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我月入过万,送着外卖写着诗

陈小江 · 2020-12-30 10:38:29 来源:螳螂财经

干得漂亮!骑手落户最高可加100分!

2020年的冬天有点冷,但不缺温情。

近日降温寒潮来袭,冬季取暖用电需求量猛增,湖南、浙江、江西等多省开始拉闸限电。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人们变得更宅了,而外卖员也变得更忙了。

毫无疑问,从送外卖到送万物,如今的外卖员已成为城市的重要“枢纽”。通过他们,无论是点餐、点咖啡,还是买药、买菜,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获得各种物资,过上更便捷的生活。

作为冬天里给大家送温暖的人,社会各界也在用不同方式关注着外卖员。12月17日,饿了么为蓝骑士们举办了第三届蓝骑士节,与外卖员一起庆祝节日,就是其中一个切面。

事实上,今年以来,由《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一文引发了全社会对骑手的关注,涉及骑手生活、职业发展以及骑手与外卖平台关系等方面,都引发了诸多讨论。其中更多是善意的关怀,但也带来了关于骑手生活和骑手职业发展的部分偏见。

骑手生活不只是送外卖,还有人在写诗  

谈起骑手生活,很多人首先想到“送外卖”,然后想到争分夺秒送餐,逆行、闯红灯等等。外卖骑手陷入“生存困境”的说法,也被频频论及,这其中,很多人对骑手怜悯而非尊重,让外卖骑手颇感无奈。

事实上,骑手由于其入职门槛低,多劳多得,已成为很多人进入新城市的第一份工作,以及最坚实的生存保障。除了送外卖外,骑手背后的生活,跟我们普通人一样,同样也是丰富多彩。

49岁的沈飞,在上海做外卖骑手前,在河南老家做婚纱摄影,手下有十几个员工,后因资金链断裂负债,来上海找工作。

一开始沈飞计划做网约车司机,但网约车成本不低,又要驾照,将其“劝退”。后通过58同城找了份“高速押货员”的工作,结果被坑,在听说人可能拿不到工资后,沈飞转行成了饿了么骑手中的一员,这让其在上海稳定生活下来。

由于本身喜欢观察、感悟和写作,沈飞对这份工作很满意。一方面月收入过万,让其在上海生存之余还能慢慢还债。另一方面,颇为自由的工作,让其在送外卖间隙,还将能自己的见闻写成文章与他人分享,如今在今日头条上沈飞写的不少文章都成了10W+爆文。此外沈飞还在不断学习,目前正在读攻读专科文凭,未来还计划读本科。

跟沈飞一样,52岁的“骑行诗人”王计兵不仅是一名饿了么骑手,还是徐州作家协会的会员,更是一名在博鳌国际诗歌节拿过奖的诗人。

“送外卖我准备一直坚持下去”,王计兵表示,这份工作给了他“自由感”——自从送外卖之后,发现思路突然就打开了,会多方面、多角度地去观察人群,创作灵感会多一些,写的东西也会更立体一些。即便骑一两个小时的电瓶车在路上,也会觉得一路都是风景,就像候鸟搬迁一样。

我月入过万,送着外卖写着诗

可见,对沈飞和王计兵来说,跟所有从事其它职业的人一样,骑手们孜孜以求的首先是生存,跟生存同样重要的,其实是爱与被爱,也就是尊重——骑手们并非如一些人眼中那样,只剩下“生活困境”、“高危职业”这些标签,他们通过劳动获得不差的报酬,也在劳动之外享受着自己的“生活诗意”。

而谈及闯红灯和逆行等,很多骑手表示委屈。尤其骑手却被重点“分类”打上标签,这并不公平。

像饿了么每个月活跃的蓝骑士有85万人,很多人都是家中顶梁柱,需要支撑整个家庭,很少有人会去冒这种风险。而之所以容易被“区分对待”,大概是因为骑手人多,且着装统一或相似,容易被人“区分对待”罢了。

与骑手共生的平台,更在意与骑手共赢  

在现代社会,随着网络和科技发展,效率至上一度被追捧,而商业效率和人文关怀间的矛盾也时而爆发。不过科技再发达,也不应该抛弃人,在追求效率的同时,商业平台也该保有足够的温情,外卖平台同样如此。

在不同的外卖员中,有人想要多送单多挣钱,有人希望工作更自由,限制更少等等,一个有温度的外卖平台,应该考虑到多方面诉求。很多时候在外界看来是被系统推着走的骑手们,其实更多是他们心中的梦想在推动。

在1217蓝骑士节,全国3个“微光奖”获奖者之一的饿了么优选专送外卖女骑手邹小容被人称为“女单王”,曾创下过一天跑80单、月收入过2万等成绩。其通过做外卖骑手跑单,为换尿毒症儿子攒下50万元换肾的事迹,也感动了无数人。

邹小容很拼,为了多挣钱,她从不挑单,别人不愿跑的单她愿意跑,别人不愿给顾客代买,她也愿意代买。由于跑得单多,她对地形非常熟悉,由于乐于助人,也让其受到很多顾客尊重,很多人都会主动给她小费予以感谢,所以跑得单也比别人要多。

而通过这份工作,如今邹小容的儿子已经康复,家里还在小区开了一个小卖部,全家都很珍惜现在的幸福。现在的她不仅自己跑单,还是优选队长,平时还要教团队的20个人如何跑单,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评价一个外卖平台系统的好坏,不仅要看能给骑手提供多大帮助和效率提升,更重要的是将选择权下放到骑手手中,了解骑手面临的诸多难题,予以解决。

