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半年十家餐饮企业冲刺IPO,疫情加速餐饮企业资本化

詹丹晴 · 2022-07-21 10:00:14 来源:南都湾财社

冲刺上市的餐饮企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热闹。

今年以来,申请IPO冲刺资本市场的餐饮企业达到了10家,其中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内地餐饮企业有8家——七欣天、乡村基、杨国福、捞王、达美乐、绿茶、上井、特海国际,覆盖火锅、中式休闲餐厅、中式快餐、西餐领域。另外有两家中式快餐老乡鸡、老娘舅向A股发起冲击。南都湾财社记者调查发现,过去25年来,本土餐饮企业上市热情并不高,截至目前,在A股挂牌上市的餐饮企业屈指可数,仅有4家,港股餐饮概念股有51家,其中,只有8家是内地餐饮企业。今年开始,餐饮企业为什么扎堆申请上市?过去2-3年,多家餐饮企业上市后遭遇了股价破发、市值缩水的情况。如今,这轮“资本新手们”闯关二级市场,能否改写这种局面?

头图来源:摄图网

拟上市企业最年轻也有12岁

这些排队等待上市的餐饮企业并非是年轻的新消费品牌,他们的成立时间都比较早,多数实现门店连锁化并且具有一定的规模。

最年轻的捞王是2010年在上海成立的,主打粤式火锅,门店数量在去年达到150家。主打川式快餐的乡村基最“年长”,1996年就在重庆创立,2021年的门店数量有1145家。特海国际虽然是从1994年创立的海底捞分拆出来,但是其海外首家门店是2012年开设的。

门店数量最少的是日料餐厅上井,去年的门店规模也达到了45家。门店数量最多的是杨国福,2003年在哈尔滨开设了首家门店,2021年其门店总数已经达到5759家。不过,和其他餐饮企业以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不同,杨国福主要是加盟店。

老乡鸡的营收规模在这10家拟上市的餐饮企业中排名第一,2021年,该公司营收达到43.93亿元。同期,绿茶、特海国际的营收超过20亿门槛,分别为22.93亿元、20.99亿元,而达美乐、老娘舅、捞王超过10亿门槛,分别为16.11亿元、15.25亿元、13.00亿元。对比来看,只有上井的营收规模相对较小,仅3.6亿元。

乡村基、七欣天、杨国福的财务数据目前只更新到2021年9月,但截至2021年9月,乡村基的营收超过30亿门槛,达到34.24亿元,七欣天、杨国福的营收规模超过10亿门槛,分别为14.8亿元、11.63亿元。

不过,杨国福的经营效率最高。截至2021年9月,其净利润率高达17.37%,七欣天的净利润率为11.62%,乡村基只有4.76%。就2021年全年来看,上井、绿茶、老娘舅、老乡鸡、捞王净利润率也都在10%以下,分别为8.78%、4.97%、4.12%、4.07%、1.07%,而达美乐披萨、特海国际净利润率分别是-29.24%、-48.4%。这或许与达美乐披萨、特海国际过去三年持续亏损有关,2019年-2020年,达美乐累计亏损约9.27亿元,特海国际累计亏损约16亿元。

疫情加速餐饮企业资本化

冲刺上市的餐饮企业从来没有像今年这般热闹。

南都湾财社记者统计发现,自1997年西安饮食登陆A股以来,A股和港股的内地餐饮企业仅有12家。

过去这五年时间,上市企业屈指可数。2017年绝味食品和广州酒家上市。2018年只有海底捞1家在港交所挂牌。2020年,九毛九、同庆楼、巴比食品三家餐饮企业上市。2021年,餐饮企业上市可谓创下最高纪录,但也仅4家,千味央厨、奈雪的茶、味知香、海伦司分别在港交所、上交所挂牌,而蜜雪冰城接受广发证券的上市辅导,拟在A股IPO。

“以前上市的餐饮企业非常少,是因为大多数传统的餐饮企业并非连锁制的,规范性、可持续性盈利能力存在问题,”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

但另一种观点认为,餐饮企业本身现金流压力较小,更无需研发创新等成本,因此对于资本的需求并不大。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贾国龙就曾直言,“没有疫情,我们觉得餐饮是个现金流行业,自己做生意、挣钱,然后再发展自己,没问题。”

