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和府捞面,会是中国的麦当劳吗?

孙苏皖 · 2021-09-23 08:55:59 来源:新眸

短短6年间,和府捞面已累计融资超16亿,足见资本对和府捞面的青睐程度。但是,风光无限的和府捞面能否成为中国版的“麦当劳”呢?

本文转自新眸(ID:xinmouls),撰文:孙苏皖,编辑:桑明强。

经历多轮融资后,和府捞面已进入关键时刻。

今年7月,和府捞面宣布完成8亿元E轮融资,创国内餐饮行业粉面赛道最高融资记录。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和府捞面已斩获多笔超亿元大额融资:2017年的1亿元融资,2019年的2.15亿融资以及2020年的4.5亿融资。

短短6年间,和府捞面已累计融资超16亿,足见资本对和府捞面的青睐程度。

“消费已经成为国家经济的第一大产业,未来餐饮行业会达到8万亿的体量市场,和府在其中哪怕只占据1%的市场,也会有80亿的体量。”和府捞面创始人李学林曾这样解释和府捞面的崛起逻辑,这或许就是资本对和府捞面青睐的原因所在。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从2012年公司成立,到2013年在上海开出第一家门店,再到遍布39所城市、全国总门店数突破340家,单从商业运营层面来看,和府捞面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潜力和速度,李学林也曾放话要做“中国的麦当劳”。问题是,目前和府捞面全国总门店数340家左右,麦当劳中国门店数4000多家;和府捞面现在估值70亿,麦当劳总市值达1700多亿,无论从门店规模和市场价值来看,眼下的和府捞面和麦当劳显然还差了好几个身位。

毕竟,虽然都同属快餐类别,但中式快餐与西式快餐在商业内核上仍存在着巨大差异,和府捞面要想做中国的麦当劳,需要思考两点:一、麦当劳与和府捞面商业模式的区别;二、中式快餐供应链与标准化难题。

01.和府捞面VS麦当劳

要讨论开店规模,必须先了解两者的商业模式。

对于连锁餐饮企业来说,直营和加盟是两种最为常见的经营模式。加盟的优势在于对品牌方是一种轻资产的扩张模式,加盟商出资开店,品牌方提供货源、技术指导等服务,只要品牌力足够就可以达到短时间内迅速扩张的目的,劣势在于门店管理难度大,产品控制能力较弱。

相比之下,直营模式则有利于提升门店控制能力,建立标准化产品服务,但前期开店投入高,门店扩张速度慢于加盟模式,短期难以实现规模效应,易被竞争对手抢先占领市场。

麦当劳是全球餐饮业第一大玩家,旗下经营近4万家餐厅,遍布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采取的是直营+加盟模式。这里还有一个关于麦当劳的小故事,它在初入中国市场时坚持直营模式,后因扩张节奏远低于竞品随开放加盟通道,加盟模式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或许出于维护品牌价值考虑,和府捞面全部采取直营模式。加盟与直营模式虽各有利弊,但和府捞面要想成为中国的麦当劳,形成巨大的品牌规模,加盟模式明显要比直营模式更适合;另一方面,在疫情下,加盟这类轻资产模型比直营模式更能抵御风险。

目前和府捞面单店盈利能力稳定,平均营业额可以达到55万元/月,坪效4800元/月,人效5.5万/月,在粉面赛道算属实不错的成绩。但和府捞面现在仍是单一产品盈利型模式,依靠门店营收盈利。

反观麦当劳,走出了自己的特有路线,收益来源更多样化,除了直营店营收外,更多是以房产盈利,采用“低固定特许经营费+低销售额分成比例+经营场地租金差价”的盈利模式。

在特许经营加盟模式下,麦当劳拥有这些餐厅的土地及建筑所有权,或者长期租赁合同,再转租给加盟商,麦当劳不负责日常经营,只从加盟商处收取租金、收入一定比例的特许权使用费及初始加盟费。以在2017年为例,麦当劳主营业务的税前利润高达55%部分由地产模式所产生。

图片来源:《商业模式升级与持续发展:麦当劳案例》

除此之外,和府捞面和麦当劳在消费群体与消费场景上亦有所差别。

在消费群体上,和府捞面人均价45元+,瞄准白领等对价格不敏感人群,走的是中高端餐饮路线;麦当劳人均价30元+,走大众化路线,覆盖到各层次群体,因此,麦当劳消费群体远广于和府捞面,和府捞面扩张难度就高于麦当劳。

在消费场景上,虽然和府捞面提倡慢餐饮理念,想将消费者留住,但消费者已形成潜在消费思维,潜意识已将麦当劳与休闲空间画上等号,会选择去麦当劳闲坐,而不会选择去一家面馆,所以留客率上亦不如麦当劳。

