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冒险家vs革命者:那些杀进餐饮业的野蛮人!

刘晓红 · 2020-06-03 09:51:11 来源:有味财经 2566

1995年,马云刚开始互联网创业时,做的是企业黄页生意,常常被当成骗子;后来,淘宝天猫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阿里市值4.35万亿港元。

1999年,QQ起步时,社区没人聊天马化腾就去聊,有时还换头像冒充女孩子当陪聊,2000年互联网泡沫来袭,马化腾想100万卖掉QQ,但没人要;后来,QQ微信改变了人们的社交方式,腾讯市值4.10万亿港元。

2010年,顶着“下一代互联网”光环出世的区块链,也经历了互联网在2000年经历的一切。跃上过云霄,也跌落过谷底,有“新兴技术”光环,也有“传销骗局”疑云。

2020年的4月和5月,两家引入产业区块链经营模式的餐饮品牌相继拿到了融资。区块链+餐饮,激起的将是泡沫型迷局还是破坏性创新?

泡沫还是新生:

那些人们曾经看不懂的“野蛮人”

开拓者常常以“奇葩”的模样出现,正如天才和疯子仅有一线之隔。  

1996年早春的一天,北京中关村南大门竖起了一块硕大的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这一天,有“中国互联网第一人”之称的33岁东北女子张树新扛起了瀛海威的招牌。许多中国公民在瀛海威的启蒙下走入互联网世界。

1995年4月,马云和夫人张瑛、合伙人何一兵创立了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商业公司——杭州海博电脑服务有限公司,一个月后,中国黄页上线,马云开始从身边的朋友做生意,常常被怀疑是骗子。

中国黄页的经营模式很简单:一个homepage 3000字加一张照片,收费2万元,其中1.2万给美国公司。

有意思的是,中国黄页上线后,马云曾到北京拜会偶像张树新。张树新很忙,花了半小时见马云。从瀛海威出来,马云对何一兵说:“如果互联网有人死的话,张树新一定比我死得更早。第一、她的观念我听不懂;第二、我做的是企业上网,她做的是老百姓上网。”

如马云所料,瀛海威在2001年折戟,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彼时,互联网泡沫正在狂飙突进。“互联网”概念成了投资者眼中财富的代名词。据统计,1999年纳斯达克上市公司里有119家公司名字里带有“.com”。2000~2002年,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点崩盘到800点,互联网概念从巅峰跌入谷底。

太阳底下无新事。2010年以来,顶着“下一代互联网”光环出世的区块链,也经历了互联网曾经经历的一切。有疯跑,有泡沫,跃上过云霄,也跌落过谷底。几年内,区块链比特币一度从20000美元暴跌至接近清零。

李笑来就曾在《韭菜的自我修养》一书中回顾过自己和比特币之间的爱恨情仇:2011年4月,他动用了1万多美元苹果股票,以均价6美元的价格买了2100个比特币,但一个多月就全军覆没。

2011年9月,比特币价格进入了漫长的下降通道,李笑来又陆续买进卖出,到2012年,以16万美元持有108000多个比特币,之后他就停止交易,到2013年3月,比特币价格从李笑来入手时的均价1美元多蹿升到100美元。

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李笑来和比特币之间过山车一般的故事,可以看作区块链行情的起起落落、假假真真。    

薄田还是富矿:

万亿餐饮品牌资产迎来挖掘期?

10年前的5月22日,“区块链矿工”拉斯洛用1万比特币买了2块披萨,1万比特币今天已经价值9500万美元,拉斯洛的披萨也被称为史上最贵披萨。

今年的5月22日,首个餐饮区块链品牌嗦粉佬在“比特币披萨日”对品牌代码CSF进行了第一次回购销毁,给第一批吃螃蟹的持码用户送去了升值福利。

从“比特币日”和披萨结缘,到区块链概念第一次和餐饮品牌亲密关联,区块链这一处在科技浪潮之巅的新物种似乎和刚需接地气的餐饮业格外有缘分。

继嗦粉佬之后,已经在全国150个省市区开了400多家连锁店的健身餐连锁品牌超能鹿战队也拿到了首轮1200万融资,并加入了餐饮区块链阵营。  

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产业区块链迎来落地窗口期,餐饮这片传统而古老的大陆似乎迎来了新的大淘金时代。

产业区块链探索者、吃货大陆创始人洪七公认为,区块链在餐饮业的最大价值,是挖开还没有人能挖到的富矿:巨量沉睡的品牌资产。

餐饮企业的资产是由什么构成的?相信今天所有餐饮经营者都有一个共识:

