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重启夜经济 除了食堂还要有什么

王晓然 刘卓澜 · 2020-05-28 11:06:02 来源:北京商报 2204

气候转暖,商圈愈发活跃,夜间的消费力得到释放。5月27日,记者获悉,三里屯太古里将开启夜间消费的多倍积分活动,这意味着该项目重启夜间经济。

除此以外,多个商圈的商业项目在傍晚时段增加外摆,举办文娱体验类活动,吸引周边消费者走出家门,走近商业。有分析指出,夜间经济能够带动商圈进一步回暖,夜间经济的活动不能局限于餐饮这一单一业态,应该多元化、多业态发展。

重启夜经济 除了食堂还要有什么

客流回升

北京商业的夜间经济愈发活跃。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三里屯太古里看到,傍晚时分,太古里的客流较白天时没有减少,在部分轻食餐厅、酒吧等门店会有不少外籍友人和年轻人在消费。

太古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于5月27日启动“快,尝一夏“主题活动。即消费者在晚6点后在部分餐厅消费,可以获得5倍积分。

该负责人透露,目前,太古里夜间客流以恢复至去年同期的70%左右,整体夜间消费有向好的趋势。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走访蓝色港湾看到,晚上9点左右,该商场中央喷泉位置聚集不少顾客,以家庭消费群体为主,在周边娱乐。其中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当下天气越来越热,只有晚饭后的时间可以带孩子出门玩耍,蓝色港湾有不少儿童游乐设施,所以会经常前来”。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在蓝色港湾的亮马食街和湖畔美食街看到,拥有外摆的餐厅客流比没有外摆的餐厅客流量多一倍。

重启夜经济 除了食堂还要有什么

世贸天阶、中骏世界城的晚上7点,部分餐饮店会出现取号排队的现象。在项目的室外区域也增加了许多儿童游乐设施,如小火车、摇摆车等,吸引儿童及家长。据北京商报记者观察,中骏世界城紧邻世贸天阶,该区域坐拥大量白领客群,小酒馆、烧烤等餐饮受到青睐。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自中骏世界城更换高层管理之后,去年八九月左右,餐饮业态在室外区域增加外摆,增加“夜市”功能,商场整体效益将实现提高。

大部分商业依旧以餐饮为夜经济发力点,“深夜食堂“陆续开放。记者得知,北京朝阳合生汇在5月22日已经开启深夜食堂系列活动,同时该项目通过投票选出排名前10的菜品在6月份会有5折的优惠。祥云小镇相关负责人表示,祥云小镇也将于6月初开启深夜食街,希望恢复夜间商气。数据显示,今年5月1日至5月19日期间,祥云小镇晚8点后的客流和销售基本上是恢复到了去年同期80%。

多业态参与

实际上,夜间经济在去年便在北京各个商圈开展,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各商业项目也对夜间经济计划作出升级。

北京朝阳合生汇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通过线上线下联动,开展活动。在实体方面,深夜食堂期间,21街区也会以歌手演出、现场吃播等活动吸引客流。在线上渠道,合生商业与阿里巴巴本地生活进行合作,在饿了么跑腿业务合作了“深夜云食堂”美食外卖业务,合生汇的餐饮商户可以在减少佣金扣点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线上流量扶持。

三里屯太古里除了餐饮运营恢复以外,还将举办文化活动。据了解,6月18日至6月24日,太古里将举办市集活动。三里屯太古里相关负责人表示,6月将主推夜间活动,计划建设成国际时尚文化街区。

祥云小镇在增加餐饮外摆的同时,还引入了文化业态增持夜间经济。祥云小镇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将延续去年深夜食街的概念,今年将会有30家餐饮店加入到深夜食街。另外,祥云小镇还额外增加“酒文化”活动,借西西弗书店开业的节点推出深夜阅读的活动。该负责人表示发展夜经济最主要的是整场气氛的打造,如灯光亮化、街头艺人表演。祥云小镇商户外摆区是该街区的特色消费场景,商场会根据商户自身的经营情况延迟闭店到24点,部分业态如德国啤酒将会自然闭店。祥云小镇在夜经济打造中希望能够通过多元的活动来丰富消费者的夜间生活。

潜力仍待释放

从走访情况来看,多数项目的夜经济以餐饮为主。对此,物美集团购物中心事业部总经理李存孝指出,商业项目想要发展夜经济不能只是单纯的餐饮业态。夜经济覆盖的是夜生活的全部,酒吧、娱乐、文化节、社区纳凉晚会、文艺活动、夜集市、地摊等传统项目均可以涉及。

李存孝进一步解释称,夜经济要形成“势”就要有固定的位置场景。类似于庙会形式的参与度相对较高;再比如,“横杠青年”集市的不同区域都拥有独有特点;簋街文化能够吸引本地客群、旅游客群、外国客群。综上所述,商业项目在发展夜经济的过程中要利用现代与传统街区结合。

对于北京夜间经济的发展,中国百货商业协会秘书长杨青松指出,夜经济的发展需要多元化,不能局限在餐饮业态上,应在现在基础上增加剧场、赛事等文娱活动。同时,创造新主题,特色夜游也是商家发展夜经济的尝试举措之一,如蓝港灯光秀、古北水镇的夜游或特色的主题夜市。就目前而言,相比其它一线城市,北京此类主题夜市场景较少。

多元化发展夜间经济是大趋势,如果娱乐业态恢复,将会是夜间经济最大的助力。世邦魏理仕华北区研究部主管孙祖天表示,夜间经济的落脚点是社交娱乐消费。倘若适合夜经济发展的演出、活动和电影等娱乐业态逐渐开放的,夜经济前景就会更加明朗。

杨青松建议,消费者的外出意愿还不够强烈,这需要从舆论上引导消费者进行适当的夜间消费。交通问题也一直是北京夜经济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消费者而言,晚上出门需要方便的交通才能够支撑出行。此外,商家发展夜经济常常遇到“阻碍”,若是相关城管部门能够在城市管理上适当放宽,也有益于商家的发展。

孙祖天也指出,夜间经济最大的问题是成本高,在客流还未恢复到正常水平的情况下,是否能支撑夜间经营成本,更有很大疑问。如果夜经济得以逐渐开放,对收入、就业和城市活力是很大利好。

拉动夜经济发展对商场、商圈在疫情期间复苏有促进作用。杨青松表示,商场、商圈是发展夜经济重要的参与主体,也会是受益主体,通过发展夜间经济,能够帮助商家增加客流,带动销售。商场、商圈参与方式可以多种多样,如提供优惠券、免费停车、多倍积分等。此在疫情期间,繁荣的夜间经济对商家还是消费者,会提振信心,从而直接拉动消费。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