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退不了的押金,关不了的店,被困在4月的餐饮人

旖旎 · 2020-04-20 15:29:10 来源:职业餐饮网

“疫情已经够难了,本想忍痛关店,房租押金四万五不要了,但商场还让交违约金七万二,不交就被起诉,现在连关门的权利都掌握在别人手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太难了 ”。  

疫情下,很多餐厅撑不下去想关门,但现在有一批餐饮人想关店都关不了。

押金不退反成老赖,退租不成反成被告。

关不了的门店,退不了的房租押金,交不起的违约金,让餐饮人困在了四月,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近期我们采访了一批“关不了店”的餐饮人,看看他们究竟为何连离场都如此困难。

“押金四万五不要了,店关不成,我反倒被起诉”  

疫情下,迟薇在商场里的串串火锅店已经停业两个月了,实在挺不住想关门了,她早早提交了退租申请,但迟迟没有得到批复,商场说店可以退租,前提是保证金四万五不退,还要她交七万二违约金,否则就要对簿公堂,吃官司。

“商场里不单单我一家遇到这样的情况,商场不想商户退租,如果不继续交租金或者违约金就起诉商户,疫情已经够难了,本想忍痛关店,现在连关门的权利都掌握在别人手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太难了 ” 迟薇说。

3年前,迟薇租下了当时青岛城阳区最火购物中心东方城的商铺,开始着手创业做餐饮。刚进驻商场,人流量还是很大的,生意也一直都很不错。但是从去年开始,商场的人气没了,因为旁边又新起来两个商场,一个是万达,一个是万象汇,这样一分人流,餐饮也受到影响。

去年11月,迟薇就想退租,向商场递交了退租申请,却一直迟迟没有批复,不批复店就还得勉强开着。

因为疫情商场歇业,2月29号才复工,但基本都是卖服装的开着,餐饮很少,开着的也是仅仅是能够做外卖的,比如粥店等。

迟薇没法开业,一方面是串串火锅的品类没法做外卖,一方面堂食的话商场开关门时间,没法匹配她的客群。 商场早上十点开门,工作日下午六点,周末七点就关门了,很多顾客六七点才到店里根本吃不完。

“商场给了点优惠政策,第二季度免18天房租,但我是真的想关门,去年11月熬到现在,加上疫情真的熬不住了,库存3万多的备菜我都扔了,商场不让我关门,让我继续营业,没到期终止合同,押金我可以不要,但疫情不可抗力,违约金我真没钱交的”迟薇说。

迟薇说,自己也没有难为商场:第一,她提前半年提交了退租申请,没有临时申请,时效性上满足了。第二,押金四万五不要了,也算给商场减压。第三,今年第一季度的房租,没有拖欠,交完了。第四,因为疫情不可抗力,经营不下去,不应履行违约交七万二。

前前后后又拖了快一个月了,退租不成,迟薇一边面对被起诉,一边还要被商场催租第二季度的房租款,理由是没有彻底退,房租就要照常收。每天奔波在找律师咨询的路上,她真的没想到关店能让自己惹上官司,还赔上家当。

“疫情是否属于不可抗力因素?”  

“疫情肯定属于不可抗力啊,为什么房屋押金不给退?”  

最近这个疑问曹国辉每天都和别人讨论,他在黑龙江比优特生活广场友谊路店二楼经营了一家蛋糕店,想关门退租,商场虽然同意,但是要扣除押金和两个月的房租作为违约赔偿金。

“正月初七,我就给商场送去了终止合同的报告,商场也同意了,但要扣除押金1万,以及两个月的租金1万元,一共两万,我就觉得不应该,使用期间房租可以交,为什么疫情期间不可抗力,押金不退呢?”曹国辉说。

经过反复和商场协商,商场的回复是依据合同上的条款,正常要求的赔偿。

合同条款写着:乙方如提前解约,应提前两个月以书面形式向甲方提出 ,自甲方书面同意后本合同自动解除,甲方不返还乙方合同保证金。 乙方须向甲方支付两个月的租金作为违约赔偿金。  

如果依据书面合同,曹国辉确实没有提前两个月,但疫情突如其来,难道不属于不可抗力吗?曹国辉找到当地的律师,律师给了如下的解释:

一种是因为疫情的发生导致商场不能正常经营,商场关闭了,这属于不可抗力。  

一种是由于经营者自身原因,封闭隔离或得病被迫不能经营,但这种不可抗力,虽不承担违约责任,但是造成一方损失要合理均摊。  

律师说,曹国辉虽然没有提前两个月递交退租申请,但疫情期间商场同意解除了合同,那就不存在违约问题,但疫情期造成的水、电、看护管理费等他要和商场分摊。

反反复复一次次找商场交涉,加上去法律资讯,曹国辉真的跑累了,关店还有一大堆事没处理,天天还要忙活纠纷,成宿睡不着觉。截止发稿前,也没有取得确定消息,他到底能不能把押金拿回,违约金免掉,这也许是个持久战,还要打更久。

“房东各种借口搪塞,8万押金迟迟不给”  

赵明(化名)在河南郑州开了一个连锁鱼头品牌“知青老食堂”,初期反响不错接连开了几家店,疫情下各种压力,实在干不下去了,想和房东商量退租。四月份房租才到期,三月他就开始和房东提前申请退租。

“3月份的时候,我说已经交的房租我都不要了,剩余的转让费用俺也不要,因为屋子装修这么好,我啥都不拿,就想要回来俺那8万块钱的押金,要回来给员工、会员和供应商做结算,8万块钱对俺来说太重要了,说白了就是我的救命钱!”赵明说。

其实赵明之所以这么着急不光光为了自己,他好几个员工还在郑州租的房子住,也要到期了,房东也马上不让住了,员工都是拼着住的,被逼无奈,他都把老家的萝卜拉来给员工吃,实在是没钱了。店里虽然还有好多酒、饮品剩下,但都拿出来给会员兑换了,他实在不想亏欠顾客。还有供应商的欠款,每天有人来催债……

“我也想让员工吃点好的,但是说白了现在一个月光房租就几十万,几个店加一块,现在实在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赵明说。

房租都按时交了,8万押金房东却一直拖延不退给他,拿各种借口来搪塞,要让赵明把已经装修好的拆掉,但是拆了改变房子结构不行,还说租金未交,但是赵明早已经把房租交齐。

在媒体调节纠纷的时候,他一个七尺男儿流下了眼泪,他说自己的房子都卖了,老婆孩子都送回老家了,员工都在他租的家里住着呢,实在是太难了,那8万块真的太重要了。

因为有媒体曝光和协商,房东终于答应,按照合同如果房屋归还押金可以返还。其实这种饭店难经营、押金退不了的情况不只在赵明一个人身上发生,疫情下很多餐饮老板都被困在其中,进退两难。

总结: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疫情之后,所有人的日子都很难熬,生活真的没有“容易”二字。

但此时请不要在生活最无奈的时候,让别人的生活因你而变得更加艰难。

餐饮人已经倾尽全力在自救,如果他们熬不住了,请让他们体面离场,致敬这些曾经流过汗、拼过命的创业人。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