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山东省紧急排查1千多家海参养殖户无一违规!

张红、薛晓强 · 2020-07-20 16:44:36 来源:水产前沿 2140

66批次样品均未检出敌敌畏成分、1257家养殖户暂未发现违法违规使用投入品。

央视3.15节目报道,养海参用敌敌畏杀野杂鱼虾的事件在中国大地以及水产界炸开了祸!农业农村部官网连续三天紧急发文:

7月17日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农业农村部派出工作组严查海参养殖违法违规用药行为。

7月18日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农业农村部下发紧急通知加强海参养殖用药监管。

7月19日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山东全面开展海参养殖排查整治。

在农业农村部工作组指导下,山东省农业农村厅和当地有关部门对事发基地水体、底泥、海参进行了取样检测,抽检的66批次样品均未检出敌敌畏成分。截至目前,已排查海参养殖业户1257家,暂未发现在养殖过程中违法违规使用投入品问题。

那么,敌敌畏究竟是何物,有何毒性,用在海参养殖清池上会怎么样......对此水产前沿采访了部分行业人士......

紧急排查1千多家海参养殖户无一违规!

中国水产科学院珠江水产研究所林文辉研究员:

敌敌畏又名DDVP,学名O,O-二甲基-O-(2,2-二氯乙烯基)磷酸酯,有机磷杀虫剂的一种,分子式C4H7Cl2O4P。一种有机磷杀虫剂,工业产品均为无色至浅棕色液体,纯品沸点74℃(在133.322Pa下)挥发性大,室温下在水中溶解度1%,煤油中溶解度2%~3%,能溶于有机溶剂,易水解,遇碱分解更快。毒性大,急性毒性LD50值:对大白鼠经口为56~80mg/kg,经皮为75~210mg/kg。

敌敌畏作为一种易分解(也意味着低残留)有机磷杀虫农药,在陆生环境中(蔬菜、庄稼、水果等)的使用由来已久,水生环境使用也早已有之。由于敌敌畏“遇碱分解更快”,也意味着在池塘中(池塘水呈弱碱性)使用的残留要比陆生环境中使用残留更低。

把“海参养殖过程中使用敌敌畏作为杀虫剂”报道成“用敌敌畏喂海参”,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有意?是否也可以将农业上庄稼使用敌敌畏杀虫报道成“用敌敌畏种水稻”、“用敌敌畏种苹果”、“用敌敌畏种蔬菜”……?

我赞成生态养参,不赞成用在参塘中大量使用杀虫剂(无论什么杀虫剂)。但人言可畏,不科学的报道,会变成“妖言惑众”!(以上内容转自林文辉老师微信朋友圈)

大连市水产养殖领域首席专家大连海洋大学周玮教授:

问: 水产养殖过程中,到底能否使用农药成分的药物或直接用农药杀灭养殖池塘中的水草、杂鱼等?使用过程中要注意什么?

周玮: 国家对渔业用药是有标准的,一定要按照标准来!当然,这其中还是有些问题的,水产药物发展是非常迅速的,但是国家的渔药许可认证有些跟不上药物的发展,这个事情,国家应该抓好,不断的出来渔药,不断地去认证。现在市场上“三无产品”的药太多了,这和监管是一定关系的,新病一直出现,就要跟着研制新药,不能用老药治新病,这导致有些养殖户铤而走险用了敌敌畏,但是,这是不可以的,敌敌畏污染环境,是不能使用的!这就需要国家加快药物审批,不光要堵还要疏,应该把渔药的开发、认证工作提上去,不要让养殖户病急乱投医。

问: 经过这个事情,您对海参养殖人士有何建议?

周玮 :要相信科学,依靠科学,有问题及时找专家研究,不能乱投药,不然产量再高也没用,卖出去就没用。如果想杀死桡足类,是有针对桡足类的药物的,不能乱用药。

问: 报道里还说,海参养殖业用原粉防病、治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对此,您又有何看法?