餐饮企业资产=有形的经营资产+无形的品牌资产  

然而长期以来,实体经营资产可以用“有多少家店”、“赚了多少钱”等可量化的指标来清晰衡量,但品牌资产因为分布在千千万万消费者的心智中而难以衡量。

通俗讲,品牌资产就是消费者喜欢吃哪一家店。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个性的、主观的、千差万别、不均衡分布的。但千千万万、形形色色的非标准答案又形成了共识的洪流,真实影响了餐饮品牌的生意。

洪七公举了个例子, 同样是10块钱左右的汉堡,你选麦当劳的,还是小品牌的?答案不言而喻。

品牌的无形资产价值巨大,但在区块链诞生之前,没有工具可以清晰衡量这部分价值,并且让这部分价值在市场上流通。

这就相当于,你知道地下有一座储量丰富的油田,但你没有技术设备把它开采出来,这个大油田就只好处于沉睡状态。而区块链就是开采品牌无形资产的技术系统,是大油田上的抽油泵。

这个“油田”有多大?洪七公说,保守估计,中国的餐饮品牌无形资产价值1万亿人民币,全球市场的总量高达4到5万亿。 “到2023年,区块链技术才会和餐饮产业实现较为紧密的结合,一旦紧密结合,中国餐饮品牌价值会超过2万亿,因为流动起来的资产会增值。”

洪七公分析,品牌无形资产是所有人心目中公认的存量资产,餐饮产业的品牌资产交易也是一项存在已久的资产交易,牌子和商标的交易买卖一直都有,但不够活跃、不够发达、不够普惠。

区块链之所以在2018年炙手可热,在2020年进入产业应用,是因为一个关键变量出现了:

供不应求的时代,品牌价值并不凸显,现在供大于求,品牌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与此同时,一个全社会的尴尬也出现了:品牌到底值多少钱?现有的技术衡量不清楚,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区块链才进入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

关注在哪里,钱就在哪里。随着区块链和产业的融合,垂直于餐饮产业的品牌价值流转平台EAT.FAN 诞生。EAT.FAN定位于“餐饮品牌资产纳斯达克”,只交易餐饮产业的数字资产。

一个疑问是,这么巨量的资产,区块链何以能开挖?目前能挖掘到哪一层的矿藏,投入产出比是怎样的?

理论还是现实:

区块链如何开采餐饮品牌价值?

洪七公以嗦粉佬为例,对“区块链如何应用于餐饮业,并带来哪些增量价值”做了拆解。

因为引入区块链模式,广西米粉黑马嗦粉佬创立4个月即拿到由新加坡优贝迪基金会领投,吃货大陆、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美食战略投资项目跟投的1000万人民币融资,2020年5月6日,嗦粉佬首店在上海开业,目前已完成34家店铺的布局,正朝着5年内开出3000家连锁店的目标进发。

6月2日,“首批3个桂林米粉地方标准发布,桂林米粉店7月1日起将分级评定”上了热搜,这也是桂林米粉市场迎来关键性发展的一个信号。根植这片沃土,嗦粉佬的发展也多了一重想象空间。

在EAT.FAN 上,由“中粉社区(中式米粉支持社区)”发起并提供支持的CSF通证是承载嗦粉佬品牌价值的重要载体。  

首批发放的2亿品牌代码CSF中,70%分配给社区用户,17%用于技术开发和中粉社区治理,3%归“嗦粉佬”配方贡献者,10%由品牌运营团队持有。

作为中粉社区首个支持的米粉品牌,嗦粉佬将品牌代码CSF通证运用在品牌加盟、收益共享、消费外卖等各个环节,产生了和传统餐饮经营模式大不相同的新图景:

1、加盟权会升值、能赚钱、可买卖  

古往今来做生意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信任”。

当初支付宝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恒大研究院在《中国独角兽报告:2020》中指出,2019年全球共有25家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蚂蚁金服以1500亿美元估值位居全球第一。

现在进入爆发期的区块链,同样是为了解决“信任”问题。

具体到“加盟”这一世界餐饮品牌通用的规模壮大模式,之所以在中国餐饮业饱受争议,主要原因就是“假加盟、真骗钱”现象层出不穷,信任缺失。而区块链通过一系列技术体系保证了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不用通过中介,就能促成交易。

和传统收加盟费授予品牌经营权不同,嗦粉佬将品牌加盟权通过CSF的方式分享给社区粉丝,加盟商加盟嗦粉佬的唯一途径,就是在流通市场上购买一定价值的CSF,兑付给嗦粉佬品牌商,以获得加盟权。

加盟权持有者不用必须开店才能探知品牌经营的虚实,而是可以通过在区块链上实时查看销售数据、顾客预期等来判断品牌价值走向,进而选择持有还是出售CSF。

目前,加盟商获得一家嗦粉佬门店的加盟权,需要向品牌商兑付6万元等值的CSF。当嗦粉佬发展到300家店铺时,加盟商至少要向市场购买1800万元等值的CSF。

加盟商的加入,一方面可以共享中粉社区的生态流量,另一方面也能将自身流量导入到社区中,在参与和赋能的滚雪球效应中,社区生态就会繁荣壮大。目前,嗦粉佬团队已经对接了很多意向的加盟商,在运营成熟化后,将会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

