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当外卖行业涌进58万名骑手……

石伟 · 2020-06-09 11:54:47 来源:亿欧网

疫情当前,不少行业受到影响,就业人数随着行业总体业务量缩减而减少,为什么外卖行业能承载58万人的涌入?

你是否观察到,这段时间街上的外卖小哥多了很多?

据美团研究院以及饿了么的官方数据,疫情发生后的1月20日至3月18日,美团和饿了么新增外卖骑手超过58万人。其中,美团平台已经新招聘了33.6万骑手,饿了么则新增骑手24.4万人。

但由于企业尚未完全复工、消费者信心恢复需要时间、外来务工人员未完全归位等原因,外卖消费并没有跟随外卖配送员人数激增而提高。

不仅在中国,“转行送外卖”也成了多个地区多个行业的共同现象。比如泰国民航飞行员开始加入外卖骑手队伍;俄勒冈州脱衣舞俱乐部等娱乐场把送外卖作为维持运营的新手段;还有日本出租车司机、喜剧演员、演员选择去送外卖维系生机;台湾大批被放无薪假的员工,纷纷成为外卖小哥。

那么问题来了,疫情当前,不少行业受到影响,就业人数随着行业总体业务量缩减而减少,为什么外卖行业能承载58万人的涌入?

当外卖行业涌进58万名骑手……

外卖行业承载力上限在哪?

外卖骑手作为新兴职业,正逐渐受到官方认可。

2019年举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上,在群众游行的环节中,“当家作主”方阵中出现了美团外卖小哥的身影。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诞生了很多新的职业,其中就业基数大、与消费者接触频繁的当属快递配送员和外卖骑手。

今年5月,人社部也为外卖骑手“正名”——人社部与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向社会发布智能制造工程技术人员、网约配送员等16个新职业。

 受到政府青睐,对劳动者而言,有利于增强劳动者从业信心和自豪感,促进劳动者就业创业。

收入可观,对于年轻人来说,也是吸引入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疫情前,外卖作为新兴的职业之一,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用送外卖的形式为自己谋生。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饿了么蓝骑士中,90后占比约为近一半(47%),大学生骑手整体占比接近2成。

在网络上搜索“快递员月收入过万”等关键词,跳转出来的案例不在少数。在公众报道中,收入最高的是蜂鸟骑手中上海地区的“单王”陈龙军,月收入最高达3万元。

丰富的报酬也吸引了不少人将其作为兼职。《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超过一半(56%)的骑手拥有“多重身份”,有近26%为小微创业者,21%为技术工人,4%为自媒体博主,1%为环卫工人。

而且,外卖行业的薪资发放比较稳定,尤其是众包模式是薪酬当天结算,远比许多拖欠工资的工作强许多。

成为一名外卖配送员的要求很低,没有学历文凭的硬性规定,只要你有兴趣肯吃苦,一部手机加一部电动车就能立马上岗工作,入行门槛低,时间支配自由。

相比三点一线的活动轨迹,外卖行业受到的约束和管束比较少,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想多赚点就多跑几个小时,不想干了就休息一天。这是吸引韩冷和陈建成为外卖骑手的重要原因。

曾是歌唱科班出身的韩冷,获得过全国青年歌手奖项,在大学毕业后做过音乐老师,后来又选择去新西兰留学。目前在一家大型超市做后勤工作,周末客串婚礼现场做拍摄,在2019年10月底加入饿了么蓝骑士,利用下午空闲的时间兼职跑跑外卖,为家里补贴,“最少能赚个买菜钱”。

在杭州做饿了么蓝骑士的陈建之前是电影美术指导,算上外快,月收入能到4万元。

但常年加班熬夜的快节奏工作让他戏称“自己长得像快40岁”,于是他萌生了换种生活方式的想法,2018年年底在朋友的建议下,以尝试下的态度成为了一名饿了么的蓝骑士。

因此,基于以上3点原因,在各行业倡导自救的时候,外卖小哥成为了众多工作者自救的方向之一。

新增骑手大都来自影视等受影响较为严重的行业。据饿了么数据显示,在疫情中的新增骑手,30%来自餐饮、旅游等服务业;40%来自制造业工人;20%来自自由职业者,包括破产的个体户老板们;10%来自于应届毕业生;剩下10%,来自于其他行业。

涌进58万人后的外卖行业

当58万人成为骑手以后,行业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青渝蓝之麻辣香锅联合创始人吴楠介绍道,由于外卖小哥的工资构成是保底底薪加提成的模式,所以,在单量不变的情况下,当外卖骑手在2个月内增加58万以后,整体的骑手人均均配送单量下降,也就是说配送人效降低,配送每单的成本升高。

而现在由于外来务工人员尚未完全归位、大学生未返校等原因,整体订单量恢复没那么理想,因此,整个外卖行业的配送成本增加。

平台为了降低配送成本,调整了每单的提成,据金诚张妈妈外卖运营总监郭沂博所了解,每单提成由原本的7块左右调整到4块上下。

单量下降,提成降低,外卖小哥的平均收入也在逐渐下降。

以北京为例,据金诚张妈妈运营总监郭沂博介绍,北京的全职外卖骑手疫情前月薪一般七八千元起步,现在平均月薪在四五千元左右,新入行的骑手工资相比老手还要低一些。

面对僧多粥少的新局面,经验丰富的老骑手开始一方面下载多个配送平台APP,另一方面挑单子接。

一位负责熊猫星厨部分区域的外卖小哥告诉亿欧记者:“不让进写字楼的,不让进小区的,距离远的,不能上电梯的这几类我都尽可能不接。”

当然,外卖骑手增多也有好处。对于大部分是街边店的金诚张妈妈,在午间用餐高峰,门店被接单速度比疫情前平均快了1-3分钟。

外卖骑手增多对街边店提效明显,但却帮不了藏在大厦共享厨房里的纯外卖店。

由于许多大厦不允许骑手进大厦拿餐,所以许多纯外卖店需要派人坐电梯将外卖送到大厦外指定位置(多数使用保温箱)给骑手,据吴楠介绍,门店不仅花费不少于3个人力,还要承担丢单严重或由于大厦高峰时期电梯有限导致的配送超时赔付的风险。

据吴楠介绍,疫情期间,以纯外卖店为主的青渝蓝之麻辣香锅门店,每家店至少增加了2万元的人力运营成本。好在最近北京放开了政策,之前因为生意太好不得不关门(防控疫情原因)的店也重新开业。

58万人将何去何从?

如今,随着国内疫情控制情况逐渐稳定,各行各业逐步复苏。3月28日,在横店影视城明清宫苑开始拍摄的电视剧《妈妈在等你》,成为横店影视城停摆之后,首个开机的新剧组。

不止影视行业,旅游行业也有回归迹象。 “五一”小长假前后,国内旅游业呈明显复苏迹象。其中,直播成为支撑复苏的关键词,给游客带来全新体验同时,也助推产业优化升级。

那么,当老本行逐渐回暖,58万人将何去何从?外卖行业又是否会暂别喧嚣,回归寂静?



参考资料:  

1.《曾与杨幂范冰冰搭戏,无戏可拍,群演都去送外卖了》天下网商 章航英

2.《直播+旅游:为行业春天播种?》工人日报  曹玥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