02.逃不开的供应链难题

某种意义上来说,餐饮企业连锁化要求其产品高度标准化,而产品标准化的关键在于供应链。

麦当劳属于典型的西式快餐,主要销售汉堡、薯条、炸鸡和汽水等,虽然口味较单一,但其优势在于制作流程高效省时,适合标准化、规模化生产;反观中式快餐,口味更多样,品类更丰富,但烹调过程复杂,因此标准化难度大。

和府捞面属于面食类,与其他中式餐饮相比标准化程度已算比较高的,但与麦当劳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门店内SKU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标准化程度。以上海陆家嘴商圈正大广场店为例,相较于SKU数为100种以上的麦当劳,和府捞面店内SKU数量仅约有40种,而这背后又折射出两者供应链的强弱。

和府捞面在发展过程中面对供应链标准化的问题,选择了重金打造自己的供应链。在尚未开出首家门店时,创始人李学林就着手建立供应链,成立了15000㎡中央厨房,可满足未来1000+门店的基本运营。

在中央厨房集中加工食材,能有效简化门店操作流程,提高标准化程度。此外供应链所带来的规模采购能形成议价优势,对原材料价格控制力更强,有效降低成本,形成长期核心竞争力。与之相对的,自建供应链明显投入要更大,周期更长。

同行业竞争对手遇见小面则是选择与蜀海、新希望等成熟餐企合作,走轻资产路线,企业负担较小,“雷军没有工厂,也造出了小米手机。”对于品牌来说,选择与成熟餐饮合作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和府捞面而言,其自建供应链就是它的护城河。借助供应链优势,和府捞面推出多个副线品牌,涵盖大排档、火锅、小酒馆等多个领域。2021年4月,和府小面小酒首家门店在上海营业;财神小排档正处于测试反馈阶段;和府火锅和她的面已开数家门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府捞面自建供应链能力为品牌多元化发展提供动力,但和府捞面多品牌之路是否能走通仍待存疑。以百胜中国为例,旗下有肯德基、必胜客、塔可贝尔、黄记煌、东方既白、小肥羊、 COFFii & JOY 及 Lavazza 八大品牌,但也只有肯德基表现亮眼。

03.高扩张下的估值泡沫

消费市场是变化频率最快的,这一点,在餐饮上表现的最明显。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餐饮收入为39527亿元,同比下降16.6%。2021年上半年,餐饮收入就达到21712亿元,同比增长48.6%,规模与2019年上半年基本持平,这表明餐饮行业整体趋势稳中向好,无疑给予了大众信心。

资本对多家面馆品牌进行多轮融资就是具象表现。据有关媒体统计,“仅2021年上半年,针对拉面、小面、即食面等各类面食品牌的投融资事件就超过了过去3年的总和。获得融资的品牌超过10家,仅公布的融资总额就超过了12亿元。”

2021年3月,遇见小面获得A+轮数千万融资,时隔4月又获得1亿元战略投资;2021年6月,五爷拌面获得A轮3亿元融资,仅间隔一个月,高瓴创投领投A+轮;马永记、陈香贵、张拉拉亦在今年上半年获得多轮融资。

过去我国餐饮业多是夫妻店形式,连锁品牌较少,目前我国餐饮品牌CR5仅约2%,且TOP5中除海底捞外其余均为西餐。亚洲国家中日本餐饮品牌CR5达到14%,韩国也达到 7%的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餐饮连锁化水平仍有待提高,但潜力巨大。

△图片来源:摄图网

基于以上两点,资本对和府捞面等品牌的看好就能理解了。

遇见小面在3月A+轮融资后估值10亿,在7月新一轮融资后估值30亿,短短4个月估值翻三倍;陈香贵在A轮融资后估值10亿,而陈香贵仅诞生3年,门店数才50多家;和府捞面现在估值70亿,而资方曾给出140亿的估值报价,足见新锐面食品牌的火热。

和府捞面接下来要做的,是向市场和消费者讲好自己的新故事,资本和大众所要注意的,是警惕估值泡沫。

业内人士曾将连锁餐饮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0—1起步期阶段,重点是打造出好产品、好模式;1—10发展期阶段,重点是利用资源实现快速复制,逐步打出品牌知名度;10—100壮大期阶段,重点是资金和系统化运营。

就这点来看,和府捞面凭借供应链优势及提早入局,目前在1—10阶段领先竞争对手,但粉面赛道竞争激烈,后起之秀不断涌现。如何抢占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沉市场,寻求突破点,是和府捞面进入下一个阶段必须要考虑的点。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