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烤肉品类既传统又落后?在新消费时代,烤肉品类该如何突围?

筷玩思维 · 2021-05-17 16:20:46 来源:红餐网

要评估一个品类火不火,我们可以从两个简单的维度入手,其一是该品类下的品牌多不多、品牌布局能不能横跨南北?这是从品类生命力的角度做评估,一般而言,一个品类的生命力足够强,即使它颇为低调也必然是一个好的品类。其二是从品类的成熟度做评估,一个品类发展的足够成熟,这也就意味着它已经被市场广泛认可,用当下的大白话来说,就是看明星有没有选这个品类。

2020年11月24日,黄晓明在成都开了第一家烧江南烤肉店,该模式的创新之处在于其融合了韩式、日式、泰式、中式等不同的烤肉、烧肉菜品,目前烧江南的加盟店已在全国各地铺开。

烤肉品类既传统又落后?在新消费时代,烤肉品类该如何突围?

5月9日,权金城在北京棕榈泉生活广场开了一家异于标准店的Plus黑金门店,黑金是质感的代名词,该店从装修升级和菜品升级的角度给顾客以烤肉的新体验。

从品类本身的角度来看,烤肉一直少被外界关注,它也不是借用一两个品牌就能将之说清楚的,烤肉的优势在哪里?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品类?烤肉的江湖具体如何?

在筷玩思维(www.kwthink.cn)看来,要真正解开上述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深入走进烤肉这一餐饮细分赛道。

烤肉市场百花齐放,多个烤肉流派各战江湖  

权金城开出了首家黑金店,除了品质的象征,黑金更有高端的寓意。

从价格来看,权金城(黑金店)的双人套餐原价268元,售价215元;四人套餐原价488元,售价429元。可见其基础人均客单价在110元左右,如果敞开了点,人均基本在150-250元之间。在一线城市,权金城黑金店不过处于中高端的偏中端消费而已。

权金城本次黑金店主要是升级了消费体验,其在食材方面推出了将军之眼(和牛眼肉)、将军令下(和牛西冷)、温泉蛋蟹柳沙拉等产品。优质的食材自然需要搭配优质的用餐环境,其以金属色为主色调、走的是摩登奢华的城市基调设计风格。

权金城在中国已经营21年,时下也正处于品牌升级的主要关口,黑金店只是其一,2020年12月17日,权金城一人烤门店开业,该门店主打烤肉一人食消费,将烤肉品类从群体消费的角度解放出来(点评显示该店已歇业,最新的评论日期是4月27日)。

权金城属于偏韩式烤肉,而九田家黑牛烤肉料理则属于韩式烧烤和日式烧烤的融合体,其成立于2015年,至今门店数达到了700多家,可以说得上是烤肉品类的第一品牌。

九田家的人均客单价在130元左右,主打产品是优质牛肉,同时涵盖了日式烤肉、韩式烤肉、日料、韩国餐等主食类产品,其品牌卖点为自然、原味,产品大多以原切为主。

新石器烤肉成立于1999年,现有门店数为206家左右,人均在60-100元左右,产品主要以腌制肉为主,涵盖了泰式小菜、韩国烤肉、韩国菜等。

在烤肉方式上,九田家以碳烤(网格烤)为主、权金城以电烤(网格烤)为主,而新石器烤肉则是纸上烤。纸烤是铁板烤的另一体现,其特点是比较省心,但也略显油腻,根据这个特点,新石器也推出了自制米酒、老挝啤酒以及其它饮品沙冰等作为解腻产品。

蒙古烤肉到了当下就颇为小众了,郭靖烤全羊以烤全羊、烤猪为主,不仅可以到店消费,更可以到家,为了弥补大烤的群体限制,其还推出了烧烤作为补充。

拉美烤肉也是世界烤肉的一大流派,其涵盖了西班牙烤肉、巴西烤肉等,拉美烤肉以大块烤肉的豪迈著称,多见于自助消费,巴西烤肉的特点为调料基本只放盐,类似于日式烤肉的素雅。

以北京亚运村的戈拿旺巴西烤肉为例,其人均为118元,除了巴西烤肉外,更有烤香蕉、树根蛋糕、南美烤奶油派等异域饮食。

土耳其餐厅也有土耳其烤肉,如西庭·秀色餐厅、沙漠玫瑰土耳其餐厅等,与其它不同的是,土耳其烤肉多作为菜品,如果是单一的土耳其烤肉,则一般出现在肉夹馍档口,服务员从旋转的烤肉上切下烤肉剁碎再装进肉夹馍里出售。

