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接手一个月就退出:餐饮业咋成了烫手山芋?

2020-07-03 15:22 来源:作家程明盛

关注家旁边两家“杭州小笼包”很久了,店主春节前回乡过年,遭遇疫情。五一前后,两家店店主返回中山,一家节后恢复营业,一个月后转手;一家直接换主转型为毛家口卤味坊,但一个月后关店转让。

两家“杭州小笼包”都是夫妻店,处在中山市优质住宅聚集区,所在的兴文路一带有万科朗润园和雅居乐雍逸廷、汇星台、熹玥等名盘,中山一中、精彩幼儿园等名校名园就在隔壁。两家店都存在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叫卖杭州小笼包和武汉热干面,做的是街坊生意,见过他们的孩子去年暑假来店帮手。

一切因疫情而变。

近期,先是家楼下的“杭州小笼包”五一后复业,但一个月后发现店子锁门,隔壁中智大药房人员说店主家里有事回去了。端午节后我出差归来,见到的是年轻的新店主,知道新店主端午节前以5万元接盘,他们跟原店主是同乡,说原女店主身体不好不做了。

7月2日下班归来,走到位于万科朗润园五星级兴文市场旁的毛家口卤味坊,见门上一把锁,玻璃门上贴着“旺铺出租,直对业主”,留的是中山电话号码,似乎意味着店主弃店不干了。毛家口卤味坊6月3日开业,也就存在了不足一个月。

这家毛家口卤味坊从原“杭州小笼包”转型而来,原店主五一归来并不恢复营业,男店主直接去了东莞,随后引来了岳阳人开起毛家口卤味坊,6月3日开业时,新店主预期一天能卖2600-2700元。见我对营业额好奇,转而问我是否有意接盘?

开张就萌生转让之意,直觉告诉我,新店主对转型之路心中没底。

而今看来,家楼下“杭州小笼包”原店主和万科朗润园毛家口卤味坊新老板,疫后经营一个月就退出,让人窥见餐饮业的冰山一角,不免疑惑,餐饮业咋成了烫手山芋?

把视野放到更大范围,透过朋友圈搜索,餐饮业老板朋友里,退出成了明智的抉择。

疫中壮士断腕的知名湘菜馆“虚度光阴”一次性关闭了所有连锁店,老板朋友感叹幸亏关得早,不然亏得更多。

一家在中国灯都古镇开家乡菜馆的朋友说,店子疫前就关门了。

最近经过一个朋友的家乡菜馆分店,看到门口贴上了“转租转让”。看这位老板朋友的朋友圈,10多天前还在为这家分店推销小龙虾。问老板朋友什么时间关了这家店,朋友说有两三天了。

中国餐饮业是一个拥有近5万亿元产业收入的大市场,承载了相当部分进城务工人员生计。据2019年7月13日世界中餐业联合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昆明学院发布的《餐饮产业蓝皮书:中国餐饮产业发展报告(2019)》,到2016年,住宿与餐饮业就业人口持续上升至2488.2万人,占统计就业人口的5.1%,其中住宿与餐饮业私营企业和个体就业人员2218.5万人,占私营企业和个体就业人员的7.2%。考虑因餐饮业发展而带动的农业、制造业、旅游业等相关产业发展和地方经济发展带来的就业机会,其对就业的贡献更大。

很久以来,餐饮业是一个承载进城务工经商者城市梦的产业,造就了一大批夫妻店。

而今,疫情带给餐饮业的挑战是,人们餐饮观念和习惯改变了,一些小餐饮店发现晚餐客越来越稀缺。一个规模瘦身的餐饮业,负担不起长期餐饮繁荣托起的高铺租,餐饮业降租的呼唤比许多行业更加迫切。从不少营业中的餐饮店贴出的“旺铺转让”看,属于餐饮业的繁荣也许难再出现。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