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资本爱上拉面,为何?

王小豪 · 2021-08-26 11:09:59 来源:盐财经

餐饮似乎并不存在教培行业的某种风险,至少,一碗普通的拉面很难让人联想到“社会焦虑问题”。

2020年,也许是教培行业发展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一年。经过多年的开拓,这已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诸多参赛选手竞相登场,尚未形成具有垄断态势的巨头,一切都欣欣向荣,不断书写着新的财富故事。

这份火热也传导到了资本市场,风投们竞相追逐着教培机构,顶级资本也纷纷参与到这场盛宴之中,为其注入源源不断的热钱。

仅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总额就已超千亿,比过去5年的总和还要多。头部教培机构获得的资金最多,几乎占据了总投资的7成。作业帮就曾获得红杉中国先后5轮总共超29亿美元的投资,腾讯则为猿辅导掷入26.6亿美元,大家都在押注一家巨无霸企业的诞生。

腾讯因收购猿辅导涉嫌垄断被罚50万

然而,扩大的不止市场规模,还有民众愈发高涨的教育成本与不断发酵的教育焦虑。这刺激出了一个巨大的教育市场,激励着更多企业投入其中,但同时也将教育商业化的负外部性最大化的激发出来了,使教育成为了压在民众身上的一块巨石。最终,在巨大的繁荣之下,教培机构迎来了史无前例的严厉监管。

万亿级的火热市场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瞬间冰封。

政策压力下,教培机构纷纷转型自救,不少K12教培机构开始转向成人教育与素质教育,新东方甚至打出了培训家长的口号,颇有些黑色幽默。与此同时,风投们豪掷千亿的资金,面临着血本无归的黯淡结局。

1 曾经的“一拍即合”

风投青睐教培行业的原因有很多,但其内在的商业逻辑无疑是根基。

曹家和是一家深圳教培机构的负责人,在这一行已经浸润十余年。这十几年,他见证了太多的暴富故事。

1月16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通报部分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开展培训查处情况,数家培训机构被关停

“只要你教得好,几乎没有不赚钱的”。

在曹家和看来,教培机构与资本的联合,是一个情理之中的事情。

对资本而言,教育市场规模庞大,学生源源不断,如果经营得当,这将是一门永续的生意。此外,开一家培训班,从最简单的要素来讲,只需要几间教室和几名老师就可以了,成本易于把控,付费上课的盈利模式也相对简单清晰。

与此同时,近些年教培行业逐渐由新东方的“名师模式”发展为学而思的“标准化教学”,以“干掉教师”为目标的教研体系被赋予了关键性的地位,统一的教材与课程内容缩减了授课人临场发挥的空间,教师的重要性逐渐降低。

这在根本上保证了教学质量的稳定性与延续性,使教师不再成为教培机构运转的关键一环,教师成为了宣讲课程内容的“耗材”。教培行业由此打通了一条标准化、规模化的经营模式,而这恰好是资本最喜欢的生意。

对教培机构而言,利润的增加有赖于广开门店以容纳更多的学生,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能够产生规模效应,降低运营风险,这对资金的需求十分巨大。

此外,由于行业竞争激烈,营销成为了企业成败的关键。回顾去年的暑假档,猿辅导、学而思网校和作业帮等头部教培机构,纷纷拿出数十亿资金用于营销,试图通过“烧钱”的方式打击竞争对手、获取市场垄断地位。

如此大的资金消耗,没有资本的支持是难以为继的。正因这些原因,教培机构与资本的合作一拍即合,整个行业也走向迅猛发展的道路。

2 资本爱上拉面

类似的故事,也正在餐饮业上演。

马记永,一家开业不到3年的拉面品牌,已经得到了包括挑战者资本、险峰资本在内的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红杉资本更是递出了高达10亿估值的投资意向书。与它同样是拉面品牌的陈香贵与张拉拉的情况也类似,都获得包括顺为资本、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过亿元的融资。

霎时间,一向高冷的风投机构,纷纷向一碗拉面抛出了橄榄枝,甚至有投资人公开表示“中国的麦当劳、肯德基就是拉面”。

这让人想起了“中国的星巴克”——奈雪,短短五六年的发展,奈雪已经成为百亿市值的上市企业。珠玉在前,无疑,资本也期待着拉面界的麦当劳的诞生,能够撑起一家百亿甚至千亿级的企业。

(来源:奈雪的茶招股书)

风投们为什么会把目光转向餐饮业?

