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世上没有任何快乐,比得过吃垃圾

老艺术家 · 2020-05-19 16:10 来源:九行

最近某辣条企业引起了老艺术家的注意。

在这个连大型奢侈品集团都熬不下去的特殊时期,它居然大规模扩招,还给返岗员工平均涨薪30%。

△上调员工待遇 / 微博截图

理由无他,有钱任性而已。要知道,该企业仅靠销售辣条去年营收就接近50亿,相比于2018年增长了43%。

所以哪怕是在开局如此艰难的今年,公司董事长也能信心满满地定下小目标:在去年的基础上再增长47%,全年营收破70亿。

△辣条名扬中外 / BBC《中国新年》

这份勇气想必不是梁静茹给的,而是来自于万千吃货的实力支持。毕竟第一季度的食品销售数据显示——

薯片辣条方便面、豆干蜜饯肥宅水,无一不脱销,无一不爆款。

和临到立夏才迎来春天的大多数餐饮门店不同,这些方便即食的所谓垃圾食品似乎从未遭遇过寒冬。

△辣条也有了土味情话 / 微博截图

毕竟,能激活味觉,能打发无趣,花费不大却能带来满足无穷。

这些从舌尖向上传递着幸福、带给人快乐的食物,即便顶着垃圾的污名,也难逃吃货们的罪恶之手。

01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套快乐肥宅餐  

不是所有人都有肥宅属性,但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份能够唤醒快乐的肥宅套餐。

煮到汤浓味美的泡面 ,码上两面煎至焦香的午餐肉 ,再打开一部最近在追的下饭剧,便是因搬砖错过饭点的社畜回到出租屋内最大的慰藉;

堆满奶油霜的杯子蛋糕,朗姆酒味的冰淇淋球,或是洒满一桌的青梅蜜饯,边吃边对自己喊话:活在当下,想吃就吃,减肥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毕竟,对于美少女的周期性情绪失控,没有什么比吃一嘴甜更能给人以能量;

当蒜蓉激发出茄子的甜美,当孜然和辣椒面衬托出牛油的清香,当各色烤串在炭火上翻飞舞动发出滋滋的动人旋律

倒一杯啤酒或汽水,看冰块浸入其中,激起一连串气泡如鱼群般纷纷上涌,这就是好哥们夏日聚会最和谐的协奏曲…

而这在日常平淡中偶尔放纵的口舌之欲,并非只有年轻人才够资格拥有。

正如没有一个熊孩子能回避炸鸡汉堡的召唤魔咒,也没有一个标榜自律克己的成年父辈们能逃脱咸菜腊肉的真香警告

西方有薯片,中国有辣条。  虽然垃圾食品无处不在,中西皆有,老少通吃。

然而一千个人心中,对于垃圾食品,却有一千种定义:

添加剂过多 的方便食品是垃圾,亚硝酸盐爆表 的自制食品也是垃圾;高油高脂高糖 的零嘴小食是垃圾,空有热量营养单一 的米面主食还是垃圾。

波及面之广,没有谁能逃得过。


如此看来,身为不能光合作用自给自足、不能野外围猎生吞活剥还得讲究用餐礼仪的生物,一生中总要有那么1、2、3、4…N次被垃圾食品统治了灵魂,这人生才算得上完整。

而能偶尔实现垃圾食品自由,还得感谢18世纪60年代的那场工业革命。

蒸汽火车打破了食材的地界壁垒,各类产业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中,速食文化应运而生。


忙碌于流水线上的工人阶级,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囿于爱与厨房。

为了快速补充终日劳动的体力消耗,劳动者的餐桌曾一度被蔬果压缩罐头、冷冻食品、糖精、果酱等方便食品所占据。

正所谓不用做饭一时爽,一直不用做饭就能一直爽。本来是为了填饱肚子撸起袖子加油干而问世的方便食品,和人类天然的惰性一拍即合,随之成为潮流

那时候英国绅士的最爱,就是一边吃着炸薯条,一边翻看用来包薯条的《泰晤士报》。


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最先实现工业化的英国已经成了世界上罐头消耗量最大的国家。

长久沉溺于罐头快餐等食品中不可自拔,也给英国民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

△于2019年2月25日起,英国伦敦公共交通系统封杀垃圾食品广告 / 微博截图

一战征兵时的全员体检,暴露了劳工阶层们的营养状况不佳、身高不足、龋齿 等问题。

可时至今日,高脂的炸鱼和高盐的薯条不依旧是英国国菜嘛。

02 垃圾食品为何让人快乐又上瘾?  

若以一战为节点,垃圾食品有害健康的口号至少已经喊了一百余年。可健康问题层出不穷,垃圾食品的消耗量并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

为此各国政府也做出了不少努力:在智利,如果想要购买可乐等含糖饮料,将要支付高达18%、堪称全球之最的糖税;

△智利宣传健康饮食的公益漫画 / Pinterest

墨西哥规定工作日下午两点半到七点半、周末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七点半,电视台都不得播放薯片巧克力等高热量食品和软饮料的商业广告。

早在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就曾联合美国心脏学会,禁止美国饮料行业在校园中出售高糖软饮料。

并与百事为首的数家食品公司签署协议,要求各食品公司更改食品配方,对供应校园的食物要调整脂肪比例以及糖和盐的添加量

△饮料三大巨头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和斯纳普同意降低饮料所含卡路里 / USNews

