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餐饮,上红餐!
投稿

汉正街的陋巷里,藏着“全国第一快餐品牌”

明华锋 · 2024-05-13 17:44:06 来源:新餐考

在武汉汉正街商圈的街巷里,有一个不起眼的门店,叫“楚汉生活小碗菜”。细看,招牌上还写着“武汉第一快餐品牌”,而转个角落,“楚汉生活小碗菜”另一家门店的招牌上,赫然写着“全国第一快餐品牌”。

作为一家武汉本土快餐店,不但业内人士很少知道这个“全国第一快餐品牌”,大多数武汉本地人也没听过,互联网上同样难寻它的蛛丝马迹。

如果走进它的总店,会发现这里就如同一个“苍蝇馆”,一切都仿佛停留在上个世纪,与当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自媒体职业餐饮网的报道中,楚汉生活小碗菜单店已实现日营收10万,远超当前的全国连锁品牌大米先生与老乡鸡们。

新餐考发现,楚汉生活小碗菜曾公开披露:每年接待3960万人次。如果按照人均消费20元计算,年营收近8亿。职业餐饮网称,其目前有10家门店,以此核算,单店日营收将超过20万元,更是让大米先生与老乡鸡们望尘莫及。

不过有餐饮从业者表示,单店日营收10万,如果客单价为20元,一天要接待5000人,“生意再好恐怕也做不到。”

那么,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快餐店”呢?

01

陋巷里的“苍蝇馆”

中午12点一过,从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9号门左转,觅食的人群就像流水一样涌进一条小巷,其中不少穿着时尚、妆容精致的小姐姐——她们很多是附近服装店的员工或店主。

小巷只有2米宽,两侧还堆放着各种电动车、垃圾桶、煤气罐以及档口的桌椅与铁盘。一辆拉货的平板车经过,行人只能紧急避让。巷子上空耷拉着杂乱的电线与红蓝白雨布,看上去老旧而破败。

涌进巷子的人群大多围在一个叫“楚汉生活小碗菜”的门店前。由于巷子档口位置狭小,一个门店不得不分为多个档口,分列在大生巷与药帮二巷十字路口的多个方位,其中一个档口炒菜,一个档口煮饭、两个档口打菜,一个档口打饭……共同构成一个“散装”的餐馆。

扔盘子的哐当声、现场炒菜的摩擦声、煤气生火的呼呼声……就像上世纪农村做酒席的现场,店里的桌椅陈设更是随意,这里两张桌子,那里一堆饭盒,俨然一个“苍蝇馆”。

没有菜名、没有标价、没有小票、没有叫号、没有收银台……一大盘一大盘的菜摆放在巷子两侧,食客拿起一个金属盘子就让打菜员开始打菜,用手指着那些盘子们:“我要这个,要那个”。

餐馆里面,墙上贴满了收款的二维码,更有甚者,店员脖子上挂着一个收款码,走来走去,让食客扫码付款,且收款码是个人二维码,不是企业二维码。

若不是亲临现场,实在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全国第一快餐品牌”——楚汉生活小碗菜的“总店”。

在新餐考发现的楚汉生活小碗菜的7 个门店中,药帮二巷店、九如巷店、安善巷店、长堤街店四个店大体类似:环境简陋,陈列杂乱。

而在金昌同益里店,电动车就直接停在餐厅里面,大门前更是堆放着8个垃圾桶,堆放着满满的垃圾,很大一部分都是用餐的餐盒与各种菜渣。用餐的客人从这里进进出出,而忙碌的店员来来回回,将垃圾桶不断堆高。

02

“隐形”在互联网之外

快餐店虽不起眼,但若问及“楚汉生活小碗菜”,你会发现,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附近的洗车师傅、清洁工、外卖小哥、售货员几乎无人不知。但如果不是附近的“常驻居民”,则很难找到。

根据媒体报道,楚汉生活小碗菜有10家店,不过新餐考通过地图搜索,发现最多只能显示出4家店,分别是利济路店、华贸商城店、长堤街店、金昌同益里店,其他的店面则不见踪影。

在网上,人们找不到它的官方网站与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没有什么微博、抖音、小红书等平台账号,没有任何窗口对外告知门店具体位置与交通路线。

