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餐饮业疫情突围:当悬空的区块链爱上落地的米粉店

李珊 · 2020-05-15 09:21:40 来源:有味财经

区块链,一个最抽象的虚拟经济系统,概念满天飞,应用摸不着。

餐饮业,一个最具象的实体生意模式,刚需天天见,人人看得懂。

一场疫情,餐饮业十几年的高速增长终结,风口不再,隐痛凸显。

当悬空的区块链技术嫁接餐饮,能否为餐饮创业者带来一双隐形的翅膀?

在疫情冲击,企业普遍萧条的环境下,米粉黑马“嗦粉佬”逆风翻盘,囊获了由新加坡优贝迪基金会领投,吃货大陆、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美食战略投资基金跟投的1000万人民币,并且在“区块链”依然受争议的情况下,使用区块链技术在一个多月交出吸引30家加盟合伙人的成绩单,引发了行业的关注。  

嗦粉佬三大引爆点  

嗦粉佬,品牌立项于2019年年末,是对62年老字号品牌“美琪米粉王”的迭代和升级 。创立短短4个月,不仅囊获数千万融资,而且加盟合伙人纷至沓来,最让人兴奋的,是它立志要在5年内开出3000家连锁门店。

嗦粉佬为什么这么受青睐?品牌创始人郑子龙总结,背后有三个原因:

1、 米粉赛道很宽,有品类无品牌  

米粉赛道的现状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有品类无品牌的千亿大市场。高德地图数据显示,米粉店数量分布Top 5的米粉种类分别是广西米粉、湖南米粉、四川米粉、贵州米粉和江西米粉,其中广西米粉店铺数量占比61%。

嗦粉佬产品

但是,店铺数量排名前五的米粉品牌中,都不是桂林米粉。目前,桂林米粉多是小店和夫妻店,存在生长全国性连锁品牌的丰厚土壤。

2、 拯救存量小老板,帮助草根经营者走出困境  

郑子龙决定做嗦粉佬,还有一个考虑:桂林米粉潜在共识很大,但目前的经营者没有品牌理念,不懂运营管理,普遍经营困难,如果能帮他们一把,将有机会重塑这个市场。

郑子龙做了两件事:

一、从外卖下手,拯救存量小老板。  外卖操盘是郑子龙团队的专长,他曾服务过正新鸡排、骨气哥等知名品牌,且成绩突出。目前,多家难以为继小型米粉门店,在他的帮助下营收和利润明显提升,他也完成了对米粉品类运营的手感积累。

二、改变既有的“掏钱卖牌子”加盟规则  ,提出“阶段性加盟费补贴政策”,即在一定时间内为加盟商提供免加盟费支持,并给予原材料供应、运营支持等全链条扶持,从而救助更多小门店、团结更多看好嗦粉佬的创业者一起做大嗦粉佬。

3、 拥抱“产业区块链”,探索商业新模式  

判断一件事情值不值得做,要看它有没有创造新价值。  

打个比方,过去100斤花生只能榨出25斤油,你通过技术创新,让100斤花生能榨出40斤油,你比别人多出来15斤,这就是你的“价值空间”。

这个比方放到嗦粉佬身上同样适用。

企业资产=有形实体资产+无形品牌资产。  

实体资产分布在企业的门店里,记录在企业的报表里,是可测量的;品牌资产分布在消费者的心智中,是无法测量的。

区块链的价值,就在于能将品牌的无形资产数据化、有形化,被有形化的品牌资产就是企业资产的增量空间。  

嗦粉佬正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和加盟创业者、消费者共享了这部分增量空间,构建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从而具有广阔的想象空间。

区块链能为品牌解决什么问题  

“区块链”对餐饮人来讲,仍是一个既陌生又备受质疑的新物种。“嗦粉佬”为何敢于尝试并初见成效?接着往下看。

先抛出一个问题:美团拿着成千上万的商家和用户数据跑到香港上市,获得6863.89亿港元的估值,这合理吗?  

