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前餐饮首富孟凯携湘鄂情“杀回”京城 被执行金额仍超四千万

张凯旌 · 2020-12-28 11:17:43 来源:雷达财经

湘鄂情杀回京城了?

近日,前中国餐饮首富、湘鄂情创始人孟凯在朋友圈中分享了"湘鄂情-名厨茶道坊"的分享链接,该链接显示"湘鄂情-名厨茶道坊"地点在北京。

雷达财经实地探访发现,该餐厅目前坐落于北京王府井澳门中心。据餐厅服务人员所述,目前刚刚开业,只接受包间预订,包间无最低消费,但需要缴纳15%的服务费。另外,餐厅的菜单还是白纸黑字,正式带图版本尚未制作完成。

菜品方面,河豚、甲鱼、海参、佛跳墙等都是餐厅的推荐菜,且价格不菲,一份黑猪肉水饺96元,常见菜品中,198元、298元的价位并不罕见。

孟凯曾是中国餐饮界的传奇,19岁便下海经商,多年打拼后将湘鄂情品牌迁至北京,并主攻高端餐饮、公务宴请领域。2009年,湘鄂情登陆深交所,成为"民营餐饮第一股",孟凯也以近40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餐饮界首富。

好景不长,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政策出台后,湘鄂情营业额直线下滑,公司开始了在环保、影视、互联网产业的一系列转型,股票名称也于2014年变更为"中科云网"。当年10月,孟凯"出差"澳大利亚,一去就是两年,此举也被坊间视为"出境逃债"。

2017年,已是"*ST云网"的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孟凯归国。媒体报道称,孟凯在国外期间一直远程指挥公司还债,但由此也牵出了公司的控制权纠纷。2018年,孟凯手中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尽数拍卖,至此其也失去了对上市公司的掌控。

近两年孟凯近乎销声匿迹,有关其的公开消息分别是2017年底在深圳重新开业了"湘鄂情1995"和2018年被传限制出境。 天眼查显示,目前孟凯被执行金额超4000万。

此时低调回归北京,湘鄂情还能东山再起吗?

01 北京湘鄂情重新开业 多个菜品超两百元  

时隔多年,湘鄂情重新在北京开业,新店的名字在湘鄂情的基础上,加了"名厨茶道坊"。

"我们已经开业了,现在只接受包间预订",餐厅服务人员介绍道。

在略显冷清的澳门中心商场中,湘鄂情所处的位置并不显眼,3楼整层只有两家餐厅,另外一家是花家怡园。

"湘鄂情诚邀各位新老朋友莅临品鉴,还是当年的味道。"负责人在朋友圈中如是宣传道。

菜品方面,河豚、甲鱼、海参、佛跳墙等都是餐厅的推荐菜,且价格不菲,一份黑猪肉水饺96元,常见菜品中,198元、298元的价位并不罕见。餐厅负责人员还称,今后将一直保持这种包间预订的形式。

以此观之,湘鄂情或仍主打高端餐饮市场。

02 从大排档老板到中国餐饮首富  

武汉人孟凯1969年出生,18岁从电力技校毕业后,便进入武汉重型机床厂做了车间工人。时隔一年,孟凯决定南下深圳打拼,几年后他娶了湖南姑娘周长玲,造就了一段"湘鄂情"。

年轻的孟凯起初并未在商界有太多斩获,直至1995年,孟凯跟妻子在深圳蛇口开了"湘湘菜馆",在脏兮兮的摩托车维修店边上,以2万元和4张桌子正式进军餐饮界。

和许多创业成功人士的故事相似,孟凯也在开店初期遭遇了较大亏损,熬过这段艰难的时间后,他的店慢慢变成了两湖人在蛇口聚会的"根据地"。1997年,当初40多平的苍蝇小馆已经逐渐蜕变为一座1000余平米的酒楼。至此,"湘鄂情"正式走入江湖。

1998年,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孟凯去人民大会堂吃了一次饭。那成了"决定"孟凯去北京发展的一个瞬间。

据媒体报道,孟凯在北方城市考察了一圈后,曾感慨道"我爱上了北京"。随后便倾尽所有凑了300万北上,在海淀区定慧寺的路边开了第一家湘鄂情。

孟凯将湘鄂情选址在八大部委集中之地的同时,也瞄准了公务宴请市场。他主打高档餐饮,并在湖南湖北菜的基础上,引入粤菜海鲜,其后在北京开设的分店也均选在政府机关单位附近。不久后,这个决策为孟凯带来了极大的回报。