周玮 :这主要看用的原粉是什么,这和用不用原粉没关系,主要看用药量和是不是渔药规定允许的药,这才是关键!我们平常使用的药使用淀粉或者水载体大多是因为需要的用药量太少,不便于称量,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是原药,只要是国家允许,环境安全就可以。

江苏农牧科技职业学院水产科技学院,职业兽医师袁圣:

水产养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涉及的细节较多,在整个养殖过程中,有一些延续了很多年的做法,比如用农药处理一些问题可能很久以前就会存在,一直延续至今。养殖户对于养殖的诉求很简单,把养殖动物快速养成是其主要目的,有一些效果明确的做法会在养殖区快速的推广应用,但是因为水产养殖从业者普遍年纪较大,文化缺乏,对法律法规及行业变化关注较少,在部分地区存在使用农药甚至违禁药品的现象,但是这样的现象正在快速好转。

敌敌畏属于有机磷杀虫剂,可由敌百虫在碱性条件下脱氯化氢生成,毒性比敌百虫大很多,对鱼类高毒,对甲壳类动物剧毒,具触杀和胃毒的作用,大剂量使用以后,可快速的杀死鱼类及甲壳类动物。海参养殖过程中,使用敌敌畏,主要作用是清塘,在海参收获以后使用,由于敌敌畏可分解,养殖户在进行新的养殖前也会进行换水等操作,对下一季的养殖总体影响不是太大,但是排放的尾水对自然水域的生态系统有较大的危害和影响。尽管敌敌畏可在环境中以一定的速度水解,但是由池塘直排的尾水中浓度较高,而近岸营养丰富,生物种群多,排出的尾水会对近岸的生物种群多样性产生不利影响。

水产养殖所用的药品专用的较少,大多从畜禽或者种植业上照搬而来,2019年农业农村部已经发布了《水产养殖用药明白纸》,其中对批准使用及禁止使用的药物做了规定,有一些以前常用的农药如代森铵就被列入禁用药物名单,但是还有一些常用的药物没有做清晰的界定。在养殖过程中,尽量选择正规水产药品企业生产的国家明确可以使用的药物,严格按照说明书及使用条件进行使用,尾水经过处理以后再行排放,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对环境的影响。

清塘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生石灰清塘,既可以杀灭池中的野杂鱼类及敌害生物,也可以很好的改善养殖环境,清塘效果比敌敌畏要好,是业内主推的清塘方法。建议海参养殖户的所有从业行为都应该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进行,同时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反思各个细节,才能保证整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对于海参养殖业用原粉防病、治病的做法,我认为除了有技术方面的错误也有法律常识缺失的错误,按照《兽药管理条例》的规定,养殖户是不能使用原粉的,使用原粉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其次用抗生素预防细菌性疾病的做法也是错误的,抗生素能够在机体停留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旦代谢以后就不会起到预防疾病的效果,疾病的预防还是从疾病的入侵途径及条件入手比较科学,再者,市场上有很多效果明确的商品药物,这些药物治疗细菌性疾病效果明确,价格也不比原粉贵,完全可以在需要使用的时候替代原粉。发生这样的事情主要还是从业者对药理药性不理解导致的,需要行业加强引导。

宝来利来技术总监李光:

1、敌百虫和敌敌畏都属于有机磷类农药,但是敌百虫属于渔用杀虫剂,行业使用敌百虫驱虫确实在用,但是使用敌敌畏应该是少部分人行为,不是海参养殖主流。

2,有机磷类杀虫剂对于甲壳类动物敏感,过量使用会对水生生物(尤其是甲壳类)和水环境造成影响。

3,由于海参养殖期较长,一般三到五年,水产允许使用的药物,基本都会代谢,药残相对较少。

4,个人建议海参养殖还是需要都通过有益菌调控水环境,立体养殖增加效益,构建生态平衡,避免药物的滥用,对人和环境造成危害。

5,近年来,我一直服务于一线养殖终端,尽管行业有个别不协调的声音,但主流还是倾向于生态养殖,大家对于预防,生态调控,生态养殖,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从这些年大家对于有益菌普及和使用就能看出来,大家要理性对待,不能以偏概全,整体来看,水产品相对是安全的。

6,打铁还需自身硬,呼吁水产从业者,加强自律,严格遵守国家法规,从我做起!

大连瓦房店海参协会副会长兼技术顾问王筵龙:

我认为,使用敌敌畏是个人行为和部分养殖区当地的养殖模式所产生出来的,它并不代表整个海参养殖行业的现状,央视以点带面报道,本身有点断章取义,但影响的却是整个海参产业链。以大连海参养殖为例,95%走的是生态绿色养殖模式。农业上,首先国家没有明令禁止敌敌畏的使用,如果随着地表径流降雨冲击到江河湖海里边,那它对环境的影响大不大?这个需要有相关部门专门给予权威性结论。

我们海参协会养殖户会员均严格按照国家及农业农村部规定严格用药。另外我们协会一直在做行业的标准,绿色健康,海参生态育苗的标准,这个我们已经完成了,在去年11月份已经向社会公布了,国家都有备案。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