在美团外卖与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也搜不到楚汉生活小碗菜的店面。

楚汉生活小碗菜在互联网上的唯一痕迹,是一个微信公众号——“楚汉生活小碗菜九如巷店”,注册于2019年10月,不过至今没有发布一篇内容。

就像一个顽固不化的老人,它仿佛拒绝进入“互联网时代”。

“不是汉正街的,你真找不到这个店,在布匹市场的一个小小的门面里”,其中一位在金昌同益里店用过餐的食客表示。

店面之所以难找,还在于位置偏僻。楚汉生活小碗菜很多门店藏身的小巷,狭小到地图上无法显示。

其中作为总店的药帮二巷店就是如此,如果没有熟人引路,就只能通过“药帮大巷”或“药帮三巷”来进行寻找。

还有一些门店虽“流传在网上”,实际可能并不存在。其中广货巷店,新餐考进行了2遍实地勘察,甚至深入到巷子里小区的各个入口,都没有找到楚汉生活小碗菜的影子,而问起巷子里送外卖的小哥,也表示“这里好像没有”。而民族路店的地址“民族路83号”,是一家“土黄牛肉汤”。

根据爱企查显示,作为楚汉生活小碗菜创始人,以邹银巨为法人注册的快餐店已经注销了5家。其中成立于2013年的民生路店与成立于2016年的民权路店均注销于2018年12月,成立于2014年的民族路店与成立于2015年的汉正街店均注销于2022年。

武汉本地媒体长江日报2年前的报道显示,楚汉生活小碗菜有10个门店,职业餐饮网上个月的报道称,有10个门店,但新餐考实际走访发现只有7个门店。

楚汉生活小碗菜究竟有多少门店,对于外界成了一个谜。

03

为汉正街而生‍‍

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品牌”形象、也不对外“广而告知”的快餐店,看上去显得老土而落伍,在现实世界却吸引了大量的食客,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

邹银巨的小碗菜之所以能在汉正街商圈里脱颖而出,首先在于其抓住了快餐店一个“快”字。

武汉汉正街曾被称为“天下第一街”,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小商品市场,是鞋帽,服装,小家电,文具,玩具等产品的集散地。鼎盛之时,汉正街有60多个专业市场、30多万种小商品,每天打货的客商超过30万人次。

虽然从2010年开始,汉正街的大批商户开始迁往汉口北,但它依然是武汉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并且完成了从小商品批发市场到服装批发市场的蝶变,每天超10万“打货人”在其间忙碌穿梭,仅仅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就有3000多家服装商户聚集。

这样一个人流密集的商圈堪称“流量宝地”,在整个汉口乃至整个武汉恐怕都是独一无二。对汉正街的商户来说,开门就没有休息时间,而这也许就是楚汉生活小碗菜能在此地生存的原因所在。

邹银巨就曾是汉正街服装批发商户之一。这个仙桃人于2000年来到武汉,在汉正街租了个门面,做起了服装批发,一干就是10年。

每天带着员工去附近餐馆吃饭,可用餐一等就是一个小时,这让争分夺秒的邹银巨很是窝火——“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自己开一家不用排队的快餐店。”

在邹银巨早期注册的店名就可以看出一斑,诸如“快节奏快餐店”“节奏快快餐店”,都是主打一个“快”字。

为了加快打菜的速度,楚汉生活小碗菜药帮二巷店在小巷子两旁设了两个打菜档口,每一个档口都有两三个人负责打菜,而专门负责打饭的也有两三个。

而为了快速完成支付,在总店的每一张桌子旁的墙壁上,被贴满了微信与支付宝的付款码,此外还有一个专人脖子上挂着二维码,来来回回让客人扫码付款。

食客来了之后,拿起盘子直接打菜、直接打饭、直接付款,直接用餐,虽然就餐的人到了时间一下子就围拢上来,但是客人几乎不需要等待。

为了给客人节省时间,楚汉生活小碗菜围绕汉正街开店,紧贴各大商城。其中第一家店——药帮二巷店距离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只有100米左右,长堤街店与武汉国际时尚中心仅仅隔了一条长堤街,九如巷店距离汉派服装总部只隔了一条大夹街,而华贸商城店就在汉正街旁。

其中的金昌同益里店所在的“同益里”,整条街巷都是布匹门店,其左边是世华布行,右边是志斌纺织,这个快餐店仿佛就是这个布匹巷里挖出来的一个洞,显得格外突兀。不过,对于那些商户来说,这里就是他们方便快捷的餐厅。

