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离开长沙的“深圳文和友”水土不服?商家诉苦,部分商铺关门

大江 · 2021-07-16 09:53:45 来源:独角Mall 6994

"

“一天能有六七百,刚开业的时候能达到四五千、五六千。”

——商家A

“有时候几百,有时候也有一千块,周末会好一点,有的店更差,还没有一百块。”

——商家B

"

近期,有网友表示,深圳文和友只有茶颜悦色和小罗臭豆腐生意好,其他店铺已经没什么人了,茶颜悦色也是只要准点抢号一般就可以抢到。

才开业3个月,深圳文和友的人气就已经开始下滑了?

要知道,深圳今年上半年最火爆的开业现场还是深圳文和友贡献的。

开业当天,线上排队超过了6万桌,现场排队人流从沿河排到了对岸、桥上排到了桥下,有黄牛凌晨4点就开始排队,茶颜悦色的代购也被炒到了500一杯。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现在的深圳文和友怎么样了,果真如网友爆料的那样人气下滑?

上周五,独角Mall也是实地探访了深圳文和友,为大家带来深圳文和友最真实的近况。

现场依然人人人

但已有商铺围挡关门

笔者7月9日(上周五)下午5点半左右到的深圳文和友,店外的人流量很大,但是去到店里已经不用拿号排队了,想吃生蚝也不需要拿号了。

1.jpg

1、到处都是人人人,但人气远不如刚开业。

周五深圳文和友的人还是很多的。负一楼的美妆集合店黑洞人很多,有不少消费者在里面挑选商品,也有人在排队结账。

从黑洞出来,就是深圳文和友的负一层,黑洞旁边的茶颜悦色门口挤满了排队的人,只留了一条过道。

茶颜悦色、东门游戏厅、一楼天井及各个包厢等地也都是用餐、拍照打卡的人。

尽管到处都是人人人,但也能明显感觉到,现在深圳文和友的人气确实没有刚开业的时候高,也不用再叫号排队,想吃饭有空位就可以直接坐下了,即使需要排队,也不用等太长时间。

并且笔者也感觉深圳文和友里的人更多的还是为拍照打卡和茶颜悦色来的,茶颜悦色一直在排队,随处都能见到摆姿势拍照的人。

2、茶颜悦色黄牛炒到80一杯,很多小吃店却没人排队。

茶颜悦色还是很火爆,不管是负一楼还是三楼的茶颜悦色,现场都有很多人排队,整点放号的时候也很难抢到号,笔者等了2个整点,都没有抢到号码。

文和友里还有黄牛在卖茶颜悦色,一杯就要80。

最后还是欧皇黑天鹅抢到了号,但也排了近1个小时才拿到了奶茶。

除了依然爆火的茶颜悦色,文和友里面已经很少看到有排队的商铺了。

笔者逛了一圈,感觉就一楼的小罗臭豆腐、老地方盐田肠粉、广德记、有章牛杂还有人排队,看起来有不少消费者,开业期间还有很多人排队的东瓜山肉肠、阿八蚝仔烙等店铺已经看不到多人排队的景象了。

还有很多小吃店内空无一人,一楼的沁芳园、东莞粥水肉丸、鱼皮祥、牛巷番薯粥、入口处的福记豆浆等都没什么人,或者只有零星的人在店里吃东西,感觉人流只是从店门口穿过,而不会进店里消费,二楼、三楼很多小吃店铺生意也很一般。

并且不少小吃店到晚上9点半左右就已经开始打扫准备关门了。

3、现场已经出现围挡关门。

让笔者想不到的是,开业才3个月,深圳文和友已经有店铺关门了。

负一楼的E.T.BREWER贴上了暂停营业的告示,表示改天二楼再见。但相对于二楼的位置,明显有茶颜悦色坐镇的负一楼客流量大很多。

一楼入口处的炭烤酥炸生蚝已经关门了,服务员表示这家店搬到了负一楼,但是笔者在负一楼仅有的几家店里并没有看到这家店。

一楼天井右侧都围挡了起来,劲姐家嫂和肆哥鳗鱼都贴上了升级改造的告示,文和友的服务员表示店里确实是在改造,也将重新开放,这边围挡的其他几处空铺将改造成包厢。

一楼外围的阿蓝烧烤已经换成了阿昌茶档的围挡。

二楼的叶鲜粿店也关门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开,但袁记云饺店里的东西已经搬空,堆起了建材垃圾。