与邹小容不同,李健是一名饿了么众包骑手。在做骑手前,李健从事的是电影后期制作,月收入最高拿到过4万,不过收入并不稳定,有时一个月没一分钱。离开这份工作,除因为行业受明星阴阳合同和税务风波影响,还因为压力太大,李健曾有过一周加班不断、只睡7个小时的经历。  

由于能自由接单,平台不会乱扣款,现在李健不仅做着骑手,也做着其它工作。不是所有单都接的李健,会自己研究路线和算法规律,比如多接自己小区的订单。按自己节奏接单的效率也很不错,最多一天送过98单。其实邹小容在做饿了么骑手前,也做过美团众包骑手,由于有一些扣款限制,后面才换了平台。

让骑手能按自己的节奏接单,符合平台、骑手和用户之间的多赢。骑手对自己熟悉的路线和用户,既能送单更快,也可以和用户维持良好的关系,也提升平台的服务体验。毋庸置疑,赢得用户认可是骑手和平台共同追求的目标。不过在外卖服务这个经济体高速发展中,同样也面临一些问题,骑手面临的难题,其实是平台一直想解决的重点。

今年以来,饿了么调研了4万名骑手,举办了行业、生态、生态伙伴和骑手等47场座谈会,并针对诸多商户出餐慢、联系不上用户、用户修改地址、行驶路上出现封闭或拥堵、小区不让进、电梯拥挤挤不上去、雪天路面结冰等7大常见问题,做出了大优化,大抵可分为两方面。

一方面,针对异常情况提供后台报备,经核实后给骑士调整配送时长、免责、提供额外补贴等。如借助借助数字和人工智能技术,系统针对经常出餐慢的商户自动调整骑手配送时长。骑手到店后发现仍需长时间等待出餐,可向系统报备,经核实后即可免责。而在用户修改地址、道路异常(结冰、拥堵)情况下,除了调整时长、免责,还有额外补贴。

另一方面,则通过技术和智能设备的铺设进行优化。如今年年底,饿了么“智能外呼”功能将上线——在商户出餐后提示骑士取餐,将避免提前到店等待。目前饿了么还在持续铺设智能取餐柜,探索人机协同机制,在电梯拥挤区域,可在与用户协商一致后,放在智能取餐柜,或者由楼宇末端配送机器人送餐上楼。

总的来说,跟所有经历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一样,外卖服务在近几年快速发展过程中,难免会有诸多待优化的地方。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平台与骑手沟通的加深,行业体验和外卖员工作环境也会越来越好。

不止是劳动密集型打工人,骑手也能成为高级技师  

除了对外卖骑手、平台与骑手之间关系的探讨,针对外卖骑手行业发展前景不看好,认为骑手只是劳动密集型打工人、可替代性高、没技术含量和发展前景有限,也是很多人关注的重点。

不过,这种行业偏见现在应该要打破了。

如今外卖员已成为国家认定的专属职业“网约配送员”。更像教师、护士等受人尊敬的职业一样,过上了像“1217蓝骑士节”这样专属节日,类似身份认同,无疑让外卖员感受到社会的认可。

但这并非全部。目前在浙江杭州已正式试点运营“网约配送员”的职能技能认证项目,骑手通过参加职业技能培训和考试,可以获得国家政府认可、由政府颁发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在1217蓝骑士节中,饿了么骑手牛明智、陈梦、李传波、李金威、张建平、陈敏等,就获得了“网约配送员”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证书。

据浙江省人社厅职业能力建设处陈中杰处长介绍,“网约配送员”职业等级证书从低到高分为五个等级。其中五级是叫初级工、四级叫中级工、三级叫高级工、二级叫技师、一级叫高级技师。该证书由企业认定、考核、评价和发证,受到政府认可,拥有者可享受相关人才待遇。

具体来看,一是能享受政府颁发的培训补贴,该补贴在杭州市从五级到一级大致在1000-5000元。二是证书拥有还可以享受积分落户待遇——不仅限于杭州,在北上广也可以享受加分。

以上海积分落户政策为例,满120分即可申请户口。骑手在获得“网约配送员”最高等级的证书后,可以享受与博士一样,在积分落户方面可加100分的同等待遇,这为骑士融入城市提供了极大的保障。

在职业前景越来越好的同时,对骑手的安全保障和其它方面的关怀一直也在不断提升。

随便举个例子,饿了么从2018年开始做的蓝骑士驿站,目前在全国已经达到3万家,覆盖了200多个城市,无论是在上海外滩,还是杭州银泰购物中心等地,都有蓝骑士驿站供骑手休憩,今年7月,饿了么更是启动了骑士堡垒计划。此外,针对家庭困难的蓝骑士饿了么还提供关爱金,今年已经累计提供了100万元。

可见,通过国家、社会、平台一系列政策颁布和优化,这个冬天给我们送温暖的骑手们,也越来越感受到整个社会的温情,这无疑是一件幸事。

最后,套用一位送了几年外卖的骑手的一句话,其实我们(骑手)不怕冷不热,就怕别人的冷嘲热讽——觉得我们骑手生活很惨、只是苦劳力、没有发展前景、平台把我们当工具人。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