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顾客吃人均300元的饺子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白 · 2020-10-23 09:34 来源:餐饮人必读

导读:高端餐饮与阶级同在。  

01 高端餐厅的生意,太好做了  

2018年时,有个读者问我,“你说那些一个包子卖二三十的店是怎么做的?我能不能学学,在我老家也开一个?”

彼时正是消费升级春风吹满地的时候,年轻的消费者就算兜里没钱,花呗里也有钱,又勇于尝试,敢于遵从自己内心的渴求。

因而诞生了一大批诸如早餐里的爱马仕、火锅里的香奈儿之流的网红餐厅。

也正是那个时候,低调了许久的高端餐饮市场开始复苏。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稚嫩的年轻人步入社会、成家立业,变成“打工人”,他们终于了解到钱不好赚,随随便便吃一个包子花去23元有多不值。

而最近当我们再说起高端餐饮时,也许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坑”,毕竟前不久,狗不理和厉家菜两家老牌高端餐厅才被各方群嘲了个遍,也理所应当地觉得新的高端餐饮市场是昙花一现罢了。

但事实上,高端餐饮企业这些年活得有多好,你根本想象不到。

顾客吃人均300元的饺子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8月27日,喜家德创始人高德福说,“我做高端饺子喜鼎,在上海做到了人均300~500元,目前开业2个月没想到生意这么好。”

这种感受实际上并不是个例,而是很多行业人士的共识。

8月中旬,汉源东方董事长陈新时在“2020中国餐饮营销力峰会”上也曾表示高端品牌餐饮疫情后消费劲头不减,“上海人均1000~1500的高端餐厅一房难求,包间很难订到。”

而一口气摘得米其林9颗星的新荣记创始人张勇,在更早时间的另一场行业峰会上也乐观认为,接下来几年时间里,高端餐饮都会活得很不错,并号召业内“赶紧做”。

02 消费降级,思想不降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年轻人即使自嘲是“社畜”,互相调侃为“打工人”,每天在豆瓣、知乎上搜索省钱攻略,但这并不会阻碍他们对理想生活的向往。

换言之,即便消费降级了,思想也不会降级。

但这些新发展起来的高端餐厅,究竟有什么魔力,值得年轻人们的无限憧憬呢?

1.尝试和验证

一如大胃王吃播视频受欢迎一样,短视频网站上那些试吃昂贵食材的视频也深受观众们的喜爱。

3000元一只的黄油蟹是什么味道?6000元一只的帝王蟹打开后是什么样子?

在B站,以试吃高端海鲜出道的UP主数量非常多,其中头部账号“大祥哥”更是坐拥470万粉丝,他最热门的一个视频播放量甚至超过了1600万。

网友们对高端餐厅的好奇在各大社交网站上也有所体现,比如UP主“王师傅和小毛毛”的一个打卡上海西郊五号的视频,就得到了超百万的播放量。

另外,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软件上,高端餐厅的打卡攻略更是数不胜数。

▲图片来源:小红书

网友们观看这些视频,很大程度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为什么同样一道菜,普通餐厅只需几十块,这些高端餐厅却要价好几百?

普通消费者,尤其是自认看穿了商家消费主义把戏的消费者,在看待高端餐饮时往往是带有逆反心理的,正如UP主王师傅所说,“如果我来这里吃熏鱼,他真的就给我吃了一条熏鱼,那我就会很不满。”

不少抱着打卡心理前往高端餐厅消费的普通网友,他们的目的基本可以划分为两种,一种是体验:体验高端餐厅的差异性。

另一种则是验证:验证高端餐厅并没有什么不同,进而揭露商家割韭菜的实质。

只不过前者对餐厅来说是一种正向反馈,而后者,则可能让餐厅和前段时间被人民日报点名的狗不理、厉家菜一样,惨遭群嘲。

2.满足欲望

最近一段时间,上海“名媛群”引发了各界的热议,群里那些并不富裕的姑娘们,为了营造出一种浪漫的理想生活状态,选择与群友们拼单。

其中高端餐厅的打卡就是最重要的一项,下午茶、西餐厅等等。

▲网友卧底名媛群时的截图

她们去餐厅打卡拍照,上传朋友圈,向别人展示由自己编织的“经济自由”的假象。

一直以来,高端餐饮品牌的存在,都不只是为了提供美食。在消费主义横行的当下,消费不仅仅体现在物质文化上,更体现在文化含义上,消费体现个人身份。

所谓消费主义,指的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即消费的目的不是为了实际需求的满足,而是不断追求被制造出来、被刺激起来的欲望的满足。

英国学者卢瑞(Celia Lury)认为,消费文化是20世纪后半叶出现在欧美社会的物质文化的一种特殊形式。  

卢瑞援引另两位学者的话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论点:“商品都具有价值,其价值取决于消费者的价值观……每个人既是价值的评判者也是被评判的对象……人们之所以选择这些商品,是因为它们有相应的等级……”

简单来说,就是在很多消费者心中,高端餐饮是有炫耀价值的,能帮助自己获得他人的认同,即便这种认同是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的。

你也可以理解为,为了虚荣。

与上文提到的尝试验证相比,这基本可以规划为典型的受到消费主义影响而产生的冲动消费了。

03 高端餐饮业态,与阶级同在

伟大的精神导师马克思认为,在任何时代,社会都存在阶级差异。而经济,则是决定阶级的重要条件之一。

近代存在于欧美的“消费能力体现价值” 的消费主义思想,也正被国人潜移默化地接受。

正所谓有什么样的社会土壤,就会滋养出相应的商业花朵,新型高端餐饮的存在,既满足了经济富裕阶层的普通就餐需求,也变相满足了经济一般阶层感受“富裕生活”的体验需求。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高端餐企和高性价比餐企两极分化的原因之一。

反倒是那些处于中间阶层,曾经打着消费升级旗号出现,又并不能带来真正意义上“升级”的网红店,消失了一家又一家。

你打卡过高端餐厅吗?体验如何?  

在评论区唠唠呗~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