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快餐界巨头们,终于也流下了时代的眼泪

毛冠琪 · 2020-08-21 11:10:58 来源:有意思报告 2302

对于吉野家要关店 这件事,许多人至今还在惋惜当中。

20世纪末、21世纪初,很多当时年轻的白领、都市的居民,想起过去的生活,少不了经常吃的那一碗吉野家的牛肉饭。

吉野家现在虽然不算大众的宠儿,但陪伴多年的熟悉味道还是值得怀念和偶尔品尝,甚至现在,它还是许多上班族的工作餐、年轻人的休闲饭。

但人们一边怀念着,一边突然发现,吉野家要关店了!

上月底,日本吉野家控股 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150家店,其中日本关闭100家,海外关闭50家。

目前吉野家共有3300多家门店,本土占了1000多家。海外门店中,中国占了六成以上,粗略算来,应该有600多家。

海外关闭的50家里,没有说全在中国,所以应该不会造成“一夜之间周围的吉野家都不见了”的情况。

不过这次,吉野家宣布要关闭部分门店,仍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主要是因为它家的头牌选手——牛肉饭,实在是太出名了。

吉野家的百年牛肉饭  

吉野家的牛肉饭,堪称中国人民的“牛肉饭启蒙”。

即使是从未吃过吉野家的人,一旦被问“吉野家的产品你能想到什么” 的时候,一定会脱口而出三个字“牛肉饭”。

相比之下,吉野家其他产品的名气就差了点儿——你问一个人吉野家的双拼饭和关东煮,对方未必知道;再问最近又推出了什么新品,对方很可能两眼一抹黑。

快餐界巨头们,终于也流下了时代的眼泪

吉野家最著名的牛肉饭

吉野家刚进中国的时候,凭借的是主打餐品牛肉饭的好味道。

1992年,吉野家在北京开出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店。当时,肯德基已经落户中国5年,麦当劳落户2年。但是相比后两者,吉野家具有东方饮食特征的熟悉气息,和米饭配菜的常见搭配,让人们感到更亲切。

在日本,牛丼属于五大国民盖饭(牛肉饭、亲子饭、鳗鱼饭、炸猪排饭、天妇罗饭)之一,但在当时的中国,还未打开市场。吉野家一进驻,填补了市场空白,成为“日式牛肉饭”的代表。

吉野家的牛肉饭,配料简单,只有牛肉和洋葱,配上味甜的酱汁,既能俘获大批人的胃,又省去了其他配料,节省成本,保持并不算高的价格。

后来发展久了,吉野家的品牌故事也开始在众人口中流传。

1899年,松田荣吉在东京日本桥的鱼市场创立了吉野家前身。1926年受关东大地震的影响,老鱼市搬迁至筑地,吉野家也随之搬迁。在筑地市场的这一家,就是吉野家的一号店。

后来松田荣吉的儿子松田瑞穗接手了这家餐厅,正式将“吉野家”作为餐厅名号。

传说在12世纪时候,日本名将源义经的爱妾静在掩护义经避难之时,在吉野山把制作牛肉饭的技巧教给了当地居民,于是牛肉饭成为当地的特产美味。 吉野家因此命名,用以标榜自己的正宗血统。

虽然只是一碗简单的牛肉饭,但它的背后蕴含着情义和传说。更不用说,它本身经历的近乎百年的历史,足够和当时市面上普普通通的快餐区别开来。

现在打开下厨软件,或者随便上网搜关键词“牛肉饭”,一堆“在家做出堪比吉野家的牛肉饭”的视频和图文教程就会跳出来,可想而知这碗牛肉饭在国人心中的地位。

不只吉野家,其他快餐也不好过

许多人说,吉野家要关店,主要是因为它变贵了,质量也下降了,食客不再愿意为这些改变买单。

众人对它的吐槽,包括但不限于:某些地区取消了免费的红姜丝;质量问题也被曝出过好几次;除了牛肉饭其他都很难吃;牛肉饭也有偷工减料的嫌疑......

