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火锅双雄”变难兄难弟

范建 · 2022-08-16 10:15:05 来源:斑马消费

就像约好了似的。14日晚间,海底捞和呷哺呷哺双双发布中期业绩预警公告,“火锅双雄”变成了一对“难兄难弟”。

2021年,它们亏损的闸门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关店止损、临阵换将,成为了统一动作。效果如何,尚待时间的检验。

巨亏

反复无常的疫情,持续冲击线下实体商业,餐饮行业受损尤甚。排队王海底捞也不堪其苦,呷哺呷哺自不必说。

图片来源:摄图网

根据公告,今年前6个月,海底捞(06862.HK)预计收入不低于167亿元,比上年同期的201亿元,减少17.0%左右;净利润预计亏损2.25亿元-2.97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0.97亿元。

公司分析认为,本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执行“啄木鸟计划”部分门店关停,以及受疫情影响,而发生的处置长期资产的一次性损失、减值损失等,合计2.55亿元-3.27亿元。据此推算,剔除以上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海底捞主营业务本身有微利。

在盈利预警公告中,海底捞还不忘向外界释放利好:随着疫情的缓和,6月以来,公司餐厅经营月度环比已明显好转。

再来看呷哺呷哺(00520.HK),规模远不及海底捞,亏损却并不比海底捞少。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收入约为21.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约29%;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的-0.47亿元相比,亏损大幅增加,预计在-2.7亿元至-2.9亿元。

公司将经营的恶化,主要归咎于受疫情影响,导致大部分地区的餐厅无法充分营业。公司在营城市116个,受影响的有92个,占比79%。其中,又以北京、上海、深圳、天津等一线城市受影响的程度尤为严重。

对此,呷哺呷哺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利用自身品牌优势,与餐厅出租方进行沟通,以寻求减租或免租。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呷哺呷哺仍不忘继续扩张。1-6月,新开餐厅21家,全年预计将新开100家餐厅。

过去,呷哺呷哺的重心在北方,导致运营布局失衡。公司计划执行“东进南扩”策略,未来3年,华东、华南将是重点扩张区域。

虽然,“火锅双雄”的业绩表现都不尽如人意,但受益于昨日港股餐饮、旅游等消费股整体表现活跃,海底捞早盘一度大涨近10%,股价创下1个多月以来的新高,最终以17.300港元/股收盘,涨7.99%,市值964.3亿港元。

同一天,呷哺呷哺的市场表现则相对温吞,全天成交仅1116万港元,以3.170港元/股收盘,微涨0.32%,市值34.43亿港元。

关店

火锅是中餐最易标准化复制的品类。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海底捞和呷哺呷哺,借助品牌和资本优势,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开店竞赛。

人算不如天算。2020年,疫情突如其来,给餐饮行业带来致命的打击。

海底捞和呷哺呷哺,不约而同地反思自身的扩张策略,并在2021年大动手术。

张勇好赌,他判断疫情会很快过去。即便在全民居家抗疫的2020年,在他的带领下,海底捞仍旧逆势扩张,全年新开门店544家,全球餐厅数量增至1298家。

随着门店的加密以及疫情对堂食的影响,当年,海底捞整体翻台率降至3.5次/天。要知道,2018年,海底捞的这一指标高达5.2次/天,要想吃一顿它家的火锅,需要长时间等位。

核心指标的大幅下降,仍没有引起海底捞的警觉。2021年上半年,公司继续新开门店近300家,门店总数接近1600家,翻台率则降至3.0次/天,三线城市甚至已跌破3。

海底捞的自我疗愈,是从掌舵人张勇的认错开始的。他承认,自己对情况的估计过于乐观,对趋势判断失误,“扩张计划盲目自信了”。

2021年11月初,海底捞给自己下了一剂猛药:推行“啄木鸟计划”,在两个月时间内,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的门店。受此影响,公司全年巨亏41.63亿元。直到今年,关店仍在持续。

在困境中,呷哺呷哺同样认识到,过去的扩张存在以餐厅数量为重心的问题,导致许多门店开在不当地点,未实现盈利,不符合品牌“高性价比”发展模式。2021年,公司削减229家亏损餐厅,同期,新开95家餐厅,期末门店总数1024家(841家呷哺呷哺、183家凑凑)。这一年,呷哺呷哺录得有业绩记录以来的首亏,亏损2.93亿元。

换将

2021年,对呷哺呷哺来说,无疑是伤筋动骨的一年。特别是人事上的重大变动,让公司深陷争议。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年4月,餐饮行业金牌经理人、凑凑火锅CEO张振纬离职,让凑凑的发展、呷哺呷哺的第二增长极变得扑朔迷离。

很快,有消息传出,张振纬已拿到红杉资本1.5亿元天使投资,将在餐饮行业自行创业。当年底,他一手打造的“谢谢锅”横空出世,火锅界又多出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正当外界对张振纬的离开表示惋惜之时,呷哺呷哺再度出手,罢免更换公司董事兼行政总裁赵怡,资本市场一片哗然。公司创始人贺光启董事会主席、CEO一肩挑。

解除及罢免赵怡相关职务的理由是,集团若干子品牌表现未达董事会预期,其管理方式和理念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存在重大差异,其继续参与公司管理,不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最佳利益。随即,赵怡通过一封公开信予以反击,称是因为在公司治理上存在不同意见,触碰了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会主席贺光启的利益,导致双方交恶。

入职呷哺呷哺之前,赵怡曾在百事、联合利华、索尼爱立信以及麦当劳等跨国企业,有过20年的会计、企业融资以及业务管理经验。2012年11月,贺光启力邀她出任呷哺呷哺首席财务官,是公司上市路上的重要功臣之一。

最终,双方闹成这个样子,太不体面。

相较之下,海底捞的人事变动则是一气呵成。

2021年8月,公司创始股东施永宏、舒萍(张勇之妻)双双卸任董事职务,一批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获委任为新的执行董事。

今年3月,张勇卸任公司CEO职务,将权杖交予43岁的“最牛服务员”杨利娟,并委任36岁的李瑜和38岁的王金平,分别担任中国大陆地区首席运营官、港澳台及海外地区首席运营官,成为杨利娟的左膀右臂。

贺光启的集权和张勇的分权,暂无法判断孰优孰劣,最终结果会说明一切。

 

本文转载自斑马消费,作者:范建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