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咖啡下沉”浪潮初现:均价10元,县城店做到日营业额过万

晓夕 · 2022-08-25 14:45:42 来源:咖门

继“东北的幸运咖”干咖人和无锡的打工人咖啡之后,我在西南地区又发现一个平价咖啡样本:

它叫爵渴咖啡,主要在四川地区,已经开出30多家店,一半以上的店面能做到日销800杯,最高月营业额25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爵渴咖啡在县级城市能做到最高日销1300杯。

这个品牌是如何做平价咖啡的?县城咖啡,即将迎来一次浪潮?

图片来源:摄图网

01

最高日销1300杯

我发现一个“西南版幸运咖”

最近,我在四川、贵州等地区发现一个“西南版幸运咖”:5元咖啡、6元奶茶、2元冰淇淋,价格和“打破行业价格底线”的幸运咖非常相似。

相比已经开出超1000家门店的幸运咖,这个品牌有哪些不同之处?

先看店面风格:远远看见克莱因蓝的门头,整体蓝白为主,店内大面积留白,整体看起来简单干净清爽。

店内透明玻璃里的咖啡豆、设备清楚可见,网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很专业的配套设备,会给人更好的第一印象。”

再来看菜单,包含咖啡、茶饮、冰淇淋3大类,均价10元,整体性价比很高。

咖啡分为经典咖啡、气泡果咖,客单价在5~12元,均价10 元;

茶饮分为水果茶、奶茶,客单价在6-12元,均价9元。

冰淇淋分为脆筒、圣代和冰淇淋摇摇茶,价格在3-6元。

最后,看评价,在小红书、抖音、大众点评等平台上,网友直呼“个位数也能实现咖啡自由”,“西南咖啡界性价比天花板”。

爵渴咖啡的创始人崔晓蓉告诉,爵渴咖啡成立于2021年11月,目前在四川、贵州、西藏地区开出了35家店,最高日销杯1300杯,最高日营业额1.1万元,最高月营业额25万元。

平价咖啡这条路,很多品牌都在尝试,爵渴咖啡具体是怎么做的?

02

在西南做平价咖啡

这个品牌具体怎么做?

1、聚焦上班人群,提供“更便宜的咖啡”

爵渴咖啡门店多数分布在商圈、写字楼附近,并选择在7:30~8:00营业,符合上班人群的上班时间点。

“后疫情时代,消费收紧,一杯更低价的咖啡更符合上班人群的需求。”崔晓蓉说。

平价、实惠,是后疫情时代针对消费心理的突围。

此外,爵渴咖啡的店面以20~60㎡的小店为主,多是档口店。店型小,相对灵活,也增强抵抗后疫情时代开店风险。

2、2元冰淇淋引流,咖啡销售占7成

爵渴咖啡的菜单,3大品类涵盖全面,有经典咖啡、气泡果咖、水果茶、奶茶、冰沙系列、冰淇淋等咖啡和茶饮多个品类。

和其他平价咖啡品牌策略相似,爵渴咖啡也会利用低价引流思路,比如推出活动价2元的冰淇淋。

“冰淇淋、冰沙等系列可以为门店带来引流,但是门店销售还是以咖啡为主,占比7成以上,”崔晓蓉告诉我。

此外,在爵渴咖啡的菜单上还有一个特推系列,以咖啡为主,主要和时下比较流行的元素相结合,比如山茶花系列、水果咖啡等。

“品牌初期,利用茶饮、冰淇淋等品类相互引流,后期从多品类到着重咖啡饮品,是一个新品牌不断打磨出适合自己发展模式的必经过程。”崔晓蓉说。

3、上新频率快,有自己的爆品思路

崔晓蓉告诉我,爵渴咖啡的上新频率为一个月3款左右。

比如3月份,推出山茶花系列:春信·山茶拿铁咖啡、归夏·山茶气泡咖啡、暮绘·山茶美式咖啡,把咖啡和山茶花中加入气泡等元素,做了更深层次的创新。3款产品有不同的口感层次,再加上顶部山茶花花瓣装饰和山茶花杯贴,颜值超高。

今年在茶饮圈流行大桶装,爵渴咖啡也推出了1L装的“爵爵子水果茶”,金桔+柠檬+西瓜+百香果+凤梨等多种水果,客单价10.8元,被网友称为“这个夏天最值的水果桶”。

爵渴咖啡最近刚上新一款“爆炸番茄爵爵冰”,刚推出就被纷纷打卡,利用新鲜番茄和椰子水冰打成冰沙,顶部是一颗糖渍番茄,用的是今年很火的“一整个”卖点。

利用当下比较火的产品思路,并做出创新和性价比,对于平价咖啡来说也是一种破圈路径。

4、致力于供应链17年,为平价做支撑

爵渴咖啡所用咖啡都是云南咖啡豆,崔晓蓉认为,云南豆是咖啡行业的风向,“我们作为咖啡国牌更应该为云南豆站台发声,也希望中国的豆子和中国的咖啡品牌都能够一起传往世界”。

崔晓蓉还告诉我,她从2005年开始做奶茶咖啡供应链,这多年在奶茶和咖啡都已经沉淀出一些资源。

不少网友注意到“虽然爵渴咖啡性价比高,但是设备却看着很专业”,据崔晓蓉告诉我,爵渴咖啡的一套设备的成本价在8万左右。

“虽然我们定位平价,在小店模式、人工上做减法,但是在设备和咖啡的调性上不能输,提供一杯更亲民、专业的咖啡。”

03

下沉市场做平价咖啡

现在是不是好的机会点?

近两年,三四线城市迎来大爆发,一方面一些咖啡连锁品牌开始在三四线城市跑马圈地;另一方面很多三四线城市都开出了自己的咖啡小连锁。

往更下级的市场,县城,甚至是乡镇也迎来了一轮咖啡消费增长。

崔晓蓉告诉我,爵渴咖啡生意做得比较好的店面多在下沉市场,他们最高日销1300杯、日营业额过万的门店,就在县级市西昌。

此外,爵渴咖啡开在乡镇上的新都泰兴店和大邑安仁店生意也不错,能做到日销400杯左右。

“在乡镇开店一年房租只有2万元,最高日营业额能够做到6000+,平时也能做到日营收三四千。”崔晓蓉说。

无独有偶,在安吉县横山坞村有一家一亩咖啡,也能够做到日营业额过万,月营业额达到16万元。

一亩咖啡店主在小红书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县镇消费也许无法像一线、新一线城市那样日新月异,但城乡差异缩小、小镇青年消费水平提高,是值得抓住的机会。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脱城返乡”,很多小镇青年都曾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生活过,为县城小镇带去了咖啡文化的普及和消费需求的增长。

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经过蜜雪冰城、甜啦啦等茶饮品牌的市场培育,人们对于饮品的消费已经逐渐觉醒。此外,在县城、小镇生活的青年生活压力相对较小,可支配收入并不少,他们对生活也有更高的追求。

但不可否认,县城咖啡市场发展差异较大,咖啡荒漠地区还比较多。

咖啡发展好的区域,多集中在江浙沪以及东南沿海的一些县城(比如青田县),本身经济基础好,和潮流距离更近,人们更容易接受咖啡消费。

整体来看,下沉市场的消费升级,是一个相对长的周期。饮品觉醒较好的地区,用一杯价格亲民、品质较好的平价咖啡入局,或许是个不错的思路。

 

本文转载自咖门,作者:晓夕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