为了减少因高肥胖率带来的经济负担,美国历任总统都在出台政策,以刺激青少年群体的饮食习惯从“垃圾”向“健康”转变

可到了今年,特朗普政府居然以健康的校园餐饮导致食物浪费现象严重为由,允许减少中小学生蔬菜和水果的供给,给匹萨汉堡薯条等快餐进入校园大开绿灯。

不亏是左手肯德基,右手麦当劳  ,一天能喝12罐健怡可乐的知名快餐代言人。

△特朗普在白宫准备了汉堡薯条接待全国大学橄榄球冠军队伍 / VOX

同样愿为垃圾食品站台的,还有股神沃伦·巴菲特。

每天5罐可乐,每周3次炸鸡,面对饮食方式不够健康的质疑,巴菲特也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垃圾饮食能让我心情愉悦,从生理-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来看,好心情才有好身体。

就像让人看得最爽是的无脑垃圾影视,让人学得最快的是洗脑垃圾神曲,让人点开最多的是贩卖焦虑的垃圾文章。

让人忘乎所以吃到high的垃圾食品,不过也是触发了人类的某种本能而已。

吃,最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缓解饥饿,填饱肚子。在一个饥肠辘辘即将因低血糖而晕倒的人面前,高脂高糖高油的食物哪里是垃圾,完全是可以救命的美味

追求高热量食物,除了出于求生的本能,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这类食物能刺激多巴胺的分泌。

耶鲁大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当人类看到高糖高油脂的食物,如巧克力甜甜圈时,脑部分泌多巴胺的奖励中枢会异常活跃。

条件反射告诉我们,大脑会将好心情和某种行为联系在一起,并刺激你重复这种行动,以不断获得愉悦的体验

而多巴胺的分泌,在让你感到快乐和满足之余,又会让你无意识地吃下更多垃圾食品。

同时,高压乏味的生存环境,也在让我们的饮食越来越垃圾化。

当你感到无聊时,说明多巴胺的分泌水平过低,如果不能通过运动来刺激内啡肽的分泌给大脑带来欣快感,大脑就会鼓励你通过进食来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以最简单的方式获得快乐。

△快乐是真的,但也可能打乱生物钟,导致暴饮暴食 / 微博截图

而当你忙碌充实甚至有一些压力和焦虑 的时候,爱吃的大脑又改变了它的作战策略。它给肾上腺以信号,使之产生一定的皮质醇。

这是一种方便机体在应激状态下逃跑避难的激素,所以皮质醇的分泌会使人产生强烈的摄入高热量食物的欲望 ,以保证在后续高强度运动中的细胞供能。

想吃垃圾食品的理由很多,而告别垃圾食品的方式却只有一个——屏蔽掉大脑信号,而对于没法活成植物的人类,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03 巅峰之战——米饭和汉堡,究竟谁更垃圾?

自知仅仅依靠意志力很难戒掉垃圾食品后,人们开始编排各类危言耸听的论断,甚至不惜拖官方机构下水。

比如曾在家族养生群中掀起过血雨腥风的“世卫组织公布的十大垃圾食品清单”,从油炸烧烤到蜜饯甜点,几乎一杆子打倒了所有加工食品。

可真相是,远程懵逼的世卫组织直接奉上否认三连——不,我没有,这话我没说过。

△十大垃圾食品名单纯属子虚乌有 / 微博截图

甚至连垃圾食品的定义,全世界都没有达成统一。

谈汉堡而色变的中国家长,总觉得离不开高温油炸的西式快餐才是残害青少年健康的垃圾食品。

可换个角度来看,汉堡有肉、面包、蔬菜,甚至还有起司等乳制品,完全就是一座满足日常营养所需的膳食小宝塔

一口下去,荤素齐全,论营养配比起码甩了煎饼果子或者牛肉锅盔一条中山路啊。

当轮到西方媒体发言,BBC一部《碳水的真相》则把我们餐餐离不开的大米饭视为垃圾中的战斗机。在他们看来,白米饭营养单一,徒有热量

世界四大综合性医学期刊之一的《英国医学杂志》,更是甩出一项研究结论:白米饭摄入量最高的人群相比于摄入最低的人群而言,患糖尿病的风险增加了55%。

然而谁家又是顿顿只吃白米饭呢?抛开食用量和食用频率来谈论垃圾食品,无异于耍流氓。

诚如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小松所言:“没有垃圾食品,只有垃圾的吃法。

都知道水果健康,可吃过了量仍然难逃血糖警告;油炸薯条油脂和盐分超标,但偶尔吃一次,似乎也难以致命。

△披萨也有十分健康的吃法 / Pixabay

《柳叶刀》最新研究显示: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可造成全球每年至少1100万人死亡。

而所谓的不健康饮食,不是指垃圾食品吃得太多,而是指营养食品吃得太少。

△避免肥胖,还需要增加蔬果、豆类、杂粮和坚果的摄入 / 微博截图

追求健康并不意味着和垃圾食品势不两立,“与其说服人们减少糖、盐和脂肪的摄入,不如鼓励大家进食更多的果蔬杂粮 。”

参考资料:

1.工业革命、战争与英国菜,2018,《环球》杂志.

2.DiFeliceantonio.A,Coppin.G,Rigoux.L,Thanarajah.S,et al.Supra-additive effects of combining fat and carbohydrate on food reward. 2018.Cell Metabolism.

3.GBD 2017 Diet Collaborators.Health effects dietary risks in 195 countries,1990-2017: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2019.The Lancet.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