这样一来,每个持有CSF的用户就是嗦粉佬的一个股东,CSF就成了一个融合“能赚钱、会升值、可买卖加盟权”的品牌代码,这样,品牌资产就在可流通中获得了新的生命力。

2、“回购销毁机制”助力品牌资产升值  

物以稀为贵。嗦粉佬品牌商还会发挥调控作用,助力品牌资产的升值,回馈早期投资者。

调控路径为:

在加盟商向嗦粉佬品牌商支付的CSF中,有20%份额的CSF会被直接销毁,使CSF进入通缩状态。通缩将直接影响投资市场,投资者出售CSF的意愿降低,CSF购买力将会上升。

此外,嗦粉佬品牌商承诺定期把一定比例的品牌收益作为品牌营销预算,并以此向市场回购CSF进行定向销毁,以降低CSF市场供给。

5月22日“比特币披萨日”,嗦粉佬品牌商完成首次CSF回购销毁计划,累计销毁93023枚CSF,CSF价格在销毁前后3天增长约40%。CSF目前供不应求,在CSF价格上涨的预期下,CSF在二级市场形成良好的增长闭环。

其中部分流量将直接注入到嗦粉佬杭州直营店的建设中来。截至6月2日,杭州直营店已经获得来自CSF社区14位“合伙人”的支持。

3、社区生态共建共赢  

嗦粉佬是第一个加入中粉社区的米粉品牌,嗦粉佬运营上轨道之后,中粉社区还会吸纳其他米粉品牌加入,而CSF依然是中粉社区唯一支持流通的品牌通证。后续品牌的加入,同样需要先向社区用户兑换相应数量的CSF,以获得社区用户的支持。

这就相当于:CSF是社区中标记共识的“货币”,加入的品牌越多,共识价值就越大,社区生态从而实现共建共赢。

该计划得到EATMAIN开发团队的技术支持,并指定EAT.FAN作为中粉社区的品牌价值发现平台。

4、共享海量交易用户  

目前,EAT.FAN平台目前已上线CSF、MC、FN、LT等餐饮品牌资产,并覆盖餐饮品牌社区及数字货币投资领域部分用户。

EAT.FAN作为海量优质餐饮品牌资产的全球首发站点,将优先为CSF等餐饮品牌注入生态流量并有效建立与品牌用户间的紧密关联;其次,CSF也将登录UBNK、UBIEX等交易平台,共享流量红利,并实现CSF与更多优质数字资产间的自由兑换。

目前,CSF在EAT.FAN上的价格为0.0618AUSD(美元),截至6月2日11:00累计涨幅635%。  

5、消费者可“吃饭挖矿”  

除了兑换加盟权和自由交易外,中粉社区也为社区粉丝和消费者打通了嗦粉佬线上线下交易分享的各个环节。

嗦粉佬首个消费挖矿的直营餐厅即将在6月底落地杭州未来科技城商圈,届时消费者到店消费即可获得CSF奖励。消费者持有CSF可以通过EAT. FAN进行交易或理财,也可以用于嗦粉佬线下消费、点外卖或投资开店。

这样,消费者和嗦粉佬品牌将形成强价值关联,使原本买卖关系的消费者成为品牌的合伙人,从而带动更多消费者加入CSF社区,进一步扩大社区力量,并强化嗦粉佬品牌的影响力和品牌价值。

如果按30家嗦粉佬门店,单店每天线上线下500人次来计算,每天可参与挖矿的人数是1.5万人,每月就是45万人参与其中,当店铺数量达到300家店,该数据将高达450万人次。

目前,4年在全国开出400多家连锁店的商业健身餐连锁品牌超能鹿战队也加入餐饮区块链阵营,超能鹿战队平均每家店的月GMV在20万左右,公司原计划今年开出1000家店,受疫情影响,现以每月15家店铺的速度扩张。

随着更多的餐饮品牌加入,未来实体餐饮企业将会为EAT.FAN及其品牌通证CSF带来海量用户。

在纷纷扰扰、乱花迷眼的争议声浪中,产业区块链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空中楼阁”,而是肉眼可见的落地应用。

如同每一个新事物的诞生,都必然同时伴随着清晰与模糊、创造与破坏,每一片新大陆的发现都混合着趋势与努力,杂陈着一败涂地与一飞冲天。再光明的前程,都注定要经历道路的曲折。

刚刚开始走向产业应用的区块链,能否像互联网一样前程远大、轰轰烈烈?诞生阿里、腾讯级别的巨无霸企业?让我们拭目以待。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