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堂食减少,外卖腰斩,南京餐饮业进入“寒冬”?

王灿、任华娇 · 2021-08-04 11:26:10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 2041

伏夏来临,南京餐饮业的生意却掉进了“冰窟窿”。随着疫情反扑,南京市出台措施,号召民众减少堂食。短短一周的时间,许多餐厅贴上了“暂停堂食”的告示;外卖商家也叫苦不迭,声称生意几近腰斩。不去餐厅、不点外卖,南京居民是如何满足“口腹之欲“的?记者对餐馆、外卖商家和消费者三方进行了采访。

减少堂食后,餐饮实体店经营现状如何?

8月2日傍晚,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南京市浦口区一家五层楼的商场,许多餐厅都大门紧锁,贴有“响应防疫管控,本店暂停营业”的告示。少数几家餐厅亮着灯,但也贴出了“堂食暂停,外卖接单”的提醒。

商场内海底捞店铺值班的两位店员告诉记者,7月30日左右,在商场的要求下,餐厅不再营业堂食。门店没有外卖服务,这几天店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偶尔有一两个顾客来门店下单食材并自提回去。店里储存的新鲜菜品已经调给了其他还在营业的海底捞餐厅,能提供的也只有一些可以长时间储存的食材。店员说,休业的时间里,员工拿着待岗工资,即城市最低工资标准两千多元。

在商场里的另一家牛肉火锅店,记者看到,虽然店铺提供外卖服务,却面临着无人下单的窘境。老板娘表示:“商场的外卖普遍很难做。一方面,我们店平常不太重视做外卖这一块;另一方面,点外卖的人多倾向于点快餐比如炒饭之类的,点大餐的比较少。”

老板娘说,店里已经连续好几天上报了“零”营业额,如果只是停业一个月倒还能撑下去,停业半年就很难维持了。店里还雇了十几个员工,即使付不了全额薪水,也要付超过最低保障的工资。

8月3日,记者来到南京市建邺区万达广场,看到门口有一处专门放置外卖的地方。商场不允许外卖骑手进入,商家会将打包好的饭菜送到门口,由骑手直接取走;顾客在外卖平台下单后,倒是可以选择到店内自取。这里并未禁止堂食,但商场内门可罗雀,部分店铺已经关闭,开着的餐馆内也仅有两三桌顾客。在一家仍坚持营业的餐馆门口,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能关,还有那么多员工要养呢”。

商场内的餐馆情况如此,那沿街稍平价的小餐馆又如何呢?记者注意到,在中午十二点的吃饭时间,商业街沿街小餐馆里却几乎没有顾客。来往最多的,是穿着各色衣服的外卖骑手。周边写字楼门口,摆放着货架或桌子,外卖骑手不可以进入楼栋,会把外卖放到门口由顾客自取。也有附近的上班族提着从餐馆里打包的饭菜,选择堂食的人数极少。

几年前的排队王“1点点”奶茶店门口,只有一位外卖骑手在等订单。近期“网红”蜜雪冰城门口,伴着“你爱我,我爱你,蜜雪冰城甜蜜蜜”的热闹音乐,有五六位顾客在等候。排队最多的,是一家杂粮煎饼店,七八位顾客排队间隔都保持在一米左右。不过有店员告诉记者,傍晚的顾客会稍多一些。

记者随后来到附近居民区探访,此时正是午餐时间,多家小餐馆的上座率不足50%。一家沙县小吃的老板告诉记者,最近客流量和营业收入是平时的一半左右。“最近好多人都买菜回家做饭,要不就是打包带走,不愿意在店里吃。”虽然经营收入下降,房租和员工工资却还是压在头上的两座大山,老板迫切希望疫情赶紧结束,能够正常营业生活。

外卖订单量几乎腰斩,餐饮业似乎进入“隆冬”

前述牛肉火锅店老板娘推测,疫情期间还是专做外卖的餐饮店生意好,但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在某外卖平台上找到了几家位于销量排行榜前列的餐饮店联系方式,并电话采访了商家。

疫情期间,南京餐饮业外卖业务怎么样? “订单少了三分之一,原本一天能接300多单,现在有200单就不错了。”一家月销7000单的日式便当店张店长向记者透露。

“我们家有一些老顾客每天都会点餐,但最近都不下单了。我打电话询问才知道,本来能送到家的外卖,因为疫情管控现在只能送到小区门口,天气热他们不愿意去门口拿,有的就自己烧饭了。”张店长说。

订单量滑坡并不是一家外卖店的现状。张店长向记者展示了外卖平台上的数据,从7月23日到7月31日,这家便当店日营业收入下降了近2000元。按照外卖平台的统计,该店所处商圈内收入前10%的同行里,每日收入均值由3000多元跌至2000元左右。

一位N多寿司的店员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外卖骑手们向她诉苦说,现在外卖订单少,以前一个小时能跑完的量,现在需要花半天的时间才能跑到。原本同一个方向能送五单,现在接到的单都很零碎。她说:“外卖骑手每天接触的人和地方太多,感染的风险大。大家最近点外卖少了,也是怕和骑手接触吧。”

一家新街口附近的米线外卖店的王姓店员表示,过去一周外卖订单量几乎腰斩了。夏季本是外卖餐饮业的生意旺季,但今夏的生意好似步入了“隆冬”。

该店员说:“因为疫情的原因,从外地进货物流比较慢。从连云港进的一批菜,本来两天就能到,现在第四天了还在路上。店里卖的三种饮料,两种都断货了。好巧不巧,我们从南京本地进货的仓库位于江宁中风险区,现在仓库已经停止物流了。”

这家月销4000单的米线店是2020年10月份才开张的。在此之前,他跟随老板经营着另一家新街口业绩极好的外卖加盟店。“去年1月底到4月,外卖店都没能开业。每个月房租照常交,很快就入不敷出了,我们店就没能做下去。谁也没有想到今年疫情卷土重来了,而且距离自己这么近。”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无论是门店餐饮还是外卖商家都采取着更加严格的防疫措施。N多寿司的店员说,现在每天对店铺消毒四五遍,如果有骑手上门取餐,都会测体温、查看苏康码,并进行登记。“我不想给社会添麻烦,做好消毒卫生是餐饮企业应该做的。”她说。

疫情之下,南京居民如何满足“口腹之欲”

堂食、外卖订单都减少的情况下,居民满足“口腹之欲”的方式似乎明确地指向了一点:在家做饭。

一位来自三口之家的南京市民告诉记者,“我们家一直是在家做饭比较多,最近减少了去盒马买菜的次数,需要买菜时就自驾前往,能囤的菜就多囤一点。以前偶尔会点些外卖,现在不敢点外卖了,也不在外面吃饭了。”

一位单独居住的上班族则向记者表示,虽然会尽量减少外食次数,但由于工作日没时间做饭,并且身处低风险区,还是会在公司附近选择外卖或者到店堂食。休息日在家做饭的次数增多,她笑称“冰箱里的剩菜都比平时多了,就知道室友也开始自己做饭了。”

那么菜市场的菜价现在如何呢?记者发现,菜品价格相比疫情前有小幅波动。一位菜场摊主告诉记者,由于进货价比之前贵了一些,所以售价也有些变动。许多市民主动配合疫情防控需要,每次会购买较多的菜品回家,减少前往菜场的次数。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