己用心经营是不是又可以创造一家精品外卖店。于是赵力就选择了宜山路附近的一家外卖店,以2万元一个月的租金,拿下了一个主营外卖的铺子。

但不幸的是,赵力所期待的精品外卖店并没有出现,新店开出以后依然一直在亏损。一开始,赵力还对自己的产品绝对有信心,觉得是因为没有足够多的回头客才亏本的,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一个月,两个月,乃至半年过去后,新店的外卖生意一直没有起色。

赵力试图找原因,订单量太少?这是肯定的,但为什么订单量少呢?是因为定价太高?味道不好?还是位置不好?

经过一番推算,赵力觉得这家外卖店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自己选错了分店地址,导致成本升高、米粉的味道不好。

赵力解释:这个地址选错不是因为自己的选址方式有问题,而是选址区域有问题。

首先,该纯外卖店的条件不太适合熬汤,公司也不愿意把熬汤的秘方交到打工人手中,所以汤都是从松江运送过去的。

然后,从松江九亭到徐汇宜山路,最短距离13公里,但这是市区内的小路,堵车非常严重。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18公里的大路去走。但即便如此,从装车,运送到卸货也至少需要1个半小时,遇到堵车的时候也更是寸步难行。

同时,因为在上海早餐店米粉外卖的人太少,所以外卖店的米粉销售时间主要是在午餐和晚餐,这样就会因为遇到高峰时,导致配送到店时间太久,影响口感。

比如如果送汤的时间是需要赶上11点开始的午餐,那么运送时间就刚好赶上了早高峰,堵车不但影响汤的味道,还特别烧油,增加了配送成本。

成本持续上升,味道也无法做到最好,这家外卖分店坚持到2019年,最后还是走向了关门的结局。

第三次扩张:事不过三

到2019年外卖店也关门时,那个时候的赵力还没有想到区域和成本是根本问题,只觉得米粉不适合外卖,更适堂食,于是,重整旗鼓以后赵力选择了杨浦五角场的一个美食城,认为这样既降低了房租成本,照顾到了堂食,还可以持续做外卖,人流量也高,这次总不会再失败了吧。

而这次的杨浦分店,连一年都没有坚持到,赵力就选择了关门。至于为什么关门,他也想不到什么理由。

不过根据赵力的回忆,在开第一家店的时候,全部管理人员都非常上心,比如会不断尝试味道口感,比如今天是熬两个半小时的汤,明天熬35分钟汤,后天熬40分钟汤……经常凌晨三点就起来准备材料开早饭,正是这种投入和细心经营换来的成功。

而后来开的直营店,按照赵力的回忆,可能管理人员就没有这样的投入度了。

自信心遭受巨大打击的赵力决定守着自己的老店,好好经营,但没想到一场疫情下来,店面承受了重大的损失,又赶上房租到期,房东要大幅度涨房租,就选择了关门。

今天,赵力时常幻想:“那个时候自己要是放了加盟的话,5年的时间开个100家以上问题不大吧,以20万的加盟费计算,开100家那收入就高达2000万呀。”

注:1、截止发稿之前,主人公告诉探案,米粉店已经由店里其他员工重新开起来了,但生意并不好。2、文中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与文章所述公司无关,仅供参考。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商业街探案

21

文章

82545

阅读量

新零售旗帜媒体。专注于餐饮及新零售领域,重点关注盒马、瑞幸、京东供应链等企业、跟踪报道连锁餐饮企业。联系方式:赵亦枢 15764361061 zhaoyishu@tanan360.com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