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蜀吾火锅董事长范勤耘:从1家店到5个品牌,不变的是永远都在改变

来源:红餐网    作者:范勤耘     2016-11-17 17:59   

2016年11月15日,2016餐饮财富智慧系列分享会(郑州站)在中州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本次活动由红餐网主办,许战海咨询、刻度信息、鑫苑油脂及信良记协办,红餐商学院承办。

200多位餐饮品牌创始人、餐饮品牌咨询专家共聚一堂,围绕“品牌建设,成本控制,现代化管理”等话题展开激烈探讨。

以下是味蜀吾火锅董事长范勤耘的演讲实录:

味蜀吾火锅董事长范勤耘:从1家店到5个品牌,不变的是永远都在改变

爬了15年电线杆被“逼”入餐饮圈

我1997年参加工作,在成都电业局,从我2012年开始从事餐饮行当以来,是被逼到这个行当来的。

我曾经是一名电工,爬了15年的电线杆,但是时间比较多,所以做了很多事情。

我在地下商场卖过冰淇淋,当时90年代成都的传呼机,还卖过光碟,开过3年股票培训学校,2009年到2011年这个学校开了三年,后来就没有做了。而且我还卖过玫瑰花,我还卖过气球。

每年到了圣诞节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到成都的一个广场去,我们会在那约见面。我买了气球站在那里,让别人容易找我。有人找我买气球,我说5元有人买,20元也买,然后我就用5块钱收购了附近所有气球,20块钱卖掉了。

那个时候有点小聪明,就是捡别人不要的东西来卖。这么多年下来,味蜀吾接触5年,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一直在改变。

2009年第一次开店,我们三个朋友会约着坐动车去重庆吃火锅,吃完火锅再回来,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萌生了开一个火锅店的想法,所以2009年的时候,我们拍脑袋开了一家叫味蜀吾的火锅店,非常的简单,没有什么大的计划。

但是到了2012的时候,味蜀吾开了两家,一家生意非常好,还有一家不怎么挣钱。当时开了一个厂,花了370万,基本上把所有的钱都赔进去了,把整个公司拖垮了。然后我的合伙人兼总经理因抑郁症病倒,离开公司,我当时是负债170万。

从1家店到自己的餐饮生态圈

当时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没有钱;第二个问题没有人;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什么都不懂。我当时在国企20万年薪,所有人反对,我就辞职了。如果我不做的话,味蜀吾就垮掉了,开了三年了,有点可惜。

出来做味蜀吾后,已经转向了,第一件事就是转向外地。第一家店是开在丽江,第二个是厦门。还招来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做火锅的精英,这5个人都愿意跟着我1800元做了半年,也成就了我们公司,一直到现在。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我就请懂的人。

2014公司,拥有了120人的团队,这个对公司来说运营成本非常高,所以为了转嫁成本,我们就多品牌运作,进行第二次改变,红灯照开始筹备,红灯照、池田屋等品牌应运而生。

2015以自营、收购、合股等多种方式继续延伸多品牌运作;红灯照、池田屋年底开业。

我们建立录入4大中心,包括人力资源中心,财务中心、研发中心,还有运营中心。这四个中心是独立运作的。还有4家公司,分别是企划公司、设计公司、电商公司、网络优化公司,这四个公司都是我基本上并购过来的。

以前我们长期合作的设计公司,其中有一家设计水平是比较高的,今年我并购了他们的设计公司,这样成立了四家公司,目的是打造自己的餐饮生态圈。

2016建立自己的软件公司及供应链公司,开设全国品牌区域代理分公司。

“永远不能停止前进的步伐”,这是我们的slogon。

建立社群利于企业精准发展

我们公司2017年会开到350家。旗下七个品牌,都是独立运作。建立标准化的运营体系,建立财务中心、人力资源中心、运营中心、研发中心、电商公司、网络优化公司、设计公司、企划公司。每个部门都是项目制,每一年对公司都是有产出的,都是独立运作。

我们公司的生态圈,所有东西都可以转化,数据中心可以转化到粉丝,供应链可以连给到门店,社区可以连接到品牌,一个品牌会建立1到2个社群。我们认为做社群,然后做营销,把我们的粉丝分成五个等级,是按照马斯诺的需求理论做的。

第一步信息化,先收集数据。第二部是通过理论了解客户到底需要什么。第三步就是做一些游戏,可能把我们一个门店的积分体系和管理体系变成一个游戏,让他们来升级和参与。

第四层是社群化,有一些人会在我们做的社群里面找到自我。最后最高级就是自我实现,比如说我的店投资了一百万,如果你今天到店里面消费1万块钱,就会按照一百万的五年投资额,然后按照现在的市值计算成我们店里面的股份,这个已经实现了,没有做的原因就是不好算。还有一个转化就是把粉丝和消费人群转化成加盟商,这个是一个体系,我们做的最多的是社群。

