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餐饮,上红餐!
投稿

“赌徒”陆正耀紧握最后一块铜板

和二 · 2024-04-12 17:31:32 来源:联商网

“库迪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无疑是一个敢搏的“赌徒”,高超的走钢丝平衡者。巨大的风险与巨大的成功同时并存,在陆正耀的商业生涯中,一边迅速成功,一边又迅速轰塌,从瑞幸咖啡到库迪咖啡莫不如此。

01陆正耀一年被执行近30亿

4月7日,天眼查信息显示,陆正耀及其合作人李浣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高达18.9亿余元。该信息未披露此次强制执行的具体原因,而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表示,仅代理人或当事人可以获取详细的法律文书。

除了最新被执行18.9亿元的案件,陆正耀在2023年3月、2023年7月、2024年1月还有三条被执行信息,执行标的金额总计超过11亿元,加上4月7日新增的被执行信息,大致一年的时间内陆正耀已经被执行近30亿元。

所谓的“被执行”其全称应该是“被法院强制执行”,在法定的上诉期满后,或终审判决作出后,被执行人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法院不得已做出“强制执行”——扣留、提取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

对于当下的陆正耀而言,库迪咖啡的急速扩张可能早已掏空了他的正常资金,无力应付法院的各类判决,成为“被执行人”已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目前,陆正耀为神州优车法人代表和首席执行官,库迪咖啡创始人。其曾任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另一位被执行人李浣为库迪咖啡合伙人,曾为神舟专车股东。

神州优车随着瑞幸造假事件,在2021年3月被强制摘牌。去年7月份,有媒体爆出,从2021年开始,神州优车所持的18家公司股权均已被冻结,金额超过103.73亿元。

2019年3月,神州优车旗下公司以41亿元的价格买下了宝沃汽车67%的股份。一开始依靠着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宝沃汽车业绩有所起色。但是,随着神州系落幕,宝沃业绩直线下滑,2022年,宝沃汽车被裁定破产。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陆正耀旗下几乎没有有能力为他带来现金流的优质资产。而库迪咖啡拼死以价格战冲击市场,盈利简直成为奢望,加之大规模快速扩张,陆正耀的资金链已经危如累卵,库迪咖啡还能撑多久?

对于上述强制执行信息,库迪方面回应称,此事对库迪咖啡没有影响。

02“快打”高手也拉不动联营商

陆正耀的商业套路是发现一个市场契机,然后形成独特的商业模式实现创业,发动“狂飙突进”式大跃进运动,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上市。这样的打法,贯穿了陆正耀一生的所有商业实践,有过无限的辉煌,但大部分都在最后瞬间倒塌。

陆正耀最成名的案例无疑是瑞幸咖啡,从2017年正式运营第一家门店,仅用了18个月,2019年5月便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瑞幸的商业模式是极其聪明地开创了“线上咖啡”配送模式,同时发现中国咖啡“高性价比”的市场空白,对注重第三空间体验、品牌溢价的星巴克形成强力的差异化的切割,导致了瑞幸的迅速成功。而后面的故事众所周知,陆正耀对于瑞幸的财务造假让他被资本彻底赶出局。

如今,陆正耀再次把“快打”策略运用到库迪咖啡上。

从2022年10月库迪咖啡首店落地福州,截至今年2月,库迪咖啡在14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开出了约7000家门店,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扩张神话”。

但是,与瑞幸不同的是,库迪的市场经营能力不及瑞幸,消费认知和口碑影响力也大相径庭,加之新品牌冲击市场主打价格战,让新生的库迪流血搏杀,难以为继。

据GeoQ智图发布的《上半年连锁餐饮品牌门店发展趋势蓝皮书》数据显示,2023年1-6月,库迪咖啡闭店数量高居咖啡连锁品牌榜首,高达318家。

但是,联营商毕竟并不好骗,没有盈利,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不可持续。

联营模式下,库迪联营商负责找门店、装修,无需缴纳加盟费,但需提交保证金及服务费。其中,保证金5万元/店,其余服务费则按照门店经营毛利按比例收取。对陆正耀来说,联营商缴纳的保证金、服务费就是库迪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去年12月,一位自称为库迪咖啡联营商的用户,在小红书平台发布《致库迪咖啡公司管理层的一封信》。其特别批评库迪“研发团队拉胯,出新品速度跟不上”。联营商表示,“憋了很长一段时间出两款‘换汤不换药’的新品:换款小料就是新品了,不知道是糊弄加盟商还是完成领导任务;新品受众面狭窄,近期出品的都偏向养生类,现在市场咖啡受众群还是更偏向年轻人,而研发团队整日偏离轨道,出品中老年化,很难吸引年轻人。”