微博 @尼古拉斯Nana

吉野家关店,也不仅仅是自己的问题。实际上,近段时间,其他各家快餐也都不太好过。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在疫情之前,全国餐饮行业收入规模常年保持增长态势 ,2014-2019年由27,860亿元增长至46,712亿元,复合年化增长率为10.9%。

而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餐饮行业收入同比骤减44.3%至6,026亿元。

另一家中式快餐新秀,在近五年内迅速崛起、堪称购物商场巨头的西贝莜面村, 早在今年2月就称,贷款发工资也只能再撑3个月。公开“哭穷”后,西贝获得了浦发银行4.3亿元的援助。

后来迟迟没等来疫情过后的“报复性消费”,先提前悄悄涨价了,立即引起大众的不满,董事长公开道歉后只能再把价格降回去。

国外的餐饮巨头朋友们也在艰难地维持着生存。

餐饮巨头百胜集团有点扛不住。根据其发布的报告,截至今年6月30日,肯德基分部受影响最大 , 同店销售下降了21%,也是临时关门多家店铺所致。

就在前天,据CNN报道,百胜集团在美国最大的特许经销商NPC国际公司也申请破产保护,旗下的300家必胜客将面临永久关闭,剩余的门店也将被出售 。

肯德基的老朋友麦当劳 ,关闭200家美国分店,出售部分日本股权;

星巴克 ,发出致股东一封信,永久关闭400家门店。

.....

疫情给的锅,谁都绕不过。

店铺关门中,且吃且珍惜。

时代变了,快餐动作还不够快

疫情是给了在座餐饮店致命一击,但是近半年快餐店大规模地关闭店铺,也许早有征兆。

从2015年起,外卖体系越来越健全,对以实体店发家的传统快餐们,是不小的挑战。

外卖平台的兴起,对配送提出了要求,对实体店降低了期望 。很多商家并不需要明亮宽敞的店面,仅仅是位于美食城的一个档口,一个月的销售额都可能超过传统的店铺主导型餐厅。

比如曾经让小s发微博盛赞的曼玲粥店,是专注于线上的粥类外卖品牌,2016到2018的两年间,店铺开了300多家,年营业额高达6亿元。

虽然后续被曝出有卫生问题,但是对外卖“眼不见为净”似乎成了许多人的共识,所以曼玲粥店迄今仍活跃在外卖一线,俨然成为粥类一姐。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给出的数据,中国的外卖产业规模在近几年不断扩大,并且还没有到达饱和的状态。

图by前瞻产业研究院

接受网上订餐的人也越来越多。

图by前瞻产业研究院

面对外卖模式的入侵和各种线上品牌的兴起,很多餐饮连锁也不是没有做出改变。

吉野家就有自己的外卖平台吉食送;麦当劳和肯德基早就开拓了外卖这一步;星巴克有专星送;必胜客也上线了自己的外送服务。

但在目前“点个外卖都能选半个小时——因为可供选择的实在太多了”的情况下,动辄高达5—9元的外送费还是有点劝退。

一份饭20—30元,价格高点也就40多,配送费居然有小十元。

无 法 接 受。

毕竟现在品种多样,不点你这一家,自有其他的替代品。

大部分连锁餐厅无法放弃自己的配送费,也就让很多食客的线上翻牌率降低。

除了外卖带来的冲击,很多快餐店也面临着线下市场份额的挤压。

网红和“小众”餐厅越来越多,价位高低都有,人们有越来越多的新鲜感可以体验,连锁快餐相比之下显得竞争力有些不足。

时尚咖啡代言人星爸爸这几年先后迎战了瑞幸、连咖啡、Arabica等店,更别提还有数不过来的非连锁网红小店了。这些店只能越来越多。

而食客们这几年的态度也在由“吉野家的牛肉饭不错”转变为“食其家又便宜又好吃不香吗”——信息流通的世界里,寻找餐饮替代品是分分钟的事。

同样作为日本三大牛肉饭品牌之一的食其家,近些年似乎更受欢迎 图by微博

不过说到底,疫情冲击也好,消费方式改变也罢,作为消费者,关心的不过是能否吃得开心罢了。

快餐店们可以以价格取胜全宇宙,也可以在环境设计上别出心裁,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让大部分食客都称赞“好吃”。

食客们的心难琢磨,可他们的胃总是诚实的。  


参考资料:

1.真功夫、吉野家、永和大王、味千……为什么这些连锁快餐现在都处境尴尬?| 好奇心日报 

2.合兴集团逆势开店 洪明基:疫情倒逼餐饮业改革 社交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将成主流 | 中国经济网

3.2020年,疫情对餐饮业影响究竟有多大?| 搜狐号 

4.餐饮巨头宣布:关300家店?长春的店受影响吗 | 网易新闻

5.吉野家为什么在中国混得这么惨 | 新浪财经

6.吉野家大规模关店的背后,你不知道的日式牛肉饭江湖 | 钛媒体APP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