在股市,这百分之百合理。但在区块链行业,就有不同的答案。

在第一批产业区块链的探索者、吃货大陆创始人洪七公看来,品牌资产共同属于经营者和消费者,任何性质的机构都没有理由据为己有。美团数千亿港币的价值应当同商家和消费者共享,而不是自己独吞。

那么问题来了:品牌为什么属于消费者,又以什么形式属于消费者?

洪七公以麦当劳发放储值卡、小龙坎“吃饭挖矿”这两个例子,向我们解释了上述问题:

第一、从麦当劳发放储值卡,看品牌价值为什么属于消费者  

品牌的价值是由企业和消费者共同创造的。品牌价值在个体心中就像银行为顾客开设账户一样,存在一个又一个的账号。正是有这些共同的心理认知打分,人们才会清晰判断出:麦当劳的价值高于华莱士,阿迪达斯的价值高于安踏。

假如华莱士发送了储值卡,消费者购买了储值卡,拥有这张卡的使用权,但当消费者想要退卡时,怎么办?你在哪家买的只能到哪家去退。

而假如是具有全球品牌通识的麦当劳发的卡,你不但可以找店家退,你还可以到自由市场买卖,甚至找黄牛倒卖。当你将手里的储值卡变为真金白银,品牌价值的拥有权自然归属消费者个人。

也就是说,一个无法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品牌通识的品牌,就无法在一定范围内形成多场景交易。而当这家品牌上了区块链,被清晰标记,那就既可以解决品牌通识的问题,又可以将价值清晰、灵活地共享给消费者。

第二、从“小龙坎吃饭挖矿”,看品牌价值以何种形式属于消费者  

杭州小龙坎远洋乐堤港店,在吃货大陆发起的“吃饭挖矿”活动中,成功实现了业绩翻倍。

从粉丝那里我们了解到,所有上链的品牌在餐饮品牌价值流转平台“EAT.FAN”上都有明确对应的“品牌代码”(业内通常称其为token),而“EAT.FAN”则被粉丝们亲昵地称为“吃交所”。

以“小龙坎吃饭挖矿”为例,消费者在店内消费一定的金额,品牌就共享相应的“品牌代码”给消费者,消费者带着挖到的品牌代码,可以相互之间进行自由流转,并带来间接收益,甚至换取品牌的经营权。

嗦粉佬就增加了这重逻辑,消费者既可以分享权益,又可以参与到品牌的经营当中去。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嗦粉佬”是如何让无形资产可开采、可使用,可流通。

“嗦粉佬”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重构经营生态?  

了解了“嗦粉佬”的大背景,创始人郑子龙从加盟商、消费者以及品牌本身来跟我们讲述“嗦粉佬+区块链”的生态逻辑:

1、 加盟商:参与门槛变低, 营销通路变广  

传统加盟的等式是这样的:  

开店=现金购买获取  

闭店=实物转卖兑现  

在区块链的赋能下,加盟等式将变成 :  

开店=多形式、多渠道积累品牌代码  

闭店=有形资产+无形资产同时兑现  

据郑子龙描述,黑天鹅的事件冲击下,许许多多的夫妻老婆店、抗风险能力弱的加盟品牌一个个倒下。有没有哪种经营形式可以有效地降低风险,真正地将加盟商和品牌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去年,他参加了吃货大陆餐饮区块链提速营,受到无形资产有形化思想的影响,和一些米粉品牌、行业专家成立“中粉社区”,并发起了承载品牌价值的品牌代码CSF。

在首批发放的2亿总量中,70%分配给社区用户,另外,17%用于技术开发和中粉社区治理,3%用于赠送给“嗦粉佬”配方贡献者,最后,10%由品牌运营团队持有。

那加盟商是如何参与到整个体系的运转从而获益呢?