2002年时,北京湘鄂情的年营业额达5500万元,成为最赚钱的饭店之一。据悉,这里的一顿餐费价格常常过万。而在北京以外,孟凯也将高端餐饮市场做得风生水起。2008年底,湘鄂情已在全国拥有13家直营店,8家加盟店。

2009年11月,湘鄂情登陆深交所,成为第一家在国内A股上市的民营餐饮企业。招股书显示,2006-2008年,公司分别实现销售收入3.27亿元、5.17亿元和6.12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1620.47万元、5851.40万元和6379.63万元。

上市当天,湘鄂情收盘总市值超过53亿元,孟凯直接、间接合计持公司67%股份,其也以39.37亿元身家问鼎餐饮界首富。

03 国八条后业绩大跌,孟凯去国外出差久不归  

上市3年后,湘鄂情即坠入低谷。"湘鄂情之前的失败并不是经营不善,而是政策的原因",孟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财报显示,2013年湘鄂情营收同比减少41.19%至8.02亿元,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同比暴跌788.86%至亏损5.64亿元。

"2012年底中央'八项规定'政策出台后,一年多来中央'节俭令'深入人心,公司酒楼业务原先重要的收入来源公务、商务等单位宴请市场骤然降温。"在2013年年报中,湘鄂情表示。

危难当头,公司开始了变革。2013年7月起,湘鄂情分两批关闭了北京西南西环店等13家门店,主力店西单店也缩减面积5049平方米,与此同时,通过一系列收购,湘鄂情涉足环保、影视、互联网行业等领域,试图谋求转型。

2013年7月、12月、2014年3月,湘鄂情先后公布了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合肥天炎生物质能科技、收购中视精彩影视文化公司的消息,但三笔交易最终均宣布流产。

"公司只有一次转型,就是转型大数据。"面对媒体对前述多笔并购交易提出的质疑,孟凯曾称。

2014年5月,湘鄂情与中科院计算所签订《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的合作协议》,称未来3年将投入不低于1亿元,作为联合实验室研发运营资金,双方展开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的研究开发及应用推广。

当月,湘鄂情与上海瀛联体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爱猫科技,发展以宽带互联、大数据等为核心的新媒体运营和服务。此后的两个月,湘鄂情又先后与山东广电新媒体有限责任公司、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计划通过合作进一步开拓家庭智能有线电视终端服务的潜在市场。

同年8月25日,湘鄂情股票名称正式变更为"中科云网"。

值得一提的是,在频繁转型的这段时间,公司股价一路飙涨。2013年7月31日至2014年9月30日,中科云网的股价自3.14元/股涨至11.23元/股,累计涨幅高达257.63%。但公司业绩却未能扭转颓势,2014年中科云网营收持续下跌,归母净利润亏损扩大至6.84亿元。

2014年12月,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中科云网提到,自上市至回函出具日,公司历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共有42位,其中29位已离职。此外,彼时公司尚在营业的餐饮门店共八家,当年1-9月未经审计净利润除上海徐汇店以外均亏损数百万元,而上海徐汇店的净利润不到2万。

中科云网还提及,孟凯"十一"长假后便在国外出差,主要为偿付公司债等事项筹集资金,为处置有关资产寻找收购方。

孟凯这一走,就是两年。

2015年1月,孟凯向中科云网提交辞呈,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总裁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等所任公司职务,专业筹资解决即将到期的"湘鄂债",并提议由万钧接任其职务。

"在各方压力下我的精神几近崩溃,无力回天,只能拜托万总。"孟凯告诉当时来电的媒体。

资料显示,"湘鄂债"源于2012年。当年5月,湘鄂情发行了5年期、票面利率6.78%的4.8亿元"12湘鄂债"。发行约定,在存续的第三年末,投资者可选择将持有的部分或全部债券回售给公司,回售部分债券的兑付日为2015年4月5日。

也即,如果所有投资者选择债券回售,湘鄂情届时支付的本息最高将达5.13亿元。此后,该债券沦为"ST湘鄂债",2014年10月又被债券评级机构下调为"垃圾债"评级。

