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豪横!因iPhone12上热搜的十三香:一年收入23亿,就是不上市!

黑天鹅 · 2020-10-15 10:25 来源:独角Mall

“千万别买iphone12,因为王守义说十三香。”  

10月14日凌晨,苹果发布了iPhone12系列4款5G手机。

没成想,“十三香” 却因此跟着上了热搜。

截至发稿前,“十三香”的梗仍停留在热搜榜上,相关阅读讨论达1.9亿。

被誉为男版“老干妈”,靠着8分钱利润,不做广告、不爱宣传,却年  收入23亿,坚持36年不上市!  

十三香,到底有什么样的底气,能做到这么豪横?  

男版“老干妈”

源于北宋的宫廷御用调料

8分钱利润,成就一个亿万富翁  

没人会否认老干妈的名气,也没人能忽略中国的调味品。 

2012年美国奢侈品电商Gilt把老干妈奉为尊贵调味品,随后它在美国,就像是来自中国的进口“奢侈品”。

国内一瓶7、8块钱的老干妈,在美国亚马逊平台售价,售价高达11.99美元一瓶,约合人民币84元。  

这种奢侈后来让人把它形容为电影《肖生克的救赎》中,老油条海伍德和Red打赌的赌注香烟。 

如果说老干妈改变了人们对辣椒的认知,那么十三香,可谓是改变了人们的味蕾。   

十三香,源于北宋开封的兴隆堂。  

当时兴隆堂的创始人,王守义的祖上,也是官宦之家,善烹饪,于是专营草药、香料。 

公元1101年,兴隆堂推出一种秘制调料,因性能独特名扬京城,很快便被收入御膳,专供宫廷享用,寻常百姓连味都闻不到。   

这便是十三香的前身,  后来明朝覆灭之际,王家人又偷偷将配方带出了宫廷。

清末战乱,王家人颠沛流离,好在秘方带出宫被保存下来,年幼的王守义这才有可能从祖父那里继承秘方。

转眼1959年大灾荒,很多地方颗粒无收,树皮、野菜,甚至观音土,都被人们拿来充饥。

王守义一家同样如此,孩子饿得前胸贴后背,嗷嗷直哭,情急之下的王守义想起了祖传秘方。 

于是,王守义改进了祖传的配方,并把它取名为“十三香”,开始沿街售卖。  

就这样,王守义的创业史就开始了。

耿直的王守义并没有商人“弯弯肠子”,他单纯地认为,做好生意的诀窍只有一个——薄利多销。   

1984年,十三香调味品厂的注册资金只有100元,每盒香料只卖1毛钱,  但是经过14年后,当王守义十三香调味品集团正式成立时,注册资本高达8000万。  

王守义公司继承了王守义的耿直。  

曾经有媒体询问过王守义十三香的利润问题,对如此敏感的商业问题,王守义公司却没有丝毫遮遮掩掩,而是大方的表示,1000克十三香调料的利润为2元,每小盒十三香是40克装,相当于每盒产生利润只有8分钱。  

可以说,8分钱的利润,成就了一个亿万富翁。  

管理去家族化

“保名牌必须真打假”  

光打假,花了2000多万  

现在的十三香管理层,家族成员仅剩王银良,即王守义的儿子,一人任董事长,  其他几位高管系内部提拔和外部引进。

对一个家族企业来说,这样的调整让人意外,也某种程度上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十三香的“去家族化”改革  已经完成。

此前,十三香集团公司的家族管理涉及到财务、人事、采购、销售等部门的核心岗位。2016年前后,王银良走出了关键一步。 

为排除一切干扰,将十三香带入良性的发展轨道,他将这些部门,包括公司高层的家族成员一一剥离,实实在在地做到“任人唯贤不唯亲。”   

王银良常说:“一定程度上,十三香能有今天,是打假打出来的。” 

十三香公司设置了一个名为打假办的部门。   

《法制日报》记录了13年前他辗转全国各地捣毁窝点、协助将造假者绳之以法的意气风发。

艰难而漫长的打假维权,让十三香集团耗费了大量的心血: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十三香集团用于打假方面的费用已高达2000多万元。企业每年拿出赢利的一部分作为打假基金,并在全国各大媒体及产品包装箱上公开向社会承诺:“凡积极举报非法印刷窝点者,按查获价值的300%给予奖励;举报制假、售假窝点者,制假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按其总造价的100%予以重奖”。 

为杜绝假冒王守义十三香包装物的非法印制,公司投入2700多万元专门购进一套彩印设备,将十三香所有包装一律由本厂印制,从不委托他人印刷。

保名牌必须真打假。

“历经艰辛创下的品牌,绝不能让假冒伪劣产品给吃掉,我们要从打假维权中保名牌、夺市场,要让非法印刷、制假、售假者没有藏身之地。”王银良说。

十三香的“功守道”

低调做事, 坚持36年不上市

“一攻一守,对应太极中的‘阴阳’。但,功守,就是用功夫守住自己家园之道。”   

功夫巨星李连杰在解释微电影《功守道》的含义时说。

十三香集团公司的发展史完美印证了这个解释。 

王银良几乎完全继承了父亲的发展理念,十三香公司目前没有涉及多元化经营,没有考虑上市,不玩杠杆。   

对一个现金流充足的公司来说,很少人能抵御住一个个风口的诱惑。 

王银良的思路却是求稳。 

当地政府部门负责人曾建议十三香上市,实际上,王银良这些年一直在回绝上市的建议。  

王银良的态度是,“最重要的是把企业实实在在做好,别出现大的乱子。挣钱不挣钱排第二,先把做调味料这件事做得深入人心,能够得到认可”。

最近几年,王银良从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回应外界疑问和网络传言,他认为有些事情外界逐渐会理解。他现在专注的就是把香辛调味料做好,只做好一件事。

十三香是低调的,甚至没有体现公司名字的大门。  

在位于驻马店市的十三香路公司门口,仅有一个写有“兴隆堂”的牌坊式大门。不了解十三香历史的年轻人,很难能够确认这片空气中飘着香料味的厂区,就是他们日常所食用十三香的生产地。 

十三香也很少做广告,除去沿袭下来的央视广告和高铁广告,几乎没有更多的对外宣传。   

耿直的十三香,不花钱打广告,钱都花在慈善、员工福利身上。  

从企业成立到现在,十三香先后出资2个多亿,用于慈善事业。

十三香的员工福利是令人惊奇的。包括一线工人的所有职工一律13薪,员工一日三餐免费,为家远的员工提供住房,日常发放调味品、生活用品等员工福利,每年公司掏钱组织员工全员体检,每年全体员工免费外出旅游……

2019年,十三香实现了23.4亿元的销售收入,而光是纳税额就高达4.3亿元。这已经是十三香连续第五年,营收和纳税额上涨了。 

“不搞多元化,不上市,几乎不向银行贷款”的十三香,继承了王守义的“匠心”,更多的是“守”,只在熟悉的战场步步为营。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