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反转之后再反转,腾讯、老干妈都懵了!

胡华成 · 2020-07-01 16:48:16 来源:胡华成公众号 1814

你敢想象,腾讯公司被骗签了“假”合同吗?

最近,腾讯将老干妈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冻结老干妈价值1624万元的财产。6月30日,深圳南山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民事裁定书,同意腾讯的请求。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搞社交的,一个专业卖辣椒酱的,这两个公司怎么产生交集了呢?

腾讯对此回应称:老干妈在2019年与腾讯签订了油辣椒系列产品的推广合同,合同额度上千万元。腾讯这边已经将广告投了出去,但是老干妈的广告费却迟迟没有打到账上。不得已之下,腾讯将老干妈告上了法院。

就在人们纷纷吐槽老干妈的时候,老干妈对外表示,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合作,腾讯公司可能被骗了,并且已经报警!

不敢相信,精明的马化腾也有被骗的一天?

1 我们看到的真相真的是真相吗?  

老干妈与腾讯的真假合同真的充满了蹊跷,这种事情竟然能发生在两家大公司上面,这的确让人们长见识。

整个案件共涉及到三方,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出发考虑,试图找到事情的真相。

首先,站在腾讯公司角度。腾讯作为一家万亿级别的公司,在公司的合同签订上一定会有一套非常规范完整的流程的。

我们就拿假合同来说,腾讯公司已经成立接近22年,在这22年的历史中,他们肯定被骗过很多次,也签订过一些假合同。那么在吃了很多亏之后,腾讯肯定会在合同的签订审核这一关非常严谨,严谨到就像是医生做手术一样,每一个步骤都是按照流程走。

更何况,腾讯这种大公司肯定存在合规部、风控部等降低风险的部门,难道这些部门都没有发现问题?

此外,签订合同之后,公司之间一定会有一笔定金打到腾讯公司账面上,否则谁会蒙头就干?那么问题来了,腾讯接受的定金转账账户是否是老干妈的?

如果是的,那么老干妈就是在说谎;如果不是,那么就存在被骗的可能。

其次,站在深圳南山法院的角度。法院作为一家中立机构,它在接受腾讯上诉后会首先验证争议是否有效。如果是假合同,那么任何裁定结果都是没有意义的。

南山法院大概率上已经对合同的有效性进行过证伪,也认为这是一份真合同。否则何来裁定结果呢?

最后,我们站到老干妈的角度。陶华碧这个人能够白手起家,靠的就是自己的信用和口碑。她曾明确表示,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不能欠我一分钱  。

反转之后再反转,腾讯、老干妈都懵了!

再从老干妈2019年的业绩上看,老干妈营收突破50亿元大关,创出历史新高,上缴税收6.36亿元。

从以上两点来看,老干妈的确没有理由因为1600多万搞坏自己的名声,又不是没有那个实力。

就在今天下午,贵阳警方传出消息,老干妈事件传来最新消息,三名犯罪嫌疑人系私自刻章构成了虚假合同,目的竟然是为了获得腾讯官方送的游戏礼包,他们通过网上倒卖游戏礼包赚钱!

尽管案子已经结案,但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充满各种各样的疑点。比方说,骗子到底交没交定金?骗子要游戏礼包时腾讯没有怀疑吗?公章真假一点区别都没有吗?

我们看到的真相或许不一定是全部的真相,否则马化腾这一次不是要“哭晕在厕所了”?

通过事件的反转再反转,老干妈看似已经走出了舆论漩涡,但是老干妈依然是本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因为广大网友再一次吐槽了老干妈的口味改变!

2 富二代接班人耍 “小聪明”  

关于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女神的励志故事想必大家已经听过很多,在此我们也就不再赘述。

但是有三个时间点我们还是要特地注意一下,分别为1989年、1996年和2014年。

陶华碧是贵州遵义人,出生于1947年,今年已经73岁高龄。

1989年,42岁的陶华碧开始出来摆摊卖凉粉和冷面,由于辣椒酱受人欢迎便转型专门做辣椒酱的。

1996年,已经年近50岁的陶华碧准备大干一场,招了40名工人,成立了老干妈公司。

2014年,已经67岁的陶华碧退出了苦心经营18年的老干妈,公司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其中大儿子李贵山占股49%,二儿子占股51%。

在交接之时,老干妈也到达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峰,年营收超过40亿元。

老干妈的爆火不仅出现在国内,国外也出现了一阵抢购潮。曾几何时,老干妈登上美国奢侈品购物网站,两瓶限时抢购价高达11.95美元/瓶。折算下来,一瓶价格高达40元人民币左右,这个价格是国内的好几倍。

即便国外偏贵,但是依然抵挡不住吃货们的心,很多老外都沉沦了。

更有一段时间,美国监狱非常流行吃老干妈。谁要是能买到老干妈,其他的囚犯都会特别尊重你,老干妈成了监狱中的硬通货。

陶华碧就是在这样一片形势大好中将公司管理大权交给了儿子们。接手之后的前两年,老干妈营收也是屡创新高,但是涨幅有限。

可能是为了向陶华碧展现自己的盈利能力,儿子在老干妈的成本上动起了脑筋。

多年来,老干妈一直用的是遵义辣椒,可能是因为老干妈需求量大的原因,遵义辣椒相对贵一点。为了节约成本,他儿子便从外地甚至是国外进口辣椒过来制作。

成本的确是降了下来,可是老干妈的忠实消费者一下就吃出了味道微妙的变化。

一直以来,喜欢对外公布年报的老干妈意外地暂停了2017年、2018年两年的年报发布。

很明显,老干妈的业绩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2019年,陶华碧再度出山,稳品牌、拓渠道、重营销,老干妈才得以重回升势。

但是自从老干妈味道有些许改变后就成了它最大的槽点,即使陶华碧出山镇住了场面,依然很难改变消费者内心的认知。

更重要的是,由于辣椒酱的门槛较低,各路网红以及各大公司开始纷纷发力抢夺老干妈市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网红则是李子柒,她也有了自己品牌的辣椒酱;最具代表的企业竞争对手则是海天,它凭借着更为强大的渠道、资本实力,挤压了原本属于老干妈的超市货架空间。

老干妈或许真的老了,老干妈的未来不容乐观!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