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煌上煌“收缩”阵痛:门店持续减少单店收入下降,净利润断崖式下滑

浪头饮食/ 郝显 · 2022-09-28 11:42:08 来源:新浪财经

近日,煌上煌披露了员工持股计划股票锁定期届满的公告。由于股价的持续下跌,高位回购授予员工的股票浮盈已经大幅缩水。

从2020年9月算起,煌上煌股价已经跌去六成多。由于去年及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这份针对高管的员工持股计划事实上已经失去了激励意义。

煌上煌在扩张之后正经历着门店收缩带来的阵痛,从2021年公司门店开始减少,销量随之下滑。由于成本费用未同步减少,导致毛利率及净利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一降再降。

煌上煌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届满

2021年4月,煌上煌董事会通过了2021年员工持股计划草案,按照计划,员工持股计划以11.48元/股的价格受让回购股票,受让价格是回购价22.96元的50%,派息后受让价格调整为11.35 元/股。

2021年8月,由于公司股价大幅下跌,煌上煌将受让价调低至7.31元每股,为8月9日前二十日成交均价的50%。

而从2021年8月9日到2022年9月26日,煌上煌股价又跌去25%,截止9月26日收盘价为10.41元。按照目前股价计算,员工持股计划浮盈42%,相比一年前浮盈大幅缩水。

根据公告,锁定期届满后,员工持股计划管理委员会将根据市场情况择机出售所持的标的股票。这一期员工持股计划总共持有716.4万股股票,如果减持的话,短期内对公司股价将造成不小的压力。

而从考核目标来看,由于2021年净利润离持股计划设置的目标差距较大,今年要完成业绩目标也是困难重重。

设定的考核标准为以2020年为基数,2021年到2024年净利率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0%、40%、70%、100%。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为2.82亿元,以此为基数计算,从2021年到2024年归母净利润要分别达到3.38亿元、3.95亿元、4.79亿元、5.64亿元。

而实际上,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一举下滑49%,仅为1.45亿元,远低于考核标准。而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继续下滑47%至7991.55万元,从上半年的趋势来看,完成全年业绩目标比较困难。而在今年的低基数下,要完成2023年及2024年的归母净利润要求,就更不容易。

这次员工持股计划参与对象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徐桂芬家族(徐桂芬、褚建庚、褚浚、褚剑),其中褚浚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徐桂芬、褚建庚为董事、褚剑为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此外还包括公司副董事兼副总经理范旭明,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曾细华,公司监事黄菊保、刘春花、邓淑珍。

其中实控人家族成员及范旭明、曾细华,均有较大数量的持股,持股市值在1447万-4.72亿元不等,仅三位监事无持股或有少量持股。持股计划相当于对高管团队发的一次“奖金”。

员工持股计划设定了一个颇为复杂的分配方案,“员工持股计划各归属批次对应的股票出售后,公司结合各批次归属比例、持有人所持份额占比、持有人个人绩效归属比例,分配收益给到持有人。”

简单来说,在浮盈状态下,参与人员可以拿到自己的本金,能否拿到收益则要结合个人绩效分别确定。由于持股计划受让股票的价格足够低,参与高管事实上没有多大风险。

而由于公司股价的连续下滑,这次持股计划事实上已经失去了激励意义。

销量下滑背景下仍在涨价

煌上煌主营业务为酱卤肉制品、佐餐凉菜等快捷消费食品及米制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鸡、鸭、鹅等酱卤肉制品,蔬菜、豆制品等佐餐凉菜和粽子、青团、月饼等米制品。

图片来源:煌上煌官网

2021年公司业绩结束了持续5年的增长,营收同比下滑4.01%,归母净利润下滑49%,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继续下滑47%。

归母净利润的连续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成本费用的营收占比在提升。2021年营收下滑4%的情况下,营业成本增长了3.4%,销售费用增长了4.6%。今年上半年营收下滑近16%,营业成本下滑10%,销售费用下滑12.65%,管理费用则仅下滑1.54%。

其毛利率从2020年的37.8%下滑至上半年的29.53%,净利率则从11.74%下滑至7.19%。

更重要的是营收出现加速下滑的趋势,去年营收同比下滑4.01%,今年上半年下滑幅度则达到近16%。

煌上煌核心收入来源为酱卤肉制品,2021年贡献了73%的营收。其次是米制品,贡献了17.71%的营收。剩余不到10%的营收来自包装、屠宰加工及其他业务等。

从销售模式来看,煌上煌约68%的收入来自加盟店,约9%的收入来自直营店。从2021年 以来,公司一直在收缩。2020年底门店合计达到4627家(345家直营店,4282家加盟店)2021年门店数量减少到4281家(307家直营店,3974家加盟店),今年上半年进一步缩减至4024家(289家直营店,3735家加盟店)。与此同时,单店收入也在减少。

半年报将营收下滑原因归结为疫情,称疫情影响下酱卤肉制品业务终端门店的单店收入一直未恢复、门店拓展速度不达预期,同时关店数量增加导致酱卤肉制品业 2022 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 16.28%。米制品业务在端午销售旺季受疫情影响,经销、团购、贴牌等销售渠道订单量减少,后期受疫情影响生产能力不足,最终使得米制品业务202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9.58%。

事实上,卤味休闲食品今年上半年普遍出现业绩下滑的现象。周黑鸭营收及净利润分别下滑18.8%及92%,绝味食品营收增长6%,净利润下滑80%。但是这两家公司2021年业绩都在增长,相比之下,煌上煌显得更脆弱。

对于卤味休闲食品来说,除了疫情影响人流量减少导致业绩下滑之外,另一个影响因素是行业竞争加大,近两年各家公司均在大力扩张,绝味食品加速开店,周黑鸭甚至喊出了冲击“万店”的口号。这个市场正变得越来越拥挤,一些初创品牌及休闲零食企业也在挤进这一赛道。

另一方面,不断上涨的客单价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费。#年轻人为何不爱吃鸭脖了#一度成为热搜话题,该话题下频率最高的回复就是客单价太高。

对于公司来说,涨价可能是迫于成本上升的压力,但是对终端消费的抑制作用也不能忽视。2021年在销量大幅下滑的背景下,煌上煌仍在涨价,其酱卤肉制品销售均价提升了11%。

对于煌上煌来说,这两年的收缩意味着前期激进扩张的失败,未来公司还会再次扩张吗?

 

本文转载自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作者:浪头饮食/ 郝显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