烤肉有没有网红品牌呢?在上海,有一家名为Hi烤肉的烤肉餐厅,它将门头装成了翠绿色,与以往烤肉的黑红色调形成对比,此举颇受年轻人喜爱,其菜品有金枪鱼饭团、烤肉、部队拉面、冷面、泰式肉碎饭等,可见其也是一家融合烤肉餐厅。

位于上海的西塔老太太泥炉烤肉以碳烤为主,售卖的是韩式烤肉,门店打出了“我们不烤肉,我们只卖肉,我们是肉的搬运工”的标语,这对多数烤肉业态的描述非常到位。

 吃烧烤还是吃烤肉?市场有日式烤肉、韩式烤肉、巴西烤肉,为什么没有中国烤肉?  

烤肉品类百花齐放,当下餐饮市场的烤肉有三大流派:日式烤肉、韩式烤肉、巴西烤肉,主要以日式和韩式为主,巴西烤肉仅是一个补充,此外还有土耳其烤肉、蒙古烤肉、泰式烤肉等(泰式多是泰式香料调味的烤肉)。

烤肉品类过去多以单一业态为主,如经营韩式烤肉的一般只有韩式烤肉的产品,但当下有了更多的融合烤肉业态,日式、韩式、泰式等相互融合,市场还有一些烤肉店既不日,也不韩,更算不上是中国烤肉。

对于烤肉品类,大多数人是有疑惑的,对于日式烤肉和韩式烤肉来说,谁更正宗?为什么没有中国烤肉这一细分?烤肉和烧烤到底有何区别?

我们要从烤这个动作说起。最早人类学会用火的时候,它有两大功能,一是保证安全,二是保证文明饮食。餐饮文明的开端是从用火烧肉开始的,人们把打来的兽肉直接丢在火上烧,烧肉是烤肉的一个开端,但是人们在用火的时候发现,离远点烤会让肉熟的均匀一些,也不会让肉烧焦,这时候人们开始拿工具(树枝等)把肉架起来烤。在实践中,人们又发现用石刀将肉分块,用树枝串着烤,肉会熟得快一些。

于是烧烤(串烤)就成了烧肉后的第二饮食形式,直到人类记载历史的开始,烧肉才逐步被优化。

在农业文明之后,人口暴增、族群分家,对于那时的家庭来说,吃(烤)肉就成很奢侈的事儿了,再加上中国餐饮业越来越精细化,人们也就慢慢不再吃烧烤、烧肉了。所以,没有中国烤肉的说法不是因为我们不善于烤肉,而是我们找到了比烤肉更为精细、技艺要求更高的餐饮方式(中餐)。

直到今天,我们说的烧烤大多是串烤、由厨师烤制好再送到餐桌的形式,当然也有像烧肉一样让顾客自己烤的烧烤店(如很久以前羊肉串)。而日式烤肉、韩式烤肉主要是让顾客自己动手烤,一般为按份点餐。在筷玩思维看来,我们可以这样分类,烧烤是用串吃的形式,而烤肉是用筷子吃的体验。

在我国餐饮业,保持最为传统、影响最大的就是蒙古烧烤了,由于成吉思汗曾经四处征战,这也造就了蒙古烤肉对韩国烤肉的影响,而到了近代,韩国人跑到日本去开烤肉店,这就让韩国烤肉落地到日本,日本的文化向来开放,它将韩国烤肉略加改良,就有了日式烤肉这一物种。

其中关系并不复杂,我们今天到日本、韩国去吃烤肉,它们还保留着一个叫做“成吉思汗烤肉”的菜品,甚至还有“成吉思汗锅”(门店还会非常形象地画出成吉思汗的头像,日本电视剧《孤独的美食家》也有这样的镜头)。

日韩烤肉受蒙古烤肉的影响,而巴西烤肉则有自己的风味,其发源于18世纪末,牛仔们用长剑串着肉在篝火上烤,当下还可见巴西烤肉的豪迈,每一块巴西烤肉都切的很大块。而巴西烤肉、土耳其烤肉等与日韩烤肉不同的地方在于:巴西烤肉和土耳其烤肉是厨师烤好直接上桌,消费方式以单点和自助为主,而日韩烤肉则是让顾客自己体验烤肉的乐趣。

所以,日韩烤肉和烧烤的差异在于:一个是让顾客自己烤,强调专注餐饮,另一个是厨师烤,强调专注聊天(当然很久以前羊肉串、丰茂烤串等品牌是特例)。

在烤肉赛道,还有蚝英雄这类烤蚝、烤肉模式,多以电烤(网格烤)为主,这些品牌以自助或单点的形式供应烤生蚝、烤海鲜、烤肉等。

烤肉品类既传统又受限于堂食,在当下消费时代,烤肉品类该如何突围?  