然而,疫情反复,连续冲击下,餐饮企业艰难求生。国家统计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432亿元,同比下降0.7%。按消费类型分,餐饮收入20040亿元,下降7.7%,其中4月份降幅最大,下降幅度达22.7%。“大大小小的餐饮店都面临着资金紧缺的困境,虽然我们也寻求以外卖、自提等方式积极应对,但门店租金、平台费用、员工薪酬等成本支出,依然压力巨大。”一家餐饮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受此影响,就连曾经放话说“永远不上市”的贾国龙在疫情之后也改口称,西贝已决定上市,正在寻找合适的时间和资本。

数字化转型助力餐饮业合规发展

“现在筹划上市的企业基本都拥有自己的中央厨房,可以标准化、工业化运作,可复制性强了很多。”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这些企业看起来是扎堆上市,实际上只是它们各自条件成熟了,它们本身在疫情之中就是率先跑出来的餐饮企业。”

“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让我们此前财务管理不透明等合规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前述广东餐饮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疫情改变了大家的消费习惯,我们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识别、移动支付等技术,从点单、支付到开具发票等一系列流程实现了一站式、数字化管理,操作流程也更加标准。另一方面,对供应链、单店财务状况的监测,也都实现了标准化管理,这令餐饮行业的整体操作更规范化,也更便于复制、连锁化扩张。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联合美团共同编撰的《2022年中国餐饮加盟行业白皮书》显示,从2019年到2021年,中国餐饮市场连锁化率从13%提高到18%,两年增长了5个百分点。在数字化管理工具的支持下,一些地方的优秀中小餐饮经营者也开始探索小规模连锁的经营模式,以求在疫情后进一步扩大门店优势。

方正证券研究所董事、大消费组组长、首席分析师刘畅则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对于头部餐饮企业而言,他的单店模型打磨得比较成熟,同时,他们也看到了餐饮连锁化  的趋势以及随之带来的资本回报,所以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完成全国化、连锁化的布局。

南都湾财社记者从各家拟上市企业发布的招股书了解到,除了主阵地在海外的特海国际,筹备上市的9家企业,多为区域性餐饮企业,能够实现全国化布局的只有杨国福一家。这些餐饮企业上市募集资金的主要用途,就是为加速门店扩张提供“弹药”。绿茶餐厅计划用募集资金在未来3年内开店219家;达美乐未来两年计划开店120-180家;七欣天预计未来三年累计开店270家。

多家餐饮企业遭遇上市破发

但不容忽略的是,今年上半年,港股新股IPO数量创下历史新低,同比下滑了40.91%至26支,募集金额同比也下滑了90.86%,而且多数新股上市遭遇破发。尤其是餐饮股,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似乎兴趣不高。

南都湾财社记者统计发现,半数的内地餐饮企业在港股遭遇上市破发,包括奈雪的茶、百胜中国、呷哺呷哺、上海小南国,其中奈雪的茶上市当天股价大跌13.54%。除了九毛九外,内地其他餐饮企业目前市值均较上市首日大幅缩水,上海小南国、味千中国、奈雪的茶市值缩水幅度分别高达91.01%、86.93%、64.21%。

疫情对餐饮企业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影响颇大,海底捞、呷哺呷哺疫情前在港股上的表现并不差。上市首日,海底捞的股价为17.82港元,2020年1月20日涨至35.12港元,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港元,但今年7月18日,其股价下降至16.06港元。

与港股相比,餐饮企业在A股上的表现相对稳定,4家企业在上市首日均录得增长,其中全聚德、广州酒家还因涨幅过大一度停牌。目前,除了全聚德外,其他三家企业的市值均较上市首日录得增长。

对于港股市场的低迷,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指出,餐饮企业在疫情期间承受巨大的经营压力,投资者对于餐饮企业恢复业绩稳定、甚至出现增长的预期持负面判断。刘畅则认为,“餐饮需要及时根据消费趋势去变化,是一个需要持续自我突破、自我创新的行业。上市不是餐饮企业的终点,而只是一个起点。一些餐饮企业上市之后远期愿景难实现,再叠加疫情影响,就可能导致股价低迷。”

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如果企业在发展不是特别稳定的情况下,为了抢占“第一股”的名号去上市,资本市场很可能不会买单,而且还容易暴露出许多问题,它的市值就会慢慢地不断缩水,“上市之后,餐饮企业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关注,对它的要求自然也会更高。”