为了照顾商铺的生意,很多店往往派一个店员过来打饭,打完回到商场的店铺,大家或坐或站,端起盒饭就吃,既不耽误吃饭,也不耽误生意。

04

多、快、好、省‍‍

就近开店与快速就餐只能解决“快”的问题,可作为餐饮的根本,还在于“好吃”。

作为中式快餐,无非就是米饭与菜品。据称,为了让米饭好吃,邹银巨曾尝试了50多种大米,并用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来试验米饭的做法,最后选定了五常大米,采用传统的大木桶进行蒸饭。

邹银巨曾表示:“很多人就是冲着米饭来店里吃饭的。”

吃饭最重要的还是菜,走进楚汉生活小碗菜,就会有一种吃酒席的景象,几十上百个菜排列开来,从蔬菜到荤菜,从凉菜到热菜,菜品十分丰富,覆盖了市面上快餐店的几乎所有品种,从最日常的花菜、土豆片、炒豆角,到清蒸鱼、小龙虾、红烧肉等。

而且同一个菜,也有多种不同的做法,鱼就有酸菜鱼、红烧鱼、炸鱼块、清蒸鱼等至少4种做法。

此外还有一些小众的菜,虽然爱吃的人不多,但是却是少数人的最爱,比如马齿苋、苦瓜、鱼腥草等,在楚汉生活小碗菜里都能找到。

根据店面大小的不同,有的店面菜品有三四十种,有的则有五六十种,邹银巨曾表示:“我们每天推出的菜品有近百道。”粗略统计,其中利济路店菜品就有五十多种。足够丰富的菜品可以覆盖足够多的人群。

反观中式快餐的知名品牌,大米先生或者老乡鸡,则往往只能看到十几,二十个菜。

价格同样如此。利济路店,最便宜的一个蔬菜为7元,一份煎鱼15元,一份油炸虾25元,较贵的红烧肉35元,而最贵的有38元的荤菜,当然分量也更大。

单从菜价上来看,楚汉生活小碗菜并不便宜,大米先生价格最低的土豆丝只要3元,而老乡鸡最低价格的菜低至5元。不过,楚汉生活小碗菜的分量较大,一个菜几乎能吃饱,而大米先生与老乡鸡得两个菜才能吃饱。

媒体报道显示,楚汉生活小碗菜人均消费约为20元,与大米先生和老乡鸡几乎相当,但是其伸缩性却非常之大,由于米饭1元无限供应,且有免费米汤,一些店还提供免费稀饭,包括白米稀饭、绿豆稀饭、红薯稀饭。因此,如果要求简单,8元钱就可以吃饱,且可以拼两个菜。

而对于想吃好的人来说,这里有足够的荤菜,无论是一条鱼,还是一份肉,客人只需要以二三十元就能吃到想要的美味,比如一份25元的油炸虾就足以吃饱。但如果在一些餐馆单独炒菜,肯定不会比这里便宜。

只要走进这个快餐店,就能以最低的成本吃饱,又能以较低的价格吃好,由此也吸引了更广泛的人群,除了商户、员工、搬运工,来这里吃饭的还有附近居民区的老人与小孩。

05

一份快餐赚3元钱

“我们卖一份盒饭利润不超过3元。盒饭这个行业基本靠走量,单品价格不高。”

媒体报道称,2年前,楚汉生活小碗菜的米饭一人1元管够,卖出一桶饭要亏100多元,10 家店一天要卖60桶,大约要亏6000元。

今天,当大米先生的米饭2元一碗时,楚汉生活小碗菜的米饭依然是一个人1元管够,而且还提供免费米汤与稀饭。

为什么要做赔本的买卖,邹银巨曾对外表示:只算大账,不算小账——这也许是楚生活小碗菜生意红火的又一个原因。

媒体报道显示,邹银巨于2010年5月开出了第一家门店,面积只有十多平方米,员工也只有四五个人,“仅仅两个月就实现了收支平衡,此后生意一天胜过一天。”

邹银巨的家人都参与到快餐店的经营,包括他的妻子、女儿和儿子。各个门店的员工也增加了不少,其中药帮二巷的店员人数,目测超过了十人。店面的面积也在不断扩大,其中利济路店上下两层达五六百平,还不包括炒菜区。