烤肉品类有没有壁垒?

以单一日式烤肉为例,从人均60-100元的一井烧肉到人均1200-1600元的奇迹和牛日式烧肉,无非就是环境的升级、服务的升级、菜品品质的升级,这些品牌基本都是拿肉给顾客自己烤,服务员偶尔提供一些帮助(或者服务员收费帮忙烤肉)。

从作为肉的搬运工的角度,烤肉品类几乎是没有任何壁垒可言的。

有些烤肉老板表示,烤肉确实难谈壁垒(整个餐饮业基本如此,或者说壁垒不在于可见的,而在于经营能力),这些食材都是市场化的,无非就是对应自己的业态定位去算成本和利润,看看自己该拿什么样的肉以及该提供什么样的氛围和服务。

无非就是看老板舍不舍得,其余就只能拼环境和服务了。一些高端的烤肉店如果把环境和肉的品质优势拿掉,它们的亮点和消费必要性基本没有了,而一些低端的烧肉店,如果新装修下环境,再升级下肉品,那么它也可以做高端,不在于门店到底做的是高端还是低端,主要看品牌的定位是什么。

烤肉门店的竞争既尴尬又无奈,所以大多烤肉业态还是线下的生意,靠辐射周边0-3公里的食客,做好口碑是核心。在门店的竞争之外,到家的需求就成了一条新的线,但烤肉要做好到家还是得有新方法。

人均729元的辉烤肉推出了48-90元的午饭套餐(到店),在到家业务上,其主要以盖饭、小吃为主,外卖的消费基本在40-120元左右,而要吃到辉烤肉的烤肉套餐,那就只能顾客自己到店了。

人均340元的赤坂亭同样也是在外卖做起了盖饭的生意。但大部分人均超过300元的烤肉餐厅,至少有99%以上的门店不做到家业务,老板只是默默守着堂食。

人均120元的权金城在外卖端主要销售面食、沙拉、拌饭、小吃等;新石器烤肉在外卖上的菜品则比较丰富,除了盖饭小吃等还有啤酒、奶茶,甚至还接起了团餐的生意。

在家里想吃烤肉怎么办?

奥格斯推出了烤涮煎三位一体的多功能炉,如果要吃烤肉就可用煎烤的形式,包括苏泊尔、松下等都推出了自己的烤肉机。康佳有网格电烤设备,但从其网格密度来看,它更适合烤串,又或者只能烤大块的肉。一些商家也推出了日式烤肉盘,更细的网格刚好可以用来烤肉。

至于肉,可以通过线上购买,不少冻品店、海产品店也有供应到家生鲜烤肉套餐以及烤肉需要的酱汁,人均基本在30-200元左右,又或者可以买成块的牛排自己切割,甚至买切割好的都可以。

且将视角回到餐饮业,我们在大众点评等平台随机点开一些烤肉店发现至少有80%以上的烤肉店不做外卖。

再接着,我们把定位选在北京和上海,在查询了数百个烤肉店之后终于找见了真正的到家烤肉,人均200元的虎丸烧肉在外卖平台有卖生鲜肉类、烤肉套餐,但平台显示该店的月销量为0、评价数为0,外卖也显示打烊的状态。

人均269元的King大志烤肉则在外卖上线了关东煮、日式牛肉饭,其中居然也有烤肉单品,人均从168-368元三个档次,店家烤好后通过外卖送到顾客手里,三个烤肉套餐的月销总量为19份。

可见烤肉还是受到了堂食的限制,即使当下的烤肉品牌们经过了疫情的洗礼,但它还是一个偏线下的传统生意,成立于2020年的明星品牌“烧江南”也同样没做外卖。

当下是2021年了,烤肉基本上还是一个极其传统的业态,这是痛点还是机会?烤肉还停留在2G的时代,而消费需求已经到5G了,顾客喜欢更快、更好、更多玩法的餐饮消费,烤肉确实有网红店,但如果这种网红只限于线下堂食的到店,那么,它并没有将网红的价值最大化。而烤肉品类将如何打消这段巨大的市场供需差异,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深刻问题。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筷玩思维

597

文章

1589641

阅读量

筷玩思维致力于成为餐饮上中下游产业链从业者启迪思维的入口级媒体,运营仅3个月便获得多家产业资本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整体估值近亿。交流请加微信:15650737218。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