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餐饮业全面减塑正推进,可降解餐盒原料面临短缺

张晓荣 · 2020-07-03 17:12 来源:新京报

麦当劳中国6月30日宣布逐步停用吸管,再次掀起对餐饮业减塑问题的关注。

事实上,减塑行动早已在餐饮巨头中悄然展开。麦当劳、星巴克等连锁企业此前通过更换纸袋包装、减少塑料吸管使用等方式,推进环保。同时,随着餐饮外卖业务的快速发展,外卖平台也推出减塑行动,包括实行外卖“无需餐具”选项。

餐饮业全面减塑已经进入倒计时。国家发改委发布的《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底,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不过,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来看,餐饮业减塑集中在塑料吸管,通过改变杯盖设计、用纸质吸管替代,比较容易实现,而餐盒、包装的减塑则面临一定困难。一位从事包装材料的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可降解餐盒成本较高、原材料短缺,是全面减塑遇阻的因素之一。

餐饮业全面减塑正推进,可降解餐盒原料面临短缺

停用塑料吸管,改良杯盖和纸吸管成新宠

6月30日,麦当劳中国宣布,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近千家餐厅率先实施停用塑料吸管,消费者可通过新型杯盖直接饮用不含固形物的冷饮(如可乐),相关减塑举措将于2020年内覆盖中国内地所有餐厅,预计每年约减少400吨塑料用量。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麦当劳已对饮料杯盖进行改良,可乐、果汁等饮料均可不用吸管。

麦当劳的减塑行动早在过去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2007年麦当劳将外带塑料袋换为纸袋,累计减少超过25亿个塑料袋;2010年又将麦旋风改为纸杯包装,累计减少超过5亿个塑料杯;2015年刀叉尺寸优化,降低约10%的塑料用量。据麦当劳方面介绍,2020年麦当劳所有的纸制包装,100%来自经森林管理委员会FSC认证的原纸。

星巴克、喜茶等也在逐步减少一次性塑料吸管的使用。2019年4月,星巴克就在上海、深圳试点,停止提供塑料吸管,对于普通饮料用新研发的直饮杯盖,需要吸管的饮料则使用纸质吸管。有媒体报道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星巴克已完成了中国内地所有门店的一次性吸管转换工作,可提前实现“2020年在全球范围内停止使用塑料吸管”的承诺。值得注意的是,为推广环保理念,减少一次性杯子的使用,星巴克还倡导消费者自带杯子装咖啡,自带杯子可获得减2元优惠。

喜茶自2019年也开始推行纸质吸管。此前有报道,截至2019年年底,有14.4%的喜茶用户将纸吸管作为最常选择的吸管类型,而在上海,这一比例超过了四分之一。

餐饮外卖减塑执行难

据艾媒咨询的调查数据,近几年国内餐饮外卖产业规模逐步提升,其中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产业规模为6536亿元,预计2020年线上餐饮在整个餐饮行业中的占比将超过20%。

“我们之前是做电子产品包材的,2014年看到外卖市场的发展潜力,开始转型做食品餐盒,生意一年比一年好,现在餐盒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电子产品”,江苏一家包装材料公司工作人员向伯熹告诉新京报记者。

外卖的兴起和发展为日常生活提供了更多便利,不过餐具、餐袋、包装的使用也加速了环境污染。早在2019年1月,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副处长张磊就公开表示,餐饮外卖行业发展增长非常快,上海每天订单量约两百万个,需要大量餐具、餐盒、餐袋,产生新的白色污染,需要建立一个多元化的有效治理体系。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美团、饿了么两家外卖平台已经意识到了外卖行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以美团外卖为例,2017年8月推出了“青山计划”,以推动外卖行业环保化进程,包含在外卖平台上线“不需要餐具选项”、包装升级试点“以纸代塑”投放环保餐盒、建立环保公益专项基金等各种举措。饿了么联合行业协会、包装生产商及餐饮商户,推广环保包装及可食用筷子,同时也在平台上线了“不需要餐具”选项。

不过,餐饮商家对外卖“无需餐具”的执行并不到位。新京报记者采访3位90后消费者,他们均表示,即便是自己点外卖时选择了“无需餐具”,商家仍会赠送餐具。

对此,有不具名的餐饮从业者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有时候太忙了来不及看订单具体信息,有时候看到了也会送餐具,因为有的需要餐具但是忘改选项了,我们还得再跑一趟送餐具,太麻烦了,也怕差评。”

可降解原料供应紧张

业内人士表示,吸管的减塑目前最容易实现,可以改变杯盖设计、用纸质吸管替代。但要减少塑料餐盒的使用,则面临可降解餐盒成本较高、原材料短缺、回收难等问题。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普遍采用的是塑料餐盒,多为PP、PS、PET等材质。据向伯熹介绍,上述材料制成的餐盒均可回收,即可以将餐盒分类回收粉碎之后再回炉使用。不过,目前居民垃圾分类意识仍处于初级阶段,回收工作仍不易。而可降解餐具的成本是普通塑料餐盒的1倍-2倍,餐饮企业尤其是快餐企业利润有限,包材价格上涨1-2块钱,则会直接反映到消费者身上。

“仅替代塑料吸管一项,大型餐饮企业需增加的成本费用是千万元级别的;如果按要求全面替代现有的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大型餐饮企业将增加亿元级别的餐具成本。”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吉野家总裁洪明基提出,建议允许餐饮行业延后执行《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他认为,餐饮企业将增加难以负担的巨额包装成本,这对于受到疫情冲击的餐饮业是严重的经济压力。

洪明基在提案中写道,根据塑料餐具供应商提供的信息,目前国内可以生产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的原料—食品接触级 PLA 原材料供应非常紧张,餐饮企业将难以找到那么多符合食品安全要求的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产品。

向伯熹告诉新京报记者,PLA原材料供应确实很紧张,国外经常出现抢购现象,价格也比较高。每吨pp材料的价格为9000元,而食品接触级PLA每吨则需要20000-30000元,要做成PLA材料的餐盒,还需要经由一个专用机器,机器价格也很贵,因此成品价格也相对较高,大力推广也存在较大难度。

不过,环保刻不容缓。按照国家发改委今年1月发布的《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到2020年底,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到 2022 年底,县城建成区、景区景点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由此,餐饮企业的全面减塑势在必行、任重道远。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