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为抢客源,一餐馆老板向同行一家三口泼热油,妻子毁容

· 2021-05-07 09:23:06 来源:绥青新闻、极目新闻

“他烫了我还追着我打!我妻子被毁半张脸,我儿子被烫好几个水泡!”

5月5日,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在白沙洲经营炒菜大排档的彭先生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希望能筹借到十万多的救治费用。

当天,记者从办案民警处了解到,另一方为烧烤店老板,对方也被烫伤了,在案发之后,警方调取了店内的监控,目前,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

根据彭先生诉说,36岁的他是衡阳县人,从2019年开始在白沙洲经营炒菜,而烧烤店的老板在彭先生炒菜店的右边,两家人差不多是一起开的。

彭先生介绍,事发5月1日晚约11点40分,“我们两家店是紧邻的,是在一个大棚里,有3个客人来我店里点了一盘水煮花生,当时我老婆在外面招呼客人,我在操作间里面炸龙虾。”

彭先生回忆:“他(烧烤店老板)进店里说我老婆抢了他的客人,他进来找我理论,大呼大叫,还不停地骂我。他是耒阳人,耒阳话我也听不大懂,我当时在忙着把龙虾丢进油锅里,炸久了就糊了,我都没有看到他,他站在我后面,看我没理他,就骂了脏话,上来踢了我一脚,我回了一句:有事,等我忙完。”

虽然彭先生没有防备,但烧烤店老板踢了彭先生,彭先生还是知道的,突然,彭先生感觉背后火烧火燎的痛。

“他当时在后边拽着我的衣服把我头压着,因为烫得难受,我想脱掉衣服,我就反手抓住炒瓢往背后敲了他一下,敲在他头上,他才松手,我就一直跑到大厅里,疼得在那里跳,他跑回他家店里,拿了一件长20多厘米的家伙,当时黑乎乎的,我也看不清楚,他再次跑过来,用腋窝夹住我的头。”

彭先生表示:“3个客人当时在我家点了水煮花生,没有在他家点烧烤,而是在我家左边的这家烧烤店点了烧烤,他就来找我理论,我们俩也不熟,他跟我说这些我也不知道,我是在操作间,所以就没怎么理他,就因为我忙着没理他,他才这样子发飙的。”

根据彭先生提供的衡阳市中心医院入院诊断记录显示,其面部、背部以及双上肢可见烫伤创面约15%,深Ⅱ°5%,局部红肿,可见大小不一水泡,部分创面表皮脱落,医生诊断为全身多处热油烫伤,额头部皮肤挫裂伤。

彭先生向记者表示:“我被烫得最严重,全身都是烫伤,我妻子毁容了,半边脸都被烫到了,手部和胸部也有烫伤,我14岁的儿子胸部被烫伤,起了好几个水泡。”在事发后,彭先生的妻子打电话报警,警方到现场之后,急忙让120急救人员赶来,然后一家人去了医院,因为是放假期间,所以没有办法做伤情鉴定。

彭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己的店里是没有监控的,但是烧烤店老板家有监控,能看到事发的一些内容,其实对于烧烤店老板,彭先生也不了解,“我连他姓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对方是耒阳人,大概40多岁,比我高也比我壮,一开始是他姐姐和妻子开的店,后来给了他老婆,今年是他们夫妻俩在做,在之前的‘相处’过程中,我们就感觉他脾气很暴,就没跟他接触。”

根据彭先生介绍,烧烤店老板也被烫伤了,而他被烫伤的原因是油锅太大,一只手没办法端起来,但伤情不重,只是擦了点药,彭先生表示,原本以为能靠假期多挣一点钱,没想到在假期的第一天就遭遇了这样的事,之前因为疫情原因,店里的生意本来就不好,现在店里的生意更没法做了,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顿,不得不发起水滴筹,“现在已经花了2万多的治疗费了,今天又交了几万块钱,更没钱了,医院也要停药了,刚才还找人借了些钱,我们每个月有好几千的开销,根本没有剩余的钱。”

彭先生表示,之前两方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因客源问题对方曾与妻子发生过口角。

根据医院医生估计,彭先生和妻子的前期治疗费用可能达到10万元,还不包括后期修复疤痕等工作。而事发地附近一烧烤店主告诉记者,该处夜市地处该市白沙大道和黑眉弯路交叉口,平时生意不怎么好,“十多万元无论谁来出,商户辛苦一两年的收入都白干了。”

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分局的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目前,该案还在调查当中,因为双方都受了伤,出于人性化考虑,第一时间肯定以救治为主,等双方治疗好了,公安机关再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地处理,具体案情暂时不便透露。

红餐点评

做餐饮生意,和气生财。抢客源,得靠实力,而不是暴力。当然,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会使问题更糟糕。因为一时冲动,害了同行也害了自己。但愿各位餐饮老板引以为戒,不要因为冲动而丢了自己的生意,只要菜品做得好,服务跟得上,就不愁没有客源。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