2015年4月7日,中科云网发布公告称偿债资金筹措不足,"ST湘鄂债"发生实质违约,成为国内首个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而孟凯也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当月,公司股票名称变更为"*ST云网"。

当年7月19日,湘鄂情北京发家的首店——北京定慧寺湘鄂情餐饮有限公司关门,至此湘鄂情北京门店已全部关张。再加之此前"湘鄂情"系列商标也被以1亿元转让给深圳市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湘鄂情似乎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04 孟凯归来开启控制权之争 股权被拍卖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2017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孟凯表示。

2017年6月1日,*ST云网发布公告确认,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孟凯已于5月26日回国。

据报道,孟凯在澳大利亚期间,亦做着餐饮业务。而为他投资的,正是当初受让"湘鄂情"系列商标的家家餐饮。

与此同时,2016年*ST云网的营收仅有1亿,归母净利润亏损5407.84万。其中餐饮服务为公司贡献的营收高达8506.59万元,占比超84%,主营业务为团膳,而此前提及的"大数据"、"新媒体"早已消失不见。

澎湃新闻报道称,孟凯一直在试图通过"远程遥控"指挥解决*ST云网的债务问题。虽然公司及其个人10多亿元的债务已经得到部分清偿,但孟凯多次的授权委托却导致公司控制权纠纷激烈。

据悉,纠纷的主角是孟凯、王禹皓和陈继三人。

连年的巨额亏损和"湘鄂债"的兑付违约,曾让*ST云网上市公司的位置在2015年摇摇欲坠,此时站出来的是王禹皓。

在被孟凯授权充分行使控股股东相应权利后,王禹皓于2015、2016两年对公司实施了多项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将原有多家子公司,包括中餐酒楼、快餐、环保及其他业务打包出售,仅保留盈利的北京及周边区域团膳业务,所得对价收入用于清偿公司债。

据腾讯新闻棱镜报道,接盘这些资产的人依然是孟凯,但真正的金主则是第三方。岳阳市中湘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陆镇林不仅借旗下北京盈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协助*ST云网贷款4.3亿元,还代表孟凯购买了*ST云网的三栋物业。

然而在解决公司债务的同时,孟凯个人10亿元的债务并未解决。

2016年底,孟凯宣布撤销对王禹皓的授权,并授权给律师陈继,但王禹皓并不认同,双方矛盾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2月18日和2014年1月6日,孟凯与中信证券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以1.82亿股股票质押,向中信证券-华夏银行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融资4.796亿元。但孟凯无法按期回购,后中信证券将孟凯告上法庭。

2015年8月,中信证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股权,一旦拍卖,孟凯将彻底失去上市公司。但在当时,对于这笔股权的处理,孟凯和陈继并未达成一致。

2016年12月,陈继依靠旗下公司与中信证券签署债权转让协议,使得变卖股权获得的款项将由陈继控制的公司受让。在后续对深交所发布的回复函中,陈继表示:"为维护本人作为实际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本人有意承接上述标的股权。"

孟凯当然不甘心将控制权"拱手让人"。2015年开始,孟凯屡次提请异议要求终止拍卖,但股权还是在2018年6月被上海臻禧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6.79亿元拍得。时至今日,上海臻禧仍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2.01%。  

05 重操旧业再操盘"湘鄂情” 涉及114项法律诉讼  

不过,据媒体报道,2017年岁末,孟凯在深圳蛇口的"湘鄂情1995"已重新开业。

有关于孟凯的最新消息是,2018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孟凯因拒不偿还一笔债务已被限制出境,而该限制出境令申请人为陈继控制的上海高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双方涉及的借款纠纷金额在3837.07万元。但孟凯本人在接到媒体电话时对此表示并不知情。

再回到北京,这里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天眼查显示,孟凯控股的8家公司,仅剩中科云网一家未注销。孟凯曾任职高管的10家目前还存续的企业,包括上海湘鄂情投资有限公司、克州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孟凯本人均已在2015-2019年期间退出。

孟凯还涉114起法律诉讼,其中2018年至今111起。此外,4起终本案件中,孟凯需执行标的总金额4229.70万元,目前未履行的比例是100%。

此时回归北京,湘鄂情和孟凯还能复刻此前的辉煌吗?我们将继续关注。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