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餐馆疫情期亏损超4万,开业后仍贴“免费吃饭”告示

陈卓 但是 罗一凡 · 2020-07-24 11:10:21 来源:澎湃新闻 1939

“免费吃饭——如果您现在没有收入、遇到困难可以来小店(吃饭)。我们有热腾腾的米饭、特色菜可以解决您的温饱,我们12个小时营业,您随时都可以来。”

从2019年10月开始,南京市鼓楼区青岛路上一家名为“二娃小馆”的餐馆,门前挂上了一张“免费吃饭”的告示。前几天,江苏本地媒体报道了这家可供困难人士“免费吃饭”的餐馆后,这家不起眼的小店并没有如想象中的突然“蹿红”。7月23日,店主兰乾美告诉澎湃新闻,最近来就餐的顾客有所增多,但免费来吃饭的人本月内也仅有7人。兰乾美是重庆人,前些年来到南京工作。和哥哥一起开餐馆是她唯一的职业。在她眼中,南京是一座博爱且温情的城市,给困难人士提供免费的“爱心餐”是她用自己的方式来回馈这座城市。在她看来,这真不是一件值得宣传的事。

兰乾美的店提供免费的稀饭和红枣银耳汤 但是 图

给困难人士送上“免费午餐”:两菜一汤

在兰乾美的餐馆里,上午11点时还只有一桌客人,到中午12点时,所有散桌都已经坐满。此时,与充斥着交谈声、欢笑声、碗筷敲击声的散桌仅一墙之隔的独立包厢内,单独坐着一位前来“免费吃饭”的老人。老人姓周,60岁,是看到媒体关于“免费午餐”的报道后专程而来的。他每个月拿着800元的低保金,膝下无子女,现在和自己的妹妹住在一起。一盘酸菜鱼,一盘麻婆豆腐,一大碗紫菜蛋汤——这就是兰乾美为前来的困难人士准备的菜。除此之外,还呈上大大的一盆饭。兰乾美说,自从江苏南京当地媒体报道之后,她店里来的客人比之前多了一些。这家饭馆位于南京市儿童医院旁,新增的食客据她估计可能是附近医院住院患者的家属。同时,一些困难人士也在看到“免费吃饭”的承诺后自行前来。老人吃饭的间隙,兰乾美或者店内其他员工偶尔会进来探望,询问是否需要加饭。

兰乾美对澎湃新闻说,来吃“爱心餐”的人有可能已经饿了好多餐了,所以给他们盛的饭很多,他们也大多都会把饭吃光。这一顿饭,兰乾美称,其成本价不到8块。但若按照菜单价出售给前来就餐的普通客人,这顿餐的售卖价在25元左右。2020年初,因为新冠疫情,兰乾美的餐馆闭门了两个月,房东给予了一个月房租减免,但各项支出算下来,这家店两个月的亏损仍然超过了4万元。兰乾美说,这家店的日开桌数一般20到30桌,日均营业额在3000元左右。7月21日上午11点刚过,就已经来了4桌顾客。兰乾美管理的这家位于青岛路上的餐馆,是南京6家“二娃小馆”连锁餐饮店的其中一家。这家店的周边是一些高校、医院和老居民区,主打的也是家常餐,价格上看起来也比较亲民——这里一份鱼头豆腐汤,只卖12元。虽然是这家餐馆的店主,兰乾美每天都会与员工一起工作、一起吃员工餐。

7月22日这天上午,她带着一位女员工,系着围裙戴着手套,一手拿着刷子一手提着椅子,站在店门前湿漉漉的地上刷洗着看起来并不太肮脏的椅子。擦桌子,倒水,端菜……她的长发整齐地绑在后脑勺,后背的衬衫露出汗液浸湿的深色印记。上午十点半,赶在午餐就餐的高峰前,她与其他几位员工一起吃起了两菜一汤的员工餐。兰乾美说她是农村出身、看不得别人浪费丁点粮食,她的餐厅规定,谁的饭碗里剩一粒米,员工罚1块钱,管理人员罚5块钱,董事长罚10块钱。决定贴出“免费吃饭”的告示时,员工和管理层并无反对声。跟随兰乾美多年的掌勺大厨邱师傅对澎湃新闻说,其实最开始贴出告示时自己会有一点点担心,“怕来的人太多”,进而影响餐馆正常的营收。爱心餐的费用谁来出,如何安置前来免费吃饭的困难人士,都是棘手的问题。兰乾美认为,前来吃爱心餐的一般都是“身边没有钱”,连一顿饭也吃不起的困难人士,而这样的困难人士在社会中占比不高,所以她并不担心会有太多人故意来“蹭饭”。“谁家没个难处?如果能够帮到有难处的人,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兰乾美常常这样对员工们讲。

“爱心餐”两菜一汤的配置:酸菜鱼、麻婆豆腐和紫菜蛋汤 但是 图

“南京的刘医生是影响我一生的人”

