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昨日,广州第一家小炳胜正式向大家告别

龚智南 · 2020-05-26 10:01:11 来源:美食导报V 2576

昨日,广州第一家小炳胜——建六小炳胜,正式向大家告别。

疫情,如同毒蛇噬腕,壮士理应断臂!正如同炳胜集团董事长曹嗣标所言,今年我们的目标是,活下去!

今天上午,广州知名粤菜品牌炳胜集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公布公告:金矿食唱、建六小炳胜、西村小炳胜于2020年5月25日完成他们的使命,向大家告别。这就意味着,炳胜集团旗下的这3家门店正式结业。

据了解,金矿食唱诞生于2005年,建六小炳胜是炳胜集团旗下第一家“小字辈”门店,诞生于2016年,而西村小炳胜则是在2017年正式迎客,目前炳胜集团在广东地区还有16家门店,其中,小炳胜还剩4家。

壮士断臂,炳胜旗下三家门店正式结业。  

针对结业,公告中写到,“因租赁到期及经营战略调整,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和思考,我们最终决定关闭上述三家门店。”

炳胜集团董事长曹嗣标告诉记者,疫情以来,炳胜集团旗下所有门店只恢复了往年的5—6成的营业额,但是至少要恢复到8成才能达到收支平衡, 而建六小炳胜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加之租约到明年2月份才到期,与其一直损失下去,倒不如提前结束,及时止损。“其实西村小炳胜的情况也与建六店相似,不盈利就必须砍掉,壮士应当断臂。”

对于未来的发展,曹嗣标透露,今年的首要目标是活下去 ,而为了更好地活下去,炳胜集团旗下所有门店都会从环境、出品、服务三个方面进行再次升级 ,环境是重新装修整改,让整个店面宽敞明亮,让食客用餐能更加舒适;出品会更加讲究品质,这是炳胜集团升级的重点,而小炳胜将会重新设计菜单,紧跟时代发展潮流;服务也会更加细致,让食客更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全新面貌的天环小炳胜最快将在下个月迎客。”

据了解,升级后的炳胜以及小炳胜都会往中高端路线发展,炳胜的人均消费约上升到150元,而小炳胜的人均消费则在120—130元之间。“靠低价来吸引顾客的方式已经过时,出品品质才是餐饮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样一来,人均消费难免有所上升。”

各位“小字辈”,现在发展得如何?  

建六小炳胜,是炳胜集团向小而美餐厅转型的典范,一经面世便成为了城中最热门的排队餐厅,最高峰时甚至需要排队4个钟才能拿到号。一时间,成为了不少餐饮品牌争相模仿、学习的对象。

除了小炳胜,2014年至今,也有不少知名餐饮品牌推出了自己的“小字辈”餐厅,如大董的“小大董”,新荣记的“荣小馆”,花家怡园的“花家小吃”,羲和雅苑的“羲和小馆”,辉哥火锅的“小辉哥”,苏浙汇的“苏浙小馆”,稻香的“稻小厨”等

这些“小字辈”餐厅无需消费者多加猜想,就能简单、快速地与其背后的大品牌联系起来。而这些小字辈餐厅的最大卖点是,用一半的价钱吃到背后大品牌的出品和品质,也是当时“小而美”餐饮潮流最直接的体现。

“小字辈”餐厅发展到今天,成功的案例不少,如小炳胜不仅在广州落地开花,甚至还“远征”深圳,有行家称,若不是疫情的缘故,建六的小炳胜依然是广州最火爆的排队餐厅;小大董目前在全国共有10家门店,北京的7家门店也是首屈一指的排队店;而荣小馆在全国拥有11家门店,颇受当地食客欢迎。

不过也有不少“小字辈”餐厅面临着困窘,如北京的“小辉哥”从2016年7家门店到现在只剩下2家门店,羲和小馆从5家门店缩减到4家,成都的“蓉和小厨”从超过10家门店到现在只剩下7家,而花家小吃以及上海小南国打造的“小小南国”则早已不见踪影。

餐饮营销专家赵先生认为,如今餐饮业已进入微利时代,“五高两低”(房租高、劳动力成本高、税费高、物料采购价格高、管理成本高,销售额的增幅在降低、利润率在降低)情况严重,因此,要有足够高的上座率、翻台率才能有利润可言。这一点在“小字辈”餐厅的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因为它们的人均消费低,主牌又要保持其出品品质,从而压缩了利润空间,可以说,“小字辈”餐厅的利润太薄,“有些店可以说是在同街边店抢生意”,如果在成本控制上做不好,就很难成为大餐饮企业的发力点。然而疫情当前,大部分餐饮企业都只剩下往年的5—6成生意,要增加翻台率,几乎成为了不可能。

曹嗣标则认为,目前广州餐饮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必须要继续巩固自己的领地。路边店竞争激烈,商业广场更是个斗兽场,小炳胜几乎需要每个饭市翻4轮台才能盈利。 因此必须紧跟时代潮流来升级改造。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