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百亿热钱涌入咖啡赛道,供应商营收翻5倍

王琳 · 2021-11-23 10:44:29 来源:Tech星球

热潮沿着产业链层层传导,咖啡上游的厂家们正赚得盆满钵满。

本文转载自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

年轻的中国消费者们,正对一种香气馥郁的苦涩液体上瘾。仅仅今年上半年,他们就喝掉了超过6万吨咖啡豆,这些豆子许多是来自于南美洲国家巴西。

在咖啡赛道迅速崛起的瑞幸,使用的阿拉比卡咖啡豆正是产于此。这家创立仅4年的企业调配的咖啡比星巴克偏甜。起初,一些资深咖啡爱好者对这种味道嗤之以鼻,但没曾想,恰好是这种“不纯正”的味道击中了国人的味蕾,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图片来源:摄图网

现在甚至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中国的咖啡市场:几乎每个月都有至少20家咖啡店新开业;仅仅9个月,风险投资人为这个赛道注入了46亿元资金;一家咖啡豆厂家今年4月产出了最后一批豆子,5月初已经售罄。

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热潮沿着产业链层层传导,工人们不得不三班倒来满足不断膨胀的市场需求。这种非正常作息为他们带来的,除了眼里的红血丝,还有一次性发放的大几千块奖金。这相当于他们一个多月的工资。

一颗颗咖啡豆子被他们清洗、烘焙、打包,然后被运往大城市的咖啡店,丰盈了人们味蕾的同时,也填满了供应链的钱包。最终,供应链厂商比资本和品牌方都更早尝到了赚钱的味道。

至于赚了多少,这是个不容探听的秘密。

01.“翻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这两年生意很好做吧?”“也还行”,老李用近乎平淡的语气回答Tech星球。

年近40岁的老李深谙财不外漏的真理。他经营着一家饮品的原材料工厂,是瑞幸和“一点点”等多家知名饮品的供应商。

老李是瑞幸咖啡的忠实拥泵。去年,瑞幸财务造假风波,让整个资本市场为之震荡,但老李很淡定:他坚信瑞幸是不会倒的。理由是咖啡是暴利生意,依靠为瑞幸提供珍珠、果粒等原料,仅仅一年他已经赚了几千万。

到底赚了几倍呢?“反正不少。”老李不愿意给出具体数字。

不出意外,今年他的生意会更红火。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数据显示,与全球平均2%的增速相比,中国的咖啡消费正在以每年15%的惊人速度增长。

△图片来源:摄图网

资本更是对咖啡品牌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叫得出名字的咖啡品牌,几乎都获得了不菲的估值:半年融了4轮的Manner,估值已达180亿;两年半融了5轮的三顿半,估值45亿;同样两年半融了5轮的时萃,估值也达到了50亿。

几乎产业链上的所有玩家都嗅到了热钱的味道。

在国内,云南是咖啡的集中产地,但因为数量有限,咖啡品牌的生豆供应更多靠进口。2021年1-6月,咖啡豆进口量同比增长104.3%,为6177万千克,进口总额为2.38亿美元,同比增长76%。

一位店主感叹,开了四年店,第一次接到咖啡豆涨价的消息。这是需求暴增,加上巴西产量降低的双重影响。一位行业人士称,今年生豆的价格大概上涨了三四成。

但这并不影响市场的热情。一家咖啡豆厂家今年4月产出了最后一批豆子,在5月初就已经售罄。

△图片来源:摄图网

伴随着需求的暴增,基层销售人员的KPI水涨船高。一位销售人员向Tech星球表示,今年自己的KPI是完成过亿销量,这是去年的两倍还多。为了完成业务目标,他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飞了8个城市。

“翻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一位咖啡豆供应商表示,他们在2020年取得了十来家国际、国内著名品牌商的合作,他们今年营收已经翻了5倍。

为了完成上游的订单,员工队伍已经增加了60%左右,公司实行两班倒制度,但依然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单子太多了,以前我们现在的生产能力,一天三班倒也就能干4000吨,因为限电和生豆供应紧缺等因素,根本做不过来。”上述供应商向Tech星球坦言,这就好像到嘴边的鸭子飞走了一样可惜。