一位私募机构的业内人士向南风窗记者表示,这一轮新餐饮投资的热潮,背后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互联网行业的整体低迷。

互联网企业的发展逐渐接近天花板,已是业内人士心照不宣的共识。以流量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移动互联网,随着流量总量的逐渐探顶,其想象空间已接近极限。

存量时代,互联网巨头们已不停留于深耕某个领域,而是纷纷选择跨界发展的方式,构筑更宽广的护城河。

就在前不久,抖音在APP上内测“心动外卖”功能,这与早前推出的“心动餐厅”、“抖音吃喝玩乐榜”一道,共同构成进军本地生活服务的又一板斧。

字节跳动进军外卖行业,抖音内测“心动外卖”

一方面,这是互联网巨头才有资格玩的财富游戏,是其雄厚实力的彰显;同时,这也将悬在互联网企业心中的生存焦虑暴露出来。如果说这些都还只是先知者的未雨绸缪,那么今年中概股的破发潮,则以真金白银的方式极大地刺激了资本市场。风投们在面对互联网创业者时,明显变得更谨慎了一些。

无处可去的天量资金,不得不转向其他标的物。

早年的餐饮公司,对资本其实并不热衷,许多餐饮公司作为现金奶牛,占据一片市场空间默默耕耘,并没有拥抱资本的积极性。而餐饮业本身相对较重的资产特征、较低门槛准入的行业特点、过于依赖区位的获客模式以及非标准化的商品及服务,也使资本对其敬而远之。

但是这种情况正悄悄发生变化,过去半年,餐饮业的投资额相较2020年已经翻了一倍,餐饮业占投资总额也已上涨了数倍。

最近受到资本青睐的马记永、陈香贵和张拉拉们,是从拉面这一细分领域诞生的新贵。

然而,资本并非青睐所有的餐饮企业,其看中的“新餐饮”具有的一些共同特征,是传统餐饮企业所不具备的。

就拿这一轮受到热捧的拉面品牌来说,马记永、陈香贵与张拉拉这三家品牌,在血统上与兰州本土的牛肉面品牌没有什么关联,它们都是诞生在上海的年轻企业。

走进马记永,以蓝色为主打的设计美学与简洁明亮的店面设计,很难使人将它与街边乱糟糟的拉面馆子联系在一起,开在购物中心里的选址策略,也令消费者将其与廉价、脏乱的路边摊区别开来。

从菜品角度来看,马记永的菜品种类十分简洁,只有数十样,围绕着牛肉面、牛羊肉和甜品展开。削减了传统的拉面馆常有的炒饭、炒面等品类。与此同时,马记永的单价则高出不少,一碗“大片牛腱子牛肉面”的价格为29元,是兰州本土连锁品牌“东方宫”的一倍。

这些新特点,共同指向了检验连锁餐饮的金字标准“单店模型”。高客单价、中央厨房加上标准化的供应链,是单店模型成型的秘诀。

3 万物皆可“复制”

开进购物中心,提高品牌辨识度,是通过消费升级获取更多利润的手段;减少菜品种类,有利于规范供应链,降低管理成本;同时,也便于将制作环节挪至工厂,降低人工端的重要性,便于打造标准化的经营模式。一旦单店模式走通,便迅速通过杠杆高效复制,赚取更多利润。

这条路上,曾出现了海底捞这样的餐饮业神话,马记永等拉面品牌作为后辈,也正在这条路上进行探索。

拉面作为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物,已具有广泛的认知度和参与度,消费者学习成本低,本身是一种强刚需。作为餐饮业子品类,拉面馆本身就具有现金流稳定、资金回报快的特点。

当出现马记永这样注重打造品牌,具备标准化与规模化野心的企业时,资本看到了其背后的千亿市值空间,再加上热钱无处可去的现状,风投转身联手拉面馆,也就不足为奇了。

选择这种发展模式的马记永们,无疑也要走上海底捞、奈雪等企业走过的道路,尽可能地提高单店利润,打造标准化与流程化的经营模式,然后寻求快速扩张,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这无疑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

双方的一拍即合,恰似教培机构故事的翻版。不一样的行业,不一样的产品与服务,在标准化与规模化的经营方针上,找到了共同点。

前述业内人士表示,新餐饮的迅猛发展,其实也是“互联网思维”+的产物,餐饮并不被当做餐饮,而是被视为消费品来看待。

疫情期间,兰州拉面、黄焖鸡、米线、过桥米线曾推出“团结套餐”

“背后的思路很不一样,一个赚的是产品本身的钱,一个赚的是产品背后体系的钱。”

风投的天职是寻求资本最大化的增值,从教培到拉面,风投的喜好,一览无余。

无论是哪种行业和商品服务,风投都是在行业的标准化与规模化模式打通之后进入,再助力行业走向高速发展。

如果没有这种标准化与规模化的路径,教培机构也许仍会作为义务教育的补充而存在。但走通了这一道路的教培机构,在巨量资金的加持下,成功地裹挟了全民的教育焦虑,以提高整个社会的教育成本为代价,赚取巨额利润,并最终倒在了公共利益的红线面前。

餐饮似乎并不存在这种外部性风险,一碗普通的拉面很难让人联想到“社会焦虑问题”,这也许正是其受到资本青睐的原因之一。然而,标准化、流水线化的食品,究竟在何种程度上具有可持续性,受到消费者的持续喜爱,仍需留待市场检验。

现在,获得了资本支持的拉面们,没有浪费时间。大众点评数据显示,马记永已在上海新开了20家新店,更有39家店铺正在筹划中,扩张已进入快车道。陈香贵和张拉拉亦不甘示弱,数十家新店以及更多的尚待开业的店铺,已经让人看到拉面燃起的硝烟。

(应被访者要求,曹家和为化名)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