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酒馆第一股来了!海伦司通过聆讯,估值3亿美元

黑天鹅 · 2021-08-25 09:35:34 来源:独角Mall 2982

“高兴就对了,把二钱月光揉进余生。”

自诩“躺平”的年轻人们到了夜晚的小酒馆,就点燃了嗨点。

酒运亨通的小酒馆海伦斯,就这么收割了一批“酒零后”。

8月22日,港交所披露,海伦司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通过聆讯,中金公司为独家保荐人。

来源:联商网

据同花顺财经,海伦司目前估值为3亿美元,人民币大约19.4亿。

如果成功上市,海伦司将成为香港资本市场中的“线下酒馆第一股”!

“酒馆里的十元店”、“夜间星巴克”......各种头衔都掩盖不了海伦司的光芒。

扩张最凶猛,回报率最肥美。

根据国际著名的市场研究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 日,海伦司是中国市场中唯一门店数量超过100家的连锁小酒馆。2018年至2020年,海伦司连续3年成为中国最大的线下连锁小酒馆。

毫无疑问,海伦司站上了资本风口:2018年至2020年,其营收分别为1.15亿元、5.65亿元、8.1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67%。

来源:海伦司招股书

那么,酒馆第一股,为什么是海伦司?

疫情之下,别人闭店都来不及,它是怎么成为开店越开越欢的幸运儿?

网友直呼:性价比之王!

“酒馆十元店”

毛利率却不低

和那些动辄几百上千块的“妖艳贱货”相比,海伦司的价格,那叫一个朴实无华。

自家的招牌产品Helen‘s精酿、果啤、扎啤,分别售价7.8元、8.9元、8.9元。

来源:大众点评

怪不得有人戏说,海伦司是“酒馆十元店”,没毛病!

打开大众点评,多出现“价格实惠、性价比高”等词汇。

来源:大众点评

发现里面产品价格确实都不算高,几元到一百多不等,很适合学生党或者小白领日常约朋友聚会小酌。

业内人士R先生认为,“一般般,无功无过,价格上算过得去了。”

业内人士C先生认为,“性价比比较高,对甲方而言,承租能力较低。”

虽然价格便宜,但可别瞧不起人家的毛利率。

2018年~2020年海伦司自有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71.4%、75.3%、78.4%,高于第三方酒饮在对应期间的39.2%、52.8%、51.5%。

始于2009年,北京五道口

抢占二、三线城市的阵地

跟着大学生跑

2009年,创始人徐炳忠带着从老挝开酒馆赚来的第一桶金,在北京五道口开了第一家海伦司。彼时,海伦司的主要消费群体为外国留学生。

2012年,海伦司将目标客群转向国内年轻人,2015年,海伦司将品牌定位为“年轻人的聚会空间”,并启动连锁管理。

2021年2月,海伦司完成成立以来第一次、也是IPO前唯一一次融资,黑蚁资本和中金分别投资3079.4万美元和201.0万美元。

3月30日,海伦司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

8月22日,港交所披露,海伦司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通过聆讯。

不得不说,海伦司,是一个“捡漏王”。

首先,城市布局上“捡漏“,二三线城市是重头戏。

别人蜂拥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海伦司偏不。

从目前开店情况看,二线及三线城市为海伦司重点布局方向——截止2020年,海伦司在中国共开店351家, 二三线城市的门店数量最多:一线66家,二线296家,三线165家,香港1家。

来源:海伦司招股书

根据海伦司官网,据不完全统计,深圳门店有37家。

来源:海伦司官网

2020年,海伦司一线城市的直营酒馆销售额为8886万元,占其总营收的11%,二线城市的直营酒馆销售额为4.79亿元,占其总营收的59.3%,三线城市的直营酒馆销售额为2.40亿元,占其总营收的29.7%。

由此可见,海伦司的利润主要来自于二线直营小酒馆。

其次,地理位置上“捡漏”,选址策略是「选好地段+偏僻的位置」,多数在大学城附近。

房租,往往是开店最大的成本。

海伦斯避开高贵的中心位置,往往选择犄角旮旯的位置,这带来两个好处:

位置不好,人流量不大,运营、营销需努力;成本不高,试错成本低。

最后,目标人群上“捡漏”,亲睐大学生。

海伦司里没有绩点,没有大英测试,没有托福GRE,对于大学生而言,就是天堂。

海伦司的核心消费群体是大学生,对酒精消费仍是小白级别,尚未形成固定的口味习惯,因此是可以“被教育”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海伦司部分承担了对年轻群体消费者进行“入门教育”的功能。

与此同时,海伦司还提供了校园赞助,例如为复旦大学的校园活动提供赞助,提高在学生群体里的知名度。

来源:海伦司官网

扩张盈利的B面

危机仍存

虽然海伦司目前的势头很猛,但是其背后的隐患也不得不忽略:

首先,“低价走量”的模式,太容易被模仿和取代。

从成都走出来的“贰麻酒馆”等一些新品牌,也正在通过快速标准化操作、时尚氛围和明星产品的经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规模化的尝试。

奈雪、凑凑、星巴克也开始打酒馆副牌,就连卖饺子的喜家德都开始发力小酒馆,在深圳、沈阳等城市试水“饺子就酒”的市场空间。

其次,重资产模式,盈利的另一面,租赁负债却在不断攀升。

海伦司的业务策略属于重资产模式,过快的扩张可能会造成公司高毛利率下的低净利率,且企业的现金流不够充裕。

招股书显示,海伦司面临着人工成本、租金成本、使用权资产折旧、厂房及设备折旧等资本开支。其选址多集中在年轻客户集中的优质商业地区,租赁成本偏高。2020年,海伦司的租赁成本为1.0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12.9%。员工成本达1.7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21.9%。

此外,海伦司的租赁负债也在不断攀升,2018年-2020年,海伦司租赁负债分别为1.48亿元、3.84亿元及5.39亿元。

最后,一旦扩张之路行不通,海伦司的生意又该如何做呢?

当门店数量和密度大幅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单店的经营数据会受到影响,收入和利润都会受到挤压。

没有任何一家店是可以通过无限制扩张获得无限的利润的。

然而,目前来说,中国酒馆行业仍处于增量时代。

据预测,中国酒馆行业的收入将于2025年达到1839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20年约776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18.8%。

海伦司作为酒馆的领军者,目前势头还是很猛,还是期待它上市后的表现!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