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布局日料、进军预制菜,同庆楼的自我革命之路到底能否走通?

陈晓京 · 2021-08-18 09:40:12 来源:斑马消费 1868

业绩连年下降的同庆楼,今年上半年再度承压,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1%。

疫情与政策造成的短期波动之外,长期来看,传统餐饮企业增长乏力、盈利能力下滑,缺乏想象空间,是同庆楼上市之前就存在的根本问题。

公司一方面大力开展多元化,徽菜之外布局日料、小吃等新型业态;餐饮之余通过搞宴席、开宾馆提升服务价值,另一方面拟大举进军预制菜领域。这到底是病急乱投医的一场豪赌,还是传统餐饮股自我革命的必经之路?

业绩承压

8月17日,同庆楼(605108.SH)披露2021年半年报,公司营业收入7.92亿元,同比增长68.22%,归母净利润7107.91万元,同比下降11.08%。

去年上半年,疫情对餐饮行业形成巨大冲击,但因为有拆迁补贴、疫情补贴、社保房租税收减免等,公司业绩受到的影响有限,压力自然留到了今年。

如果将业绩锚点前移至2019年上半年,就会发现,公司的业绩处于下降趋势,仍待修复。当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37亿元、1.12亿元。

实际上,同庆楼的业绩问题一直存在。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4.89亿元、14.63亿元、12.9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0亿元、1.98亿元、1.85亿元,连年下降。

同庆楼品牌1925年始创于安徽芜湖,几经辗转经营困顿。2004年,医生出身的沈基水用27.3万元拍下同庆楼商标,次年在安徽合肥开出两家连锁餐厅。

其后的十几年时间,同庆楼在安徽的合肥、芜湖,江苏的南京、无锡,以及北京等地,开出58家餐厅,其中尤以合肥与无锡为重心。

作为中国八大菜系徽菜的代表企业,同庆楼先后获评“中华老字号”、“中国驰名商标”等荣誉称号。但是,公司的上市之路,却是一波三折。

同庆楼早在2016年6月就首次披露IPO招股书,1年后预披露更新,直到2019年年底才迎来首发上会的机会。这背后,围绕餐饮企业的成长空间和食品安全问题,以及同庆楼的同业竞争问题,争议从未平息。

2020年7月,公司终于上市,二级市场却表现平淡。仅在上市之初创下70亿元的市值巅峰,便一路跌宕下行。8月17日半年业绩公布后,公司股价下跌3.21%,报收16.59元/股,最新市值43.13亿元。

业务困境

与餐饮市场上的明星海底捞、太二酸菜鱼、西贝莜面村等品牌相比,同庆楼太过传统。

卖的是最传统的中餐,还是普及度并不高的地方菜系徽菜,门店的规划与设计也是沿袭传统的模式……

传统餐饮与新式餐饮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天花板。

海底捞只要内部培养出合格的店长,就可以大规模扩张,就连疫情都没能阻止张勇开店的速度。而同庆楼的业务拓展,不仅要考虑菜系接受度、门店布局密度,还受到自身实力和厨师及管理人员的制约。

近些年,同庆楼旗下门店数量一直处于波动之中,2015年底53家,2016年底降至50家,2017年初55家,当年年底为51家,2019年达到56家,目前最新数据为58家。

公司IPO募资计划在安徽合肥、江苏的南京和常州新开12家门店,但是因为去年以来的疫情影响,一直进展缓慢。

餐饮资本化后,通过门店扩张,以规模带动业绩增长的模式,在同庆楼这里失效。

本来,门店增长受限,还可以通过提升运营效率来推动业务发展,从目前来看,进展并不顺利。

近年公司门店数量处于缓慢增长趋势,但公司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连年下降,说明公司的单店收入及单店净利润出现下滑。

同庆楼主打宴请及宴会市场,此前多年毛利率超过55%,一直高于行业高位,近年却出现了松动迹象。

2018年-2020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6.09%、55.09%、54.35%;2021年上半年,进一步降低至52.87%。

但是,公司的费用率,却并没有控制多少。餐饮公司的两大硬性开支,人员薪资和租金成本,不断上涨,侵蚀公司的盈利能力。

正常年份2019年,公司56家门店,营业收入14.63亿元,毛利不到8个亿,光职工薪酬就支付了2.63亿元,房租花了接近1个亿。

出路何在?

民以食为天,中国人尤其如此。

然而,偌大的A股市场,没有几家拿得出手的餐饮上市公司。湘鄂情惨淡退出,西安饮食等待并购重组,广州酒家核心业务为食品制造,其实不算是餐饮上市公司,独苗全聚德陷入了亏损。

新式餐饮海底捞、呷哺呷哺、九毛九控股把目光投向了港股,它们主打的火锅、酸菜鱼等品类,并不能代表中餐的全部精髓。

传统餐饮企业的出路在哪里?各家企业都处在艰难的探索之中。

同庆楼这几年力推多元化发展。除了传统的餐饮品牌同庆楼,公司旗下子品牌大鮨寿司(日料)、符离集(特色小餐饮)、同庆小笼(快餐)等,已经开始以店中店或独立开店等模式运作。

餐饮服务业务之外,公司推出婚礼宴会、宾馆业务。婚礼宴会事业部的两大业态,“PALACE 帕丽斯艺术中心”和“同庆楼宴会中心”已经开始在个别城市试水。公司酒店品牌“富茂”“Fillmore”已在安徽合肥落子,将来还准备以“富茂 Fillmore”品牌对外输出宾馆管理业务。

但是,这些业务都是疫情的重点波及范围,市场寒冬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业务拓展,纯属流年不利。

除此之外,公司五大事业部之中,新设食品事业部,以一人食自热饭系列、臭鳜鱼系列、预制菜系列为核心,辅以速冻面点、腌腊等系列形成产品矩阵。

目前,该事业部已初步完成团队建设、产品研发定标、OEM工厂合作、线上线下销售体系建立等工作。

餐饮企业食品化,也算是近几年较为常见的业务提升路径。火锅企业海底捞和呷哺呷哺主要推出火锅底料和酱料,同庆楼则是以自身餐饮基础,布局行业风口预制菜。

这些变革措施能否顺利推进,让公司重回增长轨道?一切还有待观察。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