A股港股上市充满不确定性

这些排队上市的餐饮企业今年下半年能否顺利上市,仍有很多不确定性。

想要叩开A股大门并不容易,过去,在A股挂牌上市的餐饮企业只有5家。此前,俏江南、狗不理、九毛九都曾试图冲刺A股,均没有成功。最近一家登陆A股的餐饮企业同庆楼,2016年6月就递交了招股书,最终在2020年7月才挂牌上市。现在,老乡鸡、老娘舅同样把上市地点定在A股,前路充满挑战。

“A股上市的门槛较高,对企业的发票、财务、卫生安全等要求比较严格,港股相对较低。现在餐饮企业选择冲刺A股,主要是财务规范度、餐厅标准化程度在不断提升。”刘畅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老乡鸡、老娘舅这两家中式连锁快餐的区域模型已经打造得比较成熟,供应链能力、管理能力也比较强。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能够较好地实现全国化布局和发展。“至于能否顺利上市,还要看这两家公司为上市做的前期准备是否充分。”

王骥跃表示,老乡鸡、老娘舅标准化程度高、可复制性强,上市希望比较大。“但是,老乡鸡和老娘舅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消费群体,扩张性不是特别强,未来在成长性上可能有诸多挑战,上市前景具有不确定性。”

港股市场看似热闹,但自2021年9月海伦司挂牌上市以来,还没有新的餐饮企业登陆港股。

绿茶第一次递表是在2021年3月,也是目前排队的餐企中最早申请IPO的。在经历了两次招股书失效后,今年4月,绿茶再次递表并顺利通过聆讯。不过,绿茶至今没有敲定上市时间。近日,七欣天的上市状态也变为“失效”。

对此,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绿茶通过聆讯而不上市,很大程度是因为招股状况不理想,可能无法募集足额资金,存在二级市场的负面反馈。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上市状态改为“失效”并不代表七欣天放弃上市,按照港交所的上市机制,七欣天需要补充新一期的财务数据。

对于今年下半年港股市场是否会回暖,餐饮企业是否能顺利上市,沈萌表示不乐观。沈萌指出,港股市场目前的主要指数与内地经济形势紧密相关,因此受内地经济趋势影响,港股市场翻身回暖的可能性不大。

王骥跃同样认为,今年港股市场整体资金向其它市场流出,“整体经济环境、金融环境还处于一个不稳定的状态,在没有稳定预期的时候,下半年,相当一部分资金还是会先回避风险,趋向保守。”

焦点

加盟模式会否

成为杨国福们的软肋

南都湾财社记者留意到,在闯关二级市场的餐饮选手中,出现了以加盟制为主的餐饮独苗——杨国福。与此同时,正在接受上市辅导、准备在A股上市的蜜雪冰城同样主打加盟。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目前,在A股和港股挂牌上市的餐饮企业几乎都是采用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排队等待上市的老乡鸡、乡村基的上千家门店,都是以直营店为主,重资产拓展,只有少量加盟店。

百胜中国是国内少数采用特许经营模式的上市餐饮公司。不过,“西式快餐的标准化程度较高,总体风险控制得比较好。”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特许模式的经营门槛较高,对资金、经营实力都会有较高要求。以百胜中国旗下餐饮品牌肯德基为例,“目前只对机场、景区、高校、科技园等开放特许经营”,肯德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一家店的投资资金约300万元,而且还要求特许经营商必须在2-3年内开店10家。

对比来看,杨国福的加盟费用则要便宜很多。据杨国福官网显示,在省会城市,加盟一家杨国福,加盟费用、设备费用、培训费用约44万元,县级城市及乡镇则是19万元。

受益于低门槛的加盟制度,杨国福和蜜雪冰城扩张迅猛,2021年杨国福在全国开店5759家,主要分布在二线城市。截至2021年10月,蜜雪冰城在全球的门店数量已经突破2万家。

不过,“目前资本市场对采用连锁加盟制度的餐饮企业并没有特别看好,因为加盟经营模式很容易在经营管理上出现问题,从而导致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特别是中式快餐、小吃标准化程度相对较低。”汪洪栋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杨国福上市之后的表现,现在很难判断。

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同样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A股的监管会比较严格,蜜雪冰城的加盟模式以及这种模式下潜在的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在上市过程中被问询,短期内想要上市比较困难。

 

本文转载自南都湾财社,记者:詹丹晴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