生意的红火也带动了员工的收入。其最新的招聘公告显示,勤杂工与收银员底薪在4000与4500左右,厨师的底薪则在7000到10000,这个工资水平在武汉来说并不算低。

当然员工的工作也并不轻松,门店供应早餐、午餐和晚餐,所以店员每天要从早忙到晚,扫地、拖地、洗菜、摘菜、收桌,常常要忙到晚上8点。

对于勤杂工,招聘要求也不高,其中一位店员表示,“我们招聘的勤杂工,50多岁的阿姨都可以”。

邹银巨曾表示,他要开的快餐店就是要经济实惠,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客人的印证,一位在利济路店附近上班的食客表示:“菜的味道我觉得一般,但是价格我觉得还可以”。

06

步步紧逼的对手‍‍‍‍‍‍‍

当问及楚汉生活小碗菜怎么走时,一位正在工作的阿姨用手一指。“小碗菜,那边巷子里到处都是,都差不多。”

这位阿姨不经意的一个回答,其实道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楚汉生活小碗菜的竞争对手正变得越来越多。

就在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大楼东北角的药帮二巷店,洪湖小碗菜、湖南小碗菜紧贴着楚汉生活小碗菜,此外百威厨房、丰裕自助餐等店面也做起了类似快餐。

甚至一些不是快餐店的门店也开始做起了快餐,比如楚汉生活小碗菜对面的李记热干面和一个做牛肉面的店铺也做起了快餐。

而更具竞争火药味的是楚汉生活小碗菜的长堤街店,隔壁开起了一家重庆小碗菜,而且打出了两块招牌。午饭时段,一个置于路面上的喇叭,反复地吆喝着:“重庆小碗菜,欢迎新老顾客进店品尝。”营造出了一种先声夺人之势。

此前的媒体报道称,有楚汉生活小碗菜的地方,大米先生、老乡鸡都难进,而现实情况则完全相反,无论是武汉本地的快餐店,还是全国性的连锁快餐店,都在向它逼近。

作为总店的药帮二巷店,位于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的东北角,而在西北角则开了一家“三镇民生甜食馆”,生意同样火爆。据不完全统计,这个武汉老字号快餐品牌在汉正街商圈至少开出了5家店,其人均消费比楚汉生活小碗菜更低,为15元左右。

作为楚汉生活小碗菜装修最“豪华”的利济路店,马路正对面就是大米先生,几成贴身肉搏的竞争势头。而约500米之外的利济北路紧接着又是一家大米先生。作为全国连锁知名品牌,大米先生正以2比1的店面力量压制楚汉生活小碗菜。

当问及楚汉生活小碗菜味道如何的时候,至少三位食客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不怎么样!”而其中一位利济路店的食客则表示:“味道不如三镇民生甜食馆,而且人家还可以称重,像自助餐,可以自由选择,一次可以吃更多的菜。”

不可否认,即便没有好的品牌形象、没有好的就餐环境、没有好的营销能力,但是凭借对特定客群的精准洞察与贴身服务,10 多年来,楚汉小碗菜依然有自己的拥趸,依然能开枝散叶,并且敢自称“全国第一快餐品牌”。

但是随着多家门店的注销与门店数量的停滞,也预示着这种先发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当小碗菜的大军围攻过来,其或面临巨大的市场挑战。

当时代已经进入全新的互联网与电商时代,各大餐饮店都在利用品牌、营销、进行开疆拓土时,作为创始人的邹银巨,在开店14年后,依然忙于在陋巷里打菜,守着他的“发家店”,这或是一个更大的危机。

“我们很忙,我们不接受采访。”当电话接通之后,楚汉生活小碗菜创始人邹银巨直接进行了拒绝。而在头一天的电话联系中,邹银巨两次都未接电话。

 

本文转载自新餐考,作者及摄影:明华锋‍‍‍‍‍‍‍‍‍‍‍‍‍‍

新餐考

41

文章

111543

阅读量

依托于国内大型餐饮行业会展服务公司,一条大河(武汉)传媒有限公司是一家聚焦餐饮行业、关注和陪伴餐饮人成长、链接和服务餐饮行业上下游发展的传媒公司。 公司致力于打造一个从田野到餐桌,链接餐饮上下游,发现餐饮新力量的新媒体平台。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919556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