加盟商既可以从现持有CSF的人员手中,购买一定数额的CSF,也可以作为消费者去现有门店消费,获取门店返还的CSF。积累到加盟限额后,找到“嗦粉佬”去兑换加盟权。

这样做对加盟商的好处是:

一、加入的门槛变低、风险降低:  加盟商获得加盟权的方式灵活多样,还可以通过长线的了解、多方的记录更加清晰、理性地判断一个品牌的未来,而不是必须去开店才能探到品牌的虚实。

二、营销的通路变广:  把无形资产有形化并开放共享给消费者,本身就加大了和和消费者沟通的通路,增加了交易的场景和频次,生意做好的概率无疑同步大增。

郑子龙介绍,目前,从中粉社区寻过来,要求加盟“嗦粉佬”的人越来越多,原本年内开100家加盟店的计划,现在已改为150家。

2、消费者,“挖矿”获得收益权、分红权、投票权  

一切商业的起点,都是消费者获益,消费者无法获益,商业无从谈起。  

但作为餐饮品牌,除了提供秀色可餐的食物、宾至如归的服务体验之外,消费者与品牌之间还有没有更深度的绑定?

“嗦粉佬”提供了更多元的备选项,收益权、分红权、投票权。消费者跟品牌不再是一刀切的割裂关系,更像是“变相”的合伙人。

假如你去消费了嗦粉佬,品牌方会共享一定的CSF到你手里。拿到品牌代码的你,可以出让直接获得报酬;会更关注这家店的经营,越用心的经营、越多人消费,品牌溢价越会水涨船高。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营深度的加深,就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增长闭环,因为你机智地将消费者和自己绑定成为利益共同体。

3、 品牌方,重构经营关系和用户关系  

现在品牌与消费者的关系是自上而下的,品牌方卖什么消费者买什么。引入区块链之后,品牌与消费者的关系变成了自下而上。

我们先来看看亚马逊经营逻辑,经过多年的探索,亚马逊总结出来自己的一套打法,称之为“飞轮效应”。它的原理是,降低更多商品的价格(A),导致了增加顾客访问量(B)。然后增加顾客访问量,导致了吸引第三方卖家(C)。然后又导致了扩大销售和分销渠道的规模(D),又导致了增加单位固定成本的盈利(E)。    

这时候出现一条因果链:A->B->C->D->E。 

增加单位固定成本的盈利,反过来导致了更多地降低商品的价值,也就是:E->A。    

最后,一个首尾相连的轮子,造出来了。    

亚马逊用这种难以想象的战略定力,推动了“亚马逊飞轮”20年,飞轮转速到了令所有人胆寒的程度,最终碾压了所有竞争对手,获得了赢家通吃式的成功。 

亚马逊飞轮

传统经营关系和用户的板结,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互独立的,无法形成车轮驱动效应,更别说赢家通吃。加盟商破产了,于品牌而言不过是减少了一条盈利渠道;于消费者而言,张三家不符合我的口味,我可以换李四家,没有严丝合缝的忠诚度。

受此启发,重构关系成为“嗦粉佬”搭乘区块链最重要的一环。在将开通品牌代码的日子,郑子龙始终在推翻、验证、打磨,他在“飞轮效应”的基础上,将数次的推演定义为“双轮驱动”。

双轮驱动

眼下,得益于以上环节的实际操作,目前“嗦粉佬”已经陆续进行郑州、上海、杭州、南宁等多个城市,加盟商也在络绎不绝地进入他的行列。

郑子龙坦言,他想要行业人士看到他的尝试,希望更多的品牌知道,将区块链运用到品牌的运作当中是可行的。

马云说,任何一次机遇的到来,都必然要经历四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以及“来不及”。

卡夫卡说:所谓道路,其实是一根绳子,它并不悬在空中,而是贴近地面。与其说它是用来行走的,毋宁说它是用来绊人的。

区块链作为新的机遇,四个阶段的阵痛少不了,探索的跌跌撞撞避免不了。但世上还有一句话是,只要你相信、渴望并坚持,你就会得到。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