我们做过很多活动:请全成都出租司机吃火锅,国庆节唱红歌,我是拳王大赛,麻辣学院开学活动。其中一个社群叫跑团社群,为了增加粉丝粘性,增加公司团队凝聚力,建立了自己的跑团社群。跑到什么程度呢?跑了半年下来,中央电视台都采访我。另外一个社群是Salsa舞社群,我2009年开始跳舞,建立了Salsa社群,并成功举办过三届世界Salsa舞嘉年华,这个社群已经3700多人了。

我的第一品牌味蜀吾,2009年9月成都锦兴路第一家店开业,2012年我接收丽江合作开业。

味蜀吾火锅董事长范勤耘:从1家店到5个品牌,不变的是永远都在改变

2016年3月 全国第100个加盟店承德避暑山庄店开业。2016年8月日本大阪店,现在还没有开业,日本的手续比较严,可能在12月底开业。2016年11月味蜀吾3.0摇滚三国创火锅新纪元。

第二品牌红灯照。2014年11月做红灯照。2015年12月23日红灯照牛肉面第一家店成都电信南街店开业。2015年12月建立宁波分公司,宁波店开业。2016年6月13日全国第一个合作店西宁店开业。2016年7月22日建立红灯照社群嗜辣军团,现在是1200多个人。2016年9月全国突破20家门店。

成都有一个烤鸭非常出名,卖了快200多年了,这个鸭子是小时候吃的,后来吃不到了。我就四处打听,最老的做鸭子的孙师傅在开出租车,我就他找出来,我说:“你能不能把鸭子的技术转让给我,然后我给你一些钱”。他不愿意,我说可以这样,我以后每一份鸭子赚的钱我给你10%,你不要再开出租车了,我每一个月再给你6000块钱,这样我们就达成了协议,我就把鸭子全部做来标准化,那个鸭子在我们店里面现在卖得特别好,现在占销量起码30%以上。

第三品牌池田屋。池田屋是我做的料理品牌。池田屋是我老婆前年去日本,去完之后我们觉得日本的东西特别好,我们能不能把日本的服务,日本的产品,日本的装修的感觉全部带到中国来,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是差异化特征。

为了她的情怀,特别想开一个小型的日料店。我们的概念就是大叔的生命食堂。我们建立了两个社群,一个是日料深度中毒协会,再一个就是关爱日料成长协会,深度中毒就是从关爱日料成长协会中选出来的,然后深度中毒协会里面每一年有20个人到日本出去玩,他们来吃饭的积分可以换出出去玩的金额。

从线上到线下的社群文化,不定期举办线下活动。我们打造一个爱干净、爱吃、爱玩的老板娘的IP,她随时都会在社群里面出现,每一次去日本都是让她来带队,这样让她跟所有的社群人交朋友。池田屋在成都也天天排队,这个可能跟我们做的个人IP有关系,现在她的忠实的粉丝有200多个,所以IP是一个关健词。

第四品牌邱金小炒。这个是我今年收购的一个中餐品牌。有一个大师说全国什么都在做,最难做的就是中餐,如果你把这个攻克了,估计你什么都可以做,所以我就选了这个品牌。这个跟传统意义上的川菜不一样,它所有的炒出来的菜跟吃到的川菜是不一样的。

第五品牌烤神帮。这个是我们最后一个品牌,是烤肉店,开了两个,我不满意,全国烤肉店开得特别多,所以我说能不能做了一个不一样的烤肉,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个烤神帮,去蹭了一下西游记的IP。有这个想法之后,我就跟很多人聊天,我跟很多人说,然后说了大概半年,后来就有一个韩国的品牌直接找到我,直接来合作。但是我为了做烤神帮,把它拒绝了。我们所有人蹭西游记的IP都做唐僧和孙悟空,从来没有人做太上老君和孙悟空的关系,我们做了,后续会做很多的故事。

    


关注红餐网微信公众号(ygcywzz)

|1
|0
¥赞赏支持

*您的赞赏金额,红餐网都会投入到公益事业

发表评论

禁止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不道德内容。

您的赞赏金额,红餐网
都会投入到公益事业

13715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留言:
取消赞赏 确认支付
微信授权登录红餐网,您的个人信息将保密,不会用作其它用途,请您放心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