据测算,库迪咖啡在一家二线城市的标准店,投入总共在40万左右,每天的杯量能有500杯,这在行业内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数据了,然而他每天的净利却只有246.67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回本周期为54个月,需要整整四年半才能盈利,而这还是销量比较好的情况。

窄门餐眼统计数据亦从侧面印证,库迪自去年9月起开城拓店的速度明显放缓,去年11月仅新增200家门店,环比下降76.44%。

03赌徒的“最后一个铜板”

创始人个人财务状况的波动,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融资能力和市场信心。此外,陆正耀作为库迪咖啡的灵魂人物,其法律纠纷及声誉问题也可能波及品牌形象,对消费者的选择产生一定的影响。

库迪咖啡想要沿用瑞幸曾经的套路,恐怕旧船票上不了新船。

瑞幸一开始也是低价,库迪现在就是大打补贴和折扣,甚至常态化搞9.9元,瑞幸主张线上下单,线下配送,库迪也是如此。甚至库迪的门店都紧贴着瑞幸,同样的套路,为什么库迪就不灵了?

第一,按照营销理论,只有第一个创新模式的人才能吃到创新的红利,消费者对于从无到有的新体验充满尝试的欲望,而后来者就失去了这样的消费心理动机。所以对库迪来说,前有瑞幸已经做得很好,为什么还要选择差不多的库迪?

第二,对投资者来说同样更乐于接纳第一个领跑者。瑞幸的独特模式吸引了大量的风险资金入注,但库迪作为复制者、尾随者,就没有那么吃香了。

在离开瑞幸咖啡后,陆正耀先后投资了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推出了“趣小面”品牌,但不久后该项目便改名并关店,预示着这一尝试的失败。随后,他又瞄准了预制菜的风口,开始孵化“舌尖工坊”项目,并在北京开出了首个线下门店。尽管该项目后来改名为“舌尖英雄”,并在2022年拓展至73个城市,但最终还是迎来了大规模关店以及加盟商的亏本退场。

随着库迪咖啡联营商的不断离场,陆正耀需要讲述“新故事”。

今年2月,库迪咖啡正式推出了第二品牌“茶猫Tea Cat”,并在北京开设了全国首家门店。作为库迪咖啡旗下的创新门店,茶猫采用了人机协作的模式,利用自动化、智能化的机器人机械臂现场制作茶饮,这一新颖的场景吸引了大批消费者驻足观看。据悉,茶猫首店开业首日即售出超过900杯茶饮,次日更是销量飙升,卖出1500余杯,之后日均销量也保持稳定。继在湖北省、江西省、陕西省和上海市等四省市的门店开业后,茶猫最近又宣布在全国20个城市同时开设新店。

茶猫实现低价扩张的策略,依然沿用了库迪咖啡的成功模式:一方面,通过低价补贴策略吸引消费者(总部补贴后的价格低至6.9元,且补贴活动将持续至2025年底);另一方面,采用联营商模式,与加盟商共同承担风险,实现共赢。

对陆正耀来说,自己没钱,只能借力。茶猫高调开放加盟,据了解,茶猫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成都、南昌、武汉、西安、沈阳等多地开启首店。

无论库迪咖啡还是茶猫,没有独特的卖点,无法走出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和USP——独特销售主张,联营商毕竟不是任意收割的韭菜,一旦库迪咖啡也跑不下去,赌徒的最后一块铜板也会被输得精光。

 

本文转载自联商网,撰文:和二

联商网

117

文章

339849

阅读量

中国零售门户网站联商网,聚焦零售行业,全面提供第一手的时尚零售、电商、品牌商、快消等资讯。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919556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