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味千拉面留不住客

陈晓京 · 2022-02-04 15:25:36 来源:斑马消费

当遇见小面、陈香贵、五爷拌面等新兴品牌接连出圈,面条赛道竞速者越来越多、开店越来越快,老牌拉面品牌味千拉面的处境异常尴尬,生意日渐冷清起来。

在去年上半年扭亏之后,第三、四季度的经营状况接连下滑。到底是爱吃拉面的人少了,还是骨汤拉面再也难留住客?

1 再现经营疲软

究竟是吃面的人少了,还是自身揽客乏术?日前味千中国(00538.HK)披露,2021年第四季度,再陷经营疲软,该季度同店销售及餐厅业务销售同比分别下降14.7%和12.7%。

2021年上半年,公司刚从疫情影响中走出来,一举扭转上年亏损局面,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46.37%和145.39%。同时,同店销售、餐厅业务销售增速两个单季度均保持10%以上速度增速。

不过,从第三季度开始,以上两项指标同比开始下降,第四季度降幅再度扩大。

去年上半年公司业绩扭亏,很多人猜测是新启烧烤业务的贡献。去年初,公司透露计划在上海开设30家烧鸟店,正式在烧烤赛道掘金。据公开报道,味千烧鸟店主推烧鸡肉等,同时保留拉面产品,客单价在55-60元。

作为一家专注骨汤拉面产品的企业,菜单上增加烧烤产品无可厚非,曾被视作提振业绩的一种手段。不过,公司财务报告中对烧烤业务经营状况鲜有提及。

味千拉面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已20多年,随着消费者消费习惯的变化,可选择品类逐渐增多,味千也作出了不少改善,比如对门店升级,还用熊本熊作为IP主题设立新店等。这些动作都没能拉回流失的消费者。

2 拉面不香了

味千拉面最早是在香港铜锣湾一带为的哥提供的快餐产品,1997年进入中国内地,靠着大骨熬汤的拉面产品定位迅速走红。

2007年,味千在中国内地开店超过百家,顺利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为数不多的主营面条的餐饮上市公司。

彼时,创始人潘慰身价陡增,上市当年即以60亿港元财富登上胡润餐饮富豪榜,成为内地餐饮女首富。2010年,公司已在中国开店508家,潘慰提出3年门店增至1000家。

不料次年流年不利,骨汤造假事件爆发,公司触及食品安全红线,名誉顷刻扫地。2011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0%以上。在此之后,公司走上了下坡路。

从2012年开始,前财务总监刘家豪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2600万港元,直至2018年案发,将公司内部治理的混乱状况置于公众视野之下。

在此期间业绩波动频繁,公司寄希望于对外投资来提振。2015年,公司先后投资百度外卖和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两年后,百度外卖转让,公司录得净亏4.87亿元;2020年,因为江苏鸿轩未能对赌回购股份,导致确认减值损失6130.6万元。

投资不利拖累公司业绩。2018年至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5.51亿元、1.56亿元和-0.78亿元。

压力之下,公司加速关店。门店规模从2019年的799家降至2020年的722家,2021年上半年再减少门店27家至707家。

3 被资本抛弃

2021年,面条突然成为一门好生意,市场上崛起了和府捞面、遇见小面、五爷拌面及陈香贵等新兴面条品牌,高瓴、碧桂园创投、绝味等纷纷入局。初步统计,短短一年间,就有10亿元以上资金进入这一领域。

而面条界的老人味千,只能眼睁睁看着后来者快速蚕食面条消费市场。

在和府捞面店里可以看书;遇见小面对重庆小面大力改造……味千这碗卖了20多年的拉面里,除了骨汤还有什么?

在逼仄的瓶颈期里,它没有像九毛九孵化出网红品牌太二酸菜鱼,也没有走出广西螺蛳粉、湖南霸蛮米粉的新路子。

过去味千拉面的拥趸快速离去,翻台率可以说明一切。

2010年,味千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翻台率分别为6和5.1,去年上半年,变成了3.87和3.2。

味千拉面逐渐失势,与决策层的老化不无关系。

自公司1995年创立以来,潘慰手握大权,既是公司实控人又身兼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和行政总裁数职,如今已有66岁。她的胞弟潘嘉闻2007年起任执行董事,负责市场推广,已有65岁;重光克昭2007年任职公司执行董事,如今也在53岁左右。独立非执行董事路嘉星、任锡文、王金城3人年龄均在60岁以上,且路、王二人已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年以上。

随着业绩疲软,公司股价已从2011年高位12.80港元/股,跌至昨日收盘1.23港元/股,市值仅剩13.43亿港元。

  • 收藏

写评论

1 条评论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