4、为沉浸式戏剧《绮梦》打造的体验场景变成了出入口、包厢。

深圳文和友的动线很差,之前一楼天井通往二楼的楼梯也因为中国蚝市围挡改造被封住了,动线感觉更差了,笔者上去就找不到下来的路。坐电梯下到一楼也找不到进深圳文和友里面的路。

本来为原创沉浸式戏剧《绮梦》打造的几个场景,要么关门了,要么变成了出入口,要么改造成了包厢。

深圳文和友四楼依然还是围挡,目前也上不去。

“现在生意不行了

一天能赚到的钱很少,有时候几百”

笔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深圳文和友的服务人员和小吃店里的工作人员。

文和友服务人员A:“肆哥鳗鱼正在改造中,后面还会开的,(天井右侧围挡)这一排有些店铺都去三楼了,因为下面要做包厢。

四楼还没有接到通知,应该要等几个月,四楼以上会做成什么也不太清楚,他们还在商量中。”

文和友服务人员B:“平时饭点人会比较多,晚上是5点半到8点人会比较多,中午也是用餐时间(人比较多),生蚝和小龙虾都卖的很好,劲姐家嫂这些店应该还是会开的,大不了搬到楼上去。

四楼以上什么时候开还没给通知。”(期间还有消费者过来问茶颜悦色怎么走。)

某甜品店工作人员A:“这边(营业额)一天能有六、七百左右,刚开业的时候能达到四五千、五六千,现在人流已经下降了。”

某小吃店工作人员B:“刚开业的时候生意会好一点,现在生意不行了,一天能赚到的钱很少,有时候几百,有时候也就能有一千,周末会好一点点,有的店更差,还没有一百。之前疫情对现在的生意影响很大,而且我们这边人流也是最少的。

租金的话需要问老板,不过肯定是在亏本的,(店里)五月份开始就不行了,(开业)第二个月疫情就来了。”

不管是从现场情况还是从租户的采访中都能看出,开业才3个月,外加疫情因素,深圳文和友确实是在预料中的走下坡路了。

离开长沙的“超级文和友”

接连水土不服?

2018年,文和友将其长沙海信广场店升级为“超级文和友”(现为“长沙文和友”),由于复刻的老长沙夜市文化、满满怀旧风、用心寻找的小吃店铺等因素,长沙文和友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也成为消费者去长沙必打卡的网红地。

然而长沙文和友主打的八十年代怀旧风、情怀牌并未在广深奏效,文和友在广深的复制之路,则完全没有长沙文和友这个首店走的顺畅。

去年开业的广州文和友开业爆火,短短数月就人流锐减、无人排队,盲公丸、风筒辉烧烤、唐氏秘制烧鸡翅、猪扒一哥酸辣米线等数家商户接连退场。

不可否认,深圳文和友相对广州文和友还是有点创新和探索的,比如更多的场景打造,原创沉浸式戏剧《绮梦》。

但这样“治标不治本”的变化,效果似乎不太大。深圳文和友才开业三个月就已经出现商铺关门,如果没有网红茶颜悦色“坐镇”,深圳文和友的客流会不会有更大变化也不难想象。

并且本来预计只开三个月快闪店的茶颜悦色已经延期了一次,延期到9月15日,络绎不绝的消费者能否让茶颜悦色再次延期,也未可知。

一方面确实有疫情的影响。

另一方面,不管是深圳文和友的服务人员对商户不怎么在意的态度,认为即使这一层做不好,反正也可以往二楼、三楼搬;还是小吃店工作人员打工者心态,亏本都是老板的事,我们也很难对这些所谓的“老字号”产生什么情感。

很多小吃店没生意也不是没有理由,不少小吃味道确实比较一般。我们点了一桌,就感觉生蚝味道还行,很多人排队的小罗臭豆腐都感觉不正宗,最后也没吃完。

黑天鹅表示,当天最大的惊喜是,喝到了茶颜悦色。

但是茶颜悦色快闪店撤走了之后,深圳文和友又该靠什么来持续吸引流量?

说实话,文和友如果对本地文化挖掘不够深,找不到当地消费者的“情怀点”,单纯想靠如出一辙、破破烂烂的装修及收集一些小吃来打怀旧牌,估计消费者也会越来越不买账。

而据知情人士爆料,南京文和友正式开业要到2022年,毕竟是要做“餐饮界迪士尼”的品牌,但愿在南京文和友里,我们能看到文和友更大的进步与变化。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