最初的时候,只要有人提到是看到“告示”,都会被兰乾美请进店里吃饭。后来,有邻居饭馆的人提醒她,最好要给免费吃饭的人登记,“如果你不登记的话,有人会天天过来吃饭的”。

现在,兰乾美也开始学着登记这些人的信息。但有的人不愿意提供具体的个人信息,也不愿意出示身份证件,兰乾美仍然给他们提供了免费的饭菜。

兰乾美说,不是没有考虑过将低保户拒之门外,但她还是决定,只要有人提出免费吃饭的请求,便要接待。“希望能把免费吃饭给到像儿童医院里因为治病而倾家荡产的家庭、没钱吃饭的外来务工人员等,这些真的连吃饭的钱也没有的人。”除了提供免费吃饭的服务,她也会尽量考虑受助人的自尊心。上世纪90年代,兰乾美曾经经营的店里有外来打工者吃饭,她看到别人生活不是太宽裕,就把自己洗干净的衣服打包起来赠送给孩子:“小闺女,阿姨这里有衣服,你看你喜不喜欢?”求助者们如果有手机的话,大多会记下兰乾美的电话号码或者微信,在回去后给她发短信,祝她“平安”、“福报连连”。

兰乾美说,这些顾客总让她想起年轻打工时受到的帮助。1992年,刚刚参加工作的兰乾美在重庆给别家的餐馆当炒菜师傅,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脚受了伤。白天带着脚伤站在灶台前炒菜,晚上就把几张30厘米宽的凳子拼在一起睡觉。那一年,她第一次从重庆来到南京。她被送到距离南京鼓楼区老下关派出所不远的医院,一位刘姓医生为她的脚缝上14针,并连续十天免费帮她换药。若提起现在她帮助别人的初衷,19岁那年刘医生的慈爱大概是影响她最深的。“南京的刘医生是影响我一生的人。”尽管过去了28年,兰乾美仍对这名曾经是退役军人的刘医生印象深刻,她向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先后描述过刘医生的面容特征,希望找回他当年的恩人。“他身高在1米73至1米75,有点廋,是南京人,92年的时候他大概40多岁,现在大概已经年过70了。”

位于南京市鼓楼区青岛路上“免费吃饭”的告示 罗一凡 图

只要还在南京,“爱心餐”就会一直做下去

最开始张贴告示时,兰乾美总在餐馆门口看到犹豫不决、不敢进来问的客人。她便主动上前告知“免费吃饭”的活动,然后把客人请进店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大多都是那种没有底气的,连说话语气弱弱的……那种眼神是可以看出来的。”偶尔,也会遇到那种怒气特别大、对社会的抱怨心很重的人。兰乾美会默默地给他们端上饭菜,等到他们吃饱了,再和他们聊上几句。“其实他们都是很懂得感恩的人,只是因为很多原因陷入贫穷,才会有那么多抱怨。”

除了吃饭之外,南京当地媒体报道之后,兰乾美的店里就多了一些“慕名而来”的人。有一位南京当地的老人,坐了40分钟的车到店里。第一次见面,他就提出要把自己1000元的低保金全部交由兰乾美保管。老人说,今后他每天的两餐都在兰乾美的店里吃,每餐10块钱,从他交给兰乾美的1000元里扣。至于每个月能剩下400多元,就通过餐馆的“爱心餐”捐给这座城市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兰乾美委婉拒绝了老人的要求,她觉得自己只是用一些力量来帮助真正需要的人,也仅此而已。

碰到有小朋友来吃饭的时候,兰乾美就主动为孩子打上一碗自家熬制的银耳汤,免费的。澎湃新闻在周边走访时,也有附近餐馆的工作人员质疑“免费爱心餐”的真实性:“免费吃饭,你觉得可能吗?”、“那你去里面问,看她给不给你免费吃?”据兰乾美说,仅仅本月已经有至少7名来店里免费吃饭的人。7月21日和23日中午,澎湃新闻记者都在店里看到了前来询问“爱心餐”的人。兰乾美在短暂询问后,便亲自为他们端上了免费的两菜一汤。

7月23日中午,周边一家眼镜店的一位女店员特意跑到兰乾美的店外徘徊,用手机给那张“免费吃饭”的告示拍了张照。她是通过南京当地媒体的报道得知兰乾美事迹的,她发现这位新闻中的当事人与自己工作的地方在同一条街上,便决定过来看看。两人聊过一会儿之后,她坚持要用手机和兰乾美自拍,告诉朋友圈的人,这种“大好人”就在自己身边。过往的被救助者,也习惯在微信和电话中将兰乾美的行为称作“美德”、“真善”,兰乾美却常说,她只是一个餐馆的店主罢了。兰乾美说,只要她还在南京,还在这家店,“免费吃饭”便会一直做下去。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