02.吃到更大块的蛋糕

为了避免这种可惜再次出现,厂家的解决方法是扩产能。

一位供应链厂家正在建设自己的二期工厂。起初,他们的规划是二期的年产能是6000吨,后来数目直接翻倍。

任何企业都想上下游通吃,这样才能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一家供应商原本只有生豆的加工产线,明年他们打算新增烘焙产线以及椰子粉产线。

扩张的一大隐患是一旦市场需求没有这么大,投入的时间、资源和资金都有急速贬值的风险。尤其是中国最大的新咖饮品牌瑞幸咖啡目前已经建设了两个烘焙工厂,一个在屏南,一个在厦门,他们的年产能都达到了3万吨。

△图片来源:瑞幸咖啡官方微信

“咖啡产业在全球来说是大品类,但是在中国来说是小品类。”天际咖啡李鹏告诉Tech星球,“国内咖啡供应大部分还集中在一些头部企业,比如顺大、天际、立宇、桥升、开展这几家。”

3万吨的产能对国内咖啡供应厂商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在国内,产能达到千吨的工厂屈指可数”,李鹏介绍说。上文提到的顺大烘焙年产量超过10000吨。

国内最大豆粕电商平台创始人刘云表示,一个拥有200家店的咖啡连锁品牌一年可以消耗200吨豆子。照此计算,门店总数为5259家的瑞幸,一年消耗的咖啡数量为5259吨,这远远低于目前它自建工厂的产能。

一个合理的猜测是,瑞幸很有可能为其他品牌提供生豆加工服务。

这吃走了部分供应链的生意。

但不少供应商表示,其实没必要过度担心。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咖啡市场规模突破3000亿元,预计2025年可以达到1万亿元。

今年上半年咖啡豆进口量同比增长104.3%,为6177万千克,如果下半年维持不变,全年进口的咖啡豆就有超12万吨。除去瑞幸烘焙工厂,依然有巨大的缺口。

同时,从生豆到消费者口中需要8-9个环节,而瑞幸也只涉足了烘焙。

△图片来源:摄图网

蛋糕还有很大,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吃到它。因此,扩大产能是如今大部分工厂的第一要务。

迅速扩张考验人员、管理和资金。“其实生产、质量管理不是我们最头疼的事情,我们最大的压力是资本的不确定性”,一位厂家负责人称。

过去9个月的融资热潮中,很少听到任何一家咖啡供应商完成了融资。

投资供应链企业,是彻彻底底的长期主义。这对于追求短期内利润最大化的风投机构来说,是万万不能碰的生意。

一位国内头部供应商厂家告诉Tech星球,他们从今年3月开始融资,至今还没有close。

03.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

咖啡生意看上去朝气蓬勃,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赚到热钱。

业内人士向Tech星球分享了一个案例:云南某工厂直播卖挂耳咖啡,直播爆火,一下子卖掉了5万盒。但是后期因为工厂产能不稳定,导致迟迟交不上货。

这是国内大部分中小厂的现状。

在国内,厂家需要备很多货,各种各样的豆子,当市场没有足够多的订单时,是否有足够多的资金备货是第一个考验。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其次,在生产过程中,由于各家需求不一样,拼配豆的比例不一样,导致一些原料容易造成积压。倘若没有足够多的品牌方,积压的结果只能是扔掉,恶性循环。

还有一个考验是产能。当企业自动化程度不高的时候,生产效率是底下的。只有产能极大,才能提高生产效率,才可能规模化。

所以这些都指向一个要素:资源。

首先是资金,一个产能在千吨的咖啡烘焙工厂,动辄占地几十亩。

其次是人脉。一位财富自由的老板在几年前涉足咖啡生意,因为找不到懂行的人,工厂一度濒临破产。今年,他们挖来了在饮品行业有10多年经验的业内人士,终于喘了口气。为了留住他,老板给予了部分股份。

但是在咖啡热潮下,大厂吃肉,小厂也是可以喝到汤的。

“一些小厂可能也赚到了钱,但是他们更多的是赚个差价,网红店一个月烘个20多斤豆子,30多斤豆子就了不起了”,一位业内人士称,“大品牌是不会选择他们的。”

最终的结果